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捕会京师》

第06章 破不破得了阵?

作者:温瑞安

追命冲近一看,不禁苦笑了一声,再仔细一看,才发觉这公冶肆全身苍白,颈上竟有两个齿印,全身的血都被吸干了似的,早在追命踢出一脚之前,已然毙命。

追命冷笑道:“这些‘幽冥山庄’的鬼,便是以这头大鹏鸟来追踪我们。它飞在半空,天色又那么昏暗,我们自然没有发觉。我适才想起对无敌公子一役中,对方也是以一头大鹏,翱翔在半空,伺机搏杀了我们不少人,于是我借用屈兄的斧面一照,果然映出了这大鹏鸟的影于。不过这只大鹏鸟的任务只怕不在杀人,杀人的是另有其人,否则以它的力量,要杀巴天石是不可能的;要杀公治肆等,至少公冶肆等仍可以喊叫出来。我的猜测是,这巨鹏的责任是把已经被杀了的人,掳着而飞翔在半空,随意放在我们所意想不到的地方,让我们扑朔迷离,而不敢前去‘幽冥山庄,。这分明都是人安排的,哪里是鬼的力量?”

追命指了指那头死去的大鹏,“就算是鬼,我们也可以叫它再死一次。”

那使软索的大汉小心翼翼地问道:“那么,为什么施铜等失踪时竟来不及呼喊一声?”

那使判官笔的大汉也战战兢兢道:“还有那听声不见影的歌声,为什么又那么飘忽不可寻?”

那使流星锤的大汉也大惑不解地道:“是呀,还有巴先生死得不明不白,每个人死的时候颈上都有两个齿印,难道…难道真是吸血鬼?”说到“吸血鬼”三字,他自己也打了一个冷颤。

追命笑道:“我也不知道,我也无法解释。要知道真相的,只有一条路,去‘幽冥山庄’。”

忽然在雪地上,不知何方,有一个凄厉的声音在呼啸着:“四师弟……四师弟……你们杀了我的四师弟……”

屈奔雷怒喝道:“你四师弟是大爷我杀的,你有种就滚出来,大爷我连你也杀了。”

一话刚毕,忽地自一棵枯树后,“虎”地飞来了一团大物,挟着厉风直撞屈奔雷!屈奔雷就在对方扔出此物时,己认清了方向,飞斧脱手“飓”地飞去,随后双手一托,抓住那撞来的事物。

就在屈奔雷双手抓物的一刹那,那枯树后又飞出二件事物,直插屈奔雷左右胁之下。

屈奔雷一抓住撞来的事物,一看,那竟是一个死去的人,身上全无一丝血色,颈上有齿印,便是“夺魂铃”毕扁!但来势力道极大,天生神力,功力深厚的屈奔雷也不禁被撞得倒退三步!就在这时,那件闪着白光的暗器,已接近屈奔雷的左右胁下。

屈奔雷手接毕扁,无法相接,飞斧又掷了出去,而身体被撞得倒退,无法及时挪动,眼看就要被那两件事物袭中时,“噗噗!”二声,那两件事物,分别被两只手,一左一右的抓住。

原来在这千钧一发的刹那,蔡玉丹与殷乘风已抓住了那两件暗器,只觉手上一凉,急把它扔开,“乒拍”一声,那两件东西一齐断裂,原来是两根尖利的冰条,冰条上闪耀着暗青,彩云飞心智灵敏,立时恍然道:“难怪巴先生会这样了!”

一时大家都为之恍悟,原来已天石中的实在是这种冰条,冰条一刺人体内,遇到了热血,自然便会融化,所以追命等赶去之际,便已见不到暗器了,纵有,也是短短的一截,在雪地上,根本不会引人注目,最多以为巴天石挣扎时震碎冰块,血染雪地而已;而这冰条上又淬了剧毒,使到巴天石临死前神智丧失,胡言乱语,令大家心寒不已。

屈奔雷见殷乘风、蔡玉丹救了自己,心中好生感激,没料到他发出去的一斧,竟没有飞回来;就在那枯树后扔出了毕扁尸首的刹那间,追命已到了树后,只见树后雪雨纷飞,敢情是正激战得地上的雪激舞不已。

屈奔雷、殷乘风、彩云飞、蔡玉丹四人同时间跃到树后,便听见“砰!”地一声,一个蓬头披发,状若鬼魅的枯瘦的女人,倒飞了出来,勉强站定身形,仍摇摇慾坠,目露凶光,瞪着诸人,忽然一阵剧震,口里溢出了大口大口的鲜血,这女人的腿上,正嵌着屈奔雷的飞斧,鲜血泪泪而出。

只见追命缓缓自树后行出来,拍了拍身上的雪花,只见他脸上、发上、眉上,都尽是花白白的细雪,敢情适才短短的一战,却是十分剧烈。

追命看着那状若鬼魅的女人,缓缓地道:“辛十三,你完了。”

