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生主》

第03章 惊现七寒谷

作者:温瑞安

方歌吟与桑小娥继续搜索,野林子里有一族一族的小花,在这阴沉的密林里,一团一团的乍亮。

桑小娥虽心她父亲的性命安危,但也忍不住惊叹一声:“多美丽的花!好热闹的开谢!”

方歌吟笑道:“所有生命都是欢悦、有力的。”

桑小娥忽然哀伤起来:“辛大叔为了爹和帮里的前途,心忡忡,所以老得特别快,爹以前文采风流,写过”大钟敌古寺,叶落梧桐惊章,京里传诵一时,后来也腾不出余裕来为诗了。

唉呀,娘过世后,爹虽然也有在外结识女人,但我都知道,爹怀念娘亲……他很不快乐哎。“方歌吟专注地听,道:“桑帮主和辛大叔,都是了不起的人。”他们已经搜索太久了,一直没有歇过,但一点头绪也没有,只好在崖边坐下来,方歌吟继续道:“你爹虽成名,更难得的是胸襟和气度,那提提携后进的热心,不遗余力,使人靶觉到他似乎永远不会老……”方歌吟悠然道:“我好羡慕你有这样一位父亲。”

“可惜我娘是个薄命的女子;”桑小娥也在崖边坐下来,只见崖下一片白茫茫,深不见底,偶传猿啼……

“爹常说娘是红颜知己……”“其实你娘也很幸浮”方歌吟出神地阴冷的云海,道:“只铱刻活埂是一

他怔忡望看彷佛不动的雪朵,世间事,白雪苍狗……他耳边又响起了宋自雪击剑悲歌:“生要能尽欢;死亦能无遗憾!”

自己在生,尽欢了没有?

自己一死,能否无憾……

留下了桑小娥……他又彷佛在白茫茫的云海看见桑书云那袭孤独的青衫。

“辛大叔很可怜;”桑小娥犹自说:“爹还有过娘,而且在武林中成大名,武学中俨然宗主……辛大叔在长空帮初崛时加入,放弃了误解他排挤他的家人,也割舍了原来可以考取的功名,甚至荒废了武功所以他武功并不高,为的是替爹料理那繁忙的杂务:料理得整整有条,尽可能不让爹费心,让爹能专心创第长空神指章的绝招……”

方歌吟听得热血沸腾,道:“辛大叔真是可敬。”贩桑小娥在土中捡了几枚石子,抛弄,悠悠地说:“他放弃了一切,却使”长空帮“有了今天的威名。他一无所得?但犹孜孜不倦的努力……”方歌吟热场大“可是每一个每一个伟大人物的身边,总会有几个这样开荆辟棘的人,来衬托,同时也来完成……他人的伟举。……辛大叔了不起,也许比桑帮主更了不起,因为他完成也促成了他人的了不起!他抛弃了一切,所换得来今天”长空帮章的威名和桑帮主的英名,那便足矣……“”是。“桑小娥用力把石子抛到崖下去,”当年“长空帮章未起,多少压力,官爱的、民间的、武林的,都压榨、嘲讽、打击、甚至迫害、暗杀、挑拨、离间,多少意志不坚定的人,纷纷各找藉口,各为前程,作鸟兽散……只有辛大叔,坚持不去。”

“他之不去一定能吸引更多的真正高手来。”力歌吟豪气蔓生,“我相信,只要有辛大叔这等好汉在桑帮主摩下,我若还能活命,也必投入第长空帮章,在这样有志气、的义气的大帮中,方能大展鸿图”方歌吟猛吸一口气挺胸道贩“只有远见的人,才会留守下去。遇难则退的人,只有早日后悔罢了,我虽未在昔日长空帮创帮立道时辈达其盛,但心响往之……”

桑小娥秀领也坚定地点头:“这点确然,不少退出的人已经在后悔,现在第长空帮章功同日月,一帆风顺,他们后悔已来不及了……实际上,像曾极五叔叔就是自创北宗鹰爪门失败后,再回到帮里来的,不过也一番诚意,大叔胸襟真好,劝爹不必记前非,收容了他那时他正被武当派的人追杀中。”

“好胸襟!好气度!”方歌吟他豪豪万丈,“有这样的胸襟!有这样的风度!无敝乎桑帮主轻易将第长空神指章传授于我!开始时我是大惑不解,真是小人之见---其实就算辛大叔不练武,也是世间一流高手,因为第勇者不惧,仁者无敌”方歌吟激动地道:第有他那样的眼光,当然可以让浪子回头,这样第长空帮章才有真正的人才,也不会夹技自珍。那些退出的人,也只有眼看这些给经起大浪涛的人,留名千古了!好!“桑小娥展颜笑道:“方大哥,你真是我爹的知音。”

方歌吟痴痴地凝注桑小娥道:“不对,你爹的知音:辛大叔才是。”

桑小娥娇笑道:“这点确然。我爹最维护辛大叔的了。”

方歌吟怔怔地道:“当然。有这样的朋友,真是可以将生命相寄,古人说:“刎 颈之交,真是形容得一点也没错。”

桑小娥见方歌吟望看自己发傻,“噗嗤”一笑,婉约问:“你傻呼呼地望看我干吗?”

