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捕会京师》

第10章 苦斗狼人

作者:温瑞安

这一行男女,冒充镖客,穿过树林,又来到了一片雪原上,时震东和周冷龙扮作商贾模样,但耳听八方,眼看四方,十分警醒,这时周冷龙对时震东道:“将军,再过七八里便是‘虎尾溪’了,这儿已经十分接近‘连云寨’的势力范围之内,要是还迫不到楚相玉他们,得要三队联合,直捣‘连云寨’了。”

时震东点点头道:“好,大伙儿就在前面‘虎尾溪’聚合。”忽闻腥风扑鼻,四处一看,雪地上白皑皑一片,哪有什么事物?但时震东是什么人,何等机警,心中一惊,正待相询,那扮作镖头的“南寨”老寨主伍刚中银眉一蹙,道:“什么味道?”

众人一时议论纷纷,这时耳力好的人都听见一些细碎繁沓的蹄声,自四面八方拥近,而且腥味更浓了。周白宇一直没有作声,忽然白衣一闪,在雪地上一起一落,一落再落,再落又起,瞬眼间三个纵身,已到了数十丈外的一棵枯树之上,一手攀树,一手平置眉上,远眺了一下,脸色一变。

众人更不知发生何事,更暗暗惊羡这人年纪轻轻,轻功却如此的好!猛见他自树上一跃而下,足尖一点再点,已扑回队中,沉声向时震东道:“时将军,请列队成环,亮出兵器,万勿慌乱!”

时震东是沙场高手,又是爱才之士,一见周白宇渊停岳峙之气派,便知事非小可,周自宇断非无理发令之人,当下也不追问,大声道:“列队成环,拔出兵器,慌张嚣乱者,杀无赦!”

时震东的话一发出去,那二十名军士,拔刀,肩并肩,围成圆圈,把时震东、周冷龙、伍刚中、周白宇、白欣如及铁手围在中央,反身向外凝神以待,绝不畏惧。时震东麾下的精兵,果然名不虚传。

时震东令才发完,在四周的雪地上,忽然出现了点点青绿色的星火,腥风更浓,片刻间,那些星火都是亮绿的眼睛,众人可以听见他们爪子刮过冰雪大地的声音,伍刚中的一名助手“地趟刀”原混天惊道:“狼!”,另一名助手“黑煞神”薛丈二叫道:“狼群!”

这些人都是武林中的好手,可以说是胆大包天,不要说是见过狼,甚至杀过狼的,也大有人在,可是这当儿冲过来的狼,怕有六七百只,每只碧眼长牙,盯着这二十余人,似看见它们有生以来最丰富的食物似的。那杀也杀不完的狼,众人虽越看越心寒,手心发冷,毕竟无人騒动,也无人奔逃。

时震东、周冷龙二人在沙场中曾与千军万马作战,什么仗阵没有见过,可是这狼群攻击的事,却从未遇过。他们几人虽武功绝顶,但狼多势汹,只怕极难冲得出去,那二十名军士,更加不用说了,而且那面死的是野兽狼,这面死的是自己人,敌人的影踪,还压根儿没有见到。

众人都隐隐觉得在黑暗里,有一阵一阵动人心魄的木鱼声传来,那几百头狼,慢慢地向前逼来,呲牙露齿,恨不得马上过来把他们撕成碎片,众人看着也不觉心悸。

铁手忽趋近时震东。周冷龙二人,道:“将军,恕在下斗胆暂代发令如何?”

时震东这人豁达开明,森然道:“好,由你发令!”

铁手朗声道:“弓箭手!”

此行的二十名军士中,届时两兵相交,短距离用刀,长距离用箭,故特地派了十个箭术较好的高手同行,可是这十人有两个人派给柳雁平带去先锋队,另二人被田大错带去殿后队,这一队里用箭的,只剩下六人,当下这六人马上站出听令,铁手道:“把所有的箭都拿出来,弯弓搭箭!”

那六人已搬出所有的箭,铁手道:“往西边发射,时将军、周将军,你们两位,镇守东边,伍寨主、原兄弟、薛兄弟,你们三位守南面,周城主、自女侠,你俩守住北面。”

众人一听,立时明白过来,因为狼多如此,纵武功再好,也难免有闪失,而狼不似人,不懂阵仗,只要伤他数十头,自然锐气大减,铁手要放箭射倒四面的狼,以作后退之路,而在射箭支时又怕另三面的野狼趁势来袭,所以要时震东、周冷龙、周白宇、白欣如、伍刚中、原混天、薛丈二等出手防范把阵。

这时隐隐传来这木鱼声更急了,狼群都张牙舞爪,跃跃慾动,铁手沉声道:“发射!”

