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骷髅画》

第三章 生命剑

作者:温瑞安

他没有想到背后的人马上做了一件事。

即刻收剑。

聂千愁没有立刻回身。

他陷入沉思,过了一会,道:“你说罢。”

背后的人道:“三个条件。”

聂千愁感觉到背后犹如万箭在弩但又固若金汤的堡垒:“什么条件?”

“第一,不要回头。”

聂千愁点头。

“第二,不要杀他们。”

聂千愁沉默。

背后的人也沉默。

唐肯、丁裳衣、高风亮、言有信、言有义只见月色时暗时明,断松前,聂千愁披发而立,残枝旁,一个屹然独立的人影。

“我今晚不杀人。”

聂千愁即刻接下去道:“可是,无论他们走到哪里,迟早死在我手上。”

“我知道。”

“除了那叫唐肯的;”聂千愁补充,“我一掌没打死他,决不杀

第二次。”

“我明白。”

“我也知道他之所以能躲过我那掌,是因为你用松果在他脉弯撞了一下;”聂千愁附加道,“不过我说过的话绝不反悔。”

“我清楚。”

“第三个条件呢?”

“不是条件,是要求。”

背后的人声音十分诚挚:“不要因为部分的人姦诈狠毒,而对所有的朋友失去信心。”

聂千愁忽同:“你说完了没有?”

背后的人答:“说完了。”

聂千愁道:“我跟你讲条件,那是因为你是我的敌人,不是朋友。”

他说一个字好像击响一记雷鸣:“我宁信任敌人,也不再相信朋友。”

然后他斩钉截铁地道:“所以你第三个条件,我不能答应你。”

背后的人沉重地道:“我了解。”

聂千愁忽然舒了舒身子,伸了个懒腰:“既然今晚不杀人,我可以走了罢?”

“请。”

聂千愁走了一步,言氏兄弟连忙跟在两旁,聂千愁忽然止步,笑道:“你不要我回头,是不希望我认出你。”

“可是,”他嘴角有一丝极诡异的笑意,“我虽然没有回头,但我认得出你的剑、你的气势、你的杀气。”

那在阴影中的人也没有什么动,突然间,却令人感觉到这不是个人,而是一具冷硬的石像。

“我不希望真的是你。”

“要真的是你,别忘了捕王已经来了。”

聂千愁抛下这两句话,人已上了马背。

这儿总共有四匹马,言氏兄弟上了另外两匹,三骑放蹄而去,冷月下,孤清清的只剩下一匹马和坍倒了的松树、毁坏了的蓬车,那马吊了吊前蹄,发出一声寂寞的嘶鸣。

冷月下。

断松旁。

大地无声。

那人仍在阴影下。

本来人处于暗影笼罩之下,轮廓难免会模糊起来,但那人的形象却更鲜明的标立在那儿。

高风亮舒了一口气,脸色一阵青白,摇摇慾跌,丁裳衣急忙扶住。

暗影里的人道:“你刚才跟鲁问张搏斗时,已受了外伤,伤得不轻;搏战言有义时,再伤元气,而砍聂千愁三刀,是聚平生之力,发而无功,就伤得更重了。”

高风亮笑笑道:“不要紧,我运气调息一下便没事;”他指指唐肯,道:“他伤比我更多——”

唐肯立即道:“局主,我壮得像头牛,挨得几下子算得了什么?”

丁裳衣抿嘴微笑:“那有人说自己像头牛的!”

高风亮也欣赏地道:“他像头豹子。”

唐肯道:“笨豹!”他这么一说,大家都笑了起来。

连暗影中的人也有笑。

这人似乎不像他的杀气一般冷酷无情,也不像他的身份一般神秘玄诡。

唐肯突然问了一句:“袁飞呢?”

原来他还是惦记着丢下他们先行逃离的袁飞。

暗影中的人微微一叹,道:“给聂千愁杀了。”

唐肯居然很不悦的问了回去:“你既知道聂千愁要杀袁飞,为何不出手阻止呢?”

