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捕会京师》

第20章 杀魔姑

作者:温瑞安

姬摇花临去时又说明是要把无情也一并擒来,急得他们如热锅上蚂蚁,可是又偏偏动弹不得。

后来远处忽传尖嘶之声,这穿着绿衣与白衣的两人脸露惶惑之色,互觑一眼,也发出一声尖啸,然后离开了山洞,再也没有回来过。

黄天星与周白宇见面,更是话多不尽,黄天星向无情苦笑道:“我以为那婆娘此去,你必无防备,非为她所擒不可,心里急得不得了,不料洞外竟传来你的声音,吓了我一跳----你真有办法,江湖上真是一代新人换旧人。”

无情道:“我也确为姬摇花所乘,要不是薛狐悲起内哄,我也决逃不出来。”

黄天星道:“看你解不开我们的穴道,去请救兵时,我们也捏了把汗,怕的是那婆娘先回来出其不意向你下毒手,那时就是我们害了你了。”

无情笑道:“这倒不曾发生——倒是在‘留侯庙’与北城高手打了一场硬仗。”

周白宇道:“无情兄闯入了‘留侯庙’,遇上几位弟兄,大家以为他是魔姑派来的,便打得厉害,后来和赵、熊、彭、高四位护法及欣如交手,始终都不下杀手,我就知道他绝不会是‘魔姑’那一伙的了。”

黄天星道:“无情并非无情,其实是宅心仁厚----哦,对了,除了熊、彭、高、赵四位护法外,牟、阮、宁、曾、关、戴六位都好吧?”

周白宇恻然道:“我们北城,现在仅剩百余人,能战者六十余人而已,戴、关、曾、宁、阮、牟六位护法也牺牲了!北城遭此大劫,白宇何颜见历代祖宗!只望能早日杀魔复仇,再以一死报北城!”

黄天星道:“‘四大无魔’崛起江湖,对付的不只北城,还有西镇南寨与敝堡,而且还想席卷整个中原武林,北城不过是首先遭殃的罢了。南寨西镇,据说也遇上非同小可的敌手,我已遣堡中三分之一高手去救援。此事怨不得谁,换作四大世家中任何一家,要抵御‘四大天魔’之合击,也必毁无疑,就算我们人多势众,把他们四魔逐个击破,但随来的三分之一堡中力量,也只剩下老邝和一江,其他鲁、游、言、李、尤五位护法,以及老汉、青僮,也都牺牲了,又怨得谁来?唯有化悲痛为力量,歼灭巨魔,方为报仇雪恨之道。”

周白宇惨然道:“世伯教训的是。”

戚红菊忽然道:“适才你们说北城的人‘留侯庙,中,粮食不支,我们何不立刻就赶过去,也好周济他们。”戚红菊为人冷傲,但却有一颗关怀世人的心,不像姬摇花的脸慈心狠。

无情道:“我要先上山去,看看‘魔姑’与‘魔头’的战果如何?”

姚一江道:“最好他们已拼过两败俱伤,我们上去了结了他订!”

周白宇道:“我们也去。”

无情道:“好。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魔姑’与‘魔头’这两人残毒可以想知,大家千万要小心的好。”黄天星道:“适才你与薛魔头于北门一战,我见你绝对可以牵制胜薛狐悲,再加我们九人之力,倒不怕放不倒他们的。”

无情叹了一口气,说道:“姬摇花虽受重创,但一出手间,我已感觉她武功远在薛狐悲之上,要是薛狐悲留下来,我们倒是绝不会占劣势的,怕的是,留下来的不是他。”

自欣如道:“就算姬摇花留下来,但一目已瞎,已与薛狐悲斗了这一阵,只怕不见得还可以那般叱咤风云了吧。”

周白宇道:“怕只怕姬摇花不止是姬摇花,还有听她号令的一千‘葯人’。”

北城的城门在西沉的月色下,半开半闭,有说不尽的可怖,似人生尽头的一座暗门冷冷在守候,谁也不知道门后匿伏的是什么?

可是现在无论匿伏的是什么,都抑制不了无情等人报仇雪恨的决心。

周白宇、白欣如与戚红菊及三剑婢,飞鸟一般自城头左侧掠了进去,黄天星、邝无极、姚一江闪电自城头右侧抢了进去,同时间,四剑童已踢开了城门,抬着无情的轿子冲了进去。

他们同时冲入,也同时呆住!

