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捕打老虎》

第一部 山梦

作者:温瑞安

第一章 惊天动地的寂寞着

太白山为秦岭最高峰,摩云插天,冰雪不消,像一个亘古的巨人,顶天立地,皓首做立于天地间。

寂天寞地,而且还惊天动地的寂寞着,这是铁手一进入武功县遥见太白山的感觉。

铁手经过吁陌地之时,金风细细,田间掠起了一阵曲折的稻浪,比海绿,更比浪柔。

铁手因为这人间栽种出来的美,而怔住了一阵子。

三五成群的小孩,拍手唱歌,有的手里捏着只正吱吱叫鸣的蝉,有的用绳于套住只会咽咽鸣响的青蛙,还有的瘪闹地赶着头眸畔呻吟炭色的大水牛,欢呼而热闹地走过。

没有比这更美的图画。

人间的景象要比画中的仙境更美。

仙境只是画者的梦,人间却是梦者的画。

铁手忽然把视线移到远处,原来那山还是在山外山处,远远的白着头,俯视着大地,既高做而深寒,但又与天地连为一体。

铁手看着那寂寞的山,忽然升起了一种奇异的意念:

——那山,真在召唤着他;且带着一股诡奇的杀意。

从那时起,他就知道他终会进入那座山去。

这时,一男一女迎面走来,有说有笑,正走过这段吁陌小径。

男的清俊随和,看去倒只有近三十岁吧,但从他眼神里流露的沧桑。表情间流露的倦意,还有双鬓间的微霜,便可知道,他实际上已四十余岁了,而且从他眉字问的起伏就让敏感的人觉得他是个不许自己变老的人。

铁手再去看那女子,第一个感觉是“小鸟依人”,第二个印象是“恬美”.但还未曾细看她的容貌之前,铁手突然觉得那男子似乎一震。

这一震,只是对方身体一种轻微但不寻常的震动,寻常人就算望定对方,甚至能触摸着对方的手,也未必能观察得到,但铁手却感觉出来了。

这使他改而去注意那个男子。

可是那对男女这时已经过了他的身侧。

铁手回头望的时候,那男子也正好回头。

然后那男子脸上,浮升了一种奇特的表情,他整个身上像被利针扎了一记似的,神色却像是一朵花以极快的速度绽放了开来。

“是你!”

奇怪的是,一向沉着稳重的铁手,也似被感染,有了相近的表情。

“是你!”

两人一齐发出大呼。那男子忽然涨红了脸,冲近,一抬腿,就踢向铁手。

任何人——就算是武林高手——出腿攻击的时候,上身。尤其是双肩,总是要微微一晃,或稍稍一沉,但这人出腿,毫无征兆,当对方发现他出脚的时候,往往已被踢个正着。

铁手几乎也避不过。

他及时沉肘,双手一交,架对了对方一踢,闪电般变招,要抄住对方的脚。

但那男子已然收腿,就像压根几没有动过脚一般。

他一击不着,立即后退。

很快,可是铁手更快。

铁手的手已快按到他胸膛。

那男子忽然回身。

在这生死关头,他竟把背门卖给对方!

就在铁手的手快要拍中他的背部之际,他的腿像鬼影一般,已到了铁手的腹际!

那女子失惊而呼,“啊……”

可是铁手那一掌,并没有拍实下去。

那男子的一腿也没有真的撑出去。

两人都陡然顿住。

“你们……这是干什么?”那女子兀自惊魂未定。

忽尔,两个男子大笑起来。

“是你。”

“是你。”

还是这两句一见面时爆出来的话。

两人兴高采烈的摇着对方的肩膀。

“好个庄怀飞!腿功煞是要得!”铁手衷心地道:“腿伤还没全好吧?”

我这路‘扫兴回风腿法’有瑕疵,还是瞒不了你!”男子笑着大力拍铁手宽厚的肩膊:“没想到鼎鼎大名的‘四大名捕,中第一把硬汉子,也到这穷乡僻壤,上山下乡,吃蚁喂蚊来了!”

“快别说这些闲扯淡!你出脚前还是爱扬一扬眉毛,没变!”铁手笑道:“你还是老样子嘛;总不会老!你看我……”

“你怎样?”男子呵呵笑道:“我还是老样子,你却是名动八方,上达天听了!”

“怎么这么多混话!”铁手佯作不悦地道:“你在武功县任事……?”

