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捕会京师》

第15章 虎落雪原

作者:温瑞安

铁手等人一时语塞。田大错厉声道:“骗鬼!你在牢里不杀我,我感激得很!为什么你不饶了老胜,胜一彪死在你手,你还称不称得上狼心狗肺!”

雪花乱飘,北风怒吼,打在沈云山的头上、身上、脸上,沈云山的脸上,一片茫然:“没有!我没有杀胜一彪!你们三人中,我跟他感情比你还好——”

柳雁平忽然激动得脸也红透了,年轻人本就是易激动的,但年轻沉着的柳雁平,绝少如此激动过,大声道:“你还想抵赖——我要替胜大哥报仇!”步法一错,双刀刺出。

没有人料到柳雁平会猝然出手的,至少有四个人立时出手制止,那是铁手、周冷龙、周白宇和白欣如!

铁手的出手是必然的,周冷龙的出手是应该的,周白宇和白欣如的出手,一是要听沈云山说下去,一是同情和不忍!他们的出手自然快得过柳雁平的刀,可是柳雁平不知何时已走得十分贴近沈云山,一闪步,双刀已刺向沈云山的胸膛!

沈云山只有一条腿是完好的,他毕竟是“铁血大牢”中的高手,论武功,甚至在柳雁平之上,他立即抬腿,踢飞了柳雁平的右手刀。

可惜他只有一条腿。柳雁平的左手刀全没入他的胸膛。铁手、周冷龙、周白宇、白欣如都已迟了一步。

沈云山双眼一翻,铁手立即扶住他,只听他挣扎道:“我……我没有……杀……”以后他的声音便被风雪盖往了。

周冷龙沉声说道:“小柳,你大冲动了。”

柳雁平垂首道:“我——我恨他杀人不认帐!”

铁手道:“他没有不认帐,人不是他杀的。”

柳雁平听得一震,田大错吼道:“什么,你说胜老大不是他杀的。”

铁手点点头,一字一句地道:“胜一彪胜统领不是他杀的。”

周冷龙皱眉道:“莫测高深。”

铁手道:“我早已怀疑此事,凶手不是沈云山,而是另有其人。”

柳雁平激声道:“凶手是谁?让我杀了他。”

铁手冷冷地道:“你不会杀他的。”目光如电,钉子一般钉在柳雁平的脸上,道:“凶手是你!”

所有的人都怔住。

柳雁平讶然道:“铁兄别开这种玩笑。”

铁手缓缓地道:“田统领,沈云山带人闯入‘铁血大牢”时,你被点倒了,‘天残八废’要杀你,是沈云山制止的,是吗?”

田大错点点头道:“是。”

铁手道:“我听‘铁血大牢’的人说,胜一彪的脾气不好,不单与沈云山有过磨擦,跟柳雁平也十分不睦,只有跟田统领交情不错。”

周冷龙点点头:“不错,我记得这四人中相打得最频的是胜统领和柳统领——柳统领平日倒很少与田统领、沈统领等冲突过。”

铁手道:“我查出了这点,便觉得有些不对劲,沈统领放过田统领,没有理由却杀了胜统领的,于是我着意去查。”

柳雁平已然脸色发白。铁手道:“一查之下,我发现了几个疑点:柳统领告诉诸葛先生说,沈统领劫人时他不在,待他一回来,便匆匆追敌去了;田统领的穴道是他解的,他说他冲入第三牢里时,胜统领已死了,你是不是有这样说过?”

柳雁平冷笑道:“不错,我是这样说过,这又有什么好怀疑的?”

铁手道:“那穴道你会不会解?”

柳雁平冷笑道:“我一解就开了。”

铁手道:“那是什么穴道?”

柳雁平道:“解开穴道我发现胜大哥已死,那里还记得那是什么穴道。”

铁手道:“你一发现胜统领死后,便去迫敌?”

柳雁平道:“正是。”

铁手道:“可是田统领被你解开穴道之后,并没有立刻去追敌,他先去安顿一个妇人,然后再去追沈云山,守卫们都看见,你一出去,田统领就跟着出去。也就是说,田统领抚慰那妇人的时间并不算很短,但你在第三牢的时间耽搁得更长,那时你在干什么?是解穴?还是痛骂胜统领之后,杀之复仇?”

柳雁平脸色又青又白,双拳紧握,全身竟颤抖起来。

铁手道:“还有,狱卒都死在‘天残八废’的毒蛇下,胜一彪的伤口却是刀伤,刀扁而阔,是短刀而不是长刀,无论是狱卒的刀或沈云山的刀,都划不出这样伤口来。”

这时每一个人的眼睛,都注视着柳雁平被沈云山踢掉的刀,铁手却指着沈云山的伤口道:“胜统领的当胸一刀,和这一刀一模一样!”

