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骷髅画》

第四章 有信有义

作者:温瑞安

言有信被言有义那特异的眼色弄得一怔,只道:“哦?”

言有义突然深深吸了一口气。

言有信愣了一愣,他知道他这个弟弟所练的“僵尸拳”,已经到了“飞尸”的境界,不过在出手前,仍免不了深吸一口气纳入丹田,再转气海,流入四肢百骸去,才可以尽展“僵尸拳”之所长。

言有信不禁退了一步。

言有义突然振身而起,双拳上击,喀喇喇连响,茅顶被穿裂一个大洞,“哇”地一声,跌落一人。

这人除跌得鼻口都溢血外,双脚关节自膝盖破裂而出,像给言有义双拳击中脚底所致的,倒在地上呻吟,鲜血已染红了茅堆地。

言有信这才省起屋顶上有敌人,自己却为丁裳衣而色授魂销,敌人到了附近还不察觉,心里暗叫:惭愧!

只听屋顶上一阵急促奔动的声音,衣袂急风陡起,言有义叱道:“还不快给我滚出来!”

“砰”地一声,木门被踢开,窗口也被劈开,七八个人一齐涌了进来。

唐肯还以为来的是什么人,一看之下,登时一呆,“噫”了一声,高风亮知有蹊跷,低声问:“你认识?”

唐肯喃喃地道:“隆阎王。”

丁裳衣也小声问:“是谁?”

唐肯迷惑地答:“是从前锁我们在牢里,用*葯暗算关大哥的隆牢头。”

这七八名大汉簇拥着隆牢头,言氏兄弟一见,哈地笑了出来:“我道是谁,原来是隆老哥和帖家三兄弟、肇家五虎将!”

其中一名大汉跑去扶着痛楚呻吟的伤者,怒道:“姓言的,死到临头还口出狂言!”

言有信冷笑道:“肇老大,咱们姓言的跟你可河水不犯井水,你们这回摆明了刀抢,这算什么?!”

肇老大冷哼道:“河水?井水?谁是河水!谁才是臭沟渠水!也不启知量力,到衙府来混饭吃,居然独霸着桌面!咱家什么大江大河没见识过,独怕你姓言的!”

言有义哈哈朗笑道:“肇老大原来是为了这个……看来,帖家的哥儿们……”

其中一名大汉横眉道:“姓言的,自从李大人请了你们四人后,对我们可愈来愈不信宠,起初还有些残羹剩饭吃,到后来,偌大的衙府可都没有我们混的份!”

另一名大汉张着巨口道:“那个‘老虎啸月’真有两下子,非我们能及,也就罢了,但你们和那姓易的穷酸……”

还有一名长满痂疤的大汉道:“现在姓易的穷秀才死了,就剩下了你们,碍着我们升官直上的青云道!”

言有义干笑两声:一原来是这样的。”

言有信望向隆阎王,道:“隆牢头呢?你也来趁这个热闹!”

隆牢头道、“说句公道话,你们四位未来之前,那儿本来就是帖氏三雄和肇氏五虎将的天下,我也沾了不少光,你们来了之后,却把我也调去看监牢,你们这一来——”

言有信接道:“你们就黯淡无光了。”

隆牢头变色道:“姓言的!别以为今天还是在李大人面前,我可不怕你们!”

言有信好暇以整地道:“你当然不怕了,有帖氏三雄和肇氏五虎在,你还有把我们杀了灭口的胆子哩!”

那肇老大居然道:“我们同是江湖人,也不想行事大绝,饶你们不死也可以,只是,这批人要交给我们,你们,永远不许再入青田县半步。”

言有信冷笑道:“这批人给了你们,好领个大功,作为日后晋进的好垫石,可惜……”

言有义忽然长长一揖,恭声道:“拜谢诸位不杀之恩。”

那帖家兄弟一个笑道:“这才是识时条者为俊杰。”

一个道,“你倒有自知之明,与我们争?螳臂挡车而已!”

另一个说:“言家不过懂得耍几下活像僵尸的拳法而已,硬手硬脚的,去江西赶尸倒还差不多。”

言有信脸色倏变。

言有义却卑声道:“诸位说的甚是,以前不知量力,得罪之处,尚请恕罪。”说罢“卟”地跪了下去。

帖家兄弟忙道:“这算什么?”“请起,请起!”“一场误会而已,谁都不要放在心上!”

肇老大仍沉着脸道:“你们要是不伤了老四,我倒可放了你们。”

言有义“拍拍”掴了自己两巴掌,哀声道:“都是我不好,不知是诸位大驾,以致出手暗袭,误伤肇四爷,实在该死!”

