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捕会京师》

第01章 从惨叫开始

作者:温瑞安

这突如其来的一声惨嘶,自东厢楼阁之上传来!

而在这偌大的厅堂里,本来正是兴高采烈,喝酒猜拳之际,都给这一声惨嘶,唬得呆住了。

看这厅堂中的人,多为武林人士装扮,个个虎背熊腰,双目炯炯有神,佩剑悬刀,看他们的气度举止,就可以知道他们的身份,绝非泛泛之辈。

这厅堂的中央,有一大“寿”字,四处布置辉煌灿烂,堂皇冕丽,显然是大富之家;而厅中的数百名武林人士,莫不是一方之主,从这点可以看出,这富贵之家显然也是武林泰斗。

最难得一见的是,大厅首席旁的四张太师龙雕檀木座椅,这四张座椅上,坐着四个年近花甲的老人。

为首的一个,银眉白须,容貌十分清灌,身形颀长,常露慈蔼之色,背插长剑,这个人不是谁,正是当今沧州府,声望最高,武功也登峰造极的武林名宿,“第一条龙”凌玉象,据说他的“长空十字剑”剑法,天下无人能接,可惜年事已高,乃归隐江湖,封剑多年了。

第二个是一个白发斑斑,但脸色泛红的老者,腰问一柄薄而利的缅刀,终日不离身,左右太阳穴高高鼓起,显然内功已入化境。这是“第二条龙”慕容水云,手中缅刀的“七旋斩”法,挫敌无数,为人刚正不阿,黑道中人听到“慕容水云”的名字,真的是闻名丧胆,走避不迭。

第三个是一个装扮似道非道的老者,黑发长髯,态度冷傲,手中一把拂尘。这人姓沈,名错骨,排“第四条龙”,武功奇高,手中的拂尘,乃奇门兵器,名“错骨拂”,但性格奇僻,冷酷无情,不过为人还算正义,只是手段太辣而已,若说黑道中人见慕容水云走避不迭,见这个沈错骨,只怕是连一步都不敢动了。

第四个是一名鹑衣百结、满脸黑须的老人,眼睛瞪得像铜钱一般大,粗眉大目,虽然比较矮,但十分粗壮,就像铁罩一般,一双粗手,也比常人粗大一二倍。这人身上并无兵器,但一身硬功,“铁布衫”横练,再加上“十三太保”与“童于功”,据说已有十一成的火候,不但刀剑不入,就算一座山塌下来,也未必把他压得住!这人性格在“五条龙”中最为刚烈,正是“第五条龙”一一龟敬渊。

所谓“武林五条龙”,昔日都是赫赫有名的武林豪杰,可惜岁月不饶人,他们年纪渐渐大了,不过也愈发受武林人士所敬重,“武林五条龙”这个牌匾,一直就未曾拆过下来,或换在什么人的名下。

所谓“武林五条龙”,便是:“第一条龙”擅长“长空十字剑”剑法的凌玉象;“第二条龙”,擅长“七旋斩”刀法的慕容水云;“第三条龙”擅长“三十六手蜈蚣鞭”的金盛煌;“第四条龙”,擅长“错骨拂”的沈错骨;“第五条龙”,就是擅长“铁甲功”的龟敬渊,这五人在沧州府的武林,可说犹如日之中天,德望之高,鲜有人能出于其右的。

今日,正是“武林五条龙”中“第三条龙”的金盛煌的五十大寿。

这厅堂上的武林豪杰,自然是自江湖各地赶来,以庆这富甲一方,武功盖世的“三十六手蜈蚣鞭”金盛煌的五十大寿。

而那一声惨呼,自楼上传来,并非别人,正是寿星公金盛煌的声音!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这一声惨嚎突然响起,又突然地静止了。

在座的群豪,有些仓皇起身,有些拔刀动枪。

有些仍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一时人声沸腾,十分惶乱。

忽然一宏厚而温文的苍老语音,压住了全大厅的吵杂之声,这声音缓慢而有力,使得大家都静了下来,听他说话:“各位,适才那一声惨叫确是金三弟的,我们也不知道有什么事情发生,可是却要请各位合作,尽量镇静,这样我们才能听清楚和看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如果发现有人离场或潜逃,还请诸位把人擒下。多谢!”

各人随声望去,只见凌玉象仍安然坐在大师椅上,扬声说话,而他身边的慕容水云、沈错骨、龟敬渊等,不知何时,皆已不见。

众人甚至不知这三人是何时走出大厅的。

凌玉象含笑道:“各位,慕容二弟、沈四弟、龟五弟已去查看何事了,以金三弟的功力,再加二弟、四弟和五弟等,就算天大的事,也该罩得住。

厅中诸人纷纷坐了下来,有人笑道:“‘武林五条龙’动了四条龙,天下哪有平复不了的事!”

