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捕会京师》

第14章 伏道奇袭

作者:温瑞安

这一役是敌明我暗,的确是占了上风,这点帅风旗是知道的。

可是这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一击,一旦失败,这种优势便没有了。谁要是与“绝灭王”正面交锋难免会心惊胆战,难有胜算的。

“一到两更,马上出击”,这是时震东的命令。

两更了。

没有人能想象得到,这宁静无声的客店,一下子变成了火海!

除了火烧的声音就只有发箭的声响。奇怪的是,楼上那三盏不同的灯,一直没有熄灭,那些人,也似无所觉。

帅风旗甚为吃惊。火已烧近楼上,梯级,那十三人,仍没有作出冲出火海的打算,就算是不会武功的人,也早已惊醒了:“绝灭王”竟会如此烂睡如泥么?

帅风旗毕竟是黑白二道上少见的英杰,一发现不对劲,打了个手势,先行纵身而入窗内,赫然只见那八个端坐的人,已死去多时,而且正是帅风旗布伏在镇守各要道,以防“绝灭王”等仍冲出重围的二十名差役中之八人!

这八人被人格杀了以后,被换上那“天残八废”的衣服,安置在这里,地上还有八名差役的尸首,帅风旗可以肯定“绝灭王”以及沈云山那两间房中的人也一样调包。

加上那四人,刚好是二十人。二十名差役,无一幸免。

帅风旗手心发冷,全身冒汗,正慾冲出,忽然听得几声惨叫,飞入几名放火箭的差役,跌在火堆中,惨呼哀号:

帅风旗“唰唰唰”地舞了几个剑花,把身前后左右护住,喝道:“小心来敌!”

忽听“嘿嘿”一笑,火海中一人像烟一般地冒出,竟是一个少了一根左腿的丑汉,手上拿着一条黑色的铁线蛇。

一个人只剩下一条腿仍那么快,如果他双腿俱全,轻功纵不是天下第一,也相差不远。

帅风旗知道这不是说话的时候,而是用剑之际。他一剑刺了出去,剑势用尽的时候,才发出“唰”地一声,难怪他外号叫做“追风剑”。

那人却没有闪避,就算闪避,也不见得能快得过他的“追风剑”。

那独腿人只是一拂,那条蛇立即窜了出去,一卷卷住了剑身,伸出蛇头,“飕”地向帅风旗握剑的手腕噬去!

帅风旗知道不能迟疑,马上弃剑,那蛇一噬不中,帅风旗的拇食二指趁它缩回之时,用力一弹,叩在它三寸之上,那蛇“霍’地缩了回去,松开了剑,剑往地上落去,帅风旗立时抄住了长剑,摆了一个“追风剑法”里可攻可守的架式。

这下交手,不过是电光石火间的事,出现、剑刺、蛇卷、飞噬、撤手、弹指、震开、捞剑、转式,都是一连串的展开,独脚怪人没料到帅风旗出剑如此之快,帅风旗没料到独脚怪人一招便要自己撤剑,独脚怪人更没料到帅风旗先撤剑而又夺了回来,帅风旗亦没料到那全力的一弹只震开蛇身,蛇没有死,手指却隐隐作痛。

帅风旗忍不住问:“你是谁?”

独脚人阴阴地道:“铁线蛇。”

忽然间,浓烟中又出现一人,竟是断了右腿的丑汉,手中拿着一条青色的蛇,烨烨笑道:“还有我,青竹蛇。”

帅风旗一惊,只听惨叫连连,又有几名差役,惨叫着被投入火海中。只见那些惨叫哀号的差役们,莫不是腕上、颈上、腿上、身上被噬了两个黑色的血洞,那被扮成围坐着但早已死去的差役,也是如此,帅风旗道:“‘天残八废’?”