众人一听追命叫这个女人为“辛十三”,不禁大吃一惊,原来江湖上确有个辛十三娘,这辛十三娘武功不弱,已在“勾魂夺魄”辛氏兄弟之上,更厉害的是这辛十三娘竟具有动物的本能,护体色,如贴在树上动也不动,便像一张叶子一般,如坐在地上动也不动,便像一颗岩石一般;在黑夜里便像是夜色的一部分,在雪地上就变成了雪花,谁也认不出来。

这辛十三娘还以发射淬毒暗器称著,而且好杀成性,据说一天非杀一人不可,若十三天未杀一人,她的“护体色”功力便自会减退。

这辛十三娘作恶无数,杀戮最重,是武林中有名的女魔,后来被“天下四大名捕”追捕,据说她逃往湘西一带,遇上了更恶名昭彰的女魔头“血霜妃”艳无忧后,便匿名灭声,再也不见她在江湖上行走了,没料到今日杀人的,竟是这个辛十三娘。

殷乘风道:“大哥,你击中她了?”

追命沉声道:“我踢中她胸膛一脚,只怕伤得不轻,如不是屈兄的一斧,分了她的心,只怕我还战她不下。”

屈奔雷赧然道:“要不是你与这妖女缠战着,我这一斧,又怎伤得了她?若不是蒙蔡兄、殷老弟出手相救,我早就没命了。”因他感激两人相救,言词也客气了许多。

追命忽然喝问道:“辛十三,你躲在这儿,扮鬼杀人,究竟为的是什么?”

辛十三娘盯着追命,眼睛发出疯狂的怒火,桀桀笑道:“你管不着!”

追命迳自问道:“‘催魂魔音’不是你所长,你究竟是从哪里学来的,‘血霜妃’又在哪里?”

辛十三娘怪笑道:“我死了也不告诉你!”忽然身形一闪,往后疾退,“少林四憎”四人佛袍一展,所占的岗位正好是辛十三娘的后方,大喝一声,四掌击出,忽然不见了辛十三娘的影子,只见一团雪球滚来,雪球上隐然有血渍,“少林四僧”发现辛十三不见,只怕她从旁侧击,急忙收掌跃退。

只听追命大吼道:“小心!那雪团便是她!”只见那雪团忽然长起,竟成了辛十三娘,正慾标出,“飕”地一声,金丝疾闪,刺向辛十三娘身上“玄机”、“天枢”、天池”三大要穴。

蔡玉丹这一出手,疾快无伦,但辛十三娘也非浪得虚名,身形在半空挪动三次,避过三刺,飞跃过“复仇七雄”头顶,眼看就要冲出重围,忽然彩衣一闪,彩云飞两手双剑,玲珑闪灿,己截住了辛十三娘,两人在电光火石间,已交手了七招,只见半空中是一个状若厉鬼、披头散发的婆娘,一是彩衣翩翩、宛似仙子的姑娘,来来往往间,都是令人惊心动魄的招式。

彩云飞这一阻,追命便已至,辛十三娘吃过追命的亏,掉头便走,追命大喝一声,一足踢出,辛十三娘竟长空跃起,翻了一个筋斗,到了追命的后头,追命冷哼一声,另一足竟也自后踢出,变成一前一后,两足半空左右平平分踢。

辛十三娘吃了一惊,猛一吸小腹,避过一击,追命大喝一声,全身竟旋转起来,那一双腿,便像风车一般,向辛十三娘旋卷了过来。

辛十三娘几时见过如此精妙的腿法,这旋转腿法又疾又快,辛十三娘更不知从何抵挡,尖叫一声,手一扬,发出了十七八件暗器。

辛十三娘一手能发十七八样暗器,已属难得,更何况那是十七八件不同的暗器,都是淬毒的,有快有慢,但到了追命的身前,追命腿法急旋,竟把暗器全部都震落了下来。

毕竟这也阻了追命一下,辛十三娘趁机翻身,避过辛氏兄弟各一掌,正慾再度跃起,忽然心口一痛,原来她适才挨了追命一脚,受伤不轻,而今数度突围受阻,已用了全力,震动心脉,不禁痛若刀绞,“武当双宿”呼啸一声,双剑左右刺到。

眼看就要刺到辛十三娘的身子时,只见辛十三娘已然不见,只剩下一棵枯树,不禁一呆,忙收剑住手,没料到树身一动,竟不是树而是辛十三娘,为时已晚,辛十三娘十指如钩,已抓入青灵子胸膛中。

