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骷髅画》

第四章 圣旨

作者:温瑞安

吃过晚饭之后,神威镖局点上了多日已未点燃过的华灯,换上劲装,聚在圆桌前,高风亮分配好一切,目光如炬地道:“我们可以出发了吧?”

唐肯望向丁裳衣。

了裳衣微微笑着,在她身上纵是战阵杀伐也变作了清华贵气。

高风亮道:“好。”转身跟泪光盈目的高夫人说了几句。

那自然是江湖汉子待旦一击前的生语死嘱。

唐肯忽觉衣角被人牵了牵。

他转首见是高晓心。

高晓心前泪未干、新泪又盈。

她温婉地把头依在他肩上:“我知道,刚才,是我不好,唐大哥,就算你待我不好,我还是一样要待你好,我刚才想通了,你当我是妹妹,那还是疼我的,想念我的,我也想念你,我一生一世都想念你。”高晓心语音坚清的说。

唐肯听到她天真烂漫而真挚诚心的声音,觉得自己负了她又欺骗了她,感觉到心里很愧疚。

只见丁裳衣手捧着一炷香,在檐前插上。那风姿从背侧影看去,举手投足都有决绝无依的悲沧。

高风亮拍了拍高夫人抽搐中的肩膀,咳了一声,扬声道:“走吧。”

走,人生总要向一个地方走去。只是此去,还能见否?生死知否?

可悲的是既是人,就不得不继续前行。

*

冷血背贴着门。

如果李鳄泪自门内一剑刺出来,以他现在的姿态就非死不可。

但他更非这样守着不可。

因为李玄衣不能败。

李玄衣如果败了,不但他俩都得死,连同神威镖局的人都会被毁灭,青田县的人也遭殃。

他相信李玄衣决不会让李鳄泪刺出这夺命的一剑。

他守着的地方,只有一处甬道,一个人口。

通通仅七尺。

敌人要攻入密室,就得正面攻来,跨过他的尸身进去。

谁要跨过冷血的尸身,都得付出代价。

酷烈的代价!

可是李鳄泪在门关上之前叫出那一句,无疑极有吸引力。

在李鳄泪身边能升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角色,谁都愿意以性命冒一次险,来换取荣华富贵梦寐以求的代价。

一阵騒乱过后,第一个人大步踏出,手持戒刀,大声道:“‘佛灯戒刀门’卞星文,前来领教。”

冷血点头为礼。

他伤已重,不想多说。

卞星文戒刀一拱,七刀一招,一招七变,招招狠辣毒绝。

冷血剑光挑起,“嗤”地刺入卞星文咽喉,卞星文掩喉倒地。

另一个精壮汉子,手持月牙铲,踏步而出,洪钟般的声音道:“‘移山填海’同伯案,前来讨教。”

冷血以三招间便刺倒了他。

又一个剽悍汉子步出,扬声道:“韦陀门利担山来了!”牛头镗迎头击下。

冷血以五招重创了他,但虎口亦被震裂。

到了第七名挑战者“沉疴教”的上风云被刺杀之时,冷血伤口血流不止,已感支持不住。

俟第十一名挑战者西昆仑匕小金之时,冷血身上又多了一道伤口,才杀得了他。

冷血本来就伤重,情形是越来越危急。

密室的门,却仍没有打开来。

第十二名挑战者戈大山扬着一杆枪出来时,冷血的脸色愈苍白,戈大山脸上的狞笑愈浓烈。

忽听一人道:“我代你一战又如何?”

声音响自戈大山背后。

戈大山霍然回身,只听一声怒啸。

啸声中,戈大山金枪节节断裂,胁骨一阵格勒勒乱响,已被摔出甬道之外,撞及数人飞跌出去。

来人一头黑发,样子十分矍铄凌厉。

冷血笑道:“你来了。”

聂千愁道:“你受伤了。”

冷血道:“要是决斗,你来的真不是时候。”

“‘不。”聂千愁道,“我来的正是时候。”他的声音很温暖,“你使得我的兄弟回心转意,痛改前非,我代你这一战又如何?”

冷血还没有回答,第十三名挑战者已挥舞着酋矛飞刺过来。

聂千愁立时反击。

他在怒啸中出手,那人也在怒啸中毙命。

直至第三十一名挑战者跨出来的时候,聂千愁身上已开始流血。

到第三十九名挑战者倒下时,他已身受七八道伤。

冷血叱道:“让我来。”

聂千愁喘息着笑道:“你又比我好多少!”他一手扭断了来人的脖子,但也吃了对方一脚,足足吐了三大口的血。

第四十一名挑战者持着虎尾鞭攻上。

冷血想替聂千愁挡这一阵,但通道狭窄,无法越过。

忽然间,外面一阵騒动,交手之声不住传来,冷血持剑闯出,聂千愁固守密室。

只见大门的高手正与几名夜行人苦战。

冷血只觉得一种生死同心的喜悦,叫道:“你们来了!”