高风亮截道:“唐兄弟,蕊谝没猜错,那时候,这位大侠正把追骑打发掉,而且要运这明月镜来锁住聂千愁,只怕他也没法子两头兼顾。”

唐肯愣了愣,道:“对不起、我以为你见死不救;”他顿了顿又道,“其实我是很感谢你的救命大恩的,但我又不敢问你贵姓大名。”他自从在菊红院拼斗时很不适宜的去问了高风亮的名号以后,便警惕了起来。

了裳衣忽然道:“你瞒得了别人,却瞒不了我。”她很肯定地道:“我知道你是谁。”

唐肯很吃惊的望向丁裳衣。

丁裳衣在月下柔得像在夜晚里观赏一朵静眠的玫瑰。

“你是许吉。”

“你一定是许吉。”

丁裳衣道:“我是女孩子,而且关大哥说,我很细心,听过一次别人说话,十年八载后一样辨认得出来。”

她说到关飞渡时,笑得很温柔甜蜜,幸福洋洋洒洒的溢在她脸上,正孕育一场梦碎:“甚至只要听过一个喷嚏、一次呵欠,我都可以分得清楚。”

暗影里的人沉默半晌,道:“我看到别人剑上的血,就知道是伤了敌手的手还是脚、肝还是脏,连伤得重不重、会不会致命,只要见到一滴血,就可以推测出来。”他的声音冷硬,但声调温暖。“看来,你比我还要有本领。”

他说着,缓缓的自阴影里踱出来。这个人一走出来,正好月亮也自云层里全露了出来,大地亮了一亮。

马啸了一声。

远处有松风。

高风亮乍看,还以为是在丛莽里走出了一只精壮的兽,再看第二眼的时候,却感觉到温暖。

一种活力的、朝气的,而又带着坚忍的、了解的温暖。

在一个年轻人身上,竟有那么多相近而不相同的个性,强烈而不侵人的气质,高风亮的“神威镖局”以知人善任称著,竟都不曾见过。

唐肯却很高兴的叫了起来:“许吉,我一直都惦着你,原来你还没有死掉哇许吉,害我白担心。”

许吉的神态与先前那小跟班许吉全然不同,然而他还是许吉。

许吉笑道:“我知道。”他锐利的眼睛望着唐肯,神情却出奇的温和。“我们只不过才见过一次面,难得你有这样的情分。”

唐肯道:“我们共过患难嘛,共过患难还不算是好朋友?”

高风亮道:“如果他不当你是好朋友,怎会两次出手救你!”

唐肯不明白:“两次?”

高风亮道:“一次在菊红院门口,他以一支蜡烛截下‘巨斧书生’易映溪的追袭。”

唐肯还是不明白许吉几时出过手,许吉道:“高局主好眼力……”说着,身子微微一颤。

丁裳衣眼尖,一瞥便看见许吉嘴边微微溢血,叫道:“你……你受伤了?!”

许吉抹去嘴边的血,映着月光看一看手掌上的血迹,有一种很奇异的表情,像一头狼回到巢穴上舐身上的伤口一般平静,平静得有点像在鉴赏自己的血,有一种文静得十分兽性的感觉。

许吉道:“不碍事的。”

丁裳衣关切地问。“怎么受伤的?”就像关心自己的小弟弟摔倒流了血,见他不哭不嚷,反而怕他伤重,便耐心的问下去。

许吉花岗石似的轮廓有一丝笑容。“我刺聂千愁那一剑,是全力一击,但在半途陡止,内力反挫,震伤自己——不过,不碍事的。”

——这是何等可怕的剑术!

一剑既出,别说敌手无法招架,连自己也无法控制,一旦停手,竟然反震伤自己!

这已不是剑的招式,而是剑的生命。

用剑的人已使剑有了它自己的生命,傲然独立,不受人驾驭。

这种剑法的威力是剑本身和人本身合一的至大力量,一旦出击,生死已置于度外!

可是使这一剑的人宁可震伤自己,都不让这一剑杀人——这是何等的胆气心怀!

许吉解释道:“聂千愁在十年前‘老虎啸月’的绝技,已非同小可,而今他再练成“三宝葫芦”,更不可轻视。可是我不想杀他。”

丁裳衣道:“你不是已击退他了么?”