青灵子痛极惨叫,撒剑一抱,抱住辛十三娘,青松子见师兄遇难,心中大震,猛然出剑,剑穿辛十三娘的背心。

辛十三娘尖嘶一声,竟挣破青灵子双臂,返身一口,咬在青松子的咽喉上,青松子出身名门正派,哪有见过这种拼命的打法,心里一慌,便被咬个正中。

众人离得太远,慾救已无从,青松子倒下地去,辛十三娘以手抓住贯身长剑,桀桀笑道:“你们……你们少得意……我二师姊……我大师兄……会找你们……报仇的……”猛地把剑一拔,鲜血飞溅,辛十三娘晃了一晃,终于倒地气绝。

众人见辛十三娘倒地死去,才吁了一口气,本来这干人都是江湖上的成名人物,哪种阵仗没有见过,但辛十三娘这种狠命的打法,突出重围的血拼,杀“武当双宿”后拔剑身亡的场面,令众人也不禁心惊。

追命长叹一声,缓缓道:“只怕‘幽冥山庄’这一役,死伤更大了……”

屈奔雷以为追命颓丧了,于是奇道:“追命兄何有此言?”

追命沉重地道:“这辛十三成名绝技除了一身武功外,便是这‘变色大法’与淬毒暗器,而今她竟会‘吸血功’以及‘催魂魔音’显然都是‘血霜妃’所传的,这‘血霜妃’比这辛十三娘,更难惹数倍,所以这辛十三娘遇着‘血霜妃’,才会乖乖地服服帖帖,这辛十三临死前叫的‘大师兄’、‘二师姊’只怕那‘二师姊,便是‘血霜妃’,竟还有位‘大师兄’,恐怕更不易应付了。”

蔡玉丹也缓缓颔首道:“追命兄说得不错,‘催魂魔音’与‘吸血功,都是‘血霜妃’艳无忧的拿手绝技,这辛十三之所以会使,必是艳无忧所传无疑……”

殷乘风问道:“敢问蔡兄,这‘血霜妃’艳无忧是何许人物?‘吸血功’与‘催魂魔音’又是什么武功?”

蔡玉丹道:“我只知道艳无忧是江湖中一大魔头,而且年轻貌美,是因为她擅‘吸血功’,以别人之鲜血,保持她的青春与容貌,而‘催魂魔音’是一种奇异的功力,能把声音大小远近控制自如,像适才这辛十三娘的声音,便让人无法捉摸究竟藏身何处;但据说这‘催魂魔音’练到高处,可以令人发疯,导人致死,甚至可慑魂夺魄,令你做出对方所要你做的事,而不自觉,其他的事,我亦不甚分晓,尚望追命兄指教。”

追命道:“指教不敢,但我与我的三位兄弟,都曾于各地追捕过这女魔头,因她功夫着实厉害,到现在还未捕下她,实是惭愧。这艳无忧貌美如花,心如蛇蝎,曾勾引武林弟子,替她作那伤天害理的事,又为了使她自己练成‘化血魔功’,她不惜盗取‘元阳精气’,一夜间阉杀了沛城二十九名少年,可说是令人发指。这‘血霜妃’又擅奇门五行之法,常以阵势困人,咱四师兄弟无法捕她。有一次便是为这种阵势所阻,破解不得让她逃脱了。我现在才领悟,巴天石说背后有声音,他转过身去,以为敌人就在后面,结果把背后让给了敌人,遭淬毒冰条刺入而死,这显然是‘催魂魔音’的把戏,至于彭古建等忽然不见,连大喊一声也没有,显然是被‘催魂魔音’所摄后,再予杀害。‘催魂魔音’既能控制声音,所以我们都没有听到。辛十三杀害了施铜后,又吸干了毕扁等人的血,用大鹏鸟把他们的尸首载走,再放在我们看到的地方,吓慑我们,这些都是所谓‘幽冥山庄’的诡计……现刻‘幽冥山庄’有着这么残毒的人物,我们更应把他们除去方是。”

屈奔雷大笑道:“行侠仗义的事,我屈某人无此福份,但我要得的是‘龙吟秘笈’,少不免也要跑这一趟。”

忽然在风雪远处,一穿白衣但身上衣衫已千穿百孔的散发狂人,与风雪齐舞,一面哈哈大笑,走了过来:“……鬼……鬼……龙吟秘笈……歌声……幽冥山庄……咭咭咭咭……”居然行走得十分快速,刹那间,已来到追命等人的眼前,蔡玉丹对那人端详了一会,动容道:“宇文秀?”

追命长叹道:“想来正是。三年前翁先生等一役后,只有宇文秀一人逃得出来,但已成疯,整日徘徊在‘幽冥山庄’附近而不去‘幽冥山庄’,传有‘龙吟秘笈’一事,便是由他疯言疯语里得悉。”

这时宇文秀已走近众人,忽然瞪着彩云飞,面色大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破不破得了阵?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四大名捕会京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