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 流》

第04章 男人的刀

作者:温瑞安

1.杀便杀

在树顶上——不,一向喜欢高高在上的,当然就是“一笑神捕”仇小街。

仇小街在高高的树梢上,飘飘慾乘风归去。

他还跟小颜姑娘单起了一只眼睛,笑道:“小姑娘,大哥哥可来了,你可想念大哥哥吗?”

小颜一时粉脸陡红起了两朵绊云:“他……他……”

一时“他”不下去,还绞着十指低低呢喃了一句:“他还跟我单起了一只眼。”

孙青霞铁青着脸,瞪向那棵枯树之顶,道:“左眼还是右眼?”

小颜道:“右眼。”

龙舌兰没好气的道:“你瞎了不成?”

孙青霞瞳孔似在收缩:“我眼睛有点痛。”

龙舌兰奇道:“左眼还是右眼?”

孙青霞板起了脸孔:“左眼。”

龙舌兰不禁有点关心了起来:“是不是中了任怨之毒?——他可是天下第一大毒物,他是心毒,是以比老字号温家的高手还毒。”

孙青霞冷冷道:“我没事——反正也不关你事。”

龙舌兰本也一番好意,无端吃这一句无情话,也气白了粉脸,咬chún忿道:“好——本来就不关我事,你死你事!”

仇小街却在那儿漫声笑道:“看来,你夫婚的担心是担对了:只要龙姑娘一出京师,就是泼出去水,收不回来了,他这便亲自来追,也追不回来了——只不过,现在看来,铁手那边还不见得近了水楼了台,龙大小姐反而对孙婬魔是漫漫情话谈不完,真是羡煞旁人也。”

龙舌兰给人一气再气,她也一恼再恼,遥指骂道:

“仇小街,你没来自讨没趣的,这儿没你的事,滚回去!”

仇小街仍洒然笑道:“用滚的?我不肥胖,也不够滚,京师又太远了,除非龙姑娘肯跟我一齐滚,那我就艳福无边,滚花了边也千情万愿了。”

龙舌兰斥道:“油嘴滑腔的!亏你刚才还央我跟那姓任的小王八蛋回京去,你这会儿却连你姑奶奶都敢调笑起来了,不怕给剪了舌根啊你!”

只听仇小街道:“那不一样。”

龙舌兰道:“有什么不一样:转个头儿就头上开了朵牡丹不成!”

仇小街笑道:“刚才我劝了你跟任兄回京。我跟他在京里算是同在刑部任事,只我挂名他不挂,我辛勤些他自在得很而已。再怎么说,我跟他也是同僚,总不成见同部友好之逃妻也不警告几句、劝诫一番!”

龙舌兰粉脸也挥起两朵怒红:“死仇小街,舌尖生疮嘴巴长疥还站那么高,小心一跌就仆落到长安街去!”

仇小街却迎风笑道:“好说好说,俗语有谓:好人不长命,恶人祸千年。干我这行抓人的,不把三五百个命硬的命外的不要命的抓去坐个三五千年,还真不愿就此咽气呢!有次我在广东一带办案,一气抓了‘四分半坛’五六十名弟子,他们都在背后骂我是‘仆街’,那是粤语,大意是指:此人坏到该趴在街上死了算了,骂得可也真贴心,哈哈……”

他提到别人如何替他取绰号、恶名时,居然还高兴得什么似的,笑得合不拢嘴。

龙舌兰啐骂道:“果然是个强词夺理的贱骨头,叫你‘仇仆街’可真没折辱了你!你既知我是谁人,又与任小王八蛋是份属同僚,还敢来风言疯语,岂不自相矛盾!”

仇小街哈哈笑道:“那不同。大大的不同。我刚才是尽了职,尽了人事,你既然不肯听劝,一定要红杏出墙,那就不关我事了。何况他也赶来了,他自己亦请不动你,还给你姘夫打走了,我这局外人那还有置喙的余地!”

龙舌兰这次气得竖起了柳叶眉儿,骂道:“仇小街,你这活‘仆街’的!当心摔死了你!”