每一个人都用愤怒的眼神盯着柳雁平;田大错忽然吼道:“是了!小柳曾和胜老大打过一场,因胜老大骂他娘娘腔,小柳轻功要得,胜老大的铁胆更要得,一胆飞中小柳的腿,小柳便飞不起了,胜老大说——”

柳雁平的脸忽地涨得通红,道:“他说我是:‘嬲种,连胡子也不生一根,做我老婆好商量’!”

田大错道:“胜大哥骂人都是这样,他骂我不也是一样!狗娘养的,只有你才会记在心头!”

钦手叹息了一声,一个男人被人家这样骂法,是非记在心头不可的,胜一彪骂田大错,可能骂别的,不过无论如何,也不会像骂柳雁平一般伤人心。

柳雁平反而镇定了起来,冷笑一声,道:“我是记仇记恨,但并不等于就是我杀他。”

铁手突道:“全沧州‘铁血大牢’的狱卒都说,胜统领的惨叫声响起时,却正是沈云山快跨出‘铁血大牢’时,除非沈云山分身有术,否则——”

柳雁平的脸色更白了,周冷龙沉声道,“小柳,你不该选那个时候公报私仇的,这样做,令劫狱者逍遥法外,害死了时将军一一”

柳雁平强作镇静道:“我不承认,你们只有怀疑,没有证据。”

铁手突道:“你本不该杀死沈云山,以嫁祸给他,因为根本有人亲眼看见你做这种事。”

柳雁平变色道:“谁?”

铁手道:“胜一彪。”

柳雁平大笑道:“他是死人!”

铁手冷冷地道:“他还没有死,你那一刀,只刺在他的肩胸之间,没有伤及心脏。”

柳雁平仰天大笑道:“说谎,说谎,那一刀明明刺中他的心窝一一”

他忽然住嘴,再也笑不下去了,只见每一个人都望着他,目光那么冷,那么厌恶,他恨不得立时打扁自己的嘴,叫它再也说不出话来。

柳雁平的目光如火,仇恨的火,盯住铁手,仿佛想把他烧死。

只听周白宇道:“难怪人说‘武林四大名捕’,一向绝少用刑,但犯人到了他们的手上,绝少会不说真话,今日才得一见。”

铁手道:“用刑太残忍了,万一冤枉,不是对别人伤害太大?又或逼打成招,岂不是于事无补?六扇门的人,还是少用刑的好。”

白欣如笑道:“人人都如铁先生的想法就好了,六扇门也不会那么声名狼藉了。”

周冷龙冷冷地向柳雁平道:“小柳,时将军已殉难,可是你做出这种事,无论是谁,也不能容你。”

柳雁平忽然低头哭泣,道:“我……我错了……”

风雪呼号,铁手、周白宇等不禁掩然长叹。

人还是不要做错事的好,一旦做错了事,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可是人做错了事,往往还要错下去!

柳雁平忽然如燕子般掠起,飞起一脉,赐中沈云山的尸首,沈云山的尸首直撞铁手,他自己却一个“细胸巧穿云’,倒飞了出去,

铁手接住沈云山的尸首时,已拦不住柳雁平了。

周冷龙、田大错的轻功,远不如柳雁平,白欣如却措手不及,周白宇也没想到,但他立时窜了出去。闪电般刺出一剑。柳雁平半空翻身,变成了“燕子三抄水”,一掠而过,周白宇一击不中,他已远出丈外。

眼看他就要逃脱而去时,忽听后面衣袂之声,眼前一花,一个人已在身前,一招“唐山留客”已拦住了他。

如果柳雁平是轻功中的高手,伍刚中就是轻功中的祖宗!

周冷龙眼见柳雁平就要逃脱,双手一场,八件暗器,向柳雁平呼啸打到。

柳雁平被伍刚中一阻,恶向胆边生,一刀刺去,刀刺出时是“过关斩将”,中途时成了“兰舟催发”,刀真正到伍刚中身上时就成了“刀不留人”!

一招三变,防不胜防!

