《养生主》

第13章 江湖第一大教

作者:温瑞安

只听“铮铮呛呛”,一百二十七名“金衣会”徙,左手金笛,右手银剑,布成阵势,进退之间,度法严密,声势比“天罗地网”大阵还要吓人。

车占风劈了几掌,这些人都是以兵器为主,不再是以空气激荡为武器,“大漠仙掌”,不能发惮应有的效用,眼看便又被包圈,只见金光灿灿、银光焰焰,这声势东攸西忽,飘灵无常,车占风、方歌吟不出三十招,就要血溅当堂。

天象大师、雪峰神尼、严苍茫、桑书云等,情知自己负伤已重,参战无益,但怎能眼睁睁见车占风、方歌吟冒险危难?车占风是破“天罗地网”,救自己等人出来的人,而方歌吟单止于今日,便先后救过天象、天龙、桑书云、梅醒非、严苍茫、车占风等人性命,这些人虽性格各异,但快意恩仇,对“恩义”二字,看得极重。如今方歌吟遇危,谁都要抢先出手拯救的。

就在此时,突然之间,山谷中的格斗,全都停了手。

苞下来是左近的战役,全都停了手。

在远处,也不知是谁先喊了一声:“血河车!”

一时“血河车!”“血河车!”“血河车!”之声不绝于耳。只见轰一声,树木摧折,一具血车,八马齐嘶,如雷霆般奔驰了出来!

“血河车”居然在此情此景下出现,是谁也意想不到。

     □           □           □

这下“七寒谷”可以说是风云齐集到了顶点。

在这霎息之间,“血河车”当先冲来,车占风、方歌吟左右一闪,血河车便冲入阵中!

血车血马的声势,何等凌历,那“星罗大阵”虽然周密,又何从架御这举世无匹的血河车!

只听车中人影叱吒,“星罗大阵”,瞬眼死伤过半,纷纷走避,溃不成阵。车上人狂笑如厉枭,他一旦出现,所有战局为之停顿,其声势之巨,威势之烈,真是令人如见天神!

血河草横扫一轮,使车马辘辘,环走一遍,并且杀向撕斗之中。一时间两方高手,都被血河车所伤,各死了十五、六人。

大风道人沉声向曲凤不还道:“截杀!”曲凤不还叫道:“截下来!”

那十三名黑衣高手应声而出,怎奈血河车急走如箭,黑衣高手不能一齐截下,一名黑衣高手扑起时,猛见车中一人银发如披,目光炯炯,一道血般的掌劲撞来,打得他胸背骨骼齐碎,当堂身死?

燕行凶低声向大风道人道:“大敌当前,保留精锐为重。”曲凤不还也建议道:“失返到“忘忧林”再说。”大风道人沉吟一下,发令道:“退!”

十二名黑衣高手,立刻撤下对血河车的攻势。惟群豪怎让他们身退,当下全力追击。血河车却两不偏帮,自管左冲右突,杀人如麻。只听狂笑声中,一人高高在血车之上。白发红眼,当者披拥。恒山派静一师太,因与一名黑衣高手激战,两人走避不及,一齐毙于任狂“一气贯日月”神功之下。

雪峰神尼长身暴喝:“还我徒儿性命!”和身扑上,方歌吟忖“百日十龙丸”已然毒发,父仇不可不知、不能不报,而报仇唯一指望,便在血河车中得知费四杀下落,也长身掠上!

这刹那之间,雪峰神尼已抄起静一的剑,向任狂攻了五剑。任狂长笑间,手点并戮,雪峰神尼的剑,突然断成五截,只滕剑锷。

任狂一伸手,探手抓向雪峰神尼咽喉!

雪峰神尼空有一身武功,但下盘给血马声势一冲,身形不稳,任狂这一抓,破空发出尖啸之声,眼看便要命中。

方歌吟情急之下,一招“闪电惊虹”,后发而先至,刺向任狂手腕!

这一下甚是凶险,任狂纵真要取雪峰神尼之命,真如探囊取物一般轻易,不过缩手必然无及,被这一剑断腕;这当年萧秋水留下来的一剑居然能在当今武林第一人“武林狐子”任狂面前做到“后发制人”,真可谓惊天动地。

任狂双目本近滞凝,忽瞥此招,啸喝道:“萧……萧大侠!”他似认识这一剑来路,忽然凭空一抓,不去攻袭雪峰神尼,而空手捉住剑尖。

这下雪峰神尼宛若在阎王殿前打了一个转回来。任狂竟赤手抓住剑尖,用力一挂,金虹剑是宋自雪佩剑,虽弯成彩虹一般,但任狂稍一松手,金虹剑又“铮”地弹返原状!

