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捕打老虎》

第一部 暗器对暗器

作者:温瑞安

第一章 绿幽灵

这只“大老虎”是非打不可的。

——这点,在铁手心中,十分清楚,也非常肯定,更极之坚定。

可是,他是一个经验老到、干练精明的名捕,自然常反躬自省,警觉惕悟过:我们而今四处追打这只大老虎,然则,会不会反而只给这只行动比鹰隼还快、行为比狐狸还狡猾。行藏比老鼠还会钻洞的“大老虎”在背后玩弄。操纵、乃至逐个打杀呢?

——明着看来是自己这些人去追打这只老虎,但实则……

……实则自己是不是正给这老谋深算、老羞成怒的老虎在暗处捉弄打杀呢?

这铁手可就不清楚,也不肯定了。

有些事,是既对路又对劲的。

例如在鱼缸里养鱼,在鸟笼里养鸟,头发是黑色的,血是红的……

但也有不对路但对劲的。

譬如偌大的鱼缸里只养了一条比睫毛还小的鱼,小小的鸟笼里只养了一只肥大的猫,童山涯翟没有毛发……

更有对路但却不对劲的。

就像小小的鱼缸里养了一条四四方方凝结不动的大鱼,鸟笼的栅门没有关上但鸟却并不飞走,头发的颜色是金色的、银色的、红色的…还有既不对劲又不对路的。

譬如有水的鱼缸里养了好些鸟,没水的乌笼里养了一群鱼,头发变成了一棵树……

现在铁手的心情就是这样。

忽然间,他觉得,既有些不对劲,又有些不对路。

只不过,一时间,他无法清楚分辨得出,是那一点不对劲,那一处不对路。

庄怀飞一掌拍下了一角石桌,叱道:“……没那么便宜的事!”

把谢梦山和唐大海全吓得一怔。

也一震。

——庄怀飞和铁手不是一早给“冰火五重天”和“乌淬淬”的毒力散了功了吗?

散功的人,又怎能一巴掌就切下一块石桌?

唐大海本来像鲜猪肝一样的脸色,现在变得像卤牛膀一般。

而且还是卤坏了煮烂了的牛膀。

谢梦山本来一向讲究仪容,而今,就算他仍十分讲究仪容,仪容也讲究他了。

那是因为震惊。

震惊得使他咳了两声。

之后还咳了七八声。

他一咳,在他身后的人就突然动了。

何可乐自谢梦山身后飞身而起,越过桌子,一掌就向庄怀飞的天灵盖拍了下去。

他一出手,才让人乍见,他的手比砧板还厚。似团扇般的大,整只手就像一支锤子!

——足以开碑碎石的锤子!

他的掌法也正叫做“小开碑手”。

余神负也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攻向庄怀飞,可是在座绝大部分的人(不,是全部的人,包括庄怀飞在内),都看不见他是怎么“攻”过来的。

但实际上他已发动了攻击。

因为谢梦山已下了令。

他的“咳嗽”就是他的命令。

余神负则是桌底下出袭的——

他很瘦,身形很削,一旦发动攻袭的时候,他就整个人“闪”人了桌底,并且趴了下去,比鱼游于水还灵敏。比羽飘于风更莫测,比穿山甲钻孔更加迅疾地,已“潜”到了庄怀飞座前,左手一刀,就扎向庄怀飞的鼠踢,右手一剑,反挑庄怀飞的咽喉。

只要庄怀飞有些许分心。分神在应付何可乐飞空而来的攻击,他就必然伤亡在台面下余神负的暗袭中。

庄怀飞大喝一声,还未立起,双足已急踢出去,另外。

双掌一合,已及时夹住了何可乐的那一掌。

尽管余神负的袭击不但有如神助,更鬼神莫恻,但看来他对何可乐的那区区一掌,反而如临大敌。

他双掌左右一合,刚好拍住了何可乐的来掌。——那时分,何可乐的手掌离庄怀飞大约只有半尺不到。

何可乐给夹住的掌臂,摹然粗肿了起来,也很快比原来的粗胀了三至四倍,色蒲红,且发出嘶嘶的异晌,和一股腌坏了虾酱的异味。

何可乐本来白惨惨的一张脸,此际也成了虾酱色,居然跟盛怒中的唐天海可以媲美。

然在这时,只听一声怪吼,余神负整个人把石桌自底部撞碎了两三爿,扎手扎脚的飞了出来。

比他先飞出来的是他的一刀一剑。

他飞到半空,怒吼。咆吼。虎吼,然后又扎手扎脚的掉了下去,然后听到“通”的一声,大概是摔落到水缸里去了。

那是因为庄怀飞的脚。

他不幸,遇上的是庄怀飞的那一双腿。

一一一打神腿!

