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捕打老虎》

第一章 奇梦

作者:温瑞安

1.陪她一段荒凉路

她们本来是磨拳擦掌。枕戈待旦。跃跃慾试。杀气腾腾的要打大老虎。

吴铁翼就是“大老虎”。

他的确是大老虎——他是朝廷命官,却暗中恩威并施,滥用职权,私下遍布小惠于黑白两道。绿林好汉,一面纠合指使一群武林中的亡命之徒为他打家劫舍。谋时夺命,乃至以武力窃取控制了江湖帮派世家的主事、主持人,为他效命,并且以掠劫得来的钱财和拉拢打杀中巩固的势力中增加助展他的权势及影响力;另一方面,他又私通外寇,跟金兵,辽人,都有秘密往来,一旦大局变异,大势不利时,他便可以马上通敌造反,对宋室反戈一击,来个里应外合,说不定,还可以讨得个一方尊主。屹立不倒。至高无尚的地位稳坐,供他一辈子呼风唤雨,作威作福,他这人,两面三刀,翻脸无情,心够狠,手够辣,行事够利落,抗的祸于也够大,大得连他自己终于也罩不住了,给四大名捕相逐彻底稽查,查得他落荒而逃——他不是大老虎,谁是!

孙绮梦和她那一千维护她的人,要打的就是这只“大老虎”!

她正等着他来“打”!

她本来也没打算对付他的。

她原本一早就知道他不是好人——她就是喜欢他够坏。

她原来也早就知道他够姦——姦,有时候也是一种魅力。

——只要他不要对她使姦、使诈。

可惜,他都犯上了。

她只好亲自出手对付他。

——首先,他不可以通敌卖国。

就算他出卖朋友。背叛上级,她也可以不管,但他如果把国家民族都断送蛮族手里,百姓惨受茶毒,神州乌烟瘴气;她可不能不管!

她虽然是个妇道人家,但对国家意识,民族大气,却是十分坚持。警觉的。

──另外,他不可以对不起她。

这一点,就绮梦而言,坦白说,还是要比第一项还重要些。

生灵涂炭她也许下一定能亲眼目睹,国家兴亡在那时代而言对一个小女子实在是干卿何事:但他可不能对不住她。

那是女人的大忌。

他犯了忌。

他不光是姦污了她的亲信杜小月。更意图杀她的手下梁恋渲,这还是发生在她发现了吴铁翼在外面风流快恬之后

——他在江湖上、官场中到处留情,她是早有风闻的,但而今却是连她最憎恶的后娘白孤晶,他也与之有染,这可是此可忍孰不可忍也!

她是那么痛恨她的后娘夺去了她父亲对她娘的宠爱和她的慈爱,使她不管后娘对她如何虚情假意,她都在背后狠狠的呼她为:“自骨精厂而且,不惜找到一个不算十分充分的理由,离开东北,千里迢迢的来了山西,镇守这荒凉之地。避开了她心月中的“白骨精”!

他对她不诚!

他先对她不忠!

──所以她也要对他不义!

她要对付他!

她要“打老虎”!

──“老虎”就是“虎威通判”吴铁翼!

她要狠狠的打。

──不留手、不留情。不留余地!

因为她要报复!

她认为是他不爱她、不注重她,才会做出这等享来!

没有比这更大的侮辱了!

──他居然连自己的姊妹都侵占!

他还跟自己的后娘有一手!

她愤恨。

她要让他知道:受自己心爱的人出卖的滋味!

她的人缘一向好。

情缘也多,千丝万缕,关系复杂——自出江湖以来,但凡跟她有密切关系的,都对她很俯首从命、言听计从,她也很善于利用而且不伤害这些关系。

世上有一种人,很容易让人为她(他)效力和卖命,绮梦肯定就是其中一个。

世间也有一种人,她(他)为你效命。卖力的时候,是完完全全的奉献,没有保留,没有私心,甚至牺牲一己性命亦不足惜,只不过一旦她(他)心向逆转,从爱变成了恨,要反叛你时,也往往做得够彻底。够决绝,为了要伤你的心。打击你,真是不惜诬陷。狙击,就算歪曲事实,赶尽杀绝都不顾!