高风亮挥舞大刀,斫倒一人,也喜叫道:“我们来了!”

高风亮、丁裳衣、唐肯、勇成都来了。

江湖人的快意豪情:虽然心中都有牵挂,但只要与朋友并肩,同甘共苦,纵战死也毫不退却。

李鳄泪带来的有近百名番子。

这近百名番子个中不乏好手。

不过,其中武功最高的聂千愁反戈相向,易映溪、言有信、言有义也先后毙命,连“福慧双修”也死了,使得这干人的阵容大打折扣。

但冷血和聂千愁也已近强弩之末。

对方至少还有五十名好手。

高风亮、丁裳衣和唐肯、勇成等冲杀了一阵,对方至少倒了十人,但是四人也伤得不轻。

就在这时,忽然外面浩浩荡荡,一群鲜衣甲胄的官兵走了进来,两旁站开,一人双手奉着一锦盒,堂步踏入。

这人竟是小吏文张。

为首的武官喝道:“住手!接旨!”

皇帝的圣旨比什么都有用,剩下的四十余名番子,全跪了下去。

剩下的冷血、高风亮,聂千愁、丁裳衣、唐肯、勇成面面相觑,但天命难违,都跪了下去接旨。

这样一个昏庸的皇帝,一向草菅人命,这次下的又是什么旨首?

只是除了地上的死人,爬不起来的伤者,还有密室里不知生死的两个决战者之外,所有的人,都得跪在地上接旨。

圣旨只有在承认它的人心目中,才有份量和意义,对一些人来说:譬如死人,化外之民、漠视朝廷的人就起不了任何作用。

就听不到的人来说也一样。

李玄衣和李鳄泪的对决比他们想象中还要剧烈。

李玄衣赤手空拳,却专攻对手身上的一些不重要部位及难以御防的地方。

两人战了半个时辰,李鳄泪左耳给扯掉,血流如注,左脚尾趾被踩断,右脚后跟及拇趾被踢碎,右臀被踹了一脚,左手尾指折断,头发也被扯去一大片,鼻尖也给擦伤。

他身上挂彩虽多,但元气未伤。

他的剑本来只有单手执注,无论剑法如何周密、凌厉,总伤不了李玄衣。

可是,当他双手同时执剑之时,情势就全然不同了。

无论李玄衣如何跳走、回避、闪躲、腾跃,都躲不了双手剑的追击。

李玄衣在这重要关头却做了一件事。

他踢翻了桌灯。

室里只剩下一支烛仍亮着。

他扑向那支烛光。

李鳄泪生恐他连最后一支烛火也弄熄,连忙回剑兜截。

剑风凌厉。

李玄衣突然远远闪去。

剑刺空,剑风灭烛。

室内登时一片漆黑。

李鳄泪中了李玄衣的计,自己的剑风替对方灭了烛。

在黑暗里,谁都看不见谁。

李鳄泪一直枯守,但对方毫无声息。

李鳄泪终于忍不住,他挥剑,从身边舞起,决定要把这密室每一寸地方都逼死,只要李玄衣还在室内,他就一定能把他刺成麻蜂窝般的窟窿。

剑仍在李鳄泪手上。

所以他很放心。

密室充溢着剑风。

剑风下,两个人在黑暗的生死间徘徊。

——谁死?

——谁生?

*

意外。

高风亮、唐肯等人断没料到有这样的一个意外。

连冷血也想不到。

皇上的旨意是:已经查明了劫饷案件,神威镖局的嫌疑乃属冤枉,真正监守自盗者系李鳄泪阴谋主持,是故下令冷血、李玄衣等捕获此人即就地正法,至于青田县的年税亦不必再缴,只嘱各部负责人尽快起回银两,送返朝廷便是。劫狱拒捕的情形,全由“无师门”领袖关飞渡策动,跟他人无涉,关飞渡既已殁,事亦无需追究。还有“神威镖局”的人忠勇护镖有功,被册封为“护国镖局”,局主高风亮赴京听封,追加勋衔。其他李鳄泪手下参与其事者,皆因不知者不罪,并将功赎罪,擒杀李党余孽为责。

圣旨里还提及这件事得以真相大白,全因丞相傅宗书明查暗访,才得以昭雪沉冤。

李鳄泪的官位虽高,但再高也抵不上半个傅宗书。

何况这是圣旨!

