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捕会京师》

第12章 三阵决胜

作者:温瑞安

原来在白欣如与周冷龙分头去救援田大错、柳雁平二队的时候,铁手等抽签,结果是:

第一场:铁手战阮明正。

第二场:伍刚中战劳穴光。

第三场:周自字战戚少商。

这一下来,时震东等都知道,除了铁手对阮明正那一场较有把握,其他二场,都是胜负未;末一场的戚少商,尤其难斗。就算是铁手战阮明正,阮明正足智多谋,诡计多端,一不小心,也极易落败。

虽云是比武,但武功中又分内功、外功,内功又分吐纳法、静坐法、修行法、破敌法等等,外功又有指功、掌功、腿功、轻功等,何况十八般武器,外加三十二类奇门兵器,哪一样不是武功?于是又决定选出由谁“划出道儿来”。划出道儿来的意思是说,决定如何比试,当然最公平的方法仍是抽签。

这次抽签的结果是:第一场由阮明正决定,第二场由伍刚中决定,第三场由周白宇决定。

一切决定后,两方再不打话,铁手向阮明正拱手道:“有僭了。不知先生要如何比试?”原来铁手见阮明正十分重义,心忖:此人虽无孔明之智,却有武侯之义,这“赛诸葛”三字,还担当得上,心中很不想伤他。要知道三国时孔明,不单智略无双,而且也义薄云天,为刘备出生入死,不知赢了多少战役,创出多少举世震惊的智略阵法,而且鞠躬尽瘁,明知阿斗无用仍苦心培植,一生从未负过刘备,真是智、勇、信、义俱全的伟人。

阮明正长叹道:“铁兄,在下自知不是你之对手,但为敝寨,亦只好献丑一战了。”

铁手没料他如此自挫锐气,当下道:“这倒未必,在下能不败于先生手下,当属万幸。”

阮明正道:“技不如人,夫复何言?铁兄顾全在下面子,才如此说而已!”说着缓缓拔出一柄又厚又大的刀,道:“铁兄既要顾全我,二十招之内,夺下我的刀便是赢了。”

铁手心下暗忖道:敢情他明知不是我的对手,有言在先,只夺他的兵器,不致伤了他。当下道:“好,我们只是比试,在下斗胆试夺先生兵器便是了,如有未逮,尚望先生手下留情是好。”

铁手一来也有意成全,二未这场划出道儿的是阮明正,阮明正现在要求的光是以夺兵刃为准,也不过分,铁手有意成全,便一口答允,没料阮明正喜道:“铁兄答应在二十招之内,以夺得在下兵刃为胜败,多谢铁兄相让了!”

铁手一怔,情知中计,对方说的是二十招之内夺下兵刃,自己一口答应,虽然没说是二十招之内尚夺不下来也输了,但也等于是同意了,铁手已知中计,但此时反口,敌众人多,本就不满自己满口狂言能地十招内夺得阮明正兵器,而今反悔,必遭口齿之辱,当下不动声色,心中暗忖:阮明正武功不高,二十招内,要取其兵器亦不难,也不见得如何中计,阮明正大刀一横,道:“请了。”

时震东等听了那番话,知道铁手乃中阮明正之圈套,心中暗骂阮明正果是老狐狸,一面担心铁手不能在二十招内夺得兵器,这第一场输了,第二场第三场便更不易赢。

众人看见阮明正人轻体灵,竟执大刀,不知他是善于何种刀法,不禁都有些担心起来。

铁手不再答话,忽然抢前一步,右手直扣阮明正脉门,阮明正大吃一惊,暗道:“天下怎会有出手如此快之人!”连忙一缩手,仓促间身于不十分平衡,跌退三步,戚少商已然大叫道:“第一招!”

众人见铁手一招便逼退了阮明正三步,心中无不大骇。

阮明正才退得三步,铁手己在他身前,又扣向阮明正之脉门!阮明正又慌忙身退,这次一退便是七八步。

戚少商大叫:“第二招!”声中也有错愕之意。

铁手攻到第七招,阮明正已退无及,忽然一个肘锤,反撞向铁手的胸膛!

铁手易指为掌,一掌反拍过去,原料后发先中,阮明正不得不收招自救,自己便可在第九招里把阮明正的大刀夺下。

殊料阮明正根本不理会铁手那一掌,仍一肘撞来,铁手猛地心中一动:自己答应过只能夺他兵刃,不能伤他,若伤了他,反而是自己背信,所以阮明正根本不闪不躲;铁手大吃一惊,及时收掌,仍险险封住了阮明正那一时。

这时戚少商大叫道:“第八招,第九招!”要知道铁手出掌半招,也算一招,反掌封时,又是一招,无疑是等于自费了两招!