又有人笑道:“就在那一声惨叫响起之际,我已看见慕容二侠、龟五侠等人一掠而出,好快的身法呀,我连看都看不清楚。”

更有人笑道:“你当然是看不见了,人家是前辈风范,应变得多快多从容,我们呀,可登不上大雅之堂罗。”

大家说笑纷纷的,凌玉象也笑着,但他却蹩着眉:因为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三十六手蜈蚣鞭”金盛煌,是不可能随便乱叫的!

更何况那是一声凄厉的惨叫!

无论发生了什么事,去的三位兄弟,也一定已赶来报告,以安大伙儿惊疑之心了。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偏偏就赶在金盛煌的五十大寿宴上?

忽然大厅人影一闪,沈错骨黑衣如风,脸色就像黑衣一般的硬绷绷,凌玉象一皱眉,沈错骨双手一摊,竟都是鲜血。

厅中有人惊叫了一声。

沈错骨俯前对凌玉象道:“大哥,你去一趟。”

凌玉象道:“好。”好字未了,他的人已像一朵云一般,飘出了厅外,身法从容而迅速。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大厅中又恢复了交头接耳,只听沈错骨铁青着脸,一字一句他说道:“在事情还未清楚之前,请诸位勿擅自离席,违者死!”

这几句话,沉重而有力,杀气像刀风,一时之间,大厅都静了下来,连一只蚊子飞过的声音,都能听见。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呢?

凌玉象飘出大厅时,心中也不断地想着:但他一步出大厅之后,身法急展,如风驰电掣,黄衣飘飘,已转过“紫云阁”,折出“湘心亭”,掠过“竹叶廊”,直扑东厢高楼。

凌玉象甫一进楼,只见几个金家仆人,神色张皇,眼圈发红,木然而立,几个金家的亲戚姨妈们,正匆匆走上楼去,看个究竟,其中一名仆人一见凌玉象便哭道:“大爷……”竟泣不成声。

凌玉象沉声间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慕容水云忽然自楼上探出头来,叫道:“大哥,你快上来。”

凌玉象身子平空直升而起,已自窗外穿人;凌玉象甫一入内,已被房里的景象所震住了!

这是“第三条龙”金盛煌的房间。

这房间里本来因祝寿已布置成通红一遍,而今更是红得可怖。

血红。

红色的鲜血,遍布房子的每一角落。

金盛煌就倒在血泊中。

他的身上还穿着锦袍,半个身于,倚在床上,背向大门,临死的时候,手还捂着心胸,血,就在那儿流出,染红了整张床。

致命伤就在胸膛上。

血渍由敞开的大门开始,一直洒落到床上,显然出事的地方就在大门口,而金盛煌负伤一直挣扎到床边,他的一只手,还伸到了枕下,掏出了半截黑鞭。

他仗以成名之“三十六手九节蜈蚣鞭”,或因五十大寿之喜,并未带在身上!

凌玉象什么阵仗未见过,但金盛煌是他自己的结拜兄弟,相交数十年,他不禁激动得全身发抖,终于落泪。

金夫人以及金家的于弟,皆哭倒在房中。

凌玉象强忍悲楚,扶持金夫人,忍泪道:“三嫂子,你要节哀,三弟的事,我们四个兄弟,一定会为他报仇的……”

金夫人竟哭得昏倒过去了,凌玉象急以本身真气,逼入金夫人各脉要穴,金夫人悠悠转醒,嚎陶大哭道:“大伯啊大伯,盛煌死了,今后叫我怎么活,你说叫我怎么活……”

“第五条龙”龟敬渊本来已紧握铁拳,听到这里,脸肌绷胀,全身骨胳,竟“格格”作响,怒吼道:“王八羔子,敢杀我三哥,我龟老五跟他拼了!”说着冲了出去。

慕容水云身形一闪,己拦住了他,问道:“五弟,你要跟谁拼?”

龟敬渊一呆,随即大吼道:“我管是谁,总之找今日的来客,一个一个的揍,不怕他不认!”

慕容水云怔了怔道:“五弟,这使不得——”

龟敬渊怒吼道:“你别阻我,否则连你也揍。”

凌玉象沉声叱喝道:“五弟,不得鲁莽。”

龟敬渊对这“第一条龙”凌玉象,倒是心存敬服,很是听话,当下不敢再闹,但悲从中来,竟蹲下大哭起来,边道:“三哥啊三哥,是谁害你,快告诉老五知道,俺把他千刀万剐,替你报仇!”

