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捕打老虎》

第六部 应该让他活

作者:温瑞安

第一章 正在死去的心

杜渐却是趁这逆变的时候,赶快掏出一口瓶子,倒出十几粒冰块似的透明小丸子,他也不敢多吃,只倒出了三粒,仰脖子就吞服了下去。

这葯九就叫做“阿梦冰”.专治“算死草”之毒。

杜渐的剑,淬的便是“算死草”的毒力,这种毒,会自伤口渍烂起,一直烂到五脏、人心人肺俱烂,最后人脑痴狂,心死人亡。

杜渐自己也不敢身试其毒。

“红猫”夏金中也死了。

庄怀飞觉得自己的心也正在死去。

这时候,他忽然生起了一个奇特的感觉:

他们死了,他也不想独话了。

他本来是想把这一大笔替人保管的财富,还给了人,然后,藉此挣得一笔钱,可以与恋恋到天涯到海角,无忧无虑,可以供养老娘,颐养天年,可以使追随自己多年的老兄弟,好兄弟过得好些。快活些。有尊严些;而他自己,不想再当捕快了,只想做个逍遥自在的人……

可是,一旦他们一一逝去,他的心好像也逐渐死去,有钱,也变得没有意义了。

一一那他为什么要为这笔银子而付出那么可怖的代价呢!

侍奉母亲,善待恋恋,让红猫。老何都得到重用……这些,岂不是本来就是他天天都可以获得的、把握的事情吗?怎么又为了那虚无飘渺的一大笔钱,而致一切原来有的幸福,都失去了,粉碎了……

难道这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吗?

一一有钱到底有什么用?能买回这些已经失去的吗?

他茫然了。

也惊然。

他现在只有一个希望。

他希望恋恋不要死。

恋恋不能死。

一一一因为这是他最后的也是最深切的寄望。

离离力战社老志。

离离使的是一把金色的剑。

她寒着脸跟杜老志苦斗。

杜老志的趁手兵器是刀。

一一一不是一把,而是两把。

不是长刀,也不是短刀。

是短刀,也是长刀。

一一一那是因为一刀长,一刀短。

左手长,右手短,双刀并用,左右开刀,他就是“八大刀”杜老志。

除了他手上持着的两把刀,他腰背上还扶着六把刀,他短刀守,长刀攻,刀光霍霍,却始终掩灭不了离离的金色剑光。

金芒夺目。

实际上,离离的剑法灵动,而剑也很轻一:黄金打镌的剑,按理说再轻也轻不到那儿去,对一个烷约温柔女性的腕力而言,肯定是个不胜负荷的负担-----可是离离却肯定没有这个顾忌。她的剑只是表面镀上了黄金,而剑内却是空心的,剑锋快利,使起来也分外趁手,而且,只要经阳光。烛光一映,她回招舞剑时剑身即炸出金芒,夺人心魄,很容易便为她犀利的剑招所趁。

可惜,而今,暮近,天灰,风狂,雨密客光线很暗,天不助她的金剑绽光。

但却大助杜老志那种飘忽。诡奇。险诈,古怪的刀法。

这时,他的刀势又是一变:

变得以短刀主攻。长刀反守。

杜老志这个人至少有几重身份:他既是谢梦山视为贴身驭土之一(故尔派他去盯梢“有作为坊”的一切异动,结果是他暗里通知了杜渐在渭水阻截了红猫携住离离的逃离,也是米苍穹派出来的亲信,用作监视拉拢武林中的人物和走报江湖上的动静,同时,他又是“铁脸无私”杜渐的胞弟,两兄弟常在一起,里应外合,互为翼涩,一个啃软的,一个啃硬的,狼狈为姦,合作无间。但他同对也在暗中监视他哥哥。

他长于刀法,一个人能使八把刀,八种刀法。

他本身就是个战力极强,斗志极盛的好手。

要是吴铁翼亲自出手,或许还可以与之一战。

一一一吴鲤鱼则尚未够火候。

吴鲤鱼就是“离离”的原名。她出世的时候吴铁翼官位迁升甚速,故唤之“鲤鱼”,有跃“龙门”之暗喻,后大家多直呼呢名:“鲤鲤”,久而久之,就成了“离离”。

金剑对双刀,离离渐落下风。

这时候的局面是:

恋恋垂危。

离离遇危。

铁游夏。唐天海各为“冰火”之毒所制,苦不能动,空自着急。

庄怀飞、杜渐各为毒剑所伤,一个急着自疗驱毒,一个身心皆伤,在呼唤着她的名字。

第二章 他大喊她的名字

“恋恋!”

