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捕打老虎》

第三部 末路狂风

作者:温瑞安

第一章 刀剑笑一笑

他的斧便是剽窃自余默然的“大苦头”!

他已吃过苦头。

这一次,他要他的敌手吃吃他的苦头!

一一一斧头!

他的斧头一黑一白,一个暗沉沉的,一个在发亮,一把回旋析出,一把独劈华山,一面带风挟啸,一面寂然无声,但无声的却比有声的更势凶,有声的要比无声的更刁钻,都一前一后。一左一右。齐齐夹攻。急取庄怀飞!

他要他的命。

唐天海已恨绝他了!

他要庄怀飞也吃吃他的“苦头”!

若庄怀飞没有准备,那么,碎然遇袭,而且还是这般凌厉的斧头,只怕是非常危险的。

可是庄怀飞却似“等候多时”了。

他一点也不震讶。

亦不意外。

唐大海一动,他就俯身,抄刀,拔剑,然后,刀剑一架,及时格住了双斧!

他一向少用刀,也不使剑。

可是他舞一道刀花,使一圈剑花,有形有格,是威是势,刀剑一交时,星花四溅中,居然在风声中听来如一声尖锐而短促的笑。

他的刀和剑,居然笑了笑:

然后“叮!当!”各一响,硬生生架住了一黑一白二飞斧!

飞斧攻势给瓦解。

但刀折。

剑断。

刀是好刀。

“牧诗刀”。

剑是名剑。

“长老剑”。

但这好刀名剑,居然抵不住这双斧合击。

——唐天海发出的飞斧,功力还不及原创者余默然的二成,要是由余飞斧发招,庄怀飞又焉接得下这两斧?可惜。余默然已给他毒杀。

一击既未能杀敌,唐天海本来还要追击。

一一一“本来”。

但他没有再进一步攻击。

一一一为什么!?

这是他大好时机啊!

庄怀飞手上的刀剑已断,而唐天海还有绝活儿。

可是他没有劲。

-----好像一颗流动的珠子,突然给人一脚踩住了。

铁手却动了。

他这时才把他的话说完:“......我的功力已差不多复元了,你要当心!”

这时唐天海已跟庄怀飞打了起来,看来庄怀飞是绝对有充分防备的,既然如此......他突然劈空一掌,打了出去。

他不是打人。

也不是攻向苑子内。

而是遥劈了苑外竹树丛中一掌。

掌风在狂风中猖了一狂。

竹叶饮狄,但既不落叶,也不伤枝,只在着掌之际,发出如同萧声一般的呼啸。

铁手这一掌似打得莫名奇妙。

而且也似乎打了个空。

空空。

铁手打了那一掌,马上又觉得全身一轻,丹田气海立时又变得空空如也。

这时,夏一跳和何尔蒙左右包抄,几乎同时赶到。

他们一左一右,抉持住他,一个双指取他双目,一个一掌向他天灵盖拍落。

铁手本慾动手,但那一掌既出;换回来是一个大空,然后心头一阵狂跳,耳呜目眩,好一阵的舒泰通素,欢快频传,之后,又回复原来的情状:

他已使不上力。

动弹不得。

看来,他又重新“受制”。

而且,只怕唐天海的遭遇也是一样:

他们一先一后脱险,但却都只有“递出一招”的时间。

——甚至更短。

然后又回复原状。

何尔蒙跟夏一跳对铁手下手都很重,却不是因为他们恨铁手,或与他有私仇,而是因为他们都很“敬重”铁手。

因为他们都知道!

铁手一身内功直修横练,已臻刀枪难人、利器难伤之境地,如果不是攻取其要害,不是尽重拳出击,只怕绝对讨不了好。

是以,夏金中一出手,就一掌向铁手的百会穴拍下去。

何尔蒙则用食、中指与无名,尾指各二指并合,直戳铁手双目——仿佛还怕光是一只手指插不瞎铁手的眼睛、就算铁手的于是铁打的,身于是铁铸的,但无论如何,双目总不可能是对铁眼,而百会穴是人身大穴,就算他有颗铁头也经不起这当头重击。

何况他现在已无还击之能。

也无招架之能。

甚至没有闪躲的能力。

就在这刹间,庄怀飞陡地大喝了一声:

“住手!”

