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捕会京师》

第21章 名捕反被捕

作者:温瑞安

“十二把刀”已经杀了第八个镖师,只剩下两名镖师,还在死力苦撑着。

不过苦撑也撑不了多久,十名嫖师合力联手尚且死了八名,剩下的两名再打也没有用,可是为了自己的性命,这两名镖师只好死战。

遇着了“十二把刀”劫镖,已经不用指望保住镖银,而是连保着性命也难上加难了。

“十二把刀”劫镖,一向是不留活口的。

“十二把刀”不是十二个用刀的人,而是一个人,一个把刀使得如十二柄刀的人。

他的刀法一招十二式,两招二十四式,三招三十六式,舞到最后,他自己只剩下“十二把刀”,别人连他名字也忘了。

“十二把刀”是一个心狠手辣的独脚大盗。陕西一带保镖均对他十分头痛,但却奈何不了。

一个人能使十二把刀,的确不是容易被击毁的。

现在“十二把刀”刀法一紧,一名镖师的手就被砍了下来,跟着,臂、肩、颈、胸、耳同时中刀,接着,腿、踝、趾、腰、腹、臀又接连中刀。这名缥师立时像折了线的木偶一般,折裂于地。

死在“十二把刀”手上,是从来不止挨一刀的,身上至少十二道刀伤,所以,纵然手下不留活口,别人也知道是他干的。

最后一名镖师脸都白了,手也抖了,连手中的金鞭也几乎握不住了,嗫嚅道:“饶……命……”

“十二把刀”恣笑道:“哪有这等便宜事!”

这镖师目光收缩,呆了一阵,终于咬紧牙关,挥鞭冲上前去,嘶声说:“那我就跟你拼了!”

“十二把刀”冷笑,侧身让过一鞭,他就像猫一般,在未杀死耗子之前总要捉弄它一番。

这镖师第二度冲过来,“十二把刀”稍一让身,这次“十二把刀”已看准镖师的破绽,他对敌人的破绽向来绝不放过。

就在此时,突听一声冷哼,仿佛就在左边。

“十二把刀”心中一凛,仿佛觉得这一刀砍了出去,自己就必死无疑,不禁翻身倒退,举目一望,左近没人,只有一个像枪杆直的年轻人,笔直从前面向他走来。

“十二把刀”心更惊疑不定,因为那人尚那么远,而哼声仿佛在自己身旁,这份内力是他所办不到的。

那镖师见“十二把刀”退出战团,倒是一怔,以为“十二把刀”又捉弄自己,怒嘶一声,又冲了过来。

突听那青年冷冷地道:“徐镖头,你不要命了吗?”

徐镖师一呆,但他确不认识这个年轻人,于是把鞭一收,急道:“小兄弟快走,这人滥杀无辜,决不容你……”

那青年忽然望向“十二把刀”,目光如电,“十二把刀”打了一个突,只见对方腰间有一柄又薄又利的剑,没有剑鞘,“十二把刀”摹地想起一人,脸色骤然煞白。

只听那青年冷冷地道:“你就是‘十二把刀’?”

“十二把刀”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那青年道:“我是冷血。”

这四个字一出,那姓徐的镖师嘴巴张大,说不出一个字来。“十二把刀”目光收缩,发出一声大吼,一刀向冷血头顶垂直劈落!

这一刀声势非凡,刀至半途,又变成十二刀斜削,根本避无可避。

这一刀是“十二把刀”成名绝技,不到生死关头,绝不使用。

冷血没有避。

他突然冲近。

“十二把刀”连一刀都没有劈下的时候,冷血手中精光一闪,长剑已刺入“十二把刀”的咽喉。

然后他就身退。

站定的时候剑已插回腰间。

这时“十二把刀”的第一刀才砍了下来,一刀之后,跟着又是一刀,一共砍了十二刀,“十二把刀”才脱了力,随着喉咙的鲜血泊泊而出倒在地上。

“十二把刀”抵不上一柄无鞘剑。

快剑。

冷血是谁?

他就是冷血。

冷血属于朝中第一高手诸葛先生的管辖,是武林中的四大名捕之一,排行第四。

追命不追女人,他追的是别人的命。

尤其是该死的人的命。

现在他已追了三天,敌人曾经买舟出海,翻山越岭,攒窟入洞,而今进入这山谷中,他还是一路跟了过来的。冷血胜在坚忍、拼命与剑法,追命强的是一双腿与一口酒及举世无双的追踪术。

没有人能逃得过他的追踪。

可是现在被迫踪者忽然不见了。

追命停在山谷中,看着九棵榆树,几块巨岩,站在草地上,忽然觉得,他反而被人追踪了。

可是追踪他的不止一人……二……三……四……至少四个人。可是这四个在哪里呢?

