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捕会京师》

第09章 分金拜佛

作者:温瑞安

从沧州府往赤练峰,约莫四五百里的路程,自不是三几天的工夫能走得完的。所以不但要带银两、粮食、水袋、马匹,甚至连营帐、照明、雨具等,都要齐备。

现在沧州时将军府面前,有四十个威武英扬的汉于,齐集于时震东、周冷龙二位将军的面前。这四十个人壮硕有神,不是曾与时、周二将在沙场中出生入死的部将,便是时、周二将军亲手调教的高手,可以说是时震东。周冷龙二人麾下的精锐军士,而且也可算是全沧州最勇悍的一队兵官,这些人至少都有一二种特长,有一二种特别的武技,时震东、周冷龙为求捕捉楚相玉,自然不便军士打扮,以免打草惊蛇,于是命令一律民装,这四十人里,扮成书生、樵夫、担夫、乞丐、渔夫等都有。

铁手看了这四十人,心中都大为赞叹,时震东是沧州鼎鼎大名的镇府将军,果然调教有方,座下无虚士,而周冷龙虽是副将,但泱泱大度,也不会比时将军差去多少。

时、周二人把军队分成三组,二十个保镖装扮的人,为主队;时震东、周冷龙虽扮成商贾模样,伍刚中扮成镖头模样,而周白字与白欣如,却扮成公子小姐,金技玉叶一般。副队的装扮是:三个叫化子、两个江湖卖葯者、一个算命先生、四个抬轿的,一共十人,轿子里面坐的是田大错,他是这一小队的指挥,按定这一批走在主队的后面不出七里,若即若离,以俾首尾相应。

另一小队是:两个文士、两个樵夫、一个担夫、一个渔夫、两个道士、一个郎中、一个老仆,老仆扛着一个病人,这个病人便是这一队的指挥,正是柳雁平。行在主队之前,不出七里,功用正如行军时的探哨一般。

这时“南寨”老寨主伍刚中,“北城”少城主周白字以及“仙午女侠”白欣如等,已和铁手见过面。铁手见这人称“三绝一声雷”伍刚中,年逾七十,可老当益壮,赤脸透红,银须自发,好不威武,一看便知是内外兼修的武林高手。伍刚中这趟出门,只带了“南寨”中两名子弟,这两个人在武林中也算是小有名头,一个叫“黑煞神”薛丈二,一个叫“地趟刀”原混天。一个牛高马大,使丈二丧门棍,神力惊人:一个是生得猿头鼠目,但短小精悍,一双柳叶刀,专攻人下盘。

至于“北城”城主周白字,却年纪甚轻,但气定神闲,目光锐利而不凌人,面貌俊朗而不恃才自傲,显然已在江湖上久历风浪,但并不因而失去壮志凌霄的少年英侠。“仙子女侠”白欣如穿着一身白衣劲装,与黑乌乌的头发,及乌亮亮的眼珠,正好成了对比。白欣如姣好清秀,肤色欺霜胜雪,身材婀娜多姿,眉宇间隐隐英气,更怪不得江湖人都说,周白宇与白欣如是武林中的一对璧人。

而伍刚中、周白宇、白欣如等人,初会铁手,更觉吃惊。只觉这年轻人,渊亭岳峙,竟隐然武林宗主气度,举止悠闲淡雅,人人以为外号人称“铁手”者,必绷脸怒目,没料到是一个谦恭有礼,随和风雅的年轻人。

大家见过后,寒暄几句,因追敌要紧,于是三批人各自出发,铁手等见队伍出发,有条不紊,心中对时震东、周冷龙二将军都大为叹服。

众人一路马不停蹄,追了四天,已有三四百里路,探子来报,一天前楚相玉等还在这儿附近露过行踪,众人知道已靠近“赤练峰”,而且己快要追及楚相玉,所以更加不敢怠慢,小心翼翼,全速推进。这日迫到虎尾溪附近,离赤练峰“连云寨”,仅有七十里开外,“飞燕子”柳雁平与那十名军士,先行抵达。这十二人因长途跋涉,十分疲劳,加上时震东将军有命,一旦将近“连云寨”五十里内,即候三队聚合,以免被敌人所乘,逐个击破,所以柳雁平觉得也无须那么急切赶路。虎尾溪是一个仅有二二百人口的小村落,也没有什么可吃的东西,柳雁平便吩咐大家多加小心,只因风雪漫天,冷冽侵入,于是命大家进入一所小酒家,歇息一下。

这地方虽然也有骡车马车,可是一般来说,都是富贵人家才有福乘坐的,其他的贩夫走卒,从一座城去另一座城,无不是靠一双腿来走路的;但是人逢乱世,行到半途,遇着盗贼,被劫被抢是常有的事,有时甚至连性命也丢了,所以几个甚至几十个不同行业的人,结伴而行,也是常有的事。

现在柳雁平看来就像一个病人,由一个老仆扶着,一个郎中,侍在身边,还有一个担夫,两个文士,两个樵夫,两个渔夫,两个道士,偶尔稍有交谈外,看来就活脱脱的结伴而行才相识的陌路人,有谁知道他们是沧州军中一等一的头条好汉?