一一刚才铁手为他挡掉唐天海施毒的石桌时:他也遂喊了那么一声。

不过,刚寸他喝止的时候,唐天海当然没有收手,铁手也照样动手帮他,而今,何尔蒙及夏金中都一齐突然停手。

庄怀飞一叱两人就收手,看来,他们毕竟没有全力出手。

四指就停在铁手双目前不到二寸处。

手掌就止在他百会穴上。没有拍下去。

铁手没有眨眼。

他虽失去闪避的能力,但总能霎霎吧!

-----看来,他也不相信对方会功他开胸戳目。

庄怀飞好像很有点不忿气:“你怎么知道我不杀你?”

铁手道:“你当然不会杀我。”

庄怀飞气忿:“我为什么不杀你?”

铁手道:“你为什么要杀我?”

庄怀飞无奈地扯了一个理由:“至少,我该杀你灭口。”

铁手道:“那你又为何要叫他仍住手?”

庄怀飞为之气结:“我在没喝止他们之前,你也一副不怕死的样子。”

铁手道:“那是因为刚才唐天海在布下‘绿幽灵’之毒时你已经叫住手了。”

庄怀飞冷笑道:“我叫停手,不代表我就一定不杀你一一说不定我是想亲手杀你。”

铁手道:“杀了我有什么好处?”

庄怀飞道:“至少会少了一个敌人。”

铁手:“你只会少了一个朋友。”

庄怀飞诧道:“你仍当我是朋友!?”

铁手:“一日为友,终生交情。朋友就是朋友,哪有今天老友明天酱油的!”

庄怀飞讪讪然的道:“可是我已经做了这样的事一一你不是一向都兵贼不两立的吗?”

铁手反问道:“你做了什么事?”

庄怀飞一呆。

铁手追向:“你杀了很多无辜的人吗?”

庄怀飞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铁手道:“你连唐郎都没亲手杀死。”

庄怀飞哼了一声。

铁手道:“你抢人钱财了吗?”

庄怀飞道:“可是……”

铁手即道:“那是吴铁翼掠夺得来的不义之财,你只是替他保管而已。”

庄怀飞倒给他抢白住了。

铁手道:“你做了什么杀人越货、丧心病狂的事?嗯?如果未曾,你今天仍是兵,跟我一样,还没当贼的资格。”

庄怀飞故意狠声道:“但我现在就要大开杀戒了——你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吧!”

铁手淡淡地道:“因为你不想杀我。”

庄怀飞怪叫了一声:“什么!?”

铁手又加了一句:“你也不敢杀我。”

庄怀飞这下可火上加油:“我一不一敢一杀一你!?”

铁手叹了一口气,这回真闭上双眼,“如果你真要杀我,那就请吧!”

第二章 冰火

庄怀飞瞪住铁手。

他的手指深深嵌入自己的右腿中。

他随手可以杀了铁手。

铁手已没有反击。反抗之能。

可是看他的表情,定如泰山,甚至还徽微笑着,像在阅读一本赏心悦目的书,“他好像无所谓,甚至不大关心结果:哪怕是牵涉到生和死。”

其实他还是关心的。

至少,他一直保持与庄怀飞对话,那是因为他发现:

缸边的少女还是缓缓的移动着——尽管她的移走已尽力避免惊动,但因为她可能没有武功和轻功底子,所以挪移得非常缓慢,也十分艰苦,而且,也很容易让像庄怀飞这等内外兼修的高手发现。

所以他不断说话,并且有意激怒他,吸引着他的注意力。

终于,庄怀飞长叹:“我输了。”

他说:“我不杀你。”

“不,你赢了,你赢的是自己。”铁手笑道,“你不杀我。是你战胜了自己,打败自己比什么都难。”

“不过,”庄怀飞这次是对何尔蒙道:“你就算是要杀这个人,就杀了他好了——士可杀不可辱,更不可使他变成瞎子,我们之间没那么深的仇。你如果不是戳眼,说不定我就像让你杀飞天唐郎那样杀了他。”

说到头来,庄作飞还是在澄清他本来是要下手杀人的。

其实,当他既然承认不杀铁手时,在场的人,无不松了一口气,至少,既不杀铁手,那么,也可能不杀自己。

——可是红帽打的是头,为何又让他喝令停止?

庄怀飞好像也“省觉”到这点“漏洞”于是补充道:

“至于你,一掌拍他的天灵盖,那是在自找麻烦,要知道:他练的是天地一元真气,他的一元神公,已到‘以一贯之’的境界,你给他当头重击,一旦打通了百会穴,反而能借力运力,再聚无地之气,周身运行,那时,别说是区区‘冰火’之毒,就封了他全身要穴,再打他十七八掌,那也不济事,谁也制不住他了!”