那六名箭手一齐放箭,一时狼鸣惨嘶。别说这些箭手是神射手,纵胡乱发射,狼只密布,不懂闪躲,也非中不可,一时倒下十多头狼,有些狼中箭未死,疯狂而噬,与其他的狼只打了起来,血染雪地。

西面的狼,一时大乱,木鱼不止,那些狼竟无退意,有四五只竟侥幸穿过箭雨,噬扑向那六名箭手,铁手喝道:“勿慌!”左手一扬,那拔刀严阵以待的十四名军士,纷纷出手,把那些冲过来的狼都宰了。

那六名箭手见有人护卫,更是放心射箭,一时中箭的已超过三十头狼,狼群稍有混乱互噬的情形,甚至有了退意,忽然木鱼声更急,那些狼又不顾死活地向前扑来,前仆后继,极其凶狠,在箭雨下冲过来的数目增多了两三倍,幸亏那十四名军士训练有素,临危而不乱,来一头便杀一头,虽然手忙脚乱,但一时尚无伤亡。

那边的东面狼群,已有三四头特别硕壮的,冲过来试探,时震东、周冷龙冷冷地盯着,都没有动,那三头狼看着没有动静,以为人吓呆了,跑过去又走开。要知道雪狼都是十分狡猾的,走近去又忽然跑开是想试试人有没装死,看见时震东、周冷龙二人仍未动,以为真的是吓呆了,这次真的跑上去,张口就咬。

时震东,周冷龙二人是沙场猛将,要以静制动时怎会沉不着气呢?这时时震东一颔首,“三手神猿”周冷龙忽然一抬手,“呛”地一声,腰间钢刀已出手。

刀光一闪,刀收回鞘,三头雪狼的头都“呼”地飞到半空中,而三只身子仍在急退。

群狼长鸣惊啸,木鱼声又急了起来,四头恶狼,三头飞扑向周冷龙,一头咬向时震乐的咽喉。

周冷龙慾动,时震东一摆手,周冷龙仍停在原地,眼看狼要咬着,时震东忽然一伸手,打出一拳,

“碰”,这一拳打在咬向自己的那头雪狼腹上,那雪狼五脏俱裂,连叫也没有一声便飞了出去,撞在那三头飞扑向周冷龙身上的其中一头上,“砰”地撞一个正中。

这一撞之下,这头狼己倒撞出去,撞另一头狼身上,余力未消,“拍”又撞身在第三头狼上,刹那间,扑向周冷龙身上三头狼,都被撞飞出去。

第一头咬向时震东的狼,以及第二头、第三头噬向周冷龙的狼。竟给这一撞之下,叫也没叫一声的毙命,第四头扑向周冷龙的雪狼,跌在地上,才伸了伸爪子,鸣叫了几声,也一样死去。时震东这一拳力道之大,运功之巧,弹力之妙,实在到了不可思议的境界。

周冷龙、时震东一出手杀了七头狼,其它的狼,纵木鱼敲得极急,一时仍不敢冲近。其实,时震东。周冷龙二人是沉得着气,否则狼群均是群起而同时攻击,时震东、周冷龙武功再好,只怕也绝难应付。

而这边南面的狼,也纷纷慾前扑噬人,但伍刚中的两名寨中头领,虽然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武者,但面对这么多的狼,不禁倒抽一口凉气。“黑煞神”薛丈二道:“我长得最高,肉也最多,它们一定先来吃我的了。”脸色又青又白,煞是难看;那“地趟刀”原混天也道:“我人长得矮,它们一定先咬着我的喉头!”双腿不觉微微发抖。

伍刚中不愧为“武林四大世家”之“南寨”老寨主,外号人称“三绝一声雷”,右手一柄长剑,横剑于胸,大笑道:“好哇,我是‘南寨”老寨主,狼啊狼,你们若从这南面攻我,便知道‘南寨’的厉害!”说着纵声大笑,眉扬须动,好不威武,薛丈二、原混天二人互望一眼,心中有愧,立时鼓起勇气,分别立在伍刚中左右。

南面狼群,有十数只突然同时冲近,原混天单刀一震,往地一滚,刀光疾闪,已把三头狼十二只脚削了下来,三狼痛得在地上翻翻滚滚,哀鸣不已。原混天果然不愧在江湖上人称“地趟刀”,单就这几刀,确是令人难以应对至极。

薛丈二大吼一声,长臂一舒,左手已箍住一头狼,右手也箍住一头狼,左右手一摆,向中间的一头狼砸去,“啪”地一声,三头狼被夹得脑浆迸裂,薛丈二脸孔黝黑,神力惊人,难怪外号人称“黑煞神”。