任狂运力一提,竟将方歌吟挑上车中!方歌吟与这披发狂人猛打了一个照面,不禁机伶伶地打了个寒颤,只见任狂双目痴狂,神情凄悯,两眼火红如喷融焰,方歌吟想跳出车外逃生,但金虹剑被任狂所执,他珍惜这宋自雪闯荡江湖一生的遗物,抵死不放。就这迟得一迟,血车已冲出谷外,任狂一手捉剑,一手劈空伤人,然后呼啸一声,八马齐纵,竟然跃上谷崖,风卷蹄鸣,急驰而去,只见两旁景物,如闪电般一幕一幕刷过,耳旁尽是怒风呼啸之声,

方歌吟只觉金虹剑发出湛然的厉芒,原来久战之下,暮晚又将临,金虹剑在幽黯间更显锋芒。

而剑之另一端,却执在那披发狂人手中。

方歌吟又不禁打了个冷战:现在只有他,和那近乎痴狂的人,在同一辆车上,那人是当今天下第一高手,武林狐子任狂。

任狂正用一种野兽般的神色,冷冷的、冷冷冷冷的、冷冷冷冷冷冷的、盯住他。

     □           □           □

方歌吟被任狂藉捉剑之力,摔在车上时,雪峰神尼在阴曹地府,打了一个转回来。刚走过神,想救方歌吟,便已迟了。血河车已冲过众人,冲至谷外。乍见一人却舍命狂追,一面急呻:“大哥、大哥……”正是桑小娥,雪峰神尼轻叹一声,拦身挡住。

桑小娥急道:“方大哥给掳到车上……”雪峰神尼叹道:“是。”桑小娥悲道:“我要去追他……”雪峰神尼轻揽桑小娥,喟道:“你好好歇歇……”桑小娥便软伏在她肩上。原来雪峰神尼知道纵令桑小娥追得上血河车,也于事无补,便拂点了她的穴道。

清一和车莹莹二人,都赶了过来,雪峰神尼无情惯了,便说:“你们追赶也是没用。”车莹莹在石洞中,为方歌吟猝然出剑所救,如此情急,还有话可说,然而清一却是为何?雪峰神尼侧首斜腕,只见清一眼眺远处,苍白双颊急得辣辣烧红,不禁拍了拍伏在肩上的桑小娥,又暗叹了一声。这时只听“嗖”地一声,车占风急起直追,宛若飞鸟投林,拼死力追血河车。原来他曾为方歌吟所救,在他一生中,少受人恩,现见方歌吟遇难,当下不顾性命,也不理大局,死力追去。

这时“天罗地网”大阵,已为车占风所破;“星罗大阵”,又为血河车所冲乱,真是兵败如山倒,十二名黑衣高手,又被车占风出掌打死一人,但车占风也受了对方腿伤。这时八方萎败,无可收拾,大风道人等全力撤退,群豪知“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顿分八方追杀,情势十分紧张。

只听曲凤不还吆喝道:“蚀化焦烂火,上!”

原来所谓“蚀化焦烂火”,便是总名为“蚀心化骨焦烂骸丧门火”,因全名过长,曲凤不还删半而名之。这是大风道人这干人最后法宝。只见那二十余名“七寒谷”紧身水靠者,各提起一黑漆漆的长筒,对准众侠,凝神以待。

车占风等人一怔,也不敢乱行攻上;天象大师生来就“天不怕,地不怕”,双掌一支,横扑而上,天龙及铁肩,也左右扑上。

只见曲凤不还一挥手,喝道:“放!”

“虎”地一声,各只长筒俱喷出一道烈火团,但火焰成碧磷色,跟天象冲上的三名武林好汉,一经火,便全身焚烧,任打拍扑滚,俱不熄灭,倾间便焦臭难闻,但惨受荼毒者仍末断气,呻吟不已。

天象、天龙连忙身退,以白茫茫罡气,迫住火焰,虽然如此,天象仍烧焦了几络白皑皑、银晃晃的胡子,天龙更惨,袖袍起火,幸而桑书云及时出指,以“长空神指”隔空打熄火苗。铁肩走避不及,一双铁掌,惨被烧焦。家人悚目惊心。

如此一来,众人进退不得,眼见大风道人等扳回大局,手持黑筒,进步逼来。

桑书云双手一栏,暗示大家退后,大风道人又一扬手,那黑色长筒,又喷出二道青焰!

桑书云的“长空神指”与车占风的“大漠仙掌”,又同时出手:车占风的荒漠掌力,反而助长了火焰大炽,桑书云的长空神指,确能扑灭火舌,但缕缕指风,又怎能镇压得住熊熊大火?

