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捕会京师》

第17章 杀魔仙

作者:温瑞安

“魔仙”长笑甫起,左边山壁隐有雷动之声,黄天星脸色突变,这时邝无极诸人正弯过山峡,黄天星春雷暴喝:“决退!”只见沙尘滚滚,巨石翻下,退已无及,邝无极等向前急冲,七八块巨石,尽皆打在来路的栈道上,把退路封死。

黄天星仰首一望,只见壁上隐然有四道人影,正用力将大石推落;这些巨石本就悬布在山崖边上,若稍一用力,即可向下坠落。这些巨石,起码在三百斤以上,无论功力多高,一撞之下,必成肉酱,栈道路窄,闪避不易,且每落下一石,栈道上的路又毁却几分,万一闪得不好,就要往右边深崖落下去。

黄天星一见情势,情知唯一去路便是剑门关隘道,大喝道:“冲!”

金刀撩起一阵夺目金光,直冲剑门。

“魔仙”雷小屈含笑屹立于剑门上倏然出手!

黄天星慾过剑门隘口,但栈道上泥土十分松陷,稍一错步便是悬崖,要冲过剑门,必须从雷小屈顶上飞过。

“魔仙”就在此时出手!

黄天星金刀下砍,雷小屈一伏,已到了黄天星腹下。

黄天星人在半空,功力大打折扣,全身空门大开!

雷小屈五指如钢,直插黄天星心口。

黄天星猛一吸气,硬生生上升半尺。

雷小屈一探手,仍抓中黄天垦腰带,运力一抡,把黄天星摔向右边山崖去!

黄天星虎吼一声,施展“千斤坠”往下沉,无奈己冲出山沿,往崖下沉去!

邝无极手中丈二长戟及时一拦,托住黄天星,黄天星左手一抓,整个人就挂在长戟上,邝无极抽回长戟,黄天星安然落地,但已惊出所有人一身冷汗。

雷小屈也不追施杀手,只微笑守在剑门隘口,他一招便差点要了黄天星的命,别的人再也不敢作冒死冲隘口的尝试;何况这隘口只能一人当道,要冲过去也只能一个人冲,谁也不认为在这情势极端不利的情势下能冲得过雷小屈的十指。

只听“轰隆轰隆”,又有巨石滚下,雷小屈笑道:“这是我的‘索命四仙童’之礼物,你们收下吧!”

戚红菊娇叱道:“雷小屈,你有种的就过来一决胜负,用此等卑污手法暗算人,算什么英雄!”

雷小屈仰天长笑道:“只要能胜,便是英雄,管他什么手法。”

巨石已击下,雷小屈人在隘口下,仗着天险,隘口上有奇岩挡着,反而无事,黄天星等人在栈道上,左闪右避,十分凶险!

一轮落石过去后,栈道上已落石横堆,简直寸步难移,姬摇花及邝无极、竹剑、兰剑四人,被巨石隔开丈余远。黄天星、戚红菊及菊剑、梅剑和三名护院,尚在隘口上与雷小屈对峙着。

雷小屈大笑,道:“孩儿们,再来一次!”

一阵雷动,又有巨石翻下,众人又手忙脚乱的闪躲,四婢身形纤细,较有闪躲的机会,“碎碑手”鲁万乘身形魁巨,闪动不灵,终于挨了一记巨石,喷血而倒,又有一颗巨石打下,把他压在下面,立时身亡。

戚红菊趁巨石落下,烟腾尘翻之际,陡打出三枚飞燕镖,直闯入剑门隘口。

同时间游敬堂也闪身掠去,他宁愿与雷小屈一拼,也不愿像鲁万乘一样在死在岩石下!

戚红菊三镖一出,雷小屈便已避过,戚红菊冲出隘口,雷小屈已在她面前。

戚红菊一剑刺出,雷小屈一反手已抓住她的剑。

戚红菊心中一凛,情知冲不过去,当机立断,毅然撤剑,倒飞出隘口。

只听雷小屈笑道:“好!聪明!”

接着下来一声惨叫,“钱塘蛟龙”游敬堂的身子‘呼’地飞出了悬崖,心胸上插着戚红菊适才撤手的分叉剑,落下深谷里去。

一阵死寂。这一轮滚石又告一段落。

雷小屈仍守在隘口上。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黄天星眼睛也红了,向戚红菊道:“待会儿我去拼了,挡他一阵,你们趁机冲过去,不要管我,你们非其所敌。”

戚红菊冷然道:“你若拼了,我们得脱,那还有价值;万一你白白牺牲,这里的人,更加逃不出去!”

雷小屈大笑道:“孩子们,再来第三趟硬馍馍!”