绮梦早在山东“一贯堂”的时候,吴铁翼趁着到东北“神枪会”招兵买马。联结实力之际,已诱使孙绔梦跟他发生了关系。

绮梦那时当然不敢告诉她父亲。

她怕孙三点会毫不考虑、一时冲动就杀了吴铁翼。

——现在重头细想,她才发现当时自己想法愚蠢幼稚,她父亲不见得是个那么一冲动下就罔顾自身利益的人,他父亲甚至是个为了“一贯堂”扩张势力而要把她嫁给“青月公子”那种不择手段六亲不认的人物!何况吴虎威这个人更不是说杀便杀得了的家伙!

她明白吴铁翼一定不会娶她的。

──吴铁翼本来就有原配夫人。

他的夫人“蛇蝎女侠”朱笑兮,也是名门望族,武林中有头有脸的人物,显然到后来因为吴铁翼桃花处处;背弃了她,两人早已貌合神离,分居西地,多年不在一起,但两人始终保有名分,何况,吴铁翼之所以荣升发迹,开始都因这个有背景世家底子的女人力保荐举,才有今日。绮梦决不认为吴铁翼会因为她而不惜与朱家对敌。

对这一点。绮梦不但心知肚明,而且很有自知之明。

她自甘承担镇守山西疑神的艰任,这闯荡江湖的一路上,她与五裂神君和独孤一味交好,对他们都有好感,加上荒山孤寂,江湖寥落,她对两人的追求都不坚拒。

反正,这“疑神峰”和“猛鬼庙”的地盘,本来就是“神枪会”与“四分半坛”和“太平门”三分势力。她要跟他们”和睦共处”(──和睦共处的好处至少有:她不必担惊受怕、日夜防范别人会未侵夺她的地盘,也不帕别人会伏袭暗算,因为五裂神君和独孤一味自然会维护她,而她也可以趁便乘隙不时“下山走走”、到江湖上去“闯荡闯荡”,这对她那么一个爱俏贪玩喜作乐的女子来说,自然是十分重要──这些都是在“和睦共处”甚至是“驾凤和鸣”的情形下才能办得到的。

要是在作战,对立的状态中,大家都忙着提防,备战,她那些”乐趣”,便一个也别想沾了。一一已也不能完全没有“作战”。“对立”的紧张,要不然,男人就不再会“紧张”她了:所以,她也适当地让独孤和五裂间造成“对抗”。引起他们之间不过火的争夺。

再说,她再坚强,还只是一个女流之辈,当年还在“神枪会”的“大树遮荫”之下,她不但怕蟑螂、怕老鼠。怕蛇也怕晰蝎,最怕的,还是黑,还有鬼!

她胆子不小,但她是女孩儿家,女子就是怕这个!

自从她负气来到了“疑神峰”后,这些惊惧。畏忌,她一一都克服了。──是克服了,但并不代表她不怕。

怕还是怕的。

这是与生俱来的天性: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跟她在一道。服侍她的,不管张切切、何文田、李菩青、言宁宁、社小月、梁恋值……全都是女的,不是女儿身的。只一两人,其中最“强悍”。“吃重”的,当然就是铁布衫。

但这当然是不足够的。

铁布衫很彪悍。粗豪,但却是个鲁男子,漠漠荒山,漫漫长夜,崎梦还是需要个伴儿。

她又一向不信任男性部属,所以,她的亲信,大都是女的。

除了铁布衫和其他一二位特殊的例外——例如铁布衫,曾深受她的恩情,她相信他永远也不会背叛她。做出对不起她的事。

人很奇怪。有些男人和女人,常常都可以做出对不起他人和伴侣的事来,可是别人总是可以厚有她(他),为他们解说、澄清,但却是有的人,只要不意犯上一点小过,马上就让人围剿、鞭挞、一点宽恕的机会也不予。

真是同人不同命。

像这样“陪她一段荒山路”的“密友”,孙绮梦姑娘当然是找到了。

而且还不止一个。

五裂神君是一个。

独孤一昧也是其中一个。

绮梦不寂寞。

她本来就是个“奇女子”。

——“奇女子”有时候意谓:她是个为所慾为。敢作敢为、不顾碍世俗旁人指撷议论的女子!

就是因为她是这般女子,这次,她才率同她的亲信。手下,在“疑神峰”顶“崎梦客栈”中,等那负心郎来:

她要大义灭亲!

可是,没料到的是:

她要打“大老虎”还没打着,却先遇上了比老虎还难以应对的事物。

鬼!

绮梦本来怕鬼。

──却教她偏遇上了鬼!

鬼是什么?

谁也说不分明,讲不清楚。

人各执一辞,谁都没真的见过鬼,见过的下一定是真鬼,真的见过鬼的不一定让人相信他说的是真的,但说假鬼编鬼话的满街都是,而且真遇鬼的说不定早也成鬼了。

大家都只肯定:

鬼不是人。

——但连这一点,也大有质疑处。

鬼真的不是人吗?