“不比你老哥威风,但总算挣回个县行副总捕头当当。”

男子向他挤挤眼睛道:“我胆子小!但比你会计算,‘说句实在话,我虽然妒忌你,但要我像你这般为朝廷官衙拼老命,我可不干!”

“你知道,我这不是为官老爷……”铁手苦笑着分辩。

“我当然知道,你上有诸葛先生撑后台、而且所作所为,都是为了维护法纪,除暴安良。”男子半讽带笑的说:“咱们相交十几年、还有连这点都不知道的吗?堂堂大捕头这回驾临武功县,大概又是为了天大的公事了!”

“还不止我来呢,知审刑的杜渐。陕西总刑捕上风云都得往这里跑,没想到却在这儿让我碰到你,”铁手道,”我还要到楣县去呢。”

“劳动你老哥到这儿山野来,连‘铁面无私’的杜渐也惊动了,还会是小得了的事体么!”男子道:“总算,让咱们又会面了!”

“咱们又会上了!”铁手仍有点激动,不禁望向那女子。

“这位姑娘是你的……”

那女子目中还有一丝丝惧意。

很小家碧玉,也很娇柔的一个女孩子;看得出来是家世很好,娇生惯养,但又心地善良,并无小姐脾气的好女子。

“是谢姑娘,我叫她恋恋,”男子庄怀飞介绍身旁的女子的时候,有一种很满足,也很自豪的神情,“我们下个月就要成亲了,希望你迟点破案,就可以先喝我们这一杯再走。”

“不管破不破得了案;”铁手为朋友高兴,”我都吃定你们这一杯喜酒了。”

“好!”庄怀飞满怀喜悦忍不住要溢出来,对铁手道:

“她是邵知县谢梦山谢大人的掌上明珠,她是位很难得的女子……我真不知几生修来的福气。”

“你呀!”因为听到自己喜欢的人当面赞美,谢恋恋红着脸,她的声音听起来懦懦的,很好听,“一见面就打架,我给你们吓死了。”

------一个小捕头居然能得到知县大人的女儿的青睐,的确是不容易啊。

铁手这样想着,想到这叹别多年浪子般的好友,沧桑了半辈子之后,有了这么如意的红颜,心中也为他们祝福。

“确是很难得的了……”他感慨中却带了点罕有的神秘。

半笑着道:“原来是谢知县的千金……你放心,这回儿。大家往来机会可多着呢!”

两个人别重逢的男子叙着旧,话题特别来劲,但也没忽略中间那让人珍惜呵护的女子。他们一起在长长的路上走着,后来铁手要去城里报到,大家约了会晤时地,铁手就说我一定会来找你,庄怀飞也表示就等他来,两人暂且各自分手,各取其道。

庄怀飞和谢恋恋很亲密,也很恩爱地走着,他们一面走,一面有着幸福的憧憬。

在这条烟缘道上,他们一度几乎不能携手并行,因为知县谢梦山当然不赞成自己的独生女儿嫁给一个随时都会“因公殉职”的捅头。

偏生谢梦山的权力,又大得刚好可以约束庄怀飞的举措。

直到庄怀飞逐渐有钱为止。

庄怀飞知道要娶谢恋恋,就必须要有钱,而且还得要非常有钱,有钱得可以不再吃捕役这一行饭,才不必受制于谢知县,如此才有望分庭抗礼,受到尊重。

庄怀飞在镇上开到第三家店铺和买了七块地皮之后,谢知县就对他完全变了态度。

尤其在知道他将要辞去衙捕班头的职位,他才放心让女儿跟庄怀飞一起赶街子、逛热闹,并表示庄怀飞是他的“得意门生”,他非常信任。

关于这一点,谢恋恋和庄怀飞都暗地里松了一口气,否则,庄怀飞就要劝谢恋恋跟他私奔,而谢恋恋也准备不顾一切地跟着庄怀飞,不管到天涯海角。

他们是真的相爱。

他们是真心相爱。

“他到底是谁?”谢恋恋对武林中事并不太懂。

“他是铁手,很有名气的捕头,列为‘大下四大名捕’之一;”庄怀飞答:“这小子实在要得!当日我们一起闯江湖,在六扇门闯出名堂来的,就数他最好汉!”

“铁手?”谢恋恋秀眉微皱,她想不通怎么有人会姓‘铁”名“手”,“四大名捕?”

“对。‘四大名捕’即是冷血。追命、铁手、无情;”庄怀飞解释,“他们原名是冷凌弃、崔略商、铁游夏、成崖余,可是他们的外号太有名了,使得知道他们原来姓名的人,反而不多,不过,这四个江湖中人给他们起的绰号,倒很合乎他们的性情武艺。”

谢恋恋偏着头说:“那么这位铁大哥一定是铁石心肠,心狠手辣的了?”