只听一人怪笑道:“正是。我是四脚蛇。”只见一没有左眼的怪人,在火光中出现,手里拿着一条丑恶庞大的四脚蛇。惨叫连连,又有几名差役被投入火海,四面的路都被封死。

帅风旗一抹额头,满手是汗,也不知是因这里太热,还是什么?他只知道他已不是猎人,而成了猎物。

帅风旗慢慢向后挪移,忽然后面一人冷冷地道:“没有用的,我是赤练蛇,在你后面。”帅风旗猛回头,只见一缺右目的怪人,手中拿着一条朱红色的蛇,正在翻腾挪动着。

惨叫迭起,显然又有几个差役送了命。

敌方的来人显然愈来愈多,而帅风旗知道,这“天残八废”中任何一人,他最多可以与之打个平手,但以一敌四,必死无疑。

可是不止四个。忽又响起一个怪声:“天残之首,金蛇子,是我。”帅风旗没有回首,忽然冲天而起想撞破层楼而逃。

帅风旗方才跃起,前后左右四人同时跃起,四条蛇封向他的冲势。

帅风旗当然不想撞入蛇口,他“唰唰唰唰”,四剑连环,刺向那四废的腰部。

他出剑之快,匪夷所思,因为他已认准四人抬手封住他的出路,胸腰之间,必门户大开,这四剑正是攻其所必救。

果然那四人倒落了下去,帅风旗眼看要撞中屋瓦,突觉手中一紧,被拉了下来,只见剑身缠了一条金蛇,金蛇握在一名断左臂的怪人的手上,那怪人正咧嘴对他笑。

又有几名差役惨呼!只听又一人道:“我是大蟒蛇,你要不要试试?”帅风旗脑中轰地一声,暗叫:我命休矣。

忽然外面的声音一止,除了焚烧之声外,就只剩下一种特殊的搏斗声,激烈的掌风和蛇身划空的“飕飕”之声。

那断左臂的金蛇子“咦”了一声。

那断右臂手持大蟒蛇的道:“嘿嘿,看来外面来了对手。”

另外一个瞎左目的四脚蛇道:“咱们先料理了这个小子,再去照应。”

另一名断右腿的青竹蛇道:“对,主子要用人,我们要快些。”

同时间,五蛇齐袭向帅风旗,帅风旗慾用剑守,但手中剑被那金蛇卷住,竟扯不脱,只得把目一闭,束手待毙,忽然“呼呼”二声,两个人扑了进来,极其仓皇,又急剧的“霍”地一声,一铁衣人闪电掠入,宛如大鹏鸟一般,刹那间已拍出三掌,击出两拳。

帅风旗只觉腥风忽去,只听有人惊讶的叫了一声,猛睁开双眼,只见一人铁衣神风,正站在自己身前,不是那“天下四大名捕”之铁手是谁?

只见楼上又多了两个人,一人脸上一道疤痕,一人双耳不见,前者手执银蛇,后者手执花蛇,喘着气而怒瞪铁手,显然是力斗不支,而被铁手赶上楼来的。

再看那围着自己的六个人,除金蛇子仍缠着自己的长剑外,青竹蛇和赤练蛇的头,竟被铁手一拳打扁,尾部仍迳自抖动不巳尚未完全死去。至于铁线蛇、四脚蛇及大蟒蛇,都被铁手一掌震开。

帅风旗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用剑也刺这些蛇儿不入,铁手却把它们一拳打死,莫非他的手,比剑还利?比铁还硬?

想到这里,一失神间,金蛇一卷,把剑拉脱了手,锵然落地。金蛇子冷冷地道:“铁手?”

铁手冷笑道:“正是。你们预先已有人通风报讯,所以掉了包。在后面反击我们,趁我们接应不暇的时候,好让“绝灭王”等从各路逃亡,可惜你们的阴谋,已给我们识破了。”

金蛇子目光收缩,冷笑道:“好,我们先杀了你再杀他们。”

“呼”的一声,金蛇金光一闪,劈脸而至。

那条金蛇,比所有的蛇都要快多了,可是铁手的手更快,一拳便迎了出去,正击中蛇之三寸。

那条金蛇“呼”地荡了出去,又“呼”地荡了回来,张口就噬,铁手的那一拳,竟不能击毙它。

铁手也吃了一惊,蛇身已缠在前臂,蛇头一扬,正要咬下去,铁手的手已握住在它的三寸,用力一扭,那蛇死力挣扎,铁手这一捏也不能格死它。

就在这时,蟒蛇、铁线蛇、四脚蛇一齐卷到。

铁手大吼一声,一松手,那金蛇立即溜掉,铁手双手一抓,把蟒蛇与铁线蛇抓住。

帅风旗也拍开了四脚蛇的攻势。

铁手发力一握,那铁线蛇便己扁了,但扁了居然仍活着,张口要噬;那蟒蛇则血肉飞溅,但凡蟒蛇,生命力强,粗壮的身子仍卷了过来,竟然把铁手全身紧紧缠住。

正在这时,那条银蛇与花蛇,同时噬来。

铁手不能动弹,猛地连起二脚,踢开银蛇与花蛇,吐气扬声,猛力一挣,“波”一声响,那蟒蛇竟寸寸断裂,被铁手的神功挣碎!

铁手挣断蟒蛇,双手齐发力,左右一拉,终于扯断铁线蛇。此时金光又闪,那金蛇又扑脸咬到,铁手一挥手,那金蛇极其机灵,对铁手似乎十分忌畏,立时避了开去!

那“天残八废”,自出江湖以来,凭着这八条毒蛇,不知杀了多少江湖上的英雄豪杰,也斗过不少用毒名家,这八条蛇刀枪不入,自具灵性,攻击恶毒,中人必死,但铁手凭着深厚的内力,与一双比铁还硬的手,竟连杀赤练蛇、蟒蛇、青竹蛇、铁线蛇,“天残八废”怎能不又痛又惊!