“看你笑起来,比花开还盛!方歌吟喃喃地道,忍不住揍过脸去,吻了一下:“真是比花开还娇艳!二方歌吟喃喃地道:“看你,稚气得像刚生下来没几天的小鸭子?”

桑小娥冷不防方歌吟平日彬彬君子?一下子如比亲热,不禁羞红了脸,手上捏玩的石子,“吧啦吧啦”地都撤落到崖谷里去了。

桑小娥娇羞地正要嗔怒,忽地方歌吟寒脸跳起来,疾道:“不对!不对”飞pbr54321娥开始以为方歌吟犯了错故意耍赖,后来见方歌吟脸色如此凝重,不禁一慌,问:“什么事不对?”

方歌吟顿足道;“唉呀,这山谷不对!”他向崖下说,山谷里静静的,没有回音,连云也是定定的。

“唉呀!我怎么一直没有看出来?”

桑小娥也俯首观察了,一会奇道:“有什么不对?我怎么没有看出来?”

方歌吟道:“你看,我们来时这地形,似不应出现这突兀的山崖;纵然有崖,也不应如此陡高,我们爬上来的时候,一点也没有升高的感觉,山的两边,不可能如此悬殊才对;”方歌吟目光闪兴奋的锐光:贩,:“何况,这山太静,没有鸟鸣,因为跟本飞不进鸟;而且云架都是不动的,因为不是云,而是瘴气,我们在这里久了,是不是有些头晕?还有……”方歌吟睿智地扬眉:“这根本不是山崖?这崖口并不高,我是从方你撤落石子的落地声中判断的!下面不到二十尺外,就有土地,而且是坚实的泥地!”方歌吟兴奋地道:第如我所料没错,崖下不是深渊,而是山谷,匿伏在白云深处的“七寒谷”七寒谷“真的是山谷旦只不过离崖不到两丈的山谷!方歌吟在和桑小娥无意间的谈话里,不意地发现了这个秘密。方歌吟又拿起了一块石子,用力地弹飞出去!随”嘛“地一声,便是”扑“地一声回响,很快的石子已到了地。”真的不到两丈。“方歌吟肯定地道:“我先跃下去,……你在这儿等辛大叔。”

第不。“桑小娥坚定清静地摇头,”我们一起去。“方歌吟在静定的云上端详她:她背后密林都留荔绿的颜色,她这一生都为我断送了,我那里比得上桑伯伯,独留世间,缅怀莫己…;难道还要把她了然留在这里? 只要真有危难时,自己拼得一死,也要呵护她,不让她受伤害……。”好。“方歌吟他坚毅地道:“一齐下去。”

他搅扶看桑小娥,右持金虹剑,飞身入定定的云雾之中。

云雾之下是什么?

深渊?还是绝境?

云雾之下原来不是云雾。

是幽静的山谷,但是极其寒沁。

原来那静固的云雾不是云雾,而是这谷地的尊、菇、苔、草、藤、叶、树竟奇异的冒出掩气,聚集于顶上,形成了如同云雾一般的烟气。

虽然没有毒,但却令“七寒谷”有了最佳的天然保护障体。

大概“七寒谷”也因此而命名罢。

方歌吟心中这般忖想。桑小娥一双细细咪咪谜的耄眼睛,也清灵地转动,打量这蚌地方。

就在同时,两人一齐发现了:地上有血!

远处有体!

草地被践踏得一片凌乱,树木折损倒栽,这儿虽然在不久前经过一场极端剧烈的搏斗。

地上横五竖八,倒在干涸的血泊中、有少林和尚、武当道人、各大门派高手、长空帮子弟,甚至也有金衣会人、天罗坛徒,还有七寒谷众。…

“一定是在这里,”桑小娥双碎发出奋悦又慧照的神采:“他们曾在这儿血战过。”

“我们一路找过去;”方歌吟目光四下搜索。

第要不要先通知辛大叔他们……章“桑小娥有些担,问。第先探清楚了再说。章方歌吟与桑小娥继续进入。地上战斗的迹越来越显,也愈来愈激烈。死越来越多,血醒味愈来愈浓。方歌吟道:“七寒谷章与”天罗坛章和“金衣会章伏袭”三正四奇章和“十四大门派”,所付出的代价也留在太大了,只不知为了什么……“陡地住口?方歌吟目扁闪动,伏耳贴地,倾听一会,悄声向桑小娥道:“西南方约半里,有格斗在进行!”敌人就在附健方歌吟、桑小娥匿伏在树干、树枝上,一棵连接一棵,窜伏跃落过去,渐渐接进了那声音之所在。

“啊。”方歌吟几乎喊出声来,原来一处树枝上挂一具尸首,赫然竟是少林天音大师!