巨石又“轰轰”推下,众人左闪右避,菊剑本已为“四大恶神”所伤,所以避得十分吃力,不知不觉已贴近隘口,猛然省觉,便已迟了,雷小屈出手已如迅雷,已抓碎了她的咽喉。

又一阵死寂,只有栈道上石灰籁籁脱落。

栈道上已几无立椎之地,只要再多一轮落石,黄大星诸人就非丧生于剑门关上不可了。

黄天星沉声向姚一江道:“无论如何,我们都得一拼,好过坐以待毙,待一会儿你发射暗器,我冲过去,戚女侠也请全力施为

姚一江道:“是。”

戚红菊叹道:“好吧。”

就在这时,崖壁上忽然有异动。

黄天星抬目望去,只见崖上的四个人都停了手,却又出现四个青衣人,远远看去,好像只是四个童子,肩上抬着一顶轿子,轿子里有谁,可不分晓。

只见那身着紫衣的“索命仙童”围了上去,仿佛还说了几句话,然后四名紫衣人中的一名,忽然软倒了下来。

随后另一名紫衣人,长身而起,在烈阳下高处,轻巧地一波三折,眼看就要冲入轿里,暮然身于在半空一挺,直摔下崖来,经过栈道,惨呼落下深谷里去!这一瞬间仍可见到这“仙童”胸前插有三支蓝殷殷的羽箭!

没有人知道崖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没有人知道轿子里的是谁,但轿子里要是有人的话,那么一出手间便放倒了两名“索命仙童”,足以令人耸然动容。

雷小屈的脸色也变了,扬声呼道:“孩儿们下来。”

既然一个人有两只手仍打不过人,断断不会在被砍了一只手后反而能打胜对方的。与其让剩下的两童与轿中人拼命,不如保留精锐,再待机反击!

黄天星等也不急着闯过剑门,只要崖上巨石不再落下,雷小屈充其量只不过能困住他们而已。姬摇花、邝无极等已乘机越过乱石,与戚红菊等会集在一起。

剩下的两名“仙童”,一听“魔仙”召唤,匆忙走下来,峭壁虽险,但凭他们的功力,走下来还是不难的。

那四名青衣童子也抬起轿子,缓缓的自崖壁步下。一个人要从峭壁下来,已是万分不易,这四名童子背了顶轿子,却走得四平八稳,如履平地;黄天星等不禁大为惊叹,轿子里的究竟是谁?

这一场崖顶之战,在远距离的山腰望去,不过是举手投足,宛若舞蹈般的刹那工夫,但其实是经过了一场颇为惊险的恶斗。

“索命四仙童”其实不是童子,只是四个兄弟,身体发育自十岁就停顿下来了,所以,身形十分矮小,可是心肠非常恶毒。

在他们手上所染的鲜血,也不知凡几了,而今雷小屈命他们在崖上推石下山,他们就像拿着冒着火头的香,一下一下去烙死几只小蚂蚁一般,既残忍,又奋亢。

他们正准备第四次推石下山的时候,忽然听见有异声,在他们转过身来的同时,有一个冷而有力的声音响起:“索命四童?”

“索命四童”立时围了上去,他们因像貌似小童,所以最恨幼童,尤其是漂亮的童子,他们恨不得烹之吞之,事实上,他们手下亡魂中,以天真幼童为最多。

这四名紫衣“童”围了过去,那四名青衣童身上各配一柄长短形状不同但都很精致的剑,却毫不惊慌。

一名紫衣“童”不禁问道:“轿里的是什么东西,还不爬出来就死!”

四名青衣童子中的一名忽然道:“我家公子,行动不便,就凭你,尚用不着他出驾。”

紫衣“童”怒极大笑:“好个牙尖嘴利,你家什么公子行动不便,莫不是断了腿的窝囊废不成!”

他一说完这句话,轿里便微光一闪,他只觉眉心一麻,眼前一黑,立时就倒了下去。

旁边的三“童”皆看见轿里闪电般飞出一物,那紫衣“童”立时“咕咯”一声倒下,眉心插了一根半寸长的银针!

这紫衣“童”一倒下,那三名紫衣“童”脸色齐变,其中一人拔身而起。

这人是四“童”中武功最高,也最精明能干的一员,他长身而起,使的是“草上平波”的轻功,忽然轻轻巧巧的一转,已跃上半空,正是“鱼跃龙门”!