伍刚中长笑三声,长剑一展,竟杀入狼群中去,伍刚中所至之处,狼尽倒毙,竟被开出一条血路来!这时木鱼奇急,狼群虽屡屡受挫,但还是紧逼不舍,伍刚中杀出了半丈远,来路已被狼群封闭。薛丈二和原混天,看见群狼汹汹,哪里还有伍刚中的影子,当下大急,正慾冒死杀入救主时,忽然眼前的几头狼平空飞起,伍刚中长剑连斩,从容而出,道:“这些狼厉害,我杀了四五十头,还是冲不出,只好回来。”他说得容易,但单剑杀入狼群中,又杀将出来,格毙了四五十头,岂是稀松平常的事?薛丈二与原混天更是敬佩不已。

那边北面的北城城主周白宇、“仙子女侠”白欣如也与狼群交上了手。“仙子女侠”白欣如本来喜以白色劲装打扮,但因乔装富家小姐,不得不换上水袖长裙的闺秀衣饰,只觉打起来很是不方便,周白宇笑道:“袖子如果太曳长,卷起来会好一些。”

白欣如望一望周白定,只见他剑横当胸,但却温情地望住自己,群狼饥极舐舌,他根本就没把他们看在眼里。白欣如见心上人如此英风飒飒,不禁脸上一红,道:“没关系……”

周白定忽然跃身而起,疾道:“小心!”原来十头狼已飞扑过来,周白壹这一弹身而起,眼看就要给攫着之际,忽然周白壹手中剑光一闪,一闪再闪,只听空中微微几道:“唰唰”之声,那十头狼已了无声息的掉下,周白宇仗以成名的“闪电剑法”,当真快如闪电!

周白宇这一跃空出剑,又有三头狼自下窜来,对白欣如的足踝开口便噬。白欣如穿着的是宽袖阔据,所以根本看不清她剑在哪里。如何出剑,只见她的袖衣一连三震,连剑风也没有,那三头狼额上各中一剑,立时没命。

那些狼一上来便死了十三头,其它的狼围着不去,一时也不敢上来,但有些狼嗅到血腥味,竟抢食起那些狼尸,吃得格格有声,连骨也吞了。白欣如哪有见过这等惨事,不禁花容失色,连手也软了。

木鱼声愈急,狼愈来愈多,攻击一次比一次凶猛,这二十八人至少已宰了百余头狼,但仍有八百余只,毫无退意,而且数量渐增。

这时正是时震东一拳毙四狼,伍刚中冲杀入狼群,周白宇连杀十狼,而正西面的狼,死伤最多。这时候弓箭手的箭已用完了。狼群一见来箭减少,竟谙人性似的,猛冲过来,铁手知道一旦让这群狼冲入,阵脚定必大乱,那时候各自为政,死伤必大,于是疾道:“用暗器招呼!”

那二十名军士,对铁手很是膺服,忙掏暗器发射。若说射箭,只有六人是箭手,但发放暗器,却是人人皆会,二十只手连扬,野狼又倒下二三十头,只是铁手心里知道:各人身上能带多少暗器,不消片刻,暗器一完,只得与狼肉搏了。

正在这时,“三绝一声雷”伍刚中伍老英雄正杀了四五十头狼,仍突围不出,但此人虽年纪老迈,却豪气飒然,凛然不惧,横剑纵声大笑。这一阵笑声,响如洪钟,竟一时遮盖过那木鱼声,狼群中立刻攻势稍减,有几头狼往来路逃跑了。

伍刚中笑声一过,木鱼声又急响,狼群恢复狂攻,铁手心中一亮,知道狼群是受木鱼声驱使来袭的,猛想起“连云寨”有九个寨主,个个武功各成一家,一个比一个高强,九寨主“霸王棍”游天龙臂力惊人,八寨主“双刃搜魂”马掌柜最会乔装下毒,七寨主“金蛇枪”孟有威刁钻狠辣,六寨主“红袍绿发”内力宏厚,五寨主“千狼魔僧”管仲一,……是了,这“千狼魔僧”的驱狼本领,是江湖上闻名丧胆的,武功倒没什么,但手上木鱼,能使万狼听命……铁手忽然大声道:“各位,这是管仲一的驱狼法,唯有用声音压过木鱼之声。”

众人俱是武林高手,一听之下,吃了一惊,立刻明白了过来,只听铁手的声音,绵延不绝,不见得如何震耳,却能把木鱼声压了下来。周白宇马上领会,长声道:“铁兄说得甚是,我们正好可以趁此聊聊。”话说得很慢,但句无中断,沛如长吟,甚是有力,木鱼声又被掩盖了,群狼稍有騒动。

各人都是武术名家,都知道铁手的意思是用内家真力运聚说话声来压制木鱼之音,可是各人也知道,以声御敌,对自己体力消耗必大,而对方用的仅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苦斗狼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四大名捕会京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