仇小街笑说:“承蒙关心。你也不必否认了:你拖着我尽说些不着边际的疯话,无非是让姓孙的婬魔挣些时候恢复元气——这点我懂。你这若还不算是真关心他,那倒不是风话,要是鬼话了。”

龙舌兰用眼梢去瞄了孙青霞一眼。

——敢情在仇小街再出现之时,他体内的“冰毒”正好发作吧,脸色藏青带蓝,胸腹起伏剧烈,十分可怕,还闹着眼睛,嘴里念念有辞,不似念经,也不似在咒诅,却似在圈肚子里某个人在说话。

是以她才扬声跟仇小街对话,先把时间拖着再说:

——毕竟,她曾划了他一刀,而他已三度救过她:一次在“子女杀手”白兰渡手里,一次是在婬僧、天狼等人的魔掌中,一次则是刚才:他逐退了任怨任劳。

她这一眼望孙青霞之际,忽听“啪”的一声微响:

好像有什么(或类似冰的事物)东西,在孙青霞体内碎裂了。

然后还有两个十分奇异的的情形,出现于孙青霞脸上:

他的眉忽然结了冰屑。

右太阳穴和左chún上角,忽然(几乎是不知不觉间,但又十分快速的)长出了两条肉疣来,紫棕带灰色的,虽细小狭长如小条小蚯蚓,但仍堪称十分难看。

然而孙青霞的脸色却开朗了。

气色也好多了。

神态也舒缓多了。

他睁目,吸气,向树梢上的人长声说了两个字——

两个同样的宇:

“谢谢。”

树上的人笑道:

“谢我作甚?”

孙青霞道:“你明知我正迫出‘冰毒’,你却没趁危出手。”

仇小街长叹道:“我是想出手,但我没有把握。”

孙青霞冷笑道:“一笑神捕仇小街既已占住了高位、上风,还怕‘一泄千里,搜神一指’不能得手么!”

仇小街笑了一笑,笑意里充满了无奈。

“我现在是站在树顶——我确是站得愈高,攻击力愈强;”他无奈、无所谓也无精打采的说,“可是我所站立的树,都已给人一刀两段,我只要一发力,它就会坍倒下来。”

龙舌兰诧异的望向孙青霞:

她现在已明白她刚才为何好像看到刀光了。

——果然是有那么一刀!

(他竟预先算定了仇小街的落脚处,让他发不了力、立不了足!)

孙青霞道:“那你大可以找另一株高树、另一处高地呀!”

仇小街苦笑道:“我现在明白你为何要先往十一寡妇山满山跑了……这一带山势不涉,也没几棵高树。”

他洒然的笑笑,表示他的不在乎,“……寡妇嘛,总是童山濯濯,少了水份滋养,满目干枯……”

孙青霞打断他道:“高树没有,高地还是有的……”

他用眼珠一转。

龙舌兰随他视线望去,果见五丈外一处高岩大石,宛似一只没有脚的鸟,蹲坐在那儿一样,高约丈七八,孤伶伶的竖立在丘坡上。

仇小街笑了:“你要我跃去那‘无足鸟石’上?”

孙青霞好暇以整:“你喜欢居高临下的啊!”

仇小街居然伸了伸舌头:“说实在的,那一块东西,也真像是我那话儿……我只不过比他小一号而已!”

龙舌兰却不明所以,紧张得一味暗扯孙青霞衣袂:“你干啥要让他发现那石!他的‘搜神一击’可不是玩的,你……”

孙青霞峻然道:“他跳得过去,尽管跳去。”

龙舌兰气得颊上的伤都痛了起来,骂道:“你真不怕死?”

孙青霞傲然道:“他杀得了我,便让他杀去!”

2.恶斗恶

只听仇小街又陡地笑了起来,啧啧地道:“难怪人说女心向外,我跟小龙女可是多年交情了,而今却老是帮着外人,我这真枉自充好人了。我本有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龙舌兰破口大骂:“我去你的!仇小街,活该从高处摔个稀巴烂,狗嘴里长不出象牙来!你有本领落在本姑娘手里,我保教你脱下三十二只牙来!”

仇小街却好整以暇:“哦?狗嘴里若能真长出一只象牙来,我倒张开嘴巴任你拔牙;要是没有,你只要噘起小嘴,让大哥哥我亲一亲,我只要吮一吮京里女神捕那小鱼儿的丁香舌头……”

只听他嬉皮笑脸,浪语谑言,却是倏然不见,人影一闪,他已飞身而起。

他一运力,嗵的一声,枯树应声格勒勒的坍塌下来。

就在这时,孙青霞已一耸肩,拔出了刀。

空气里突然充满了一种气、两股味:

那是葯味和屎味。

还有杀气。

腾腾。

就在这刹间,极其恶斗的攻袭已然发动!

轰的一声,一块泥团炸开!

一人出现!

一个头上有十八个戒疤双耳招风双眼发红目若铜铃高牛大马穷凶极恶的大和尚,突然出现!

