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 流》

第07章 东方蜘蛛

作者:温瑞安

1.浪得艳名

从窗口看下来,院子里的瓜藤棚子下,走过几头幽异悠闲的狗,而且居然还踱过了一头会叹息的白额虎。

——这白额虎与狗群相遇,居然还互不侵犯,彼此视而不见的走了过去,它们走过之处,婉蜒游过了几条蛇。

其中还有一条肥大的蟒蛇;它张口吐舌之际,竟有两排像人一般的牙齿,而舌头是灰绿色的。

风雨凄迟。

花落如雨。

远处竹林竦竦。

疏林也萧瑟在雨中。

——那棵给细雨浸婬着的“火花树”,看来像一场灿烂而华丽的梦,而且还梦得十分激情。

再激情的梦,也只不过是梦,到底还是一场梦。

孙青霞垂首俯视,心里头不由自主忖吟起于情刚才吟的那一句诗:

“……风流总被风吹雨打去……”

于氏不吟这一句,他只觉这妇人是个很爱她丈夫、很帮她丈夫的好妇人,顶多只觉得还有点熟悉,可是刚才听她这一吟,他忽然省觉到一件事:

他是认识这妇人的。

他是见过这妇人的。

难怪要人“紫微厢”说话,因为此处居高临下,一切情况,尽入眼帘。而且紫徽厢就在贪狼阁对面,正好可以照应龙舌兰和小颜。

何况,还有两个人,一个就守在“紫微厢”前,另一个就把守在“贪狼阁”的门前。

这两个人,一高一矮。

高的人并不瘦,肚腹却份外隆起。

矮的穿着短挎,皮肤黝黑,可是腿肌结实,脚毛又多长。

矮小但结实的汉子一见孙青霞,就礼仪周周的道:“我知道你是孙青霞,久闻艳名,风流倜傥,天下皆知,今儿一见,果是人中龙凤,英朗过人。在下姓陈,草字分长,又名汉思,贱号美公子,别号回龙少侠,小名阿菌,半年以来也有不少风流韵事,多得美女青睐,消受了不少美人之恩,亦有红粉知己无数,借向不为江湖流传,故而名不见经传,今日得识君,恐萤虫之火,不足以与君并论,只祈孙兄雅量,视小弟这等无名之辈为友,不致嫌弃,弟已感激不尽,荣幸之至……”

他娓娓道来,绵绵不绝,只把“粉肠”这一外号略过不提。

这一轮话,说的孙青霞只一味唯唯诺诺,听到后头,忍不住了,不禁问了一句:

“阁下之意,到底若何?”

陈粉肠一怔,又陪笑道:“小弟别无他意,更无歹意,只是初次拜晤,喜逢知交,仰仪已久,不胜欣忭,便多说了几句,望兄万勿介怀是幸……君名震天下,我等小辈,还真未堪君法眼——”

那高肥汉子忽然打断,向孙青霞道:“他说你比他有名,他不服气。”

孙青霞侧目视之:“你是?”

突腹高汉道:“王大维。”

孙青霞目光一亮:“大胃王?”

那人答:“是我。”

孙青霞道:“好汉子。”

大胃王道:“我问你。”

孙青霞道:“问。”

大胃王道:“你是不是叫天王派来的?”

孙青霞答:“不是。”

大胃王道:“但你曾是查叫天门下的。”

——他索性连最后一个“人”字都省略了,仿佛要他多说一个字他都极不愿意似的,而且他说话,几乎从没有第一句:能一句说完的,他决不说第二句;就说一句说不完,他也不见得就多说一句。

孙青霞笑了一笑:“我确曾入过他门下。”

陈粉肠即紧接着道:“你既曾入其门,算不算得上是他的弟子?而今你受他追杀,算得上是背叛师门么?你曾入其门下,他岂不是你师父?他若曾是你师父,又为何要追击你到这儿来?你叛他,岂非不义?他杀你,可是无情?你们俩师徒为何闹到这样子田地?”

孙青霞道:“我初出道的时候,的确很崇仰查叫天。他的为人、武功、气派,都很叫我仰仪,我出道比他晚了四十年,二十年前,他曾是我的偶像。到今天,尽管我对他有些事不能理解,有些作为难以容忍,但我对他的佩服,就永远不变。”

言尖这回也开了口,他说话依然十分响亮:“你为什么崇拜叫天王?”