铁手这一封,阮明正便得以反攻,大刀一抡,别看他身材瘦小,竟舞得“呼呼”有声,一连三刀,砍向铁手上盘、中盘、下盘!

这三刀方位不变,竟一连夺人上、中、下三盘,单止这手刀法,己属难见,众人叫了一声好。要知道阮明正不像铁手,出手时有多少招的限制,只要能攻,便可以尽力抢攻!

众人才喝了半个“好”字,忽然刀光一灭,铁手竟以五指紧箝住刀身,这三刀疾快无伦,铁手仍一手拿住,更是难得,众人又为铁手喝起彩来。

戚少商的声音仍穿过众人的大呼,清清晰晰地传了出来:“第十招!”

阮明正忽然左拳一掌,向铁手击去!

铁手右掌陡起,正切在阮明正左臂上,忽然,又是心中一动:如他这一掌切伤阮明正的左臂,阮明正的左掌自无力击出,但却是自己言而无信,伤了阮明正,纵夺得兵刃,也算不上赢了,只好收掌闪身,让过这一掌,但他左手仍扣住阮明正的大刀不放。

戚少商这时大叫道:“第十一招、十二招!”这时二人已打到酣处,众人无不凝神以视。

铁手既扣住阮明正大刀,便不轻易放弃,正慾一扯,把刀夺到手来,阮明正却忽然连人带刀,向铁手冲了过去!

铁手既不能伤他,又不能缠战下去,阮明正这一冲来,若撞不中铁手,少不免也会被手中大刀割伤,铁手长叹一声,知道无法僵持,只好撒手身退,让过来势!

这时众人都看得出,阮明正是有恃无恐的打法,铁手却是诸多避忌。戚少商已然叫道:“第十三招!”

铁手身形甫退,突又如脱弦之箭,飞了上来,一把手又扣住了刀身,阮明正没料到铁手一进一退之间,是如此之快,方才稳定了前冲的步伐,刀未举起,便又被铁手拿住,当下急中生智,忙用力旋转刀身。

这时铁手正以手抓刀身,只要阮明正一旋转刀身,只怕铁手右手便得废了。

阮明正用力一旋,刀竟丝毫不动,原来铁手的手,真如铁箝一般,紧紧握住刀身,丝毫旋动不得。

铁手吐气扬声,猛喝道:“撒手!”用力一抽,“挣”地一声,那柄大刀便被他劈手夺到。这时只听戚少商已算到第十五招了。

铁手一夺刀,忽觉刀风袭脸,以为阮明正不守信义,再取刀攻击,吸了一口气,倒飞七尺,猛地一呆,自己手上所拿的,只是一柄空心大刀,没有刀柄,而阮明正手上却是一柄小型薄刀,显然是先前已置入大刀套中的。

铁手又惊又怒,戚少商已算至第十六招了,也就是说,还有四招,铁手还夺不下阮明正的刀来,铁手便算是输了。

阮明正刀中藏刀,铁手始料不及,但原先的比试说明是“二十招之内夺得手上兵器”,而阮明正此刻手上仍有刀,虽是使诈,但绝不是输了。

铁手知道这阮明正狡诈多端,刀中只怕仍有藏刀,唯一办法,是在这四招之内,逼其撒刀。

时震东等眼见铁手明明得手,却夺了柄刀壳,又浪费了一招,不禁大为惋惜,不由自主都“啊”了一声。

寨众见铁手手中已抢得一刀,以为三寨主败了,定眼看时,三寨主刀仍在手,不禁一齐欢呼。

阮明正一刀不中,知道铁手只剩下四招,而又不能毁约伤害自己,心想,就算你武功再好,我只把刀藏在身后,硬是不给你抓到,四招之内,你又奈得了我何?甚至用一己身拦截,你也不敢伤我,一旦伤我,那便是你输了,不是我输了,说什么也得给“连云寨”赢得这一仗。

阮明正把心一横,刀横背后,看铁手如何来攻,猛地铁手发出一声大吼,阮明正被震得神荡魂飞,目瞪口呆,观看的众人也是一震,“连云寨”帮众无不“蹬,蹬,蹬”退了三步,前排的三四十人,竟被这一声大喝,震得咕咚倒地。

众人见过铁手以内力震伤“连云寨”五寨主“千狼魔僧”管仲一,仍未料到他的内力如此充沛,但在吼声中,隐约传来戚少商的声音:“第十七招!”戚少商把这一声大吼,也列为一招,实是无理至极;但在这一声宛若雷砸的大吼里,戚少商的声音依然不减,其内力亦可想而知,何等雄长了。

铁手大喝了这一声,阮明正一震,如五雷轰顶,一时心智暂失,铁手一闪身,己至其身后,出手如电,已扣住了阮明正右手脉门!