一出现,就扑向小颜!

——他们专捡软的动手!

龙舌兰反应也快,扬弓、扣箭,正要出手,但一剑已刺到她背后!

剑快。

可是剑身很粗。

很重。

——一把剑能使得那么快,已很难得,但把这样一把九十六斤重的熟铜打造的“长征”古剑,使得那么疾,那么速的,只怕已世上少有!

这一剑刺向龙舌兰背部,说来便来,毫无预兆。

龙舌兰要救小颜,就得先挡开那一剑,但就算架开了这一剑,便来不及救助小颜。

更可怕的是,啪勒一声,一棵枯树裂开,一人在树干中陡现。

此人手上有弓。

有箭。

弯弓。

搭箭。

弓正拉满。

箭瞄准。

镞尖炸出锐光。

——三支箭头,均对准了龙舌兰!

试问,到这地步,龙舌兰又如何救人?

——怎样自救!?

龙舌兰已自顾不暇。

可是还有一个人是跟她同一阵线:

——一向善于自救、救人、以寡击众的孙青霞!

他拔出了“女子神刀”,尚未发刀,突然,地上冒出了一物,急打他的鼠蹊。

那是一只拳头!

——一只拳头自然不会无端端自地底里冒伸出来,除非土地里早已匿伏了一个人!

这一拳顶出,屎味大增。

可怕的是,孙青霞和龙舌兰同时遽遭奇袭,来袭的人,不仅配合得绝妙诡奇,而且还能近村变树色、近土则变土色、近火就变火色、近人便能化成人……

这些奇人是妖精。

——这些似妖精的杀手。

这一拳向孙青霞鼠蹊猛击。

孙青霞上正要对付“振翅慾起”的仇小街,心中旁鹜是要左救小颜、右护龙舌兰,而他自身立足之处,却突如其来了一只要他命的拳头!

——那就似是来自地狱索命之手。

端的是一场恶斗。

这时候,反而显出了龙舌兰的“三心两意杀法”,果真名不虚传。

她前要救小颜,对付菩萨和尚。

后要应付耶耶渣的“长征”神剑。

而且她还要避开或对付陈路路的一弓三矢天狼箭。

谁也没有三头六臂。

没几个人能心分二用。

不。

能。

——龙舌兰能。

她娇叱一声,三箭在陈路路发箭之前已射向了他,一弓格扣住了耶耶渣一剑,另外两箭也发了出去,一射菩萨和尚那肥厚多肉的后额,另一箭居然还倒冲上天,飞射仇小街!

这一回,是龙舌兰发了狠。

发了恶。

——京华第一紫衣女神捕龙舌兰这次是动了真怒。

(好哇,当本姑娘面前杀婬贼也就罢了,还当我的脸面去伤害一个无辜弱女子!?)

(——这还像话么!?)

(——也真目中无人!)

所以她不管三七二十一、四七二十八,马上出手。

她实行反击。

她动怒、发火、实行恶斗恶。

——真要恶斗,本姑娘还会怕了你们这些宵小之徒乎!?

不要逼女人翻脸。

——女人通常都比男人要面子,所以她们不易翻脸。

但她们一旦反脸就不认人,管你是天王老子。

不要让女人失望。

——女人通常都不容易失望,她们常有寄望与期望,放在男人的身上。

可是她们一旦失望了,就容易绝望,只要绝了她的望,她就会比男人还要绝情。

不要使女人发恶。

——女人总希望保持美丽的颜面,让你领受她的友善温柔,可是你一旦令她失了控、一反常态、扯破了脸、破坏了形象,她就会比男人更泼、更恶、更激烈。

她们甚至不怕贱:所以女人真的全心全意要服侍男人时,绝对要比男人想服侍女人时更令人快乐开心。

因为她们是女人。

——你不能只愿意接受她的温柔如水,却完全忽略她决堤泛滥时汹涌澎湃的力量。

龙舌兰当然是女人。

——她还是个很有名、很漂亮、武功造诣上很有两下子的女人。

到这时候,这才迫出了这女子的实力。

她对强大的敌人发出了强大的还击,而且还心分数用。

她决非浪得虚名。

她是名不虚传。

——要名不虚传,首先就得要名副其实。

要名符其实,就得要拿出点实力给人瞧瞧。

——龙舌兰现在便是这样做。

尽管,她在这样做的时候,她的身份已开始吊诡了起来:

她既是京城派来的女神捕,为何又要跟另一个名扬四海的一笑神捕仇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男人的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 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