伍刚中招式不变,一掌击出,狂飙吐生,纯内家劲力撞向柳雁平。

刀未到,掌风已至,柳雁平当机立断,借势向后疾退,以避开伍刚中的掌力。

正在这时,周冷龙的暗器已打到,伍刚中的掌风厉啸,恰好遮盖了暗器的划空呼啸。

柳雁平等于背向暗器,撞了过去。

他发现时,一枝钢镖,一支三梭透骨钉,已打入他的背部。

他猛地“鹞子翻身”,才转过来,一枚金钱镖,一支五虎断魂箭,又打入了他的前胸。

柳雁平的刀已立时舞了个风雨不透,四枚暗器都被他砸开,可是他力已竭,人已伤,“噗”又是一枚柳叶飞刀,钉入他腹腔。

柳雁平半空落了下来,临死前问了一句话:“胜一彪是不是真的死了?”

铁手肯定地点头道:“死了。”

然后柳雁平便带着微笑死去。

铁手长叹了一声,许是胜一彪死得不冤枉,他骂人也骂得太过分了,令人一生一世,至死也不会忘记。

铁手猛地记起一事,问道:“楚相玉呢?”

周冷龙苦笑一下,道:“他中了两件暗器,趁混乱中冲入雪堀堆里,杀了我们四个人,便忽然不见了,遍寻不获。”

铁手赶到此地之后,发现楚相玉并不在场,以为早已给他脱逃,是以才会处理柳雁平的案件,如今一听,才发觉此事其实更十万火急,当下神目如电急扫一遍伏毙雪地上的军士,变色道:“他就在他们之中,快一一”

忽听一个声音,缓缓地道:“不错,我就在这里。”

各人循声望去,只见在那一群军士之中,有一个赫然是楚相玉,穿的竟是军士服饰。楚相玉缓缓解开身上的军装,笑道:“好眼方,我冲入这些人当中时,一共杀了四人,杀第一人取其衣,杀第二人取其裤,杀第三人时取其帽,杀第四人时取其靴,然后冲入人群中,马上成了一名小军士,如果我马上从这里逃离,必教给你们瞧见,但若混入军士堆中不为发现,这点还难不倒我,何况……”

众人看见地下四名军士的尸首,果然是衣衫不全,周冷龙心中大骂自己愚蠢,楚相玉除躲在自己军中之中,还能躲到哪里?可是他居然想不到这点,不禁恨绝!

铁手笑笑道:“更何况你中的麻葯已发作了,要逃也逃不了,装成军士,佯作搜索,反而可以藉此逼出麻葯。”

楚相玉笑道:“猜得很对,而且,麻葯都给我逼出了。”这时楚相玉已除去了军装,亮出了一身鲜血一般的红色劲装,而脸上仍然笑态可掬,敢情一身才智武功,都到了英华内敛的境地了。

红衣上有两处,更红得灿烂,一处在左肩,一处在右腿上。钦手冷冷地道:“葯力可能已逼出了,但伤口不会好得那么决的。”

楚相玉旁若无人,淡淡笑道:“只要身子不软麻,这一手一足之伤,还可以让各位输得心服口服。”说着舒了舒受伤的手和脚。

众人不禁哗然,楚相玉的意思似乎是要击败他们易如囊中探物一般、不禁心中大怒,周冷龙喝道:“楚相玉,我要押你回狱!”

楚相玉向周冷龙打量了一下,道:“你就是江湖人称‘三手神猿’的周冷龙?时震东是条好汉,他死了以后,你能带得了我回去的话,一定能升为主将了,”然后笑了一笑道:“可惜你带不了我回去,只好你跟我回去了。”

周冷龙冷笑道:“那要看你带得了我回去,还是我带得了你回去了!”

楚相玉道:“动了手之后,你就死定了,我也懒得拖你尸首回去。”周冷龙勃然大怒,楚相玉也不理他,迳自笑道,“我看你刚才和时震东能各自暗算我一镖,还算不弱,我手下正需要一些骠勇的悍将,所以才来问你的意思,你们杀沈云山时我不出手,一方面因葯力未完全逼出,二因我用得着你们,而沈云山又是你们的死敌,他一旦不死,你们容不得他,他也容不得你们,所以我只好等他先死了。”

众人听他这样漠不关心的对他手上的一名功臣,狠心如此,不禁心寒。

伍刚中气极笑道:“沈云山真长了一对狗眼,竟为你效命!”

楚相玉笑道:“你说我狠毒是不是。我成的是邦国之大业,做的是天下之大事,怎能不出手干净利落?曹孟德、汉高祖,这些真正能经国立世的大英大豪,莫不如是!”众人耸然动容。

铁手冷笑道:“你妖言惑众,不怕人神共愤,王法不容么?”

楚相玉大笑道:“什么人神共愤,天下英豪哪能服膺生下来就做皇帝的人?只要我打得下天下来,我就是千万人膜拜的神明,也是天子,我说的话,便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15章 虎落雪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四大名捕会京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