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生主》

第17章 萧秋水

作者:温瑞安

“是黄泉一路嘶喊过去的烽火与马鸣

英雄豪杰死尽散盎俱不复来

你站在崖前看你染血的手

纵身一跃也不过是茫茫沧海

此生未卜大可贵醉佯狂

狂歌当哭原是壮士生涯

你封刀后也不问故人何在

三秋一过武林就可把你迅速忘怀”

     □           □           □

方歌吟在往“七寒谷”的路上,反覆吟唱这首歌。这首歌是昔日方歌吟幼时,往日月乡村中,听他的父亲力常天吟唱的。方常天时常拿葵扇,搬了张竹椅,黄昏时在大门口乘凉,用一种犹如暮色沙哑一般的声音,低声地唱,然后喝了一口醇酒,又抓了一把卤花生,又摇头反覆的唱。唱唱夜晚就来了。那时方歌吟就也搬张凳子出来数星星……

星星流逝任狂死了。

     □           □           □

任狂死了。

     □           □           □

任狂死了想到这点,方歌吟心中就一阵刺痛。因为“血河车”的一场血腥风雨……连爹也死了。是“三秋一过武林就可把你迅速忘怀”吗?

他心十又一阵难过。雪已下近尾声。他百日生命之苦难,已然渡过。只听茫茫雪地上,似有春雪融解的声音,一条冬眠的蛇,佛始活跃,一只老松枝上的松鼠,开始蹦跳,一只冰穴里的刺蚂,开始腾挪……此际他内力极强,这些天地间的生息,无不一一听在耳里。

雪地上有一株神木,高大、壮硕,树身的年轮圈圈纹纹,它曾遭电极过,然而不倒……方歌吟忽然想起他离别师父祝幽,已很久很久了。祝幽教他练武之外,最重要的是读圣贤书、学儒者事,以反体悟做人的道理,撰文吟诗,他自小对诗书礼乐,远比对武功更有兴味,然而自出江湖……似把这圣贤书、诗词歌都渐渐疏了。他忽而又想起十几年前,那日月乡中国同御敌的沈耕云,那好武顽强的沈耕云,此刻天涯茫茫,不知身在何方呢?他又想起水木清华惋兮清扬的桑小娥,自己得邀天之怜,可以活下去,照顾她,可是她呢……在天涯?还是咫尺?

他忽然想起背口传说中的,萧秋水急于寻觅唐方之心情。

他如此想,心下大急,向贺兰山方向急纵而去,此刻他的武功,何等浑厚,提气丹田,息气上升,存想于“玉枕穴”问的内力激荡,几个纵跃间,已远远不见……只见高大神木上,一片苍翠碧绿,忽听“咋啦”一声,一块冰雪,陷了下地,地上可见混混流水,映若阳光,细细流过。

……原来是春雪消融了。

     □           □           □

“七寒谷”依然白雾围绕,依然是林木森然,但已不是“禁地”,而成了“古战场”。

“长空帮”与武林豪杰,追击大风道人等恶徒,直驱“忘忧林”。

“忘忧林”虽也是“武林三大绝地”之一,但不似“七寒谷”的隐秘,无人可知,“忘忧林”位于绥远黄河西流,山西的黄土高原大峡谷中。这高地是几千万年前的河床,苏醒之后,披上一望无尽的翠林黛郁,有说不尽的神秘幽异。“忘忧林”部处于其中。

虽在其中,唯“一入林中,永无所踪”,“忘忧林”的秘异,迄今无人探究。

方歌吟就在赴“七寒谷”途中,探得知悉了这些。这时“七寒谷”已成为武林或好事者凭吊,瞻仰的地方。方歌吟穿出“七寒谷”的阵阵云雾,出了幽谷,心中忐忑,既为桑书云等得反败为胜欢喜,却又为众人安危方知而郁勃难舒。

这时只见贺兰山中,一白衣公子舒唱吟哦:“平生塞北江南,

遍来车发苍颜。

布被秋宵梦惊,

眼前万里江山!”

不知此人年纪,只觉其暗哑喉沙,苍桑几许。方歌吟重覆那最后一句:“眼前万里江山!”,“眼前万里江山……”得几遍时,慕然一觉,那人已消失在翠郁林中。

     □           □           □

山西太原古城,控山带河,城坚壁固,形胜天然。

闻名“山西江南”心难老泉,清永环境、莲池映月,更是胜景。李白傅有诗云:“曹祠流水如碧玉,百尺清潭浮翠娥。”山海经说:“悬瓮之山,晋水出焉,曹水共三泉,即难老泉、鱼绍泉、善利泉。”以难老泉为最大,清泉迸涌,清明如镜,因取诗经上名句“永赐难老”,以取为名。在黄土高原上,那里有水,那里就是锦天堂,何况是这曹水之源。