这两脚踢出,看来“轻描淡写”,然则却使“有如神助”的余神负,几乎“有如鬼召”,他的攻势,也给这两踢全瓦解了。

虽然踢飞了台底下的狙击者,但庄怀飞面对何可乐那一掌,依然在僵持着。

何可乐的手掌依然在发胖。

手臂更粗胀。

庄怀飞仍然用双手夹着他的手。

手掌离庄怀飞约四寸。

何可乐身在半空,力道全凝于手臂上。

庄怀飞的双脚刚踢“走”了余神负。

问题是:庄怀飞的敌人肯定不止于一个。

他当然不只一个敌人。

余神负还不能算是他的大敌。

何可乐也不能算。

但唐天海一定能算。

一一他是蜀中唐门中,施放暗器超新手法的:“三十六小手,一手包办;七十二大搜,一千遮天”中的四大高“手”之一,他绝对可以算是庄怀飞的劲敌。

唐大海是在这四五年内到任武功县,以知军监察为名,实是替童贯监视一切活动,并纵容部下军兵騒扰良民百姓,为此,维持治安的庄怀飞几次与之冲突过,但因谢梦山居中调停,加上唐天海对庄怀飞在江湖上。衙内。六扇门中和百姓心目中的份量,很是忌讳,而庄怀飞也顾忌唐天海的“唐门背景”和“童贯靠山”,始终没有真的大打出手。

一一一虽然没真个打起来,但相骂时忿忿不平的说:“有日让你尝尝我毒砂的滋味”或“我等着领教你的腿法”这等话,总是说了不少。

这种话说多了,恨意自然会深:这种话听说了,自然结了仇。

县里知情的,大都知道唐军监和庄总都头并不和睦,大抵,这两人是敌多于友。

不过,对庄怀飞而言,他倒喜欢唐天海是敌非友,而且他也喜欢有唐天海这样的敌人。

因为只有这般的敌人让他激发。奋进、精益求精一一不能“衰”给这厮看!

庄怀飞反而喜欢敌人。

因为敌人始终是敌人,很少人能够化敌为友,可是朋友很可能突然成为敌人,让你措手不及,而且很多时候都会遇上反友为敌的情形。

——敌人至多不过变成朋友,那算是意外之喜,总好过不知什么时候(往往是要害关头)朋友却变成了敌人。

是以,他跟唐天海似也不求和解。

所以,唐大海心中一定暗恨庄怀飞。

俟庄怀飞有“小辫子”给唐天海一千擦住的时候,他心中的喜悦之情,可想而知——无怪乎他能一直等到,“县大会”高阳一得主事时,才大爆庄怀飞与吴铁翼“串联勾结”的内幕!

谢梦山认定了:他当然不会放过告密的机会!

他更不会放过的是现在的机会!

杀庄怀飞的机会!

他在这要命的关头发放暗器!

那决不是普通的暗器。

他的暗器很“大”:他双手一抄,抄起了两块结余神负撞裂为四爿的石桌,顺手就砸了出去!

这就是他的暗器。

好大的暗器!

——两块“大暗器”,以惊人的速度。惊人的威力。惊人的方式,向近距离的庄怀飞,飞砸了过来!

这样子的暗器,别说给砸着一大块,就算给一小边角儿擦着,只怕也七残八废。不死也成废!

这时候,庄怀飞仍与内力滔滔不绝。潜力滚溪不休。韧力源源不断的何可乐较劲,还未见真章。

何可乐的右掌,离庄怀飞百会穴大约还有三寸左右,已不得分进。

他的手已暴胀得像一枚怒勃的*茎,无论怎么蠢蠢慾动,但都给庄怀飞一双手死死地夹在那儿,像一截受辱的紫色*头。

不过,何可乐当然不只是一只手。

他还有左手。

他又一掌拍了下来。

拍得很慢,越慢,力量凝聚越大,对方越为他的掌劲所笼罩。索紧、击杀。

他的左手原要比右手粗了一倍有余,好像两只半右手。

才能当作一只左手。

他双臂仿佛长在两种不同类型动物的身上:例如象与猴子。

他那一只象一般的手掌,又向庄怀飞当头拍落。

这次掌势更慢,也更奇特,因为掌至半途,手几乎瘦了一半。

原是粗得像牛腿般的手,以极快的速度萎缩,快变成了羊腿了,只怕再打下去,到拍着目标时,大概会变成田鸡腿一般大小吧?