当下站得前面数名武林好手,又遭池鱼之殃。

就在这时,只听一声断冰切雪的冷喝:“让开!”

这声音甚是清劲如剑,却是女音,但自有一种尊贵气态,众人听了,竟自动左右散开,让出当中一条路来。

     □           □           □

只见一白衣女子,也不知多大年纪,但神容清雅,气质雅淡,不可迫视,只听她说:“布阵!”

即有三十七名丫环打扮的青衣女子,各手持一支金光闪闪的圆筒,对那“七寒谷”手持黑漆长筒的人,凝立不动。

只见那原先在石洞中的两名受伤神秘女子,一齐向那云髻峨嵋,修眉连捐的白衣女子前拜道:“拜见教主。”

那淡雅的白衣女子道:“你们办得很好,起来。”桑书云等恍然大悟,原来这女子,便是在江湖上一等神秘人物,亦即是昔日在江中所遇的“恨天教”教主。如此度忖,更知道了那两名神秘女子在危难时引渡众人撤退入洞,原来便是这恨天教主的主意,敢情她是先探知大风道人等之行动,使预先遣人来布局,心里好生对她感激。

大风道人心下纳闷,怎么在这要紧关头,来了这么一个女子?曲凤不还喝道:“你是谁?快滚开!”

白衣女子一灿。笑得极是好看,连曲凤不还也看得一呆,只见她含辞未吐,气若幽兰,却料不到她就在这霎息之间,骤然出剑。

曲凤不还慌忙跃开,险险躲开这一剑,曲凤不还大叫道:“你也是武当派的,大家是自己人……”

白衣女子更不打话,向他仗剑撞来!

这下曲凤不还吓得魂飞魄散,原来白衣女子这一撞,别人看来,并没有什么,但曲凤不还看来,却悚目惊心,原来这一撞,正是曲凤不还的拿手“舍身投敌”技,却怎会让一个陌生女子学得?

白衣女子这一撞,因劲力不足,倒没什么,但却是挺剑掩来,曲凤不还手忙脚乱,险险避过,人叫道:“你那里学来?……”

话口未完,白衣女于长剑一展,“血踪万里”,曲凤不还惨叫一声,已断一臂。这几招都在兔起鹤落,电光火石间发生,待大风道人等惊疑初定,白衣女子已得手跳开,微笑道:“我是宋雪宜。是“天羽奇剑”宋自雪的人。”

众人见白衣女子出现之后,一晃一飘间,便以奇招异技,杀伤武功直追“三正四奇”的“七寒谷”谷主曲凤不还,真是怔忡不已。如今听宋雪宜自称是“三正四奇”中宋自雪的遗孀,更是惊奇不已。

桑书云脸含微笑,更不打话。曲凤不还伤在宋雪宜剑下,其是若论武功实力,宋雪宜渊博诡奇,曲凤不还撞人投身之技,未必怕了对方,只是曲凤不还受伤在先,又轻敌在后,宋雪宜一上来就以武当剑招迷眩了对方,再以对方“舍身投敌”之技震吓敌心,才以“天羽廿四剑”中杀伤实力最大的一招重创之,是以曲凤不还方才一败涂地。

大风道人知这女子厉害,喝道:“喷火?”

那二十几名着水靠的“七寒谷”徒,应了一声,手申黑筒,立刻喷出青焰来。

宋雪宜飘身掠回那三十余名女子之后,也叱道:“放水!”

只兄那金筒子里,腾然喷出极腥臭的墨汁似的黑水。

只一下子,青碧火焰遇墨绿黑水,全皆熄灭,那廿余人有些身上沾了黑水,发出焦炙的绿火,痛得在地上打滚不已。众人大喜,只听宋雪宜说道:“这“如今是雪散云消花残月阙落英流水”,是我纪念先夫的暗器,也正是你们的克星!”

原来她这墨水的名字不但好听雅致,而且各字比“蚀心化骨焦烂骸丧门火”的更长。大风知道兵败如山倒,最后一道法宝,也教人给破了,当下心灰意懒,只求活命,下令道:“撤退!”

     □           □           □

车飞驰。

景然急逝。

在这血车驰骤之际,任狂一手钳住金虹剑尖,冷冷地盯他。

任狂的眼如火烧般红。嘴里嘘热气,一口一口地。方歌吟心头发冷,手冒汗。

金虹剑,他却仍是不放。

     □           □           □

任狂忽然笑了。

仰天长笑。

他的声音如碎裂的瓷器,震得他肩上的披发如铁戟般突突弹起。

方歌吟的心地快被震碎了。

笑声愈来愈大,只听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江湖第一大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养生主》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