方歌吟到得了难老泉,本拟暂歇,但吃得口“碧螺春”茶,舌底生津,满口生香,他回来急切赶路,一切名山胜水,都在思念的愫怀中无法入眼,只盼赶到“忘忧林”,见得桑小娥,让她知晓自己并未身死,并与诸侠共赴大难。

由于几日来未曾阖眼,如此日午头里恍惚一下,便蒙胧了起来……模糊中听得箫声,有人边唱边吟哦:“

壮岁从戎,曾是气吞残虏。阵云高、狼烟夜举!朱颜青蓝,摊雕弋西弋,笑儒冠自来多误。宝名梦断,都江扁舟吴楚。漫悲歌、伤怀吊古。烟波无际,望秦关何处?叹流年又成虚度!

”方歌吟恍憾间也不以为意,只觉日头高远,天高地阔,迷茫中不适所从。……忽听一人喝道:“格老子的,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你还装模作样,读什么诗词歌赋?”

方歌吟猛然一醒,知来了大敌,暗骂自己好胡涂,差点没栽在别人手里,即手按金虹剑,敛神凝目以待。

只见三条大汉,一人头小瘦削,四肢收缩,但背肌丰厚,右手湘刀左手藤牌,不知是什么武功家数;另一以又肥又白,鼻孔朝天,手中抓住蚌大布袋,更挺邪门;更有一人粗壮无比,精悍欣碉,手执熟铜棍,三人声势虎虎,展开包圈,却不是冲自己。

只展他们的包圈,是圈向一名白衣吹笙的儒生;这儒生膝上,置一本书。难老泉的风自池面吹起,荷叶摇动,白衣人膝上的书页也微微翻动,方歌吟瞥见其内尽是词章。

那白衣人埋首吹笙,连眼皮都没有拈起。那三个异人,十分生气,那粗壮皮厚的人大声喝道:“你还装聋作哑!我们“天罗坛”中“天牛”、“天龟”、“天猪”三大香主挑上了你,你还走得了么!”

那形状如猪的人也眯眼道:“在“七寒谷”之役中,你截断了“忘忧林”的来援,又跟那那专门捣乱的黑小子是同一夥的,你以为我们不知道!我们又不是比猪还笨……”

那白衣人又停止了吹笙,向方歌吟道:“那莲花开了。”

难老泉水草碧绿、浮荷满塘,本就极为荫凉,甚为清美,方歌吟恍憾中忽然想起桑小娥在贺兰山中的惊叹:“多美丽的花二好热闹的开谢!”

而今伊人音容,却不得见,不禁黯然神伤,低声应:“是。”白衣人见他神不守舍、也不去理他,迳自吟搓:

“虽九死尤未悔的花开花谢

常在院前谢谢开开

风和雨勒止了马收起了剑

一扫把,把花和叶都赶向天涯”

方歌吟只觉意境高远,竟不醉而有酿酿之意。那白衣人又在吹笙,音调悠远,彷佛把难老泉一切都吹成了静止的永恒。那三名“天罗坛”的香主抑不诸诗词音律,听不耐烦,三人同时发动。

那“天牛院”的牟遮伦,熟铜棍“呼呼呼呼”连舞三、四十个圈,棍影如山,当头打落,足可开碑裂石!“天猪院”的未有深,麻袋一晃,抢步向前,别看他肥矮痴肿,动作却快,闪电一般,麻袋已当头罩落!“天龟院”的金马仑,却看他一滚,藤牌护身,乃砍白衣人双腿!

这三人奇相奇状,但配合得天衣无缝,出手势度无匹,方歌吟情知这三人猝尔出手,换作当日的自己,也殊难招架,便拔剑慾出,忽听“啸、啸、啸、”三声。

只见三人当场怔住。原来白衣人依然吹笙,但三道厉劲,自笙口射出,闪电般打中牟遮伦“关元穴”,朱有深的“中极穴”,全被打中,怔立当堂,金马仑为人十分胆小,抢攻之前,先置藤牌护身,是以那一道急劲,本打向他眉梢的“阳白穴”,却给他误打误撞,以藤牌挡中,虽则如此,金马仑仍被震得右手发麻,白衣人一抬足,已把他倒出去,“哗啦”落入池中。

就在这落地的刹那,一道白芒射出,出自中途,剧然一分,左刀古剑,惨呼两声,牛遮伦、未有深两人身上,俱喷出一道血泉来!