肇老大冷哼一声,隆牢头凑近他耳边咕噜了几句话,肇老大眼珠转了转,道:“好吧。不杀也可以,但要立下重誓,永不入青田,见到我们兄弟,好狗不挡路!”其实他心里跟隆牢头所想的是一样:言氏兄弟的“僵尸拳法”据悉已练至“飞尸”境界,蕊谵把握,最好能免去此战。

唐肯、高风亮、丁裳衣等见李鳄泪麾下高手争权争宠起内讧,巴不得他们互相残杀才好,不料眼见言氏兄弟如此窝囊,心中都不禁痛骂。

言有义指天发誓道:“我言有义,而今心甘情愿,诚服隆阎王、帖氏三雄、肇氏五虎将,今生不踏青田半步,一切功名,拱手让贤,如有违者,天打雷劈,血洒荒山!”誓罢竟向诸人叩首道:“请各位高抬贵手,饶我一命。”

帖氏三雄,肇氏五虎将、隆牢头都哈哈大笑起来。要知道江湖中极讲骨气、有种,如今竟见言氏兄弟如此怕事求饶,实在又高兴又好笑。连那受了伤的肇老四,也不为甚已,闷哼道:“算了罢,把他一双狗腿子打断便了。”

隆牢头忽想起一事,道:“言老大,你的意思又怎样?”

言有信沉声道:“我?我跟老二一样。”

隆牢头紧逼一步:“那你也立个重誓呀。”

言有信咬牙道:“好。我言有信奉诸位为师为兄,言听计从,不敢有违。”

隆牢头笑道:“如果有违呢?”

言有信深吸了一口气道:“血溅五步,死无葬身之所!”。

隆牢头回身向其他八人道:“我看,这事情就这样算了罢!他们也风光了这些日子,而今,要轮到咱们了。”

那脸上长满疗疮的帖姓大汉道:“最近李大人那儿又来了三个怪物……”

另一个横眉怒目的帖姓汉子道:“管他什么来路,先撵走这两个眼前的家伙再说!”

肇老大“当”地丢下一把刀,向言有义道:“念你知机,自己剁下一条腿子,赔赔老四吧!”

言有义望望刀锋,又望望肇老大,苦笑道,“自己的肉自己的骨,下不了手啊!肇老大!”

肇老大一扬眉道:“你要我动手?”

言有义恳求地道:“这要劳肇老大了。”说罢闭上双目吸了一口长长的气,伸出一只左脚,双手递上了刀,肇老大见他意态诚恳,笑着摇了摇头,走过去,要接过刀,一面道:“又怕死,又怕痛,怎能在江湖上混呢!”

就在肇老大手已触及刀柄的刹那。言有义陡睁开双目!

他的两眼猝绽出青蓝色的幽光,很是可怖!

肇老大一怔,言有义一刀已斫了下来。

肇老大慌忙中用手去格,“哧”地一条臂膀被斫了下来,同时间,鼠蹊已中了一脚。

肇老大惨呼路地,言有义一刀得手,手中刀已脱手飞去!

刀穿过另一名肇氏虎将的胸膛。

同一瞬间,言有信已挥胳击去,帖老二双手一格,同时双臂被震断,言有信另一拳击出,击得这人头壳爆裂,倒地时五官已不成人形!

眨眼间言氏兄弟已杀了三人。

肇氏五虎将和帖氏三雄原本合起来能施展极厉害的阵法御敌,而今,全被击散了。

剩下的人怒喝,纷纷拔刀。

言氏兄弟已经掩扑过去。

肇氏二虎缠住言有信,帖氏双雄扑向言有义。

隆牢头青了脸色,拔出了鹿角刀,却一直不敢动手。

帖氏双雄其中之一使乾坤剑,刺向言有义,言有义身形暴退,但帖氏另一雄的“子母鸳鸯铖”已贴背攻到!

言有信忽长身而至,双臂一抬,格住,双锁,他练的是“僵尸功”,平常刀枪不入,但那帖姓汉子也非庸手,功力深厚,居然在言有信双臂上划下两道长长的口子,鲜血飞溅。

只是言有义的拳头己击中了这人的脸门,使得他鼻骨凹了进去,几乎在后脑凸露出来!

那肇氏兄弟又冲杀过来,但帖氏兄弟一人丧生,言氏兄弟以二敌三,大占上风,隆牢头大喝一声,择刀攻杀过来!

隆牢头那一刀,猛烈迅疾,言有义这时一心攻杀剩下的一个姓帖的,对那一刀竟似没及理会!

言有信大吃一惊,双手对架肇氏双虎的攻击,一脚把隆牢头踹飞出去!