就在这时,岩石后,榆树上突然伸出四枚大铁球,四面夹击而来!

追命一下子成了四面受敌,既不能前冲,亦不能后退,也不能向左右闪避,加以铁球巨劲,追命更不能凭空手硬接!

这一迟疑间,球己击到!

追命突然睡觉。

他真的是睡下去,平平的睡了下去。

那四椎自他顶上击空,并且互击,同时他已滚到岩石后。岩石后两人收椎,已来不及,他们只来得及看见两条腿。

那两条腿忽然变大,已到了眼前,他们避已无及,然后就乌天黑地起来。

因为追命的足踝正喘在他们的鼻梁上。

树上的两人已收了椎。

追命像一头大鸟掠到树上。

“飕飕”二声,两枚铁球又急飞而出。

追命人在半空,忽然踢出两脚。

难道他想用血肉之躯来挡势不可当的铁球?

不是。

他这两腿及时而准确地把系在球上的铁链踢断,于是球都无力地落了下来。

追命口一张,喷出一口酒!

酒打入两棵树丛间,“必必扑扑”不断响起。

然后没有声音了半晌。跟着有人跌了下来,一棵树一个人。

这两个人掉下时,满脸已被酒打得千疮百孔。

追命倚在树下,想想这“衡山四铁球”倒是抓到了,然而他迫踪的“断肠刀”薛过呢?

就在这时,他所倚的树干忽然裂开,一柄刀立即刺了出来。

追命的背就倚在树干上,这一刀不但能断肠,也能断魂。

可是追命的腿已踢断他的腰。

他的刀才伸出,什么也没看见,只看见追命的腿一动,他的后腰脊椎骨便断裂了。他眼前一黑,倒了下去,那一刀自然也不中了。

他怎么也不明白,追命在他前面,如何一动腿,便击中他的后腰。

除非一个人的腿就像门可软可硬的兵器,可以任意使用。

可是他还没有听说过,而且没有听说过就看到了,并且挨着了。

他已收了人三千两银子,但如果早知道追命的腿这么厉害,多给他三千两银子,他也不愿意躲在树干里刺这一刀了。

追命是谁?

他就是追命。

追命属于王府第一智手诸葛先生的管辖,武林四大名捕之一,排行第三。

薛过有一个哥哥叫做薛过人。薛过人的确有过人之能,单凭武功,他已经在他弟弟五倍之上。

何况他还有三门法宝,一条满身长着毒刺的蛇,一只百毒不侵却身兼百毒的手套,一柄断金碎石的利剪。

他就带着这三件武器,去找追命,替他弟弟报仇。

以他的性格,当然不会这样就去。他是晚上飞檐走壁而去的。

他准备先放毒蛇进去咬追命一口,然后用“百毒手套”把他毒倒,再用“碎金剪”把追命的头颅剪下来。

追命行踪无定,他不知花了多少精神才打听到,追命和两个捕快为了捕缉采花大盗欧玉蝶,今晚会住宿在“黄鹤客栈”。所以薛过人就去了。

半夜三更,他到了“黄鹤客栈”的屋顶上,却看见一个中年人。

中年人笑笑,问他找谁。

薛过人十分奇怪,夤夜有劲装人在屋顶奔驰,对方好像是常事一般,比遇到白天路上行人还来得自然。

最奇怪的是这人半夜三更睡在屋顶上,仿佛屋顶不是屋顶,而是床。

不管是不是床,薛过人已经不耐烦了,反正挡路的就该死,他就一拳打过去。

那人就跟他握了握手。

薛过人也看不清楚对方是怎么出手,只是手一伸出来,就把自己的拳风化解了,还伸过来握了握自己的手。

薛过人心中暗惊,提剪就向伸出来的手夹过去。

利剪剪中了那只手,“格登”一声,薛过人心中大喜,却见那人仍是微笑,自己的剪却崩了口。

薛过人这次是大惊了,扬手扔出了毒蛇。

由于这条毒蛇浑身倒刺,连他也只敢用戴手套的手才敢扔出去。

那人又一伸手,抓住了毒蛇。

薛过人大为得意,以为对方这次要遭殃,谁知对方还是笑着看他。

再者那条毒蛇已经死了。

薛过人此惊非同小可,忙戴上手套,心中暗忖:难道你那双手是铁铸的不成?