这时金马仑藉力一翻,想自池中跃起;他是“天罗坛”的香主,武助毕竟不弱,但眼才出水,已见同伴尽殁,心中慌惶,乍见方歌吟看向自己,心中一动;原来他记性甚好,隐约记得此人是“七寒谷”中的敌人之一,他在彼役中被“长空帮”打得心惊胆颤,使以为这人也是“长空帮”徒,当下心生一计,大呼道:“你这人,杀了桑帮主,还来动粗……”

这时白衣人目现盛光,向他步去。方歌吟一听,猛然站起,拦在他面前。白衣人只觉前有一座高山仰止、铁壁铜墙。方歌吟只觉迎面一道匹练破空,紫电穿云。金马仑却趁这虚隙,“呼咕”翻入水底,藉水遁出渠水江口。

那白衣人忽然抬头,看了方歌吟一眼,道:“很好,很好……”

方歌吟满腹疑云,正慾启齿,那白衣人一挥手切道:“你出手罢。”

方歌吟稍作迟疑,只觉对方虽未有动,但杀气看如寒林漠漠,飞袭而来,他的“金虹剑”不催而出了!

方歌吟迄此已无可挽回大势,猛抄住剑,一招“怒剑狂花”,就送了出去!

此时他的功力,已非同小可,这一剑随手挥酒,剑气金芒,裂地而起立白衣人冲天而起,喝道:“好剑!好花!”

方歌吟己身不由己,随手又攻出“旭月初升”!

只见金芒大盛,白衣人身形尽罩于剑芒之中,已退无可退,避无可避,却忽然如乌云盖日,一刀一剑,已架住金虹剑。

方歌吟只觉一股大功涌来,金虹剑慾折慾裂,为解此急难,当下一掌劈出!

这一招出手,已运用了任狂所教的“一气贯日月”,势道非同小可,白衣人不敢硬接,忽然刀剑一收,人已飞出池中“不系舟”上,迎风而立,飘飘慾仙。

方歌吟至此已佩服到极点,急忙敛神收剑,长揖恭声道:“敢问前辈……”

那人一笑,又吹起笙来,悠悠几声,然后才道:“好极,好极,我们退弃江湖数十年来,已鲜逢你这样的年轻高手……他若能见到,必定欢喜无已,欢喜得很。”

方歌吟心中一寒,不由再问:“前辈是……”

那人不答,顾而言他:“你心地不错,但应自重,学“血河派”武功,注重天地间之无情,但无情则易无义,无义则易无道,剑道易得,正道不可沉沦,当年萧秋水学剑,宁取深情,不取无情,宁可忘情,不求寡情,便是如此。”

方歌吟只觉看如一盆冷水,迎面覆来,慕然一惊,也觉然一醒。近日来他为“血河派”精奥武功所迷,举手投足间,莫不是一个杀字,与他初出江湖之心里,已大相违渤,却懵然未悟。而今听得这白衣人一语道破,汗搭落下,悻然而悟:适才虽之为白衣人气势所迫,但不也是对一跟自己素昧平生的人痛下杀手么……

白衣人深深地望他,忽然笑了一笑。他虽满脸皱纹,年岁已然不小,笑起来却皱若鼻头,露出白列列的兔子牙,甚是可爱。只闻他道:“你好自为之。若能见萧秋水,有缘向他讨教,更有大进益,大觉悟。”

方歌吟眼前闪过童年时的一幕:风雨雷电,剑光一闪,天惊地动,群魔伏诛……方歌吟渴切地道:“前辈,若能让我得见萧大侠……”

那白衣人作势打断道:“连我亦未见萧秋水久矣。”说长长一叹,含笑向方歌吟道:“你若想见他,明年中秋,到峨嵋山一带去看看罢,如果有缘,或许能相见……”说着又长叹一声,方歌吟脑海里一直响他那句话:“如果有缘,或许能相见”、“如果有缘,或许能相见”……只见白衣人越去越远,草池一片深翠,春茵菱绿,方歌吟不禁放声追问:“前辈可就是……”

那人笑道:“我姓林,数十年前,别人只教叫我做“公子”,而今老了……”只听他漫声吟道:

“……迸今陵谷茫茫,

市朝往往耕桑。

此地居然形胜,

似曾小小兴亡!”

声音充沛悠长。

这当口日头灿亮,方歌吟顾盼之间,顿失其人所在,只见满目阳光,满庭方静,彼人何在?耳际里只嗡然传来前次和这次白衣人所念的诗句:“眼前万里江山……似曾小小兴亡……”方歌吟不禁悯然而坐,竟似痴了。

---------------------------------------------------------------

                   完稿于一九八零年五月二日.

                  “养生主”完,全文未完。

                   请看“血河车”故事第四集“人间世”

                   大结局.方小娥病中.

                  “不动瀑布”行原订日.

                  “神州奇侠”第六集

                  “神州无敌”出版前二日.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养生主》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温瑞安的作品集,继续阅读温瑞安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