柳雁平暗中吩咐大家叫了点酒,以求暖暖身子,切勿酗饮过度,时震东麾下的军士是何等人物,每在野店荒栈,食用酒菜时,无不以银针沾过,确知酒菜无毒后,方才食用的。这下店里的掌柜与伙计,见一下子来了十二个客人,都忙得不可开交,那五十出头的掌柜看出来柳雁平是个富贵子弟,更是悉心照料。

只见那脸色焦黄的掌柜,叫那三个年轻力壮的伙计拿出几坛水酒,往各人的桌上一放,柳雁平使了个眼色,各人手心抓了把银针,沾了一沾,知道没有毒,都大为放心。

这些军中的人,都是嗜酒如命的,现在将领也赞同他们喝酒暖身,自是大喜,一个樵夫装扮的军士,随手拿过了酒坛,长吸了一口,只觉得香极了,又叫另一个渔夫闻闻酒香。

柳雁平是身经百战的将领,忽然觉得心血来潮,似有事将要发生一般,又仿佛有点跷蹊,而他又找不出蹊跷在哪里。“飞燕”柳雁平是个精细狠角色,当下不动声色,依然端坐,但却耳听八方。小心防备。

那掌柜的又满脸笑容,捧了一坛子酒过来,众人也嗅了一些酒味,体内酒虫大动,试过酒菜都没有毒,已大为放心,一个担夫装扮的军士,接过酒坛一看,见封泥尚未卸除,那掌柜笑道:“大爷请喝用,这是本号珍藏之竹叶青,喝过包令大爷满意。”那担夫打扮的军士大喜。

柳雁平忽然心下一动,看出端倪,正想阻止,那担夫已随手拍开封泥,那掌柜已退了开去,只听酒坛里发出一声“噗噗噗噗”弹簧之声,那担夫惨叫一声抡起担挑,便己倒下,剑上、身上,中了至少二十很短箭。

原来这酒坛子是箭箱,拍开封泥等于发动弹簧,可惜这名担夫打扮的军士哪里躲得开去?在这担夫同座的两名道士,因离得远,也见机得快,一阵拍打,打落了七八支箭,一名道士出手稍慢,肩上也挨了一支短箭!

众人一时大乱,纷纷拔出刀剑,因为这些人为免露身份,所以刀剑都贴身而藏,一旦要拿,也得解开衣衫才行,而在这时,那三个伙计,早已控刀在手,一刀便砍了下去!

一名渔夫打扮的军士,立时脑袋分开。另一名文士,百忙中用手一格,“噗”的一声一只左手被砍了下来。另一个郎中,十分机警,闪开了一刀,已拔剑在手,与那名伙计乒乒乓乓地打了起来。

一名樵夫打扮的军士,已抡起斧头,正待反击,忽然觉得头晕眼花,站立不稳。另一渔夫也拔出了刀,却咕噜一声倒下地去。那掌柜忽然自袖中抽出两柄短刀,一人一刀了结了二人性命。

刹那间,柳雁平这组人猝不及防,已死了四人,伤了一人,那被掌柜所杀的樵夫和渔夫,显然是适才深深吸了那酒香才中毒的;原来酒里无毒,酒香却有*葯,这干伏击者绝非寻常之

辈!

那掌柜双刃翻飞,又向断臂的文士猛攻,想连他也一并杀了,柳雁平人如轻燕,已拦在那掌柜的面前,“呛”一声,已自腰间拔出了缅刀,一连向那掌柜攻出了一十八刀!

那掌柜吃了一惊,一连退了十八步,才封架得了这十八刀,那掌柜才知道遇到了正点子,那敢分神,双刃一展,竟然反攻了三十六刃!

柳雁平见刃拆刃,见招拆招,拆完了三十六招,心中了然,喝道:“你是‘连云寨’的什么人?”刀势一变,一刀削去,刀风破空,“察”地一声,竟还有“嗡嗡”的余音,敢情这一刀削出后,力道竟能使这柄刀不住轻颤!

那掌柜一看,知道这种刀法又快又凌厉,绝不易闪,但见他双刃一架,竟封住了柳雁平的一刀,一面狞笑道:“好眼力,‘连云寨’八寨主就是我!”

