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生主》

第14章 世间第一大狂

作者:温瑞安

车占风点点头道:“正是。正是那五十一年前,当时武林中的十二大门派,各悉心调教出来的第一高手,加上少林、武当四名最精锐弟子,一共二十人,血战欧阳独的“普陀廿神龙。”天象怒道:“胡说,“普陀廿神龙”杀却“血影神掌”后,不是都已殉难了吗?”原来若论辈份,那昔日少林所遣出来的四名弟子,有两人辈份与天象齐,另两人辈份还在天象之先。而今天象见这干人如此无耻,他是万万不认,渎辱先辈的事,憨直的天象是万万不敢为的。

桑书云忽道:“那一战江湖人原本以为欧阳独死定了,但他却能苟活十三天,将武艺、掌门之位传于卫悲同之手,才告毙命。“普陀廿神龙”在武林中传闻也是无一能活,但有谁见过他们首没有?”全场哑然。雪峰神尼点头道:“正如“幽冥血奴”,也死而复生,虽已换了个人,但更加可怕,这也是可能的事。”众人都觉有理。天象忧心怔忡,道:“要真个事,还是把严岛主追回的好。”

桑书云道:“我帮追查这一股江湖杀手之下落已久,稍有眉目,”他轻哨一声又道:“江湖上能在短期间造就出这样庞大、数众而且实力如此高强的人,确实不容易,”众人这才知道他的浩叹乃是对已生死不明的方歌吟而发,“所以我也对这二十人是否昔年威震天下的“普陀廿神龙”,颇感怀疑。”

天龙大师插口道:“可是当日“普陀廿神龙”,除姦斩恶,是忠肝烈胆的高人前辈,怎会……”桑书云还未答话,宋雪宜已切道:“他们被迷失了本性。”雪峰神尼问:“谁迷失了他们本性?”宋雪宜答:““忘忧林”。”

众人都脸色一变,长长地“哦”了一声。要知道这班人险死还生,才从“七寒谷”之劫逃得大难,而今又乍闻“忘忧林”,不禁忧形于色。

桑书云微微一笑道:“敢情宋教主对这事件的追查,比我所知还多,大家若有疑难,当要请教宋教主。”宋雪宜冷脸色道:“请教不敢,但我追查此事,确知来龙去脉。”雪峰神尼颔首道:“若不是宋教主的人将我们带至山洞,只怕早已在“七寒谷”的伏击下毙命。”众人细想确然,对恨天教与宋雪宜好生感激。

“瀚海青凤”旷湘霞却是直性子,忽然问道:“既是宋教主早已知道“七寒谷”之役,为何不一早现身、或及早示警?”宋雪宜淡淡一笑,答:“实不相瞒,我的武功,除直承继自宋自雪掌门外,其他杂学,都从各处偷窥探知的。”众人又是“哦”了一声,桑书云笑道:“难怪方少掌门会使“长空神指”,而且维妙维肖呢。”宋雪宜脸若寒霜,道:“那也只是“肖妙”而已,不登大雅之堂;但我上武当偷学大风武功时,却让我在无意中听得曲凤不还与燕行凶、唐本本三人之对话。”

众人知宋雪宜已切入主题,当下不再打岔。宋雪宜道:“我是因此得知他们的阴谋姦计,但却不清楚大风道长是否参与?我只是推敲他们天下偌大,东岛西漠都不去,偏偏来这武当山密议,恐怕多少都与武当派脱不了关系;”宋雪宜顿了一顿又道:“何况,我还要查出“幽冥血奴”再度现身,究竟是谁,所以便一直耐性子等待,以免打草惊蛇。”

这时严苍茫又走了回来,神色大异,众人没有细察,都在专心聆听宋雪宜的叙述。严苍茫心想:好哇,你这个女娃子,把我们当作饵来办了。却听宋雪宜继续道:“当战情发生时,我教实力,远不如长空帮,所以救难之事,仍得靠长空帮和天下各路英雄之实力,至于我得知“七寒谷”之拿手绝技:“蚀心化骨血烂骸丧门火”,便研制“如今是云散雪消花残月阙落英流水”来破它。”天象大师合什道:“阿弥陀佛,宋教主念在天为生之德,拯救众生,确是女中豪杰。”

宋雪宜笑道:“拯救苍生,可不敢当,只是先夫未逝之前,对此事已有疑心,故先后上武当山多次,探查此事,故才遭蒙古铁花堡与西域魔驼之暗算。”严苍茫见宋雪宜说话,连眼都不多瞧他,不禁心中忿怒:你是什么东西,连“三正四奇”都挤不上,居然在这里卖狂,当下冷冷插嘴道:“可惜宋老弟英年早逝,否则处理这事儿,不致如此失度。”

桑书云淡淡一笑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若一早打草惊蛇,今日“七寒谷”,还是未知死敌,不致瓦解如此了。”宋雪宜淡淡笑道:“先夫英年早逝,却是未必。”严苍茫心头一寒,心忖:原来宋自雪未死!天象大师却问了出来:“宋大侠未死?”