城里已没有活人,只有死人。

有一个人,离地悬空地背贴城墙上,背后墙砖也被撞得四裂。这人的背肉完全突了出来,然而胸腹之间却凹了进去,是给人用掌力打成这样子的。

而且这人被用这掌打得七孔出血,眼珠子一颗凸睁出来,眼眶都是血痕,另一颗因中掌震荡过剧,已挂落在颊边,随着两道小血管,血淋淋的挂在脸上。

这人死状甚为可怖,嘴巴也张得大大的,可是满口都是血——在他没叫得出声音之前,对方已把他活生生的打死!

这人就是“魔头”薛狐悲!

从薛狐悲的尸首上来看,可以肯定是在搏斗中忽然中掌,中掌之力奇大,使他全身向后倒飞,而对方不容其喘息,半空追及,一连在他胸前打了近百掌,直至他倒撞上城墙上,整个人都嵌了进去,对方才肯收手,其恨意可想而知。

薛狐悲既死,姬摇花自然活着。

“魔头”用暗算刺盲了“魔姑”一只眼睛,居然还是败得如此之惨,姬摇花的武功也真够匪夷所思了。

薛狐悲嵌在城堡之上,伏倒一个人,这人正是假冒“刁胜”的“修罗四妖”之一,他的脖子,几乎已全被钩断,鲜血淋漓,右手还半举,但也有一道钩痕,几乎把他的手腕钩断,只连着一块带肉的皮。

敢情这“刁胜”与“四方巡使”中的“南方巡使”“鬼火追命钩”卓天成相斗被对方兵器钧中颈项,情急中慾以手夺钩,但被另一钩钩住了手,活生生地被钩死。

在城门口倒着一人,脸向城外,卧倒地上,背后有两个血淋淋的洞,想必这“杨四海”与“北方巡使”“双笔白无常”苦战后不敌,企图冲出城门,但被双笔自背门飞射击中而死。

“魔头”薛狐悲死在“魔姑”姬摇花手下,而薛狐悲座下双妖也死在姬摇花座下双使手下,可以说是全军覆没。

可是现在姬摇花呢?她与两个巡使卓天成和崔嵬坡究竟去了哪里?

无情的脸色忽然变了,疾声道:“快回‘留侯庙’!

周白宇的脸色也变了,第一个就窜了出去。“魔姑”杀了薛狐悲之后,自然会想追杀无情,发现无情已踪迹全无,必以为无情是去寻找北城残兵的下落,所以必定设法兜截无情,或索性乘狠全力攻打“留侯庙”,以绝后患。

姬摇花断断没有想到无情竟凭二巡使的啸声,识别方向,找到了黄天星等,并再寻着周白宇等,赶去救助黄天星诸人。

就在无情率周白宇和白欣如再次要“山洞的时刻,正是姬摇花率双巡使及仅存的四十五个“葯人”高手,全力扑袭“留侯庙”之际。

如今“留侯庙”中只有熊、赵、高、彭四位护法执事,连周白宇与白欣如也来了此处,岂能应付这可怕的攻势?

所以人人脸色大变,立刻赶赴“留侯庙”。

“留侯庙”依然屹立在黑暗中,可是一切已不同了,巍峨的庙字已未再是杀气,而是森冷的寒意。

尤其周白宇,更加感觉得出这寒意。

因为“留侯庙”前后左右,已没有一个是活人,庙前倒的是尸体,庙里倒的是尸体,庙后倒着的也是尸体,庙前第一个倒下去的人,便是那使虎头流金铛的熊护法,他双眼凸出,脖子变形地窄小了起来,是给人活生生用布带勒毙的。

可是彭、高、赵护法呢?

周白宇的眼睛又亮了,因为前后左右都有尸首,但尸首并不算太多,约莫有三十来具,其中大半是已受伤或不能动武的人。

其他的人呢?

忽听无情在庙后喊道:“他们从这里撤走。”

黄天星、周白宇等立即掠了过去,只见庙后有一处树丛东歪西倒,直向山边的一条通路延去,地上满都是凌乱的脚印,还渗有血渍。

彭、高、赵几位护法毕竟是老经验,一旦估量自己绝对抵挡不了对方的攻击时,立即率众向庙后撤退,姬摇花的部队集中在庙前决战,待发觉时,便己迟了。

这当然这熊护法带一批杀身成仁的北城高手引开他们的目标才能成功的,可是熊护法这批人也牺牲了。

姬摇花发现他们逃的路向,即刻追杀。

北城的人带着一批伤者与妇孺老幼,如何能逃得出这批杀人魔鬼的追击呢!

