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捕会京师》

第07章 杀不杀得了朋友?

作者:温瑞安

众人知道这些人已被魔音所慑,听命于艳无忧,屈奔雷见艳无忧如此歹毒,再也顾不得身份,只求速毙“血霜妃”,提斧围攻了上去,“勾魂夺魄”兄弟,虽生性孤僻,但知一旦被艳无忧突围,再施“慑魂魔音”,只怕自己就保不了命,故两人向那十人迎了上去,力拼起来。

少林四僧因体力耗损过度,只能调养。殷乘风知道事情非同小可,也偕彩云飞齐攻艳无忧,只是彩云飞一直对这“血霜妃”心存好感,不忍痛下杀手。

艳无忧在长廊上力战这五大高手。不消片刻,便衣衫尽湿,脸露哀色,众人毕竟出身于名门正派。只觉以众敌寡,亦不忍下杀手。那边的辛氏兄弟,本来生性狠毒,两人以“断臂奇功”迎战两名湘北豪客,一名金衣大汉。

屈奔雷生性暴烈,终于按捺不住,一斧砍向艳无忧后心,眼看艳无忧中斧之际,忽然金丝一闪,原来是蔡玉丹不忍见艳无忧命丧当堂,竟以金丝缠住屈奔雷的斧头。

就在这一刻,艳无忧竟拼出了狠功,如白影一抹,已咬向追命。追命急退,竟已退至廊边,脚一踏空,眼看就要往下坠去,好个追命,猛一提气,在空中一连三个筋斗,已落到对面长廊上,不禁惊出了一身冷汗。

只是追命落身于另一道长廊上,一时掠不过来。艳无忧已一连十七八招,招招攻向殷乘风要穴;殷乘风被逼退七八步,彩云飞本不想与艳无忧交战,以放她一一条生路,而今一见艳无忧如此拼命,也不禁赫然身退!

本来这一下正是“血霜妃”艳无忧突围的时候,而这机会,正是蔡五丹以金丝缠住屈奔雷的斧头所造成的,可是这“血霜妃”因人经惨变后,性情狠毒,竟“咭咭”一笑,袖中射出三枚“搜罗神针”!

这三枚“搜罗神针”全都射向蔡玉丹,蔡玉丹金丝仍缠在斧上,抽手不及,只好左手一弹,弹落一枚针,头一偏,又避过了一枚针,第三枚针却“嗤”地一声,射入蔡玉丹之左臂中,蔡玉丹只觉臂上一麻,知是毒针,右手一紧,已抽回金丝,直卷向艳无忧。

艳无忧见已命中蔡玉丹,心中大喜,咭咭笑道:“搜罗神针,当世除我和大师兄无人可救,你还是等死罢!”飞身即逃,跃过了“化骨池”,落在另一长廊上。

这时屈奔雷已抽回飞斧,见艳无忧伤了蔡玉丹,勃然大怒,喝道:“妖女,看斧!”飞斧“霍”地脱手飞出,回旋着向艳无忧当头砍去。

艳无忧现下的落身长廊,正是“勾魂夺魄”兄弟与那十个迷失本性的人力战的地方,辛氏兄弟又诛杀了两名湘北豪客与一名金衣大汉。艳无忧眼见飞斧袭来,屈奔雷的飞斧不愧为“一斧镇关东”,艳无优不知如何躲避,竟随手抓起一名金衣大汉,迎头一举,“噗”地一声,跟着一声惨呼,屈奔雷的飞斧便嵌在这大汉的胸上。

这时辛氏兄弟节节胜利,加上现在被“血霜妃”拿着当盾牌的那名金衣大汉,辛氏兄弟的对手只剩下两名湘北豪客及一名金衣大汉;辛氏兄弟攻势一转,两股掌力,拍向艳无忧。

艳无忧一声冷笑,把那金衣大汉的尸首一抛,架住这两掌,没料蔡玉丹的金丝却十分之长,竟越过“化骨池”,艳无忧因分神于屈奔雷的飞斧与辛氏兄弟的双掌,一不留神,双足已被金丝牢牢卷住。

艳无忧花容失色,强以腿钉在板上,蔡玉丹一抽未动,艳无忧也挣脱不出,追命已“标”的一声越过了“化骨池”,到了艳无忧的身前,一连八腿。

这八腿,有些是攻向艳无忧的前胸,有些是攻向艳无忧的左右双胁,有些甚至攻向艳无忧的后心,都是在极不可能的情况下,极不可能的角度下出击的,追命腿法之诡异,可见一斑。

艳无忧既不能退,又力不从心,勉力接下这八腿,已摇摇慾坠,忽然之间,两件兵器,一件是雷公轰,一件是长铁锥,向艳无忧身上打到。

艳无忧的身子本已因追命八腿而摇晃不停,这两件兵器,又怎接得住,当下“蓬蓬”两声,都打在艳无忧身上,艳无忧凄然吐了一口血,那使雷公轰及使长铁锥的大汉,见一招得手,大喜不过,又慾再打,追命喝道:“生擒她为蔡兄取葯要紧!”