宋雪宜摇了摇头,说:“不是未死,而是没有人杀得了他,他是因信任我,被我毒得不成人形后,再将技艺传人,才郁郁而终。”宋雪宜目光一抬,道:“他是给我杀死的。”此语一出,众皆哗然,几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有没有听错。

那时候的风气,妇道人家出来抛头露脸,已是不该,这恨天教教主谋杀亲夫,而且坦然承认,可谓出语惊人。严苍茫这才放下心来,正想椰谕两句,忽又瞥见清一在旁垂手而立,好似一朵灿开的茶花般娇弱,严苍茫心头大震,想起一事,当下豪气顿消,嗫嚅道:“你……你……”清一不知何事,见这人神色可怖,忙躲到雪峰神尼背后。雪峰神尼只道是此人困丧子之哀,变得不成样子,也不以为意。雪峰神尼也是矫矫不群的女子,当即撇开宋雪宜引起的易反脸成仇的话题不语,说:“宋教主刚才谈到“忘忧林”,又是怎么一回事?跟“普陀廿神龙”,又有什么瓜葛?”

宋雪宜对家众的眼光,毫不在意,答:““忘忧林”是“武林三大绝地”之一,与神尼的“素女峰”、这“七寒谷”,都是扑朔迷离的地方。但我却知道“忘忧林”林主陈木诛是曲凤不还的师弟。”矿湘霞恍然道:“难怪你刚才先诛杀曲凤不还,原来他是元凶首魁。”严苍茫冷笑道:“师兄如此,师弟的武功也不会好到那里。”

宋雪宜淡淡地道:“武功确没什么,却多了一样绝活儿。”天象白眉一扬,他生性好打架,听说有劲敌,愈是抖辙精神:“什么绝活儿?”宋雪宜道:“会慑魂的活儿,控制或迷失人的本性。”天象是少林高僧,自以为佛法无边,百魔不侵,扬眉道:“那也没什么。”他连扬了两次眉,才省起自己眉毛被战火烧去了不少,怕不够威严,当下又运足眼神,用力瞪去,好教人知道有他在,便安如盘石,降魔除妖。

宋雪宜道:“的确没有什么,可是却迷住了“普陀廿神龙”的心窍,为他所用,也即为“七寒谷”所用;为“七寒谷”所用,也等于为大风道人所用了。”梅醒非戚眉道:“普陀廿神龙”是当年二十大高手,怎会被陈木诛所慑魂?”众人深有同感。

宋雪宜说:“当年“普陀廿神龙”与“血影神掌”欧阳独一战后,身负重伤,奄奄一息,逃到“忘忧林”,陈木诛虽救活了他们,即乘机以厉害葯物镇住了他们的神智,……你们今日与那十数人一战,可以发现他们转动不灵,直如傀儡一般么?”众人深想一下,都点头称是。严苍茫嘿然道:“就算这些人为葯物所控制,也不见得一定就是“普陀廿神龙”。”

车占风沉声道:“是“普陀廿神龙”。”众人见车占风这般说,更无异议。车占风平素极少说话,但言重千钧,严苍茫也不敢和他抬。只听车占风道:“确是“普陀廿神龙”。我曾掀开共中两人脸纱,一是“铁脸金刚”陆一龙,一是“修罗客”韩采桑。他们不但都是“普陀廿神龙”中的好汉,而且面目都保持当年的状况。”众人想到昔年这二十人屡建殊功,而今落此下场,神智昔冥,为人所用,真是生不如死,都心里惨然。

雪峰神尼也不禁恻然道:“看来所测无讹;若非迷失本性,不可能还保持当年颜貌。”要知道“普陀廿神龙”已是五十年前的风云人物,不可能长生不老,神容不变。”

只听桑书云忽然慢慢站起来,素来悠游的他却神色凝重,道:“宋教主。”宋雪宜抬头,只见桑书云双目如刀锋般锐利,向自己射来,心下一凛:“什么事?”桑书云见宋雪宜仰雪白的粉颈,双目向自己投来,他长吸一口气,道:“要是宋老弟真为你所弑,我桑书云可要领教你的高招了。”