孙青霞道:“他当然值得佩服。在江湖上,很少有人能做到这样子:他能文能武。他的文采可比苏氏三父子,气派、气势、气量都大,所以能容人,座下高手如云,个个都对他心悦诚服,便是佳例。”

他们打开了“紫微厢”的大门,坐下来,斟了杯茶,听孙青霞正娓娓道来:

“他的武功高,自无置疑,难得的是,他不仅在武林中地位崇高,在官场中也颇吃得开,不但深得人心,也颇有名望,且为天下老百姓做了不少功德事,所以他更吸引了不少人材来报效于他。”

粉肠却语带讽刺地道:“詹通通、巴巴子、陈贵人、李财神、余乐乐、陈路路、马龙、一恼上人、烦恼大师、菩萨和尚……都是各式人材,也是各路恶棍,拥护叫天王。不过,说来我们的言老板也有我们大胃王、宣翼娃、司徒丙还有小弟这些赤胆忠心之士,却不见得孙大侠也对我们言老大崇拜那么一回!莫不是在十八星山荒地里当个义薄云天的老大,就一定及不上在官场上挂名的家伙?”

孙青霞知道这“粉肠”老是想找他的碴,他也不想跟他瞎缠下去,正要分说,却听于情温言道:

“这本来就不能比在一起的事。说实在的,武林人物,多草莽之辈,难成大事,亦难登大雅之堂。像叫天王这等出身于绿林,不但名满天下,还受到庙堂重用、朝廷招揽,可以说是万中无一,别说孙大侠对之仰仗,外子和我都对他一度十分敬佩。”

她开口说话时,已徐步行入房来,敢情是她(对查某)手边的事,都已安顿好了。

粉肠冷哼道:“老板和老板娘的敬重,只点到为止,但我们孙风流大侠表达敬意的方法,却是报效委身、死尽忠心于叫天王呢!”

孙青霞脸色一沉:“看来,陈兄对我有点意见。”

粉肠嘿嘿嘿的笑道:“那孙大侠可就有所不知了。大凡投靠我们这儿‘义薄云吞’的朋友,泰半都是给‘叫天王’一伙人迫过来的,如果来历不明、敌友未分,就算在下可以信得过阁下,在下的朋友也不见得——”

孙青霞冷哂道:“说到头来,你们还是信不过我。”

粉肠干笑道:“不是信不过,而是——”

大胃不耐烦:“是信不过。”

孙青霞道:“那我走好了。”

大胃伸手一拦:“不许走。”

孙青霞道:“为什么?”

大胃道:“是朋友就在一起联手。”

孙青霞:“要我是你们的敌人呢?”

大胃道:“是敌就杀了你。”

孙青霞:“那你焉知我是敌是友?”

大胃道:“所以才要你说个清楚。”

孙青霞傲然道:“反正清不清楚,清不清白,我孙某人都不在意,随便你们怎么想,随你们怎么看!”

于情见双方快说僵了,忙圆场道:“我们不是不相信你,而是要了解个真相——孙大侠刚才不是准备把个始末和盘托出的吗?而今却因何故又不说了?”

孙青霞道:“刚才我想说,现在忽然又不想了。”

粉肠又来插口了:“难怪孙大侠艳名天下播,不但情常易、爱常变,就连然诺、话语,也变化多端,出尔反尔,无从捉摸,不可当真。出言如此,况乎敌友!只惜未能有缘得大侠赐教,不知阁下剑招变化,是否更倏忽莫测!”

孙青霞冷冷的问:“你要跟我动手?我是一向只浪得艳名,但却未对三尺青锋荒疏。”

言尖又气又急:“咱们大敌当前,何必先来内哄。”

孙青霞扫了言尖夫妇一眼,道:“你们还是让我走吧。我去应付外面敌人便是,只请贤伉俪为我照顾龙、颜二位姑娘就好,省得我们自相残杀、窝里反,让老板、老板娘左右做人难。”

忽听一个清脆动人得有点逼人的语音道:“话可不是这样说的,孙婬魔!”