许吉道:“我是攻其无备,以一面镜子,夺去了他的注意力……何况,三个葫芦里,他只用了一个。”

他仰望明月,道:“这个人,性格极为偏激,行事易走极端,又至为骄傲,一击不中,便不再战”一旦处于下风,亦肯直认不讳,不过,他日他总要再决胜负不可。”

唐肯不禁问:“那你……你也没有把握能胜他?”

忽听高风亮道:“他不能胜?别的人胜不了‘老虎啸月白发狂人’,理所当然,如果说‘天下四大名捕’也胜不了,那教谁会相信?”

唐肯张大了口,望向高风亮。

高风亮冷冷地道:“有谁的剑,杀气那么大?有谁剑法那么好,却这样年轻?有谁一招能逼退聂千愁?有谁一剑陡止,反而震伤自己?”

他怀有些许敌意一字一句地道:“冷血、冷捕头,你要抓我们归案,就请吧,别再猫玩老鼠,擒而纵之、纵而再擒了。”

唐肯睁大了眼,望定“许吉”。月色冷。

剑锋也冷。

人心冷不冷?人血冷不冷?

“许吉”笑了:“我是冷血。”他一笑的时候,犹似春阳暖和了寒冬,烛火照亮了深夜,教人没法拒抗那一股温暖。

。“我本来是要抓你们的;”许吉继续道,“不过,看来,我不会抓你们了。”

高风亮即问:“为什么?”

“因为你们是冤枉的;”冷血道,“我是从来不冤枉好人的。”

高风亮的眼眶突然湿润了。

没有被真正地全面地彻底地冤枉过的人不知道,被人冤枉、不被人信任、到处像过街老鼠一般给人追击是一件多么可哀的事。

而今居然有人一开口就道出他们是冤枉的,而且,说的人还是追缉他们的最顶尖高手。

唐肯这次是望向丁裳衣:“丁姊,这是……?”

丁裳衣贝齿咬着下chún,也瞅着冷血,道:“我也不知道。他加入‘无师门’,日子很短,而且常常不在,是大哥介绍他进来的。很多行动,他都没有参与,有一段日子还无故失了踪……直至这次破牢救大哥的行动里,他才有出色的表现………”

她的神情不知是喜是嗔:“我不知道许吉就是冷血,一个‘无师门’新入门的小兄弟竟是‘天下四大名捕’里最年轻凶狠的冷血。”

冷血道:“对不起,因为要办案,我的身份不得不隐瞒。”

丁裳衣柔媚的眼色在月光下更柔媚,一个女子在这时候的脸靥蕴酿着一点点的春意最好看。“那你这次救我们,就没有准备再遮瞒下去了?”

冷血点头。

丁裳衣像不许一个孩子乱吃东西一般地摇首,道:“你还是骗了我一件事。”

这次到冷血有些诧异。

丁裳衣抿chún笑道:“你说你只看血便能测出伤口,但据我所知,冷四捕头还过目不忘,过耳不忘,我这听声辨人的功夫,比起冷少侠你,还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她格格地笑着,笑完之后,神情一冷,道:“冷捕头,谢谢你的赞美,但我不要听到假话,无论得意或失意的时候我都不想听到不真诚的话。”

刚才她凭声音认出是“许吉”,当时冷血赞她听音辨人的本领,但冷血除了著名的“剑狠人勇,拼命第一”外,一样能细心入微,凡过目入耳的事物和声音,都能牢牢记住。

冷血没料丁裳衣在这时候会说这样的话,他似怔了怔,道:“我不说谎。”

丁裳衣定定的望着他,问:“我有几个问题问你。”

冷血的心,有人说,是用剑磨成的,所以,不怕痛,不怕苦,不怕伤,不怕死。

听到丁裳衣这样冷漠的话,冷血的心就似是忽然死了。

丁裳衣站在那儿,丰腴的身姿使得裹在她身上的衣服胀绷绷的,双靥像包着美味馅子的小笼包子,她定定看着他的时候,他却感到“媚眼如丝”这四个字。

但他还是很定。

“你问。”

他说。

丁裳衣却在怀里掏出了一支香,点燃后当风拜了拜,长长的睫毛在尖挺的鼻子上轻颤着,有说不尽的意虔心诚。

然后把香插在土地里,回过头来。

------------------

一鸣扫描,雪儿校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骷髅画》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