他大喊她的名字。

他怕她一缕芳魂、会悄悄地灰飞烟灭。

一一他快失去她了,直到这时候,他才知道她在他的心目中,是多么的重要、是这般的不可或缺。

她在他呼唤中,居然徐徐的睁开了明眸,看了他一会,才“臆”了一声。

她发现他的伤势很严重。

“你受伤了…”

庄怀飞身负三创一一但伤他最重的,还是恋恋刺的那一刀。

“你为什么要杀我爹?”她问,问的很有些迟疑,“你不是要把那笔赃款带走,跟她双宿双栖,远走高飞的吗?”

“她”指的自然是离离。

仍在奋的中的离离。

“庄怀飞一下子都明白了。

明白过来了。

一一一为什么恋恋要刺他一刀。

一一那是因为恋恋以为他先“刺”了她一刀。

其实世上本来敌友都一样:他以为你先刺他一刀,他自然会刺回你一刀,你以为他先“阳”你一招,你也一定会“阴”回他一招。

一一一连相爱的人,也不例外。

所以爱极反变恨,爱得愈深,恨得愈重。

相爱的人,常因一些误会,而成了仇,互相伤害,至深至切,比敌人还要心狠手辣。

因为有爱的人恨得比较深,下手自然也会更狠。

——她以为他骗了她……她以为他心里只有她……

庄怀飞苦笑道:“我只是欠了她爹的钱,要还给她……你爹要夺,但我不能失信于人——”

他笑的时候,嘴角往下弯,很苦很涩。

很少人的笑容会这么孤苦的。

“我如果要拿钱跟她逃跑,早就走了,还在这里干什么?……”他不是为了解释什么,只感觉到他说清楚些,恋恋的痛楚仿佛也减轻了些,“你为什么要这样傻?”

“我……我爹……”

“死了。”

恋恋眼角流出了一行泪。

“你娘……?”

“也死了。”

这时候,离离已发定可危了,但突然间,一人熊背虎腰,狮鼻马脸,一身湿疵,抄大扑刀杀了进来,往杜老志猛砍狠攻。

这是呼年也——原来他给杜渐打落江中,却未死,因不熟水性,好不容易才游上岸来,水喝了个饱,命赔了一半,狼狈十分,也恨得咬牙切齿,如今赶了过来,踉社家兄弟拼死命。

离离一旦加上了呼年也,又勉强敌住了杜老志。

恋恋看了看战况,凄然间:“是我爹…杀了你娘?”

“我不知道。”庄怀飞也并不十分清楚谢梦山与粱失调及上风云之间的关系、只沉痛地道:“我只知道/不是你爹,娘是不会死……”

恋恋又流下了两行清泪。

“也许,一切都扯平了。”她充满了歉意;身体徽微抖哆着,用手轻触他腹中的刀柄,她的手更剧烈的抖动音,“那一刀,我不是为那女人而刺的,我是因为爹才杀…你一刀的……”

庄怀飞抓住她的手,沉重的道:“我明白。”

恋恋很珍惜的看着他,道:“我也快要死了……你却不能死。”

庄怀飞大声说道:“谁也别说死!谁也别轻言死......”

他已泣不成声:“永远别说死一一”

“我不行了。你不要死……”恋恋无限依恋的说:“你还有大志未酬,你原要——”

只听“当”的一声,金光一闪,离离手上的剑,已给震飞。

血光飞映。

呼年也已着了一刀。

杜老志这时抖擞神威。

他的刀法大变。

刀略大异。

他现在不止用手上的两把刀,而是把身上的八把刀,不断更换、更动。更替着来用,使得刀招不住变易,令呼年也,离离无法应付,险象环生。

这一次,在悲痛中的庄怀飞似乎没有觉察。

恋恋却觉察了。

她忽尔竭力叫了一声:“姑姑。”

姑姑一直都在她身畔。

她是恋恋的“忠仆”,只要恋恋一声令下,她就拼了老命也要将庄怀飞打杀。

“你去帮那姑娘………”恋恋却是这样有气无力的吩咐道:“我们的事,不关她事………”

“姑姑”只好应声而去。

她施的是雁翎刀。

刀对刀,她居然一时敌住了杜老志。

她跟离离、呼年也三人联手,力战杜老志!

恋恋居然叫姑姑去帮离高。

她的用意很明显。

她明白庄怀飞的用心了。

她旨在说明:离离无涉于她和庄怀飞之间的感情……

这就够了!