然后他对铁手带点得意的说:“我们毕竟曾是战友,故尔对你知之甚详,可不是吗?我喝止红猫,不是怕你死,而是怕你逃,明白了吧?”

“明白了。”铁手苦笑道:“只是不明白的是:你给我们下的是什么毒,怎地这般飘忽奇特?”

“这毒吗?”说到这里,庄怀飞突然脚步倒滑急飘,已到了谢梦山身前。

谢梦山双肩正好一动:他先见唐天海已发动攻势,而紧接着铁手似也恢复了活动能力-----是他却还没!

他急。

暗运穴功,却湿了的灰,完全没有“复燃’的迹象。

与此同时,唐天海突然又‘定’在那儿,而铁手已再度受制。

而他自己,却仍似是冰里的鱼。

他惶惧。

唯一的好消息:也许就是庄怀飞终于表明:不想杀铁手一一一也许,也不会杀自己吧?

可是随即又想到:历代青史有载,不杀外人的,不见得就不杀自己人,有的人还是专杀自己人呢一一庄怀飞会放过铁手,可能是要拉拢收买,不见得就会放过自己。

就这样,一阵急,一阵惶感,一阵焦虑,忽然间,后胸枕骨下似轰的一声,火山爆发似的,爆出的却是白色的岩浆,突然,身子能动了。

这是迟来的意外惊喜了。

一一迟来总好过不来!

他双肩一耸马上要施出他的“山影神功,玄梦大法”。他不求恋战,只求活命,杀出去再求救。

不过他甫动,庄怀飞已倒跑而至,贴近他的身子。手在腿上一翻一掣,扣住了他腰眼两处大穴,他全身一麻,本待鼓余力反击,却又泄了气——就算庄怀飞松了手,他也无再战之力了。

庄怀飞这时就松了手,低声在他耳畔说:“大人,你还是不要硬拼的好。我不想你部属面前损你颜面。”

谢梦山的身体就遮挡在他面前,不仔细看,会以为谢梦山听了庄怀飞低声说话后,便不打了,而殊不知他还制住了他的穴道在先,而又散功在后。

他只好又吱嗽。

咳了之四五声后,他才说:“你用的是什么毒,怎么如此怪异?”

庄怀飞道:“冰火七重天。”

“冰火?”谢梦山不解,“七重天?”

“对。”何尔蒙这次作解人。“非凡研制出一种叫做‘冰火三重天’的葯丸,服了之后,会暂时丧失作战能力。他后来给唐天海害死了,连葯方也偷了过去,他改头换面一下,变成了葯粉,易名为‘冰火五重天’,只要往坐卧行倚处一撒,一经粘上,与汗液同化,渗入肌骨,即先散了受害者的功力,若对方功力精深,聚运内力要抵抗的话,很容易便血崩而死。他加了两重天,便是表示自己要比非凡的‘三重天’更高明的意思。我今天便特意制造出‘冰火七重天’来,让他自食其果。”

谢梦山苦笑道:“我可没杀过何家的人,更没窃取过‘冰火’的配方一一我也要吃这恶果?”

何尔蒙不动的时候像一只在泥潭里的鳄鱼-----而且还是老鳄鱼,一动也不动,连泥泞都干涸了,它也成为一块泥巴了,也不动上一动——谁也不能想橡刚才他出手的快狠辣,他五官里唯一有动作的是鼻子,不断的在吸着、嗅着,不管在说话的时候或不说话的时候,都一样:

“刚才是你要我和唐监司一道撒‘乌晔呻’和‘冰火五重天’来加害头儿跟铁二爷的。我正好改撒‘啄啄碎’,那是破解,‘冰火五重天’的解葯,然后在你们以为我为你们下毒之际,在你们四张凳子上公然布下‘七重天’——你下令下毒,而今中毒,不是因果是什么?”

他一面说着,一面像猎犬在那儿猛嗅。

谢梦山听了,只有惨笑的份儿。

外头的风在狂吹。

狂哮。

也狂啸。

风像要立志把整个山吹过来刮过去。

第三章 七重天

风与风在对流间发出撕杀般的狂吼。

人与人之间呢?

唐天海,铁手、谢梦山,这三大高手,各以殊异的姿势,定在那儿,形容古怪。

唐夭海嘶声道:“你这‘冰火’,却不是……原来的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部 末路狂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四大名捕打老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