没料艳无忧已中两下重击,足被缠住,潜逃不得,自知绝无幸理,竟一跺足,返身投入池中,边厉声道:“你们都活不了,大师兄自会为我报仇的……”便沉入池中,没了声息,蔡玉丹大惊,忙运力于丝上,强把艳无忧提起,只见她已开始浑身腐烂,惨不忍睹,金丝浸在池中,也变了墨色,可见池水之毒!彩云飞见此惨状,大是不忍,失声惊叫,掩面不看。

艳无优这一死,众人都沉重了起来。“勾魂夺魄”兄弟,把那剩下的两名湘北豪客与一名金衣大汉杀了,一时之间,都静寂了下来。少林四僧运功调息,也觉得恢复了一些,相继而起。

追命干咳了一声,道:“这‘搜罗神针’歹毒无比,凡中此针的人,血液经脉,无不侵沾毒气,一个对时后便毒发身死,蔡兄,现下感觉如何?”

蔡玉丹苦笑道:“现下感觉有若虫啮全身,难受得很,都是我一念之仁,才遭致这妖女的毒手,也是活该!”

追命道:“既是如此,我们应尽快寻到那‘大师兄’,替蔡兄寻求解葯。”

殷乘风道:“事不宜迟,我们现在便去。”

追命沉声道:“不过这‘幽冥山庄’中的人,是一个比一个高,适才那头大鹏是‘四师弟’已不易应付;辛十三娘是‘三师妹’,更难讨好;而今这‘血霜妃’为‘二师姊’,已如此了得,只怕那‘大师兄’,更是高强,诸位切切小心便是。”

屈奔雷道:“我也要问一问那‘大师兄’,所谓‘龙吟秘笈’,究竟在何处。”

辛仇冷笑道:“知道了你也未必有命去拿!”

辛杀道:“‘龙吟秘笈’岂是你能取得的!”

屈奔雷大怒道:“难道是你们这两个残废有能耐!”屈奔雷曾骂过辛氏兄弟“阴阳怪气”,而今再骂他们“残废”,两人勃然大怒,就要上前动手,追命下令道:“我们走吧!”

于是一行十三人,走尽了长廊,到了一个大厅堂前,只见那厅堂黯黑一片,厅堂里点着七盏七星灯。七星灯据说是替三生赎缘的,而今一晃一闪,犹如鬼影幢幢,前生后世的魂,都相聚于此一般。七星灯之后,有一人危然端坐,就像是神龛上的神像。

众人提高警戒,缓缓入厅,那人依然丝毫不动,诸人越走越近,只见厅内鬼气森森,黄火映照在那人的脸上,仍是一片无血色的苍自。那人宛若画里的文士员外,弯眉细目,神色和祥,整齐干净,颔下有长须,蔡玉丹定眼一看,还以为毒发眼花,再仔细的看,才吃惊地道:“你……你是幽冥……幽明兄?”

那人平静地微笑道:“不错,我便是石幽明,我已等了你四年了。”

屈奔雷也大为惊讶,道:“这便是‘幽明山庄’庄主石幽明么?”

殷乘风也道:“石庄主,这些日子以来,这庄里发生了许多事情,你究竟在哪里?”

石幽明笑道:“我么?我一直就在这里。”

辛仇冷冷地道:“‘龙吟秘发’究竟在哪里?”

辛杀冷冷地道:“你最好还是快快说出来!”

石幽明淡淡地道:“‘龙吟秘笈’么?想你们必是听宇文秀之说,是我叫霜妃在逼疯宇文秀的时候,让他见到武林人士争夺‘龙吟秘发’的血腥幻象,宇文秀自会在外去疯言疯语一番,其实根本没‘龙吟秘笈’那一回事。”

“勾魂夺魄”兄弟脸色大变,追命沉声问道:“石庄主,你谣传贵庄有‘龙吟秘笈’,那又是为了什么?”

石幽明倒是向追命打量了一会儿,才笑道:“骗那些想得到‘龙吟秘笈’的人来呀!”

辛氏兄弟板着脸孔道:“既是谣传,我们已化费了大多的时候,就此别过。”返身就走,忽然白影一长,石幽明不知何时已落在他们的身前,笑吟吟的看着他俩,辛氏兄弟只觉背脊一寒,辛仇怒道:“石庄主,你要怎地?”辛杀道:“咱们‘勾魂夺魄’,未必怕了你这个石庄主!”

