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捕会京师》

第13章 十一剑战

作者:温瑞安

周冷龙又一长身,再拦住了三个山贼,那三人中两人都见过周冷龙的厉害,马上闪开,另一人一呆之间,只见三只大手在眼前一晃,被提了起来,直向另一名喽罗掷去。

这喽罗的刀,“噗”地刺入另一名喽罗的身子里,那喽罗怒叫一声,濒死前也一刀砍了下去,同归于尽。

周冷龙这时连发神威,瞬间已杀七盗,其他想围向周冷龙的人都纷纷走避。周冷龙舒臂连抓,已抓不到,猛地呛然出剑,三道剑光,同时长空划过,三名山贼,惨叫倒地。

周冷龙冷哼一声,赶向柳雁平那边的战围里去。

这时周冷龙一出现,便杀了十名强盗,只剩下五名强盗,气势大减,那两名军士见周副将军到来,不禁大喜,抖擞精神,反而困住了那五名强盗。

周冷龙一到,三道剑光一闪,两名喽罗又惨叫仰身倒下,一转身,又刺出三剑,“叮叮叮”三响,这三剑竟给人硬生生挡了回来,周冷龙一看,这人正是“霸土棍”游天龙。

游天龙眼见好不容易才占到了先机,竟给周冷龙破坏殆尽,狂怒攻心,举棍就打。

周冷龙“唰唰唰”一连数剑,逼住游天龙,一面道:“柳统领,你收拾那干小兔崽子便可。”转过来向游天龙道:“你名字里有龙,我名字里也有龙,看我这条龙来收拾你这条龙。”

这边的柳雁平,只觉压力大减,快刀连攻,又倒下三名喽罗,只剩下三名喽罗,哪敢恋战,吓得转身就跑,但又怎快得过柳雁平的轻功,终于全数被歼。

柳雁平又提刀加入那两名军士战团中,不消片刻,全数的贼尽灭,只剩下游天龙,正左支右础的苦战“三手神猿”周冷龙。

周冷龙的武功,本在柳雁平之上,柳雁平的武功,却又在游天龙之上,游天龙的武功与周冷龙相比,自是相去一大截。

战到酣处,周冷龙忽然道:“照打!”游天龙以为是放暗器,匆忙闪避,谁知并无暗器,周冷龙的长剑却逼将上来,又杀了几招,周冷龙又是一声:“照打!”

游天龙匆忙闪躲,但又是全无暗器,又杀了几回合,周冷龙随便一提手道:“照打!”

游天龙以为又是虚幌,不再上当,没料到十七八种暗器同时飞来,游天龙一来不知对方这回真的放暗器,二来做梦也没想到能有人一手放十多种各式不同的暗器,匆忙间舞棍力挡,十一、十二件暗器被震落地上,但有五六件暗器仍打在游天龙的腿上、腕上,臂上、踝上、肩上、膝上。游天龙痛入心脾,再也握棍不住,痛倒在地,柳雁平提刀要来杀,周冷龙用剑一拦,顺手点了“霸王棍”游天龙的四处穴道,叫他动弹不得。

周冷龙柳雁平等久战疲乏,故叫两名军士歇息了一阵,然后才回到那群狼攻击主队的地方,只见戚少商和周白宇两人正打得惊心动魄,剑气横飞。

原来这时戚少商已和周白宇打了起来,两人比的是剑法,周白宇的“闪电剑法”,真是闪电惊虹,戚少商也不敢轻敌,手执一柄淡青色的长剑,宛若一条青龙,漫天游走,与周白宇手中电掣般的白光,斗得煞是好看!

斗了约五十回合,戚少商的剑法诡异多变,出击角度令人意想不到,剑意轻灵;可是周自字的剑法委实是太快了,戚少商往往能找到对方的破绽,但一瞬即过,戚少商根本攻不及,就算攻得及,周白宇的剑也后发先至,自己不得不先封架后出击,那时破绽早已不存在了。

斗到七十招,戚少商哈哈一笑,道:“‘闪电剑法’,果然厉害,瞧我的‘一字剑法’!”剑招忽然一变,招招都是直刺急戳,迎向周白宇的剑势。

原来这戚少商,确是天禀过人,每逢一见厉害的武功,就能想出一套破敌之法。平素他接人一招,下一招便可自创剑法毁之,但周白宇的剑术实在太快太精,戚少商与他斗了七十招,才创出一套“一字剑法”来破他!