那么,酒鬼呢?色鬼呢?衰鬼呢?老鬼小鬼?好鬼恶鬼呢?

有时候,人比鬼还鬼。

那么,人为什么要怕鬼呢?

也许,人之所以怕鬼,是因为他不知道什么才是“鬼”。

人对他自己不清楚的事物总是感到惧畏的。

只不过,人更不了解的是“人”:

为什么人不怕人?

其实,人最应该恐惧的,应说是人才对。

绮梦本来怕的是鬼。她才不怕人。她一向很有人缘。她当然不想有鬼缘。

——但她近年来已不怎么害怕了。

大概,是“见多了不以为怪”之故吧。

——她倒不是见多了鬼,而是在“疑神峰”的“猛鬼庙”这一带,那么荒凉,那样恐怖,她虽然不是常与鬼为伴,但常处于这般幽异诡秘的气氛下,胆子自然也大得多

毕竟,胆量是可以训练的。

但换句话说,像吴铁翼这种“大老虎”,一生只噬人不吐骨头,没料这一次却自动往一个他一直以为只听从他的话、不会背叛他、没有威胁性、但可以尽情泄慾的女人的“陷阶”里跳,对他而言,最可怖的,还是人,而不是鬼吧?

他一生都很有女人运,所以,就算“蛇蝎夫人”与他异离了,但都并不憎恨他;他在逃亡的时候,最不顾一切收留他的,还是那些曾与他有一夕情缘的女子;连他的唯一女儿离离(生母已逝),都尽力维护他,——若不是她舍身相护,他早已给追命、冷血等人逮捕了。

可是,他还是没想到:若他真的到此荒山来,绮梦和她的手足们则一定不会、一定不会放过他!

2.露相的真人

假如吴铁翼如常上来“疑神峰”,入宿“绮梦客栈”,那么,按照常规:一,他一定会跟两三名亲信一道来。

这两三名亲信,都是武功高强:忠心精悍的好手,其中包括了她们只知来其人而未睹其貌的土飞,和杀手无情、稍有得咎于他的人无不给他杀得家破人亡的朱杀家,与毁坏力特强、破坏力更大的唐化,及稳打稳扎、深藏不露的庄怀飞,以及一直常追随身边的呼延五十。呼年也、“风雨雷电”,还有一直跟在吴铁翼身边女扮男妆但任椎都一眼看出她是女儿身的“无惧”汪思、常常追随吴铁翼身后老爱男扮女装但总是让人一眼就看出来他是男子汉的“大畏”高怕飞。

不过,很少说一次过十人都来齐,总是三四人不等,若进入“绮梦客栈”密议之后,吴铁翼总是会在议后找绮梦温存一番。

有时候,绮梦也会拒绝他。

他也并不介怀。

不过,他总是在会议过后,才跟绮梦调情。

绮梦的计划是:

先把吴铁翼和他的手下分开来,再行逐个击杀。

吴铁翼须活抓。

他下来向绮梦挑引的时候,就是最佳时机。

他们本来想下毒。

可是,如果唐化在,谁也毒不倒他。

此外,汪思善于解毒,高怕飞则根本毒不倒。

他们只有狙袭。

——先行制住吴铁翼,万一制不住他的手下时,也可以拿他以作要胁。

计算既定,由于听说吴铁翼大约会在八月中秋前后会来,那也就是她们下手的时候。所以,这行动就叫做:

“猿猴月”。

她们连“行动”的细节都准备好了:

就算吴铁翼带来的是三个最难惹。武功最高的人物,即是:唐化、王飞。朱杀家吧!

她们也早已分配好“猿猴月行动”:先由美丽的言宁宁露惑朱杀家。

朱杀家一向色迷迷的,看到言宁宁。李青育她们就像苍蝇遇着了蜜佰似的,那还是指他的眼色,至于他的神情,绝对比苍蝇蝇不如,像一只给老鼠胶粘着的蟑螂还差不多。

她们打算在朱杀家色授魂销之际,叫李青菩一齐施展浑身解数,在他以为色从天降之时,将之夹杀。

铁布衫则对付唐化。

因为他不怕毒。

也不畏暗器。

他是铁布衫。

另外,何文田和张切切替铁布衫掠阵:

总之,一定不放过“破烂王”唐化。

至于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章 奇梦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四大名捕打老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