“才不是,”庄怀飞见她可爱,用手拧了拧她的脸颊,笑道,“这外号只是形容他那一双无坚不摧的手,和深厚无比的内力。他在‘四大名捕’里排行第二,江湖人多称他为二哥或二爷。”

谢恋恋笑得像一朵娇柔的花,“我明白了,正如大家都叫你做‘打神腿’一样。”

“聪明!”庄怀飞摸摸她的秀发。近的山,远的雪,稻麦青青,忽尔生起一种与伊生死相依的感觉,“那山真美。”

“我们改天到山上看看。”

“看......?”

“看花呀,蝴蝶呀,兔子呀,还有雪啊……”谢恋恋发现他似没有细聆,娇缜地道:“你在想什么啊,你?”

“我在想……”庄怀飞有点怔仲地道:“要不是大案子,他便不会来这儿……”

“可不是吧?他刚才还说,这儿他人生路不熟,还要你多多帮忙他呢厂谢恋恋依在他臂弯说,“可是,这又关你何事?”

“对,关我啥事!我一天当捕快,这儿的事就没少得了我的!”庄怀飞笑了起来,“不过,说实在的,这人追捕起犯人来,没有什么熟不熟的,总逃不出他的掌下……”

“他来了,”谢恋恋抬起美眸看他,看他英气的眉字。英伟的脸庞、英朗的鼻梁。英秀的chún。英挺的气概,“这不就省了你的事吗?”

“有他在,我可轻松了,”庄怀飞笑着说,眼里己流露出一种难为人所察觉的隐忧,“可是,我还是去见一见红猫他们的好。”

庄怀飞是经验丰富的捕头。

像他这种人,自然懂得把隐忧藏在心底最深处,就算做梦的时候,也不会触及。

庄怀飞尤其精于此点。

可是谢恋恋还是看得出来。

她没有追问下去。

第二章 铁打荆州

她问的倒是他和铁手的交往。

——她看得出来:庄怀飞跟铁手是有着深厚的交情。

“你们是怎样相识的呢?”

一向在闺中,对刺绣。女红。厨艺、琴棋诗书画无有不相的谢恋恋,向往的却是江湖上的风云轶事。男儿汉义气相交的铁血传奇。

“我们?”庄怀飞倒是想起了往事,笑得也非常神思逸飞的,“我们真的是不打不相识!”

——其实,他和铁手,倒不算是深交,但却很有情义:

因为他们共过生死。

共过患难。

江湖上的男女。其实最注重也最微妙的感觉,就是注重这个:

共生死。

同患难。

一一而且也共富贵,同进退。

这点很重要。

——只有共历过这些,大家才是一家子,不然,只是猪朋狗友,凑热闹的脚色而已,醒时共交欢,醉后各分散,吃吃喝喝的酒肉朋友罢了!

只有在有难时同当,有敌时联手,有事时不离不弃,不危时不舍不负,你遇上问题时他第一个赶到,他得到喜讯时第一个就是通知你,别人骂他你比他还生气,你失恋时他比你更不平,只剩一两银子他让你用一半,你有百万家财对不会忘了他,这才是江湖上真正有过命交情的朋友。

如果你已有这样的朋友,恭喜你,夫复何求?如果还没有,赶快去至少找一个,让自己无枉此生。

当然,庄怀飞跟铁手的交谊,还没那么深。

不过,他们也曾是患难之交,而且是化敌为友。

他们相识时正面对一大堆敌人。

分别时却只剩下了他俩是朋友。

那是发生在十二年前,荆州的落马地一带。

铁手在荆州遇上一场晚雪。

庄怀飞则在落马地赶上一场杀戮。

所以他们同在漫天风雪的“三周庄”中作出一场殊死战。

——铁打荆州,雷打不入三周。

“铁打荆州”,人所皆知,荆州天险地利,固是兵家必争之地,易守难攻,闻名天下,但所谓“雷打不入三周”,指的便是盘踞在荆州落马地一带的“周氏三兄弟”的“老巢”。

——“三周”便是”单手棍”周丙,“双手金镖”周旋,以及“三手大劈棺”周东得三兄弟。

这三兄弟因恃着是朝中当权得势的大官王翻的远亲,加上他们一身武功,呼啸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部 山梦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四大名捕打老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