局势急速直下,李系人马中,再没有半个敢动手,人人都想置身事外,且恨不得把李鳄泪抓来碎尸万段,以泄心头之忿,以表自身之清白无罪。

最意外的是高风亮。

他本来是个通缉犯。

“神威镖局”已经倒了,亡了,慾振无从了,可是突然之间,局势改了,“神威镖局”居然变成了“护国镖局”,且竟变成国营了,自己也变成了官,这刹那间的“起死回生”,高风亮惊喜之余,只懂得把头如捣蒜泥般的叩着,大喊:“皇上圣恩,皇上圣恩,万岁万岁万万岁。”

然后他跳起来,忘了身上的伤,像一只麻雀般蹦跳,抱着唐肯,像告诉天下人似地道:“皇上真是圣明,皇上真是圣明。”

“皇恩浩荡,我一辈子都报还不了。”

又说:“傅丞相真是明察秋毫,真是英明贤良!”

唐肯自然也很高兴。

只有丁裳衣呆住了。

皇帝的旨意十分明显,除了为这件事翻案外,便是平息民愤,把罪魁祸首全推到李鳄泪的身上,至于别的事,也归到关飞渡头上来,反正关飞渡已经死了,这事自然也不了了之了。

可是丁裳衣知道关飞渡没有犯过这些罪状,他在牢里因扶危济弱而给李鳄泪的手下害死的。

她不能承认这些。

她不能让关飞渡死后蒙屈,永不得伸。

她扬声叫道:“不是关大哥……关飞渡没有罪!”

众人都望向丁裳衣,都带着轻蔑和敌意。

高风亮忙道:“丁姑娘,别乱说话!”

丁裳衣道:“劫狱的是我,跟关大革谵关!他劫富济贫,因误伤平民而自首服刑,从没有叛变朝廷之心!”

高风亮截道:“丁姑娘——!”

文张皱眉叱道:“不识时务……胆敢违抗圣旨!”

李鳄泪剩下的部属和文张带来的人,已准备向丁裳衣围迫过去了。

唐肯忙道:“丁姑娘……”

丁裳衣斩钉截铁地道:“不能让关大哥含冤莫白于九泉的。”

高风亮叱道:“丁姑娘,皇上圣明,这事待慢慢再查,你不要刚愎自用,自误前程!”

丁裳衣徐徐回首,用一种冷漠的眼色,像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似的看着高风亮,道:“你现在得偿所愿,沉冤得雪,别人的冤屈,当然不必再查了。”

高风亮涨红了脸,叱道:“胡说!”

这时众人已向丁裳衣围了上前,就等文张一声令下。

唐肯忽跳过去跟丁裳衣并肩而立。

丁裳衣心弦一震,低声叱道:“走开!”

唐肯大声道:“我不走。一路上,我们都是在一起的。”他理直气壮他说,“现在,也是在一起。”

丁裳衣只觉心头一阵感动,这种感觉,除了对关飞渡生起过之外,对谁都没有这样子的亲近。

然而,现在她又感觉到了。

冷血忽叫道:“丁姑娘,你——”

丁裳衣道:“你不必劝我了。”

冷血忽踏近一步,到了文张身边,文张唬得退了一步,但冷血已在他耳边低声说了一句:“我知道,傅丞相因为晓得诸葛先生正插手此事,收集证据,便顺手推舟,作个好人,装得大义凛然恭请圣上下旨制裁李鳄泪等人,你也通风报信有功——”

文张低声道:“你要怎样?”

冷血疾道:“丁姑娘也是诸葛先生的人。”

“哦?”文张脸上现出迟疑之色,终于扬声道:“逆贼关飞渡是否蒙冤的事,我会禀上去,伏请圣上再派贤能稽查,这件事,暂且就这样子,请耐心等候吧!”便跟同来的人站在一旁,剩下的李鳄泪手下,人人面面相觑,不知冷血要如何处置他们。

冷血只觉一阵昏眩。

他流血确已过多,要不是聂千愁前来助阵,他早就无法挨得住了。

聂千愁伤得也不轻,但他笑着拍拍冷血的肩膀,道:“你的恩义,我还清了。”手里塞给冷血一件事物,附耳低声道:“这幅骷髅画,我因不值李家父子所为,趁劫狱之乱,顺手牵羊,把它取走,以免再有剥皮惨事发生……我也不知道这要来作什么?不过大家似乎都在找得紧——就送给你吧!”

冷血心中感激,扬声问:“你——?”

聂千愁已蹒跚走出衙门,背影凄寒,不回头地抛下一句话:“我去找我的兄弟去。”哈哈一笑,说道,“因为他们是我的寂寞,我的豪壮。”唐肯本要前去拦住聂千愁报杀袁飞之仇,但听他这两句话,一时怔住,没及出手。

“一朝是兄弟,一生是兄弟。”当说到这两句话时,他的身影已消失在雪地上。冷血茫然一阵,忽听密室的门嘭的一声,打了开来!

------------------

一鸣扫描,雪儿校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骷髅画》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