她和庄怀飞依然是一对恋人,无人能替代,无人能破坏,无人能参与其中,这就足够了!

“可惜……”恋恋眷恋也倦俯的说,“我们却一直去不成太白山……”

外面的风,呼呼狂啸,仿佛是那高山上捎来的一个回应。

“只要我们想去、要去。”庄怀飞悲酸而坚定的说,“就一定能去。会去的。”

“只是,”恋恋恋恋风尘的说,“我等不到了,我……”

“不要说死,”庄怀飞苦苦地迫:“永远也别说……”

第三章 正在老去的梦

突然之间,“哇”地一声,“姑姑”庞大的身影,给一掌击飞。

“呼”的飞了个半天,小珍力图接着,但却她身躯压了下来,小珍“哎”的一声,但还是给压了个正着!

“姑姑”着了一掌,虽没气绝,但也半死不话,受伤甚重。

出手的是杜渐。

他已止了血。疗了伤、镇住了毒!

他一出手,就暗算了“姑姑”一掌。

——至于小珍勉力去接,只让人看出她完全不会武功,一点内力底子也没有!

他暂且不去管她。

“姑姑”一倒,局面更是败如山倒!

杜老志已在他兄长之后,一刀砍着了呼年也的右臂。

呼年也一痛,左手抚臂,于是左手立即又着了一刀!接着下来,脚,腰。肋、颈、脸。额都各中了刀:

死了。

战场里只剩下了离离:

一一、以她一人又焉是杜氏兄弟的敌手!

“你去帮她啊!”

恋恋这样吩咐。

同时也是要求。

庄怀飞把恋恋交给沙浪诗一一她已几乎吓坏了,她身旁沉默的保镖倒没有吓坏,只是吓傻了一一他保住沙浪诗的方法(也许是他唯了的方式)就是以他扭曲似的身抠,挡在沙浪诗的身前,这时候,挡住沙浪诗也形同护住了恋恋。

庄怀飞一起来,只觉双腿一阵痛苦,只觉一阵昏眩,几乎摔倒。

他不光是失血过多,而且,剑毒一直在蔓延,伤心又比伤身更伤。

他已千疮百孔。

他才站起来,还没站稳,刀已到。

杜老志的刀。

还有剑。

杜渐的半截剑锋。

一一他们决心要先放倒庄怀飞,可是他们又要留他活口,好迫出赃款,于是,每一刀,每一剑都往他手脚剁,刺,他们有意要把他四肢断尽,再逼他说出一切。

身受重伤,奇毒入体的庄怀飞;再也招架不了,手足又多了几道血泉。

离离拼死冲了过来,迎剑力敌杜氏兄弟。但没有用。她决不是任何一个人之敌,何况,双杜联手,威力更甚于二人原来的实力。

就在这时,突听一声虎吼。

铁手猛然而起。

——他本来至少还要“多一阵子”才能回得功力。

这是第五次“复功”。

他腾身,第一件事,便是拉起了小珍。

他抓住小珍的手,珍惜得似是最后一次。

然后他攻向杜老志。

杜老志这时己闻异响,返身,一刀,砍向铁手。

铁手挥手挡掉。

杜老志再一,二、三刀。

铁手不但不退,反而进攻,迟的是杜老志,将他迫退到杜渐身旁。

杜渐接庄怀飞,剑攻铁手:

“铁手,你最好别插手这件事,否则,我要你死在这里!”

“这事我管定了!”

他只说这一句。

其他一切,已不必多说。

他手上已经办了不少大案,也破了不少矩案一一他很清楚遇到这种人,且已干到这个地步了,再劝也是不会回头的,再说也是多余的了。

他见形势险恶,便祭起毕生功力,神功斗发,提早“片刻”恢复功力,虽然大耗元气,但他大伤元气也决在所不惜。

他要救离离。恋恋和庄怀飞!-----不能让这屠杀继续下去。

“说什么四大名捕。铁手神捕,其实也不过是贪图这笔赃款之人!”

杜老志一面恶誉,一面出刀,一二三四五六七八刀!

一刀比一刀快。

一刀比一刀狠。

一刀比一刀凶。

快,凶、狠,八刀一过,忽听杜渐“啊”的一声,已给震开,铁手不知何时已妙手把他怀里的葯瓶拿了过来,杜老志一见,情急,刀更急,更紧,这时,忽又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部 应该让他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四大名捕打老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