这时单刀双刃已接实,“铮”地一声,那掌柜被这一刀震得险些双刃脱手,柳雁平也觉虎口发麻,“啊”了一声,道:“你是‘双刃搜魂’马掌柜?”

那掌柜的冷笑一声:“不错!”提起双刃又猛攻了过去。原来“连云寨”是沧州一带极其厉害的土匪,有四五百之众,一共有九个寨主,排第八的便是这“双刃搜魂”;他姓马,原本是干掌柜的,从不做赔本生意,所以江湖上的人,都称他为“马掌柜”,便连真实名字,也给忘了。“连云寨”寨主的武功,自是一人比一人高,这马掌柜的武功,已是十分不俗了。

这边的那五个没有受伤的军士,十分勇猛,已缠着那三名“伙计”打了起来,这三个“伙计”想必是“连云寨”的头目之类,武功也不弱,打了半盏茶工夫,那断臂的文士已加入战团,在一名头目的背后捅进一刀,那头目当堂身死。另一名头目勃然大怒,一刀向那文士左胸刺去,那文士因左手已断,闪动不便,挨实一刀,但右手的刀也送入那头目的小腹,两人两败俱亡。还剩下一名头目,心慌意乱,一名军士用脚一绊,那头目往地一扑,另四名军士便已刺杀了他。

“双刃搜魂”马掌柜与“飞燕”柳雁平战了七八十招,只觉对方身法轻忽飘灵,自己的双刃,使得再凶也沾不到他的衣角,心中大惊,柳雁平这时,猛听见外面有急奔之声,知道这马掌柜的帮手来了,于是,大呼道:“坚守此店,各自拒敌,快!”

那五名军士,本是以一当十的英雄豪杰,临危而不乱,绑了那名头目,各个在窗边,门边埋伏,果然“砰蓬”一声,大门外冲入了三个山贼,那守在大门旁的军士武功非常了得,突施辣手,把三人都杀了。接着又有四个山贼冲了进来,那两名军士又把这四个了结。

这于山贼见正门冲不入,又想自窗户那边冲进来,这店里一共有三个窗户,那些山贼刚踏进来,那蹲在窗下的军士便一齐动手,一个不剩,又死了五人。这时山贼一时不敢冲进来,只在外面呐喊,少说也有三十多个。

马掌柜见自己的人屡攻不下,心中大慌,心忖:自己岂不成困兽斗!柳雁平骤然遇袭,但他十分沉着,镇定应付;看来那几个军士也绝非易惹之辈。马掌柜心慌意乱,一失手把右手短刃插入木梁,连忙想拔,柳雁平左手以“鹰爪”扣住马掌柜的左手,右手拦腰一砍,“双刃搜魂”鲜血飞喷,惨呼道:“你……你休得意……我九弟……来了时……你们一个都逃不了……”终于倒地身亡。

柳雁平吃了一,惊,外面三四十人,如果一齐冲进来,那五个军士是难以幸免的,现在那几十人无法冲进来,是因为不懂兵法,而头目都被杀了,他们不知如何是好,一旦“连云寨”九寨主“霸王棍”游天龙到了,指挥行阵,一方面由他缠斗自己,那五名军士则必死无疑,那五名军士一死,对方群攻自己,只怕也凶多吉少,柳雁平知此时是千钩一发,不突围尚待何时?

柳雁平正慾发令冲出,猛听外面又是一阵喧哗,柳雁平在门缝一看,不禁暗暗叫苦,原来又来了十多个山贼,为首的人手执丈二熟铜棍,生得一副张飞模样,不是游天龙是谁?

柳雁平心中大是焦急,个人生死,尚为事小,自己本负责探路的,万一尽殆于此,而敌方又拿自己等人尸体作幌于,暗算时震东将军等,岂不全军覆没?柳雁平心中暗惊,叫道:“咱们冲出去,逃得一个是一个,报告主队知道!”

那五名军士一声呐喊,打开门就冲了出去,那游天龙刚到这里还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一见有人冲出,些微乱了些阵脚,但那些喽罗见有寨主在此,个个奋勇讨功,缠住那五名军士。柳雁平舞刀如风,杀了四五个噗罗,仍未遇上“霸王棍”游天龙。游天龙也一棍打死了一名军士,返过身来,跟柳雁平大打出手。柳雁平刀法轻灵,但游天龙棍势沉猛,一时相持不下,又有七八名喽罗,随时偷袭柳雁平,柳雁平勉力占了上风,但要杀他们,又谈何容易!

那四名军士战三十余山贼,却是岌岌可危,四名军士纵奋力作战,也杀不了几人,终于一名军士又惨遭毒手。柳雁平眼见大家都冲不出,这样打下去,必一败涂地,一声号令,与三名军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09章 分金拜佛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四大名捕会京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