周白宇的“闪电剑法”,主要在快,以最快的速度,最准的角度,最短的距离,刺中敌人。所谓“一字剑法”,乃是集所有以“一”字为名的剑招,这些剑招或许并无什么奇特之处,但凡以“一”字为名的招法却多数走直刺横戳的路子,横迅直急,正好与“闪电剑法”相生相克。

周白宇一剑“电闪星飞”直刺来,来势之急,无可比拟,正像长空一转急电,戚少商却把剑横拖,正是“一苇渡江”把周白宇的剑引开。

好个周白宇,猛地把剑势一侧,回刺过去,便是“闪电剑法”中的“金蛇游走”,漫空剑光,方才一剑,又是一剑,戚少商却一招“一指中原”,在周白宇长剑转侧未刺出之际,“叮”一声已顶中其剑身,周白宇的“金蛇游走”便被使不出来。

戚少商一剑得手,更不饶人,“唰唰唰”一连三剑,“一决雌雄”、“一念之差”、“一触即发”,这三招把周白宇逼退了三步,果然“闪电剑法”善攻不善守,戚少商心胸了然,使“一触即发”的末势凝立不动。周白宇一怔,回剑便是一招“星光点点”,这一招宛若千点万点星光,直向戚少商头上罩落。

戚少商大喝一声,忽然冲天而起,破尽星光而出,正是“一飞冲天”,剑往下一刺,“一点灵犀”,向周白宇头部刺落。周白宇的“闪电剑法”,往往以快打快,攻得人自救不及,那能反攻?

可是“闪电剑法”既极难自守,戚少商反处处抢攻,周白宇及时一低头,顶上头巾,竟被挑去。

周白宇连看也不看,身子往后疾退,剑反击刺出,向戚少商落脚处戳去,正是“倒射金龙”。

戚少商大吃一惊,没料到周白宇反攻得如此之快,一招“一拍两散”,剑尖及时在周白宇剑上一点,借势跃起,避过一击。

这一下,间不容发,各人“啊”了一声,戚少商已居高临下,一招“一落千丈”,刺了下去。

周白宇借后冲之势,一步滑出,险险避过一刺。戚少商喝道:“好!”竟一招“一泻千里”,追刺了过去。

周白宇剑尖向后,不及回剑,但他毕竟是使剑名家,一抖长剑,竟手执剑尖,以剑柄一招“长龙入海”反刺戚少商的小腹。

这招后发而先至,正是攻其所必救,戚少商也不禁为之动容,但他潇洒利落之至,一回长剑,便是一招“一见如故”,“叮”一声,一剑抵在剑锷上。

这一抵,因周白宇手执剑尖,若然不放,剑尖必伤及甚至削去双指,周白宇只得一松手,戚少商这一招“一见如故”以巧劲迫周白宇长剑脱手。

周白宇乃何许人,剑一脱手,双手翻飞,正慾以“九弧震日神功”力斗戚少商。没料戚少商忽然收剑一笑,周白宇一怔,心道:“难道他的意思是说自己脱手便算是败了?这可没有的事,比斗之前,也没有明文规定,况且就算剑法不如人,但自己的内功未必就输给他了。”于是道:“得罪了。”双掌一招“日照东升”攻出。

戚少商就在周白宇一怔之间,忽然敛起笑容,一剑便刺了出去,原来这一招是左道旁门的“一笑倾城”,在一笑之间,令人防不胜防,猝然出剑,若是漂亮的女孩子使这一招,更能收效。

戚少商这一招刺出,竟对周白宇的双掌不闪不避。

周白宇的“闪电剑法”,自是能后发而先至,但他手中己无剑,掌法有奇功,但不及剑快剑长,果然周白宇掌劲离戚少商还有一寸余时,喉咙便被戚少商的一招“一笑倾城”顶住了。

其实戚少商心中也是大惊,他本是趁周白宇一怔之间争取主动,预料能在周白宇双掌尚离自己身上半尺时剑尖己顶住对方,可是周白宇出掌奇快,只离自己身上一寸余,掌劲已侵肌

骨,若自己出剑再慢一些,那么这场输的,不再是周白宇而是

他自己了。

众人看得屏住了呼吸,迄此才透了一口大气。

戚少商缓缓收剑,说道:“侥幸,侥幸。”

周白宇收掌长叹道:“戚先生应变之法,是在下平生仅见。”

戚少商恭敬地道:“在下也赢得万幸,若是真正的搏斗,在下这一剑纵杀得你,但你双掌只怕也一样要了我的命哩!”