这人半空一翻,“飞鸟投林”,侧攻木轿,这人在半空一连三折,看来平常,但这三下转换,身法诡异已极,先行欺至侧处,轿中人武功再高,也无法透过木板发射暗器。

而他掌中长枪,却可以穿过木板,使轿中人立时丧命,就算对方碎然发难,他至少还有三种身法可变。

他盯着轿里的人影,一枪刺了过去。

轿里的人没有动。

但在突然之间,这紫衣‘童”但觉胸前一麻,全身一震,便往山下翻落。

他至死也不知道是怎么着了道儿的。

只有那两名在一旁戒备的紫衣“童”看见,轿顶四角中靠那紫衣“童”攻击位置之角,“崩”地一声,闪电射出三枚蓝羽箭,全钉入紫衣“童”的胸口上。

紫衣童就立时栽倒下去。

剩下的二名紫衣童,惊吓得呆住了。出道以来一上来就折了两名兄弟的事,他们就连做梦也没有想过。

他们就是敢动手,一时也不知如何动手是好。

这时雷小屈的话语正从山腰传来,他们巴不得有这道命令,如飞地往下走去。

那两名紫衣童气急败坏地走了下来,在雷小屈耳侧说了一阵话,雷小屈一脸阴深,忽然拔身而起,自峭壁反登了上去。

只有在峭壁之上下手,才是最好的时机。

黄天星立时洞悉雷小屈的意图,虎步奔上峭壁。

只是雷小屈的轻功更快,眼看就要截住轿子时,忽然一条丝缎,反缠在雷小屈足踝上。

姬摇花全力一抽,雷小屈坐马稳腰,砂石飞落,居然拉不动他。

但就是这么一阻,黄天星已到,金刀一招“霸王过江”,拦腰斩去!

黄天星对“魔仙”雷小屈,可说是已恨到了极点,因为刚才就在他手上吃了一个大亏,而且鲁万乘、游敬堂、马六甲、壮汉、青僮全死于雷小屈手下,怎叫他不悲怒若狂!

他一刀算准雷小屈因足上被丝带所缠,决避不开去,唯有硬接,他就是要和雷小屈硬拼。

黄天星的武功与“魔仙”可谓是伯仲之间,但“魔仙”雷小屈的武功比淳于洋高。可是雷小屈的武功再高,也不敢与“大猛龙”黄大星的金刀硬拼。

雷小屈既不能上纵,又不能硬接,只好悠然下沉。

这一沉,刀自头上划过,而雷小屈十指如钩,抓向姬摇花!

姬摇花一闪身,自腰间抽出一柄金光闪闪的短剑,反刺了过去。

雷小屈忽然飞起,那一剑刺不中“魔仙”,反而割断了他腿上的丝缎。

雷小屈身形一起,红影一闪,戚红菊已一剑刺来。

雷小屈一侧身,这电光火石的刹那间,攻出一爪。

两人交错而过,雷小屈胸前衣襟被割裂一道剑缝,戚红菊鬓发凌乱,雷小屈的爪再低半分,她就要头破血流了。

两人身影始交错而过,戚红菊两枚飞燕镖已追魂般射出;戚红菊的爱婢菊剑就是死在“魔仙”手上,戚红菊现下挺着的就是菊剑的剑,矢志报仇。

雷小屈冷哼一声,身形倒飞而起,两镖均接在手。

背后,风声大起,雷小屈疾退的身形,突然问作绝大的转变,反成了闪电般往前直冲!

他背后是一片刀影,黄天星夹金刀开山之势,连环猛劈。

黄天星一共劈了一十八刀,稍稍一歇,雷小屈猛地转身,左手抓住黄天星的右肩!

黄天星右肩被制,手中刀再也劈不下去,但他的左手同时压在雷小屈的右肩上。

雷小屈五指深深嵌入黄天星的肩肉里,可是黄天星的手一搭在雷小屈的右肩上,便是一阵骨头的声响,雷小屈的身子竟沉下地面半尺之深!

黄天星涨得满脸通红,雷小屈脸色发白。

而在这时,姬摇花与戚红菊已双双扑上。

雷小屈临危不乱,衣袖一扬,两枚飞燕镖反射而出。

戚红菊左右一折,雷小屈忽然松左手,反抓黄天星咽喉!

这一下若被抓中,黄天星必然当场身死,黄天星虽豪气万千,也不敢轻试,只得松手身退。

黄天星一退,雷小屈鹞子翻身,立时身退:“扯呼!”

“扯呼”就是“撤走”的意思。雷小屈以一敌黄天星、姬摇花、戚红菊三大高手,虽可立于不败之境,但他绝未忘记,还有“逢打必败”邝无极以及那四名青衣童子与轿中人。

雷小屈长身而起,“暗器漫天”姚一江至少打出十七八件暗器。

雷小屈人在半空,衣袖纷飞,所有的暗器都被轻轻松松接了过去,在半空三个翻身,眼看就要翻过剑门,猛见剑门关上,停着一顶轿子。

这顶轿子好像一直在等他。

雷小屈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 杀魔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四大名捕会京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