最吃惊的是:连“天残八废”之首的这条金蛇,也似十分畏惧铁手,更是前所未有的事。

这金蛇来自天竺,千年罕见,是绝毒而生命力强韧的蛇,平时纵用大石桩也捶之不扁,而今竟怕了铁手的一双手。

金蛇一避开,花蛇和银蛇又攻了上来,这次这三条蛇十分机警,不敢胡乱出击,铁手竟连抓二次都不中。

那边帅风旗手中无剑,那条四脚蛇口爪并开,等于是五道兵器,逼得帅风旗十分危险!

大火已烧断了房门的路,这十人仍在烈火中搏斗。

这时有两名差役跃了上来,一名挥刀向那四脚蛇砍去,一名则把剑迅速递给帅风旗。

就在这时,那使刀的差役一刀不中,那独眼怪人舞着四脚蛇逼近,那差役避过那一咬,没料到这四脚蛇,一伸抓子,划中了那差役,毒性一发作,没一会便倒地死去。

那四脚蛇又向另一名差役咬来,那差役手中无剑,连忙闪避,没料到眼前突然地闪过一物,那差役吓得一跳,定睛一看,原来是那四脚蛇的尾巴,就在这一分神的刹那,那四脚蛇便已咬中了那差役,那差役立时惨呼倒下!

同时间,剑光“标”地急闪,掷中四脚蛇,那独眼怪人只觉手中一震,又因蛇尾已断于诱敌,再也握不住,连剑带蛇,直投入大火中,只听那四脚蛇发出吱吱乱叫,一会儿便没了声音。

原来帅风旗明知自己剑刺不入蛇皮,于是掷出长剑,使四脚蛇撞落于大火中,焚烧而殁,立时赤手空拳,力斗那缺左目的怪人,那怪人手中已无兵器,威力大减,渐有不支之状。

铁手第三次出手。

这次他是双手抓向花蛇,那花蛇避不了他闪电般的一抓,可是银蛇已咬了上来,这是攻其所必救!

可是铁手没有救,他已扭断了花蛇的头,银蛇一口咬在他手臂上,竟然咬不进去,就在这一刹,铁手又扭断了银蛇的身子。

蛇的齿竟咬不入铁手的手,他的手真比铁还硬!

青竹蛇、赤练蛇、铁线蛇、蟒蛇、花蛇、银蛇、四脚蛇都已死,金蛇马上收缩,想窜入那断左臂怪人的袖中去。

它快,铁手更快,双手抓住金蛇,这次不扯,也不力握,更不猛击,只用力一扭,那条金蛇的蛇身立即扭成一团,被揸得骨节寸碎,铁手才运起内力,往它头部一夹,金蛇终于不动了。

“天残八废”大惊,呼啸一声,急慾退走,但大火已封退路,八人大汗涔涔!

退路只剩下一个:那就是窗口。

但窗前站着的是铁手。

八人狂呼,不顾一切,向前冲来,这“天残八废”,一身功力,都耗在那八条蛇的身上,一旦这武器完了,武功大打折扣,再加上心慌意乱,各自求生,已不成阵仗!

铁手挥拳怒呼迎上,叱道:“虎尾县衙里七十位差役,给你们害了五十人!你们的命,都给我留下。”

拳风声中,断左腿怪人吐血而倒;瞎右目怪人已被击入火海之中;那缺左耳的怪人,也给帅风旗打入灰烬之中;另外那刀疤怪人,亦给铁手打落楼下,那二十名愤怒的差役,立即把他乱刀分了尸!

另外四名怪人,仍疯狂地与铁手搏斗着「

烈火熊熊!

冲天大火起时,孙老板躲在远远的一处树林子里,哈哈大笑,他手下三名伙计,也笑得很开心。

孙老板几乎笑得喘不过气来,哈着腰向那三名伙计道:“你们看……那群傻瓜,放火烧屋,却要烧死自己了……”

忽然有一个声音道:“他们烧不死的,而你自己快要笑死了。”

孙老板怔住,那三名伙计也本正在笑,后面那句话当然不是他们说的。以孙老板的功力,居然还不知道那声音是从哪里传出来的。

只听另外一个娇柔的女音道:“孙庭芳,你不是孙天方孙老板,而是京城杀手孙庭芳,你那三名伙计,想必是你的高足,“决刀三虎’了。”

说完树上落下两个人,一个白衣长袍的青年人,一个白衣劲装的清秀少女,看着孙庭芳等四人。

孙庭芳和那三名伙计,脸部的笑容忽然僵住,孙庭芳好一会才能问道,“北城城主?仙子女侠?”

白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 伏道奇袭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四大名捕会京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