他虽踹中隆阎王一脚,但腿上也吃了一刀,晴的一声,下盘登时不稳,肇氏兄弟又扳回了上风。

这时传来一声惨叫,那剩下一个姓帖的已命丧在言有义手中。

言有义一杀了“帖氏三雄”剩下的一人,转过头来,对付这两个姓肇的兄弟。

那两个姓肇的慌了手脚。一个说:“走!”撒腿想跑,走得几步,发现同伴并没有应他,“回头一望,只见剩下的兄弟早已给言氏兄弟格毙。

这人吓得胆破心惊,返身就跑,忽然刀光一闪,已刺入他的肚子里,他全身抖颤着,指着出刀的隆牢头,疾声道:“王八——”就倒地而殁。

隆牢头收回鹿角刀,强笑道:“我……我是被他们逼来的,因怕你们为其所趁,便暗中保护贤昆仲……”

言有信微笑指指腿上的伤,问:“这一刀呢?”

隆牢头退了一步,颤声道:“我为求装得像,才能获取他们的信任,您可别……别见怪……”

言有义笑问:“我们现在又怎知你是不是正在骗取我们的情任?”

忽听背后叱道:“还我兄弟命来!”急风陡至,原来是那名断足肇姓大汉,勉强挣起,以峨嵋刺飞袭而至。

言氏兄弟突然同时呼啸一声。

言有信扑向隆牢头。

言有义掠向剩下的肇姓汉子。

只不过顷刻间,那肇姓汉子已给他双手捏得寸寸骨胳碎裂,鲜血狂喷而殁。

言有信也打掉了隆牢头手上的刀,隆牢头给一具尸体绊了一下,仆倒下去,摇手尖嘶道:“别杀我,求求你们别杀我,不关我的事,真的不关我的事!”

言有义脸上堆起了为难的表情,道:“可是,我们的存在,实在碍着你们的前程啊!”

隆牢头哀声的近乎惨呼:“别……别……不会的,只要你们不杀我,叫我做牛做马,我都愿意,我都愿意!”

言有信冷笑道:“这回你是愿意,我们可不怎么愿意了。”

隆牢头声泪俱下地道:“两位……别见怪……”他的牙齿在打着战,“这一切都是肇氏兄弟和姓帖的不自量力,狼子野心,硬要把我拖下水——”

言有义故意趋前问道:“哦?原来你是被迫的么?”

隆牢头吓得一直往后移,哀求道:“一切都是那些姓肇的——”

突然“哧”地一声。一截刀尖自他胸前冒了过来。

血水大量的涌了出来,浸湿了他的前襟。

隆牢头怔了怔。想叫,但叫不出,一个人最恐惧的事情,突然发生了,使他连恐惧也忘记了,甚至忘了挣扎、反抗。

只听他背后的肇老大喘息道:“死就死,别窝囊!”猛抽刀,血激溅,隆牢头的身子像死鱼般的一挺,脸上也迅速地笼罩上死鱼般的颜色,慢慢的仆倒下去。

言有义哈地笑道:“不怕死不怕痛的人醒来了!”肇老大狠狠也恨恨地盯着言氏兄弟,冷笑道:“算你们狠。我认栽了!”说罢横刀一抹,血溅当堂。

言氏兄弟互望一眼,笑了起来。

言有义趋前去翻了翻肇老大的尸体,再印上一掌,在起身的时候喃喃地道:“肇老大,你们和帖氏兄弟一直斗不过咱们,便是因为我们不怕窝囊,也不怕认栽!”

言有信也逐个过去击上一两掌,生怕其中有人诈死,猝然反击似的,一面道:“这样也好,反正我们也觉得他们碍手碍脚,早些除掉最好。”

言有义忽问:“你的伤怎样?”

言有信苦笑道:“腿上一记,胳臂两下。”

言有义感动地道:“大哥……”

言有信豪笑道:“咱们是亲兄弟,为对方挨一两下刀子,是应该的!”

言有义拍着言有信的肩膀,一字一句地道:“你知道我一生中最幸运的是什么?”

他大声地吐出心中郁结似的说下去:“就是有你这样的好哥哥!”

言有信也微笑道:“我也有个好弟弟!”

高风亮、唐肯、丁裳衣等本来也期待言氏兄弟和隆牢头等九人拼得个两败俱伤,同归于尽,而今言氏兄弟仍安然无恙,他们三人的心也直往下沉。

言有义忽道:“我只是有一点奇怪。”言有信道:“你是指他们怎么知道我们的行踪?”

言有义道:“是呀。”

言有信道:“我们一路留下了痕迹,是给李大人派人来接应的,李大人可能派遣了他们过来,这几人因为对我们怀恨在心,公报私仇,想一举杀了我们,自己好去领功。”

言有义喃喃地道:“这个功名也不小……不过,我看利更诱人,说不定——”

言有信一时没弄清楚,“说不定什么?”

言有义双目望见屋外,屋外漆黑,但点点星火,迅速逼近,他说:“我总是觉得,这次李大人打着的是缉捕巨盗和报杀子之仇的名号而来,不过那么劳师动众,只怕还有些别的什么……”

言有信问:“别的什么?”他也看见了那黑暗中闪烁在林子里金住一般的火光。

稿于1983年6月28日

------------------

一鸣扫描,雪儿校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骷髅画》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