这才是他的杀手铜:大开碑手。

然而庄怀飞只有一双手。

他已用一双手来对抗何可乐的一只有手,现在又多了一只“大开碑手”。

就在这时,唐大海的大型暗器已然攻到!

一一且以排山倒海之势。

铁手这时再也憋不下来了。

他霍然立起,双手一伸,抓向那两块飞撞而至的桌石,叱道:“住手一一”奇的是,庄怀飞同时也喝了一声:“住手!”

他却是向铁手而铁手则是向唐大海咤叱的。

铁手双手在听到庄怀飞吐喝的同时,已抓住了那两块大石。

唐天海眼中和脸上,立即闪过了得意和狡桧的神色。

铁手马上明白了原委:因为那两块石桌有毒!

石桌本来是无毒的。

一一一可是石桌一旦经过唐大海的手就变成是有毒的了。

铁手双手抓住石块,就等于中毒了。

一一一如果你细看去,那两块石头边沿上还似铺上了一层青惨惨的事物,既似青苔又像霉菌。

唐天海狞笑道:“铁老二,你着了我的‘绿幽灵’,你死定了。”

他一扬手,又发出了两道暗器。

与其说是扬手,不如说是甩袖,他穿着宽袍大袖。长可垂地。

这两道暗器发出了急风。

急风破空。撕空。裂空更越空而来:一取铁手咽喉,一取其鼠溪。

那里一刀一剑。

一一余神负脱手的一刀一剑!

“有如神助”余神负的刀,是“飞斧队”余家有名的“牧诗刀”,而他的剑,是铸造自“妙手斑门”的“长老剑”。

不过,如今,一刀一剑一经唐天海沾手,就成了如假包换。

自成一家的“唐门淬毒暗器”了。

这就是唐天海“只手遮天”的放暗器手法。

他施放暗器的手法自是厉害:他可以随手借用任何皿具,拈手即是,转手成毒,成了他独(毒)门暗器。

这一刀一剑,电射向已着了他“绿幽灵”之毒的铁手!

一一谁沾了“缘幽灵”的毒力,人体内部的七大气轮、莲轮都会受到震动和摧毁,一时间,神智不能恢复,严重的,还会致失心丧魂。神飞魄散。

魂飞魄荡的铁手,又怎接得下这应刀毒剑?

就在这时,忽闻“格”地一声。

第二章 天下发暗器者不止你一人

“格”的一声,接着一声闷哼,在二对一的情形下,何可乐的右臂,终告折断。

他的手臂一断,痛人心脾,气一泄,力全溃,左手的“大开碑手”,也发不下去了,只弯身曲腰,抚臂忍痛。

庄怀飞也不追击,一收手,双脚便连环踢击地上剩下两块大石桌片,呼呼飞向唐天海,一面叱道:“天下发暗器者岂止你一人!且接我以脚发的暗器!”

唐天海脸色斗变,意外之情,形之于色,气得全身肥肉,颤哆不已,忽一滑步,退出丈余,双手一举,扛起一口人大的鱼缸,连水带鱼,向那两块飞石砸去!

“轰”的一声,这一下,暗器对暗器,大对大,撞得个石鱼水瓷各四溅。

由于大家都风闻“一手遮天”唐天海有“沾手皆毒”的能力,所以不管哪方面的人,都各自闪躲,走避,遮头的遮头,飞退的飞退,狼狈不已,慌惶得很。

独于此时,铁手却手拿两块石桌片,上下一舞,砸飞刀剑,然后,他又进步把双石上下一挥,把飞鱼溅水瓷片碎石全挡下了,再一步迈前,双石一拦,前后截住了唐天海。

——那两块大石在他手上简直是轻若无物。

那一刀一剑,激飞折射,庄怀飞伸手一抄,已然接到手上,顺手一捶,插入地上。

这两块石头,一前一后,倏地送到唐天海的身边,唐天海一只脚抬起,一只手扬起,但遂地就不动了:只愣愣地怒视铁手,带着无限的错愕与惊震,连鱼缸破裂后水花四溅湿了他也不管。

一一看来,他在水缸里大概还来不及下毒。

鱼在地上活生生的跳着,大约有七八尾吧,铁手看了,心中微叹,弯腰伸手捡了,尽管鱼身滑沈,但他一张手总拿得着,片刻间已分别将之投入其他鱼缸里。

鱼一入水,又欢快的畅游不已:看来,它们只当刚才的裂缸缺水,是一场它们所不能理解的噩梦。

铁手拾鱼。

只一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部 暗器对暗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四大名捕打老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