2.大侠的小说

孙青霞一听就变了脸色。

他知道发话的是谁。

——除了她还有谁。

所以他转身就走。

他不想再说,也不慾多解释什么。

他从来不喜欢人纠正他的话,也不想让人了解:何况这女子他曾维护过、救过,要是她仍一直都在误会他,他也就无话可说了。

——把她留在这儿,他自己下去一拼,一切都仁至义尽了。

是以他抄起了琴,把剑从琴中连鞘抽了出来,系在腰间,向言氏夫妇一点头,往外就走。

然而一个俏生生的女子却在门口。

就拦在门口。

——她当然就是:

龙舌兰。

龙舌兰仍拦在门口,她冲过凉、洗过澡,甚至还略作休歇过,样子出落得像浸在清水上的桃花似的,美得令全场的人眼前一亮,旦都同时屏住了呼息。

她挺着胸,拦在那儿,腰身和胸脯,就像一座山是山、水是水、峰是峰、云是云,但又合为一体和谐极了的风景。

好风景。

也很风光。

然而至美的是她那令人不敢冒渎的风采。

孙青霞本来要抢出门口,但两人一贴近了,孙青霞不禁反而退了一步,倒吸了一口气,不望向她,只冷冷的道:“让开。”

龙舌兰道:“不让。”

孙青霞道:“我不想对你动手。”

龙舌兰道:“我只怕你不敢动手。”

孙青霞冷然道:“我从来不向女人先动手。”

龙舌兰哈哈一笑:“好一个名满天下的大婬魔,居然说他从不向女人动手,当真是浪得虚名。”

孙青霞道:“你让不让?”

龙舌兰笑吟吟的道:“说什么都不让。”

孙青霞看了窗口一眼:“我真要出去,你拦在这儿也拦不住我。”说着霍然转过了身子。

龙舌兰忽尔一笑:“真没想到,你连这勇气都没有。”

孙青霞一愣,不禁问:“什么勇气?我没有?”

龙舌兰冷笑道:“听我要把你留下来把话说完的理由啊!那也需要点面对的勇气才行。”

孙青霞冷哼道:“那是我和叫天王的事,我不需要任何人的了解与同情。”

龙舌兰反问道:“那为何一听到我声音便要走?是你不喜欢我一出口就指出你说错了?还是你不敢面对现实?或是你不喜欢我叫你做婬魔?抑或是你不敢面对我?要是你连面对我的纠正与批评都不敢,你凭什么独个儿去面对外面的强大的敌人?若是你不喜欢我唤你色魔,那你为何不坐下来跟大家好好澄清一下,包括你和查叫天的恩恩怨怨?”

孙青霞一时为之语塞。

龙舌兰又说话了,这次她的话没那么咄咄迫人了,反而语气温和,语调也温柔了起来了:

“我刚才跟‘西瓜’和司徒丙谈过,才明白他们的确有理由怀疑你的来路,也真的难免思疑你和叫天王的关系,但他们也确切的十分需要你的相助,以及非常愿意和你共同御敌。”

龙舌兰说到这里,指了指房里可以让大家坐下来的地方(包括椅、凳和床、窗沿):“告诉我们吧,到底你和叫天王的渊源和恩怨如何。查叫天是武林中一等一的大侠,除了诸葛小花,无人可与之齐名。我也想听听大侠的真个和底细,你就当是说书人,为我们小说小说几句吧!你也在武林中给人号称为大婬魔,除了沈虎掸,很少人在江湖上让人这般毁誉参半,但影响力却与日俱增无减。我更想听听色魔的真相和究竟,你就小说几句,让我们透悟透悟吧!”

孙青霞冷哼道:“你们要是相信我,我们就一块儿御敌,要不相信我,也无所谓,我一个人下去打个痛快。”

龙舌兰啧啧有声:“这算什么!?只能算是匹夫之勇。没想到名震天下的新一代出类拔革的高手孙纵剑,也不外如是!”

言尖却道:“孙大侠是敌是友,已不必怀疑。他是温老板介绍力荐的人,八无先生是绝对不会看错人的。我绝对信任他。”

粉肠却道:“言老板,我们也不是要怀疑他,只不过,大家既在同一阵线上对付敌人,就应该坦诚相见,让我们弄清楚个来龙去脉,才能生死同心,毫无顾碍,全心对敌。他曾在查天王门下呆过,要是一直不肯交待清楚他们之间的实际情由,又教我们怎能信之不疑?温老板对我们有恩有义,且目光如炬,自毋庸置疑。可是问题是:他不在这儿!他交待下来的是‘陈小霞是自己人,要好好照顾他’,但我们却连这位孙大侠是不是小霞哥儿也弄不准,我们至少现刻还没喝醉、没弄懂、也没变白痴,要我们信他?可以,顶多五成!可是我们会在大敌当前之际让一个只信他一半的人留在身边身后吗!”

言尖正待分说,于情不慾他跟部属的意见有分歧,抢先劝孙青霞道:

“孙大侠原本就准备要告诉我们查叫天的事吗?何不趁此一并儿说个清楚,让大家释然于怀——”

孙青霞往下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 东方蜘蛛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 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