照这样的情形看来,姬摇花因伤目后心性大变,已不想活捉北城的人作“葯人”,只求斩尽杀绝,把眇目之恨,迁怒到北城这一干无辜者的身上去发泄。

无情等也立刻动身,他们只希望能在“魔姑”截及北城残卒之前,先截住“魔姑”,以决一死战。

已经是第十四个死人。

这条路越走越荒芜,奇岩巨石,一座座似愤怒的守护神般的,怒视着这乱石削壁的山谷。

而在这条路上,已倒下十二个北城的高手,两个葯人。

周白宇眼睛红了,姬摇花等显然已追上了北城的人,北城的人一面逃一面派出高手断后,只是一旦与葯人硬拼,便伤亡惨重。

无情忽然问道:“这条路是通往哪儿去的?”因为他瞥见崖石上有“石门滚雪”四字,力拨山河劲道万钧,不禁问道。

白欣如道:“此处通往褒城北门,离北马铎约二十里路。”

无情目光一亮,说道:“要是真的进入褒城,我们也许就能和姬摇花打一场硬拼。”

所谓“北马铎”者,乃褒城以南十八里处,立有汉时“萧何追韩信”的碑石。所谓“褒城”,是摩崖石山一带,有古代的“凿石架空,飞梁阁道”之奇,共筑有阁栈二千八百九十二间,工程艰巨,气魄非凡,褒城北门又称“石门天险”,为过留霸第一险。褒城有“一笑倾城”纣王美姬褒姒的古迹,据说“烽火戏诸侯”即在此处。摩石山上更刻有汉魏时的“石门颂”,均为汉隶的翘楚。

黄天星沉声道:“但愿能与那魔姹于褒城决一死战!”

褒城,枯草萎枝处处,烈火如炙。

四面有高冈,岩石奇巨,而一群人就在山腰上,作舍死忘生的决战。

无情等来不及从高冈上望见这些人时,正好是因为一声惨叫,无情往下望去,恰好看见一个眇目悍妇,五指插入赵护法的胸膛。

其他的北城高手,咬紧牙关,苦苦支撑。

约莫四十余名葯人,仍在疯狂的围攻着。

周白宇一见此情,心血贲张,大喝一声:“妖妇,休得张狂!”

连人带剑冲下山坡,跟着就要冲近姬摇花,猛地绿衣一闪,三点青光直打周白宇上、中、下三路。

周白宇半空白虹一折,再折,三折,一连三折、躲过三点青光,剑势仍直指姬摇花。

绿影再闪,凭空而至,两柄金钩半空格住周白宇的长剑。

周白宇冷哼一声,剑势一翻,收剑出剑,两剑直刺绿衣人“门顶穴”与“跳环穴”,还能反手一剑刺向绿衣人背后的“龟尾穴”。

“门顶穴”乃在头顶,“跳环穴”系在腿部,“龟尾穴”却在背后。

周白宇一气三剑,居然方位不动,连刺三处完全不同的人体大穴,简直匪夷所思。

可是绿衣人居然不闪不避,双钩倒扣,直夺周白宇咽喉。

这是“两败俱伤”的打法。

周白宇只好收招,他出招快,收招更快,这还不是最快的,最快的是变招,快得他仿佛就是要出这一招似的,“叮叮”两剑,荡开双钩。

来人的攻势全被招架,周白宇的剑势也停顿下来。

两人交手数招,心中都有了分数,周白宇冷笑一声,道“‘鬼火追命钩’卓天成?”

卓天成冷哼道:“你就是北城城主周白宇?”

白欣如就在周白宇掠出的同时间,也扑入战团,但她甫入战团,白影一闪,阴笑一声,只听有人阴恻恻地道:“好漂亮的小妞儿,岂非送上门来的美肴吗?”

白欣如怒不可遏,长剑一翻,剑势看来毫无锋芒,其实一泻千里,潜力起伏,直向来人卷过去。

来人冷哼一声,正是“双笔白无常”崔嵬坡双笔一展,居然左右夹住了白欣如的剑,邪笑道:“你知道这招叫什么?”

白欣如粉脸通红,倏然松手,双拳齐出,崔嵬坡过于轻敌,猛觉手上一轻,左右胁已各中一拳,痛得退了七八步,白欣如已反手抄剑在手,一连攻出七八招。

周白宇力战卓天成,白欣如力斗崔嵬坡,而北城的人见城主与未来城主夫人来到,纷纷抖擞精神,奋起血战,抵住那四十余名葯人的猛攻。

无情向下望去,立时知道姬摇花并不参战,只是发出奇异的尖啸,而葯人就随着她的呼啸或进或退,这些葯人除了可以自动攻击和防御外,甚至打到崖边,也不知止步,有一名葯人就这样摔下谷底。姬摇花只是主掌号令,时或乘隙骤下毒手,杀死北城中最骁勇善战的高手,为她拼死的都是一些迷失了本性的葯人。

戚红菊忽然惊叫一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20章 杀魔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四大名捕会京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