这二场比武下来的结果是:

第一场:铁手胜阮明正

第二场:伍刚中和劳穴光

第三场:戚少商胜周白宇

第三场比试无论胜者、败者抑或和者,都非常凶险。铁手在最后一招里始夺得下阮明正手中之刀。劳穴光与伍刚中三场力拼,飞砂走石,结果三和。而戚少商胜周白宇的那一场,也只是一发之差,戚少商险胜半招而已。

铁手忽然压低声音对时震东道:“将军,下一场由在下出场一折戚少商如何?”

时震东深知三场比试算和,必再比一场,对方必派出武功最高的“九现神龙”,时震东自忖武功胜不过周白宇,己方只有铁手能与之一斗,再者戚少商先前曾力斗周白宇,而铁手也挫败阮明正、两人都出力斗过,都没有占上便宜,若自己派出一个没战过的,就算胜了,也胜得并不光采。

时震东当下大喜道:“此战全仗阁下了。”

铁手闪身而出,道:“适才三战,一和一负一胜,贵寨再派一人,与在下交手一场,以决胜负如何?”

戚少商大步而出,哈哈笑道:“看来在下不免还是要一会铁大捕头了。”

铁手抱拳道:“适才在下眼见戚先生剑法,十分仰慕!”俯身捡起周白宇地上光芒闪动的利剑,向周白宇道:“借用。”周白宇道:“不妨。”、:

铁手又向戚少商继续道:“在下想以剑来讨教先生的剑术。先生使的是‘一字剑法’,出招多少并无限制,在下则要在十招之内,取胜先生,若胜不了,便作负论。”

众人一听大惊,铁手答应在二十招之内取阮明正兵器几乎中计大败,而今铁手竟不知前车可鉴,大言不惭,竟要在十招之内,取胜戚少商!

时震东等都知道,这“四大名捕”中的铁手,只擅于空手功夫,使剑只怕未必比得上冷血,而今他竟要用剑法来挫败另一剑术大家,且自限在十招之内,着实未免太看不起戚少商了。

铁手继续道:“戚先生既用的是‘一字剑法’,那么我用的十招,也该设个限制,这十招第一招必需有个‘一’字其中,譬如‘如意门,的招法‘一潭泓水’。第二招必需有个‘二’字,如‘飞鹰门’的招法‘二度交锋’。第三招必需有个‘三’字,如‘神鞭帮,的招法‘凤凰三点头’。余此类推;如戚兄用的不是‘一字剑法’,便算是败了。如在下不按照秩序,或不用依序排列的招式,也算是输了,戚先生意下如何?”

戚少商出道以来,从未被人如此轻视过,心想,我戚少商今日不教训你这家伙都不行了。但他为人精明,只怕是计,不怒反笑道:“铁兄,你要在十招之内取胜我,不胜便作负论,不是太便宜我姓戚的吗?”

铁手笑道:“戚先生,在下也不敢取笑先生,实因在下剑斗先生,全无把握,若十招不成,再打下去,只是自取其辱而已,所以找一个遁词罢了。”

言下之意是说:他自知打不过戚少商,但十招总能支持的,十招过后,便算败了,也败得不算难看,是要戚少商留个面子给他。戚少商知道铁手畏忌自己的厉害,不禁有些踌躇满志,笑道:“好,好,那也行。”言下之意是说,你不想败得难看,我也成全你。

伍刚中、时震东等见铁手先行示弱,心中极为不满,时震东更后悔指派铁手去打这一场。

白欣如一蹙眉心,想问周白宇,周白宇一摆手,满怀信心地道:“我相信铁兄定有深意。”

阮明正双目一转,他为人极为小心,问道:“铁兄,你是说十招之内,要胜大哥?”

铁手道:“不错。”

阮明正道:“不胜如何?”

铁手道:“便作输论。”

阮明正道:“输了如何?”

铁手道:“在下与大家立刻便退回沧州。”

阮明正道:“若时将军等不答允又如何?”

时震东心中暗道:“自己是誓不相允的了;铁手只向他望了一眼,道:“他们不走,我先走。”

阮明正心中想,只要铁手走了,时震东等如失右臂,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只要这煞星走了,那便好办,于是又道:“大哥只准用‘一字剑法’,是不是?”

铁手道:“正是。”

阮明正道:“用多少招并没有制限?”

铁手道:“是。”

阮朋正道:“但你也必需用第几招招式内便得有那招的数字,而且那招还得是人所皆知不得自行创招,对不对?”

铁手昂然道:“对。”

阮明正侧着头问:“若你不用或用错了呢?”

铁手道:“亦作负论。”

阮明正望了一望戚少商,戚少商一颔首,道:“君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13章 十一剑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四大名捕会京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