凌玉象皱眉叹道:“三嫂子,这件事,我看还是要报官料理,比较妥善。”

金夫人缓缓抬起脸来,满脸的泪,竟已哭出血来,忽然似想起什么似的,道:“好,盛煌的两位知交,都是天下名捕,冷血与柳激烟,都在座上,何不请他们来相助?”

凌玉象大喜道:“有他们两人在,三弟案情,必能早日寻出真凶!

谁是柳激烟?

柳激烟不是谁,柳激烟是五湖九州、黑白两道、十二大派都尊称为“捕神”的六扇门第一把好手。

“捕神”的意思,不仅指他如捕快中的神,而且也指就算是鬼神作案,他也一样能追缉真凶归案。

柳激烟不但才智高,武功也高,而且还相当年轻,不过三十余岁,他用的武器,只是一柄小烟杆。

据说从没有人能在他烟杆下,走得过二十招。

“捕神”柳激烟不但智勇双绝,九流三教、三山五岳的人,无不有他的眼线;尤其在衙里的捕快们,都视他为青天大老爷,听命于他。

柳激烟与“武林五条龙”相交已近七年。

而今金盛煌被杀,柳激烟在情在理,必会全力出手的。

至于冷血,冷血又是什么人呢、

冷血只有二十岁,是六扇门里极年轻的一个人。

可是他却是“天下四大名捕”里的一个。

“天下四大名捕”,系指:无情、铁手、追命、冷血四人,连“捕神”柳激烟,居然都榜上无名。

这“天下四大名捕”,都是武林中的数一数二的好手,各人有各人过人之能,冷血便是其中之一。

他在十六岁的时候,便已屡建奇功,他要追缉的要犯,从来未失败过的。十八岁时,他为了要擒住一武功极高的混世魔王,他躲进那魔王的魔窖里,十一天不言不动,不食不饮,抓住一个仅有的机会,趁那魔王不防之际,给予致命的一击!一个十八岁的少年居然能擒住那魔王,一时使武林为之轰动。

十九岁时他单人匹马,闯入森林,追杀十三名巨盗,终于把对手一一杀死,甚至高过他武功一倍的首脑,也死在他剑下。当他拖着满身伤痕的身于,回到县城,众人都以为他活不长了,可是没到两个月,他便可以策马出动,追缉恶徒了。

冷血善剑法,性坚忍,他的剑法是没有名堂的,他刺出一剑是一剑,快、准而狠,但都是没招式名称的。

他觉得招式只是形式,能杀人的剑术才是好剑法。

所以,冷血的年纪虽轻,但在六扇门的辈份,却是相当之高。

不过,也因为他年轻而刚烈,许多捕快差役,都不甚服他,他们宁愿膺服柳激烟。所以柳激烟的声望,远比他还大。

冷血与金盛煌,相识仅一年,但他与凌玉象,曾经在一次追缉沧州大盗中合作过,已有三年的交情。

金盛煌这件事情发生,冷血也决不会坐视不理的。

冷血是站着的。

只要他还可以站的时候,他决不会坐着。

因为坐着会使他精神松弛,万一遇敌,他的反应就不够快。

柳激烟是坐着的。

只要他可以坐着的时候,他决不会站着。

因为站着会使他精神疲累,一旦遇敌,他就不能反应敏捷;只有从最充足的休息中,体能才能发挥最大的力量。

可是他们都看向同一方向。

他们都在金盛煌的房中,望着金盛煌倒在血泊中的身子。

柳激烟缓缓地道:“凌兄,您上来的时候,这里的情形,可就是这样了?”

凌玉象沉声道:“老夫曾吩咐下去,任何人不得移动物品,任何人不得擅自离席。”

柳激烟睿智的垂下头,再问道:“凌兄,您上楼来的时候,可曾看见什么可疑的人?”

凌玉象道:“三弟惨叫声甫发,二弟、四弟、五弟已相继掩至,老夫留在大厅,安顿客人。”

慕容水云道:“我一扑上楼来,便见大门敞开,心知不妙,便与四弟、五弟冲了过去,只看见……三弟,就伏在那床边,嘶声叫……”

柳激烟动容道:“叫了什么?你听清楚了没有?”

慕容水云凄然道:“三哥叫的好像是‘你,楼……,便气绝身亡了……我痛极慾绝,还是四弟比较冷静,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 从惨叫开始 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四大名捕会京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