薛过人以戴手套的一爪抓出,那人果然一爪反抓过来,薛过人心中大喜,只要对方的手掌一旦抓住自己的手套,毒便侵入掌心,对方的手掌是等于废了。

谁知对方的手掌未废,自己的手掌却发出了一阵“格勒勒”的声响、五只手指都被捏断了。

薛过人吓得脸都青了,倒不是全因为疼痛,而是以为遇见鬼了。

他返身就逃,只听那人笑道:“我知道你要找谁。”

薛过人不禁停步。那人笑道:“你要找追命,对不对?”

薛过人十分狐疑,那人道:“你就是薛过的哥哥薛过人。”

薛过人壮着胆子,问道:“你是什么人?”

那人笑道:“人家叫我铁手。”

铁手是谁?

他就是铁手。

铁手隶属于禁宫第一好手诸葛先生的管辖,名列武林四大名捕之一,排行第二。

欧玉蝶有个外号,叫做“十二只手”。不仅他对女孩子有十二只手,连发暗器也有十二只手一般。

因为他一出手就是十二件不同的暗器,而且快慢轻重各不同。他本身就是一个使暗器的天才。

可惜他是一个采花大盗,不知多少女子在他的凌辱下羞忿丧生。

而今他逃了三百里的长路,为的就是要躲避追命的追踪。

就在铁手捏碎薛过人的一只手之同时,他却在另一面屋脊上遇见一个人。

月华下,这人一身白衣,年约双十,剑眉星目,温文中带杀气。但是他双膝以下,全不着力。

欧玉蝶被迫了几百里,色心又起,正想晚上去探探,不想就遇上了这无腿的年轻人。

他的目光立即收缩,因为他听说过,武林四大名捕,据武林人士依他们的功绩而排名、冷血要算第四,追命算为第三,铁手列为第二,而第一却是一个叫无情的,连武功也不会的断腿年轻人。

莫非这人就是?

只见这人正在横笛而吹,仿佛心无旁骛,欧玉蝶脸色一沉,心忖:不管如何,且试他一试!

突然手一扬,三点星光,分上、中、下三路急打白衣青年!

白衣青年玉笛凌空点了三点,暗器都打入笛管中,白衣青年把玉笛往手心倒了倒,在月华下看了看,蹙了蹙眉,猛抬头,精光四射,冷然一哼,道:“你就是欧玉蝶?”

欧玉蝶自恃武功甚高,连“十二把刀”都曾拜他为大哥,见这青年白衣人一出手间已把他成名的“三绝针”收了去,心中不禁暗凛,道:“无情?”

那人缓缓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欧玉蝶大喝一声,双手一展,十二种暗器飞射而出。

这一手“满天花雨”,打得有如天罗地网,无情插翼难飞。

无情没有飞。

就在欧玉蝶的十二种暗器将射未射的刹那间,无情的玉笛里打出一点寒光。

这一点寒光是适才欧玉蝶打出来三道寒光之一,“飕”地钉在欧玉蝶的双眉之间的“印堂穴”。

欧玉蝶所打出去的十二道暗器,立时失了劲道,纷纷失落。

然后欧玉蝶就倒了下去。无论是谁、中了他的“三绝针”任何一枚,便立时毙命,连他自己也不例外。

只听无情冷冷地道:“追命已有事去见诸葛先生,他没空料理你,所以由我来给你个了断。”

他仿佛是在对尸体说话,月色之下,他坐在屋顶上,有一种说不出的落寞与萧杀。

无情是谁?

他就是无情。

无情乃属御前第一名宿诸葛先生的管辖,名列武林四大名捕之首。排名第一。

“武林四大名捕”有四个人,是:无情、铁手、追命、冷血四人。这些名字都是江湖上根据他们办案风格或武功气势而取的,因为他们名号太响亮了,以致连他们原来的名字也掩盖过去了。

无情二十二岁,自幼失去双腿,于是苦练一种不以腿发劲的轻功,化弱点为优点,唯因体弱不能练武,故潜心练暗器,以巧劲发射,是江湖上第一暗器名家,欧玉蝶遇着他,简直是等于送死。他心思缜密,出手狠辣,但内心非但不是无情,而且极易动情。

有关他的故事,我已“玉手”。

铁手三十岁,为人和蔼,言笑不拘,十分谦虚一内功浑厚,招式变化极多,一双手所下的功夫,是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 名捕反被捕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四大名捕会京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