天音双日瞪如铜铃,五官溢血,死得极惨:方歌吟在勇闯少林救小娥时,曾与天音大师交过手,跟这罗汉堂的首席展开过一场舍死忘生的决斗,而今见天音这等高手居然也毙命此处,怎不吃惊。

继而发现,天音乃背后十掌,掌如血印,方歌吟惊骇莫己,心中省忖、莫非连“幽冥血奴”萧萧天,也都来了此处?!

桑小娥见力歌吟陡地一震,收间:“什么事?”

方歌吟摇首道:“没有事。”

桑小娥乍见那挂在树技上的死,吃了一惊,几乎叫出声音来,终于忍住,以为方拌吟他因此而惊动,所以没有再追问。

就在这时,他们已瞥见纵错的密林与山岩中,有人影幌动。两人禁声,无声无息地伏过去,探查究竟。

目光所见,实令方歌吟、桑小娥都大大吃了一惊。

他们虽有心理准备,但都一下子无法接受眼廉出现那么多的人。

数百的人,井然有序,包围看一面偌大山壁。

山壁内有一黑突突的穴,穴内看不清楚。

山壁外,端坐十六名漠然、而脸色惨白、目光呆滞的黑衣人,却有一种甚是凛人的煞气迫人。

山洞外,倒很多体。

在黑衣人包围圈外,足有三两百个胸绣肥凤的“七寒谷”众,亮兵器,蓄势待发;这二三百人之后八九丈远,又有两、三百名身着金色衣服的大汉,严阵以待!

在这些人之后约十丈远,便是树林,在这林子边又匿伏了足有数百人,在树林处处张开罗网,真可谓包围得铁桶似的密。

这足足整千人,严阵以待,莫非为了包围前面的山穴,比对峙毒蛇猛兽更紧张,整个周围的空气都像凝结了似的。

山洞里有些什么人?!众前谩有一身形拥肿得平常人家怠大门都挤不进去的肥肥者,在指挥;“金衣会”徒之前,亦有一金光褶褶,但皮肤一蚌疙瘩一个疙瘩的大汉,在策划;而在“天罗坛”的“天罗地网”前,也有一个瘦如侏儒般的矮子,严踞压阵。

这三人是不是“金衣教”的会主“金笛银剑”燕行凶,“天罗坛”坛主“九阴 真君”唐本本?“七寒谷”谷主“泰山压顶章曲凤不还?方歌吟、桑小娥潜伏至一棵高大的树木上,可以望得一清二楚,而这些人似料定不会有人居然往深崖一跳,竟找到这里来一搬的,根本没方去注意身后是否来敌。方歌吟为这凝肃附杀气,人多但鸦雀无声的静寂而渗出了额上的冷汗。桑小娥这时突然惊呼出声:“呀,是恒山的师姊们!”

原来在山穴外的地上,有无数尸首。其中有两具,都是桑小娥认得,正是镇守恒山“两仪剑阵”的妙一与谬一两人。、桑小娥一见,心里一痛,不禁惊呼出来。

虽语音极低微,但把守林边的矮子霍然回首,目如冷电,似透过所有的树叶,往方歌吟这儿射来;方歌吟心下一沈,那“天罗坛”坛主唐本本已一返手,“啸”地射出一物,直夺入林中来!

方歌吟、桑小娥俱吃了一惊,桑小娥想闪躲,方歌吟一手拉住,只听“笃”地一声,夹带看一细微的嘶鸣,原来那柄飞刀,刺杀了桑小娥身旁的一只松鼠,钉于树干上,唐本本冷笑道:“是松鼠。”

雁行凶在第二排埋伏中,也闻声回过头来,道:“唐总坛主好手力、好手法!” 唐本本一晒,他是故作潇洒,但缩小干打了一般的脸上还掩盖不了得意之色:“只不饼是只松鼠。”

“松鼠的蹦足都走不过唐坛主的耳目章围在第一排的肥人曲凤不还娇声唆气地道。方歌吟捏了一把冷汗,同桑小娥低声道:“看这唐本本的施放暗器手法,八成是蜀中唐门的人,待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 惊现七寒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养生主》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