这窜身出招,捷若游龙,分明是同一招,换作平时,铁手用这一招忽然转到敌人背后出击,纵使戚少商再狡猾,也只得把这一招算成一招:第十八招!

铁手一扣住阮明正手腕,内力一逼,意图震开阮明正五指,使他单刀铬然落地,岂料他内力一催,阮明正的五指果然陡地震开,但刀却并未落地。铁手一看,勃然大怒,原来刀柄有五个铁环,扣在阮明正的五指间,除非把阮明正的五指都削去,刀才会离手,但这样一来,又等于是伤了阮明正,也等于是输了。

这时众人也看清楚了阮明正指上铁环,惊叹一声,铁手知道自己仅有两招,机会无多,阮明正这时也已恢复过神智,毫不理会脉门被扣,左手一拳向铁手门顶擂来!

铁手此时只要稍加运力,即可伤了阮明正,截住这一拳,但他苦于不能伤阮明正,只好一仰身,避过一拳,戚少商大叫道:“还有一招!”本来江湖人指明多少招败人,指的是攻招而不是守招,而今戚少商把招架闪避也算在内,无疑这是铁手事先未说明之误,众人明知戚少商使诈,但也难作指责。

铁手这时忽然松开阮明正的左臂,阮明正一反手,刀向上削铁手之臂,铁手并不避开,五指一弹!

“扑”刀砍在铁手的左臂上。

“格格格格格”,一阵连响,跟着“锵”一声,阮明正的刀已然落地,半途已给铁手接住。

阮明正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说不出话来。

铁手的左臂没有流血,手臂的衣衫被削开了一大片,但铁手的肌肉,全无损伤,戚少商长叹道:“第二十招!佩服!佩服!”

原来铁手一松阮明正的脉门,是诱他撩刀上削,这时必握柄不实,铁手五指一弹,竟把阮明正指上五环弹断,并聚力于臂上,阮明正这一刀砍中铁手,如劈铁条,阮明正因五指有环,本就无全力握刀,又因反刀上撩,所以握得极其不稳,这一震之下,刀松脱,锵然落地。

铁手在第二十招里夺去了阮明正手中之刀。

但铁手以指断铁环,以血肉之躯,硬挨一刀并震飞一刀,敢情他的手,竟比铁还硬?

时震东等见铁手获胜,欢呼一声。“连云寨”的人也是敬重英雄的,眼看铁手在绝不可能的情形下获胜,也不禁替他喝彩起来。

铁手突然拱手道:“承让,承让。”

阮明正脸上阵红阵白,好一会才颓然叹道:“铁兄好说,我阮明正遇战没一千也有五百,这一仗,输得最心服口服。”因为他以话套得铁手以二十招内递夺他兵刃,又利用铁手不伤他的允诺,狠命反攻,而且力尽其事,不让铁手夺得兵器,不惜刀中藏刀,刀柄镌环,除非是五指俱断,才能被脱去兵器,不过这一来也等于是伤了他。

可是最后仍是在二十招之内,兵刃脱手,阮明正实输得无话可说。

伍刚中这时大笑步出,朗声道:“该我出场领教‘连云寨”绝技了!”

那二寨主劳穴光沉着脸沉着气地走出来,双脚一张,站得云停岳峙,杀气大盛,只向伍刚中一拱手,淡淡地道:“伍寨主,有僭了。”

伍刚中端详了劳穴光一下,大笑道:“你是寨主,我也是寨主,哈哈哈,这一仗,有意思得很呀。”要知道这“虎啸鹰飞灵蛇剑”劳穴光,在“九现神龙”戚少商未登山寨之前,便是这“连云寨”的大寨主,“连云寨”那时便声望直追“南寨”,大有并驾齐驱之势。后来这戚少商来了,“连云寨”的大寨主,声望便在“南寨”之上。可见这劳穴光,说什么也非好惹之辈,伍刚中虽上了年纪,但性情刚烈喜动,最喜欢遇上敌手,见到劳穴光,心中跃跃慾试已久。

劳穴光冷冷地一晒,道:“请伍寨主划道。”

伍刚中大笑道:“你外号‘虎啸鹰飞灵蛇剑’,是内力深、轻功高、剑法快,咱们就来比比内功、轻功、剑功如何?”

劳穴光正中下怀,因他也深知伍刚中外号“三绝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三阵决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四大名捕会京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