此语一出,全场震惊,都缄默了下来。宋雪宜沉默了半响,道:“你要为先夫报仇。”桑书云道:“是。”宋雪宜淡淡地问:“为什么?”桑书云道:“我和宋自雪是朋友,兄弟一般的朋友。”宋雪宜道:“见几次面?”桑书云道:“两次。”宋雪宜道:“你们“三正四奇”,也曾决战过两次。”桑书云道:“是。”宋雪宜道:“那两次算不算在内?”桑书云大笑,响遏行云,道:“我跟宋自雪,就见过两次面,但不打不相识,我对他的为人,可仰慕得紧。”

又沉默了半晌。宋雪宜道:“很好。”桑书云问:“什么很好?”宋雪宜道:“跟他仅打过两次架的人,都把他列作知己,他真是“生能尽欢,死而无憾”了。”桑书云淡淡一笑道:“若遭人毒手的是我,宋老弟也会这般做。”宋雪宜静静地说:“是。”脸若寒霜忽然消解了,仰首问道:“桑仑主,小女子有一不情之请。”

桑书云听宋雪宜如此莺莺嘀嘀,不禁心惊,敛定心旌摇荡,道:“请教。”

宋雪宜道:“现下大敌当前,大风道人等定必逃至“忘忧林”,恢复元气,重振旗鼓,卷土重来,为祸武林。“忘忧林”林主程木诛,以及左右副手蒙古铁花堡和西域魔驼,都是极厉害的角色,我们不能让他们复原的机会。”宋雪宜这一番话说下来,大家都甚觉有理。

宋雪宜又道:“小女子只求桑帮主能宽容时限,待诛强仇后,当让桑帮主有代友报仇之机。”桑书云考虑了一阵,坦然道:“好。”众人正是敌忾同仇,“长空帮”、“恨天教”俱是己方主力,不可互歼,雪峰神尼道:“眼下大敌当前,联手歼敌,抛除己见,乃为武林福祉。”

宋雪宜秀眉微瑾,道:“可惜,可惜。”桑书云甚觉讶异,问:“可惜什么?”宋雪宜道:“我此番来,本要告知方歌吟,昔日在洛水上假冒铁肩,打伤令媛者,便是武当派的恶徒金风,目的是要在武林中制造误会与混乱,让少林、长空二巨流,互相猜忌,武当方能收渔人之利。”桑书云答:“原来如此。”天象大师却用力把眼睛瞪得老大,咕噜道:“我们少林,焉受人利用!”

铁肩双掌烧焦,痛得冷汗直冒,听说有人假冒于他,才恍悟昔日方歌吟因何指名道姓,寻衅于他。

桑书云慈霭地望了望伏在雪峰神尼肩上恬睡的女儿,低声叹道:“可惜,可惜。”

这次轮到宋雪宜问道:“可惜什么?”随桑书云眼波望去,见桑小娥稚气的脸,便了然了几分,这人都是大家心中所想的,不过谁也没有说将出来。

陡地严苍茫以杖触地,罔然有声,喝道:“恶徒既在“忘忧林”,还罗唆什么!”他因此役而丧爱子,愤怒若狂,这是谁都知晓的,但闻他说话苍宏有力,竟比未与役前更充沛,众皆大惊,难道这“严余怪叟”的内力,竟比天象还要深长么?

众人看去,发觉严苍茫满眼红丝,但神完气足。桑书云见严苍茫虽然精神奕奕,但神色有异,心底里闪过一丝阴影,忖道:莫不是……。

     □           □           □

方歌吟再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全身都痛。

尤其咽喉。

车外雪飞飘,原来雪仍下原来他仍在车内!但是车是停的。

方歌吟翻身坐起,却不料这一下翻身,竟然跃在血车之上足足一丈余高,他没料自己一跃如此之高,忙敛气下降,却因伤口并痛,马步不稳,一个跄踉,摔了一交。

他内力激进,但伤势却重?这是因何之故

方歌吟这次不敢再冒然纵跃,只爬了起来,却见车中原来有一人,一直在凝视他。

方歇吟吃了一大惊,抑见那人,神悄萎顿,脸上布满了一条条纵横交差的深深皱纹,长发尽白,披肩而落,但一双眼脯,仍然有威。方歌吟觉得似曾相识,抑不知几时见过这一对眼神。

那人忽然开口,露出白森森的牙齿,倦极一笑道:“我是任狂。”

方歌吟此惊非同小可,一摸自己喉咙,还在渗出少许血水,不禁骇然道:“你……你怎会变成这样!”

任狂笑道:“我是天下第一狂人,要怎样,就怎样,你管不。”言语狂妄,但语音有气无力。方歌吟却觉得有一股充沛活跃至极的大力,在自己身上血脉穴道中游走不已,甚是生龙活虎。

任狂笑了一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 世间第一大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养生主》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