石幽明笑道:“好说,好说,你们来了就走,哪有这么简单的事儿,我是好不容易才哄你们来的呀。”

追命只见眼前一花,石幽明便已不见,转眼已竟在门前拦住“勾魂夺魄”,心知石幽明的武功,只怕已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当下不动声色,道:“石庄主行事,好叫我等大惑不解!”

石幽明笑道:“大惑不解么?说来简单,我们四个:大鹏爱吃人肉,辛十三娘十三天不喝人血便功力退减,霜妃每日需要吸血才能青春永驻,而我呢?我练成了一种功力,能专吸取别人的内功,收为己用,现在我已吸了好几百位武林同道的功力,差不多可算是武林内力第一高的人。我们需要这么多武林人,当然需要出点新花样哄骗他们来不可了。”

众人不禁为之齿冷,追命沉声道:“原来这些案件,都是你主使的,我要抓你归案。”

石幽明仰天大笑道:“归案么?你们根本就不是我的敌手,适才多谢你们替我杀了大鹏、十三娘和霜妃,免得我多费手脚。”

追命动容道:“什么,你难道也想杀他们?”

石幽明淡淡笑道:“当然呀,等我到功力已臻天下第一之时,总不能带着这几个恶名昭彰的女魔行走江湖的呀,所以我想杀了她们,再以大侠之名重出江湖:石幽明练成绝技为全庄报仇,杀尽武林魔头,你们想想,这种盛举,这般气派,“大侠’二字,还不落在我石幽明头上来么?另方面我杀了她们,谁又知道石庄主干过什么事来?哈哈哈哈……”

殷乘风本来甚是仰慕“幽明山庄”庄主石幽明之名,而今见他谈笑中竟道出了如此卑鄙,不禁为之鄙薄不己,怒道:“石庄主,你做的如此卑劣的行为,还配走什么江湖,称什么大侠?”

石幽明打量了殷乘风一会,并不震怒,只是有点惊讶地道:“哦?江湖上行走的人,不心狠手辣,怎能做出大事情来呢?其实武林中的大侠,大半是这样,你不晓得吗?那你如何行走江湖?”殷乘风一时为之哑然,无词以对。

蔡玉丹愤恨得声音也变了,指着石幽明道:“你……你,在我四年来惦着你,特关了丝绸店,来为你追察真凶,没想到你竟作出如此兽行来!”

石幽明微笑道:“可不是吗?我也等了你四年,你的功力浑厚,吸取你的功力,化为我的,我必受益匪浅。朋友,尤其是好朋友,不止是用来杀的,还用来吸取功力,成全我大业功德的!”

蔡玉丹听石幽明原来等了自己四年,为的竟是骗自己来吸取功力,当下大怒,怒叱道:“石幽明,你不是人!别人赶来‘幽明庄’,为的是替你报仇,你竟下此毒手……那庄上二十五人,全是你亲人朋友,是不是全是你自己下手杀害的?……”

石幽明手抚长髯,道:“不错,我找了个在庄上作客的,毁了他的容,作为我的替死鬼。需知日后我复出江湖,功力已然天下第一,既是再世为人,而且要当天下第一高手,庄里的人,留下反而累事,不如杀掉,多吸引点人来……至于你说我恩将仇报,来的人我也没杀他啊,我不过吸尽他们的功力,杀他们的人是要吸血和吃人肉的艳无忧、辛十三娘和大鹏呀……刚才你们杀她们时,我也不出手救助,这样多么公平,以后我重出江湖,便可说我石幽明练得奇技,为朋友报了仇了。”

屈奔雷“啐”地吐了一口唾液,怒道:“既然如此,你要大家来给你吸取功力,还装什么神弄什么鬼?”

石幽明轻笑道:“你真笨!武林中人,越是有神有鬼的地方,越令人好奇,而且来的人多是武林高人,方合我们的胃口。功力高的人,是越吓越想来的,就好像你们一样!”

众人都知道此番被骗,彩云飞仍不敢置信地问:“你就是她们所谓的……‘大师兄’………”

石幽明笑道:“当然,这庄上现在除了我,还会有谁?”

蔡玉丹听得此人便是大师兄,自己身中奇毒,剧痛如绞,而解葯又落在这样一个佛口蛇心的人之手里,知道是求葯也无用的了,当下怒道:“石幽明,你以为你自己武功有多高?当日之时,你只不过与我不分上下……”

石幽明打断了他的话道:“玉丹师弟,你怎么这么食古不化!我引了一批又一批的武林高手来,一一吸去他们的功力,到了现在,只怕你连我三招都接不住呢……这位想必是名震天下的‘江湖四大名捕’之追命……这位腰间插着斧头,想必是关东的屈奔雷老兄……还有少林神僧,功力也高深……再加上玉丹弟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07章 杀不杀得了朋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四大名捕会京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