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骷髅画》

第五章 晓雪

作者:温瑞安

黑暗的密室内,交手只一招。

李鳄泪感觉到李玄衣飞身过来。

李鳄泪立即出剑!

他这一剑怀着必杀的气势!

“哧”地一声,剑刺入李玄衣腹内。

李鳄泪正大喜之际,李玄衣竟直逼而未,剑锋穿过身体,但在这瞬息间李玄衣已制住了他七大要穴。

李鳄泪长噫一声,瘫痪了。

李玄衣竟拼着身体被剑贯穿,来生擒他。

他长叹道:“你杀了我吧。”

李玄衣咳着,艰辛他说:“我无权杀你。”

李鳄泪听到李玄衣身上的血滴落地上的声音。“原来你拼起命来……比冷血还狠!”

李玄衣呻吟道:“你的武功高,我不牺牲一些……断断擒你不住。”

李鳄泪喘息道:“以你武功,要抓我,只不容易……但要杀我,却不难!”

李玄衣叹息道:“怎么你们这些人……动不动就说要杀人,连对自己的性命也不例外?”

两人在黑暗中虽看不见彼此,但都很惜重对方。

李鳄泪好半晌才问道:“你一生中……难道……从来没想到要杀谁?”

“有……”李玄衣沉痛地道,“有一个……”

话未说完,他已打开了门,把李鳄泪押了出去。

李鳄泪的部属见主脑已就擒,更不敢有异动,冷血众人见李玄衣胜,自是大喜,忽见他腹中还嵌了一把剑,大惊掠近,疾戳李玄衣伤口附近数穴,再拔剑敷葯,消毒疗伤。

李玄衣苦笑道:“我……我擒住了他!”

文张忽喝令:“杀了!”

随来的人都拔刀扑上。

李玄衣怒叱道:“住手!”

大家都停了手,转头望向文张。

文张沉下了脸,问:“为什么?!”

李玄衣昂然道:“人是我抓的,我要把他押回京城,依法审讯!”

文张冷笑道:“你敢违抗圣旨?”

李玄衣一愕,冷血向他点了点头,道:“圣旨刚下过,勒令斩杀李鳄泪。”

李玄衣一阵迷茫,一人闪身而至,一刀扎入李鳄泪后心,李鳄泪长嚎一声,真气一冲,所封的穴道竟全被撞开,返首瞪视,见是关小趣,睚睁皆裂地道:“你们要,灭口——!”

但关小趣对准他心口又刺了一刀,李鳄泪血溅当堂,终于惨死。

李玄衣和冷血知道傅宗书的用意,此事既然功败垂成,是要杀李鳄泪灭口,却不料李鳄泪也早有预感,把内情已向他们透露大半。

李玄衣瞪视关小趣,怒道:“你这小人!”

关小趣退了一步,道:“我是听旨行事。”

冷血逼前一步,此际,他倒真想杀了这个卑鄙小人,但忽听丁裳衣叫道:“小趣!”原来唐肯已向丁裳衣提起这人就是关飞渡的弟弟。

关小趣见一个粉妆玉琢的女子唤他,也不知是谁,高风亮道:“小弹弓,她就是你哥哥关飞渡的红粉知己丁姑娘,令兄……托丁姑娘看顾你。”

关小趣知道李鳄泪向李玄衣等道出骷髅画的秘密,一旦事败,一定会杀自己灭口,所以借圣命先下手为强,诛杀李鳄泪,也知道冷血等不会放过自己,见敌对群中居然有个“自己人”,忙喜而趋前道:“丁姊姊,大哥跟我提起过你。”

冷血见此,知道丁裳衣执意保护关飞渡的一切名誉亲属,也不想节外生枝。文张见自己任务已经完成,扬声道:“摆驾。”便跟同来的人扬长而去。

李玄衣止了血包扎好伤口之后,把李鳄泪的部下分批遣走,还打点好衙里一切,跟乡民交代清楚,他是公门中人,对这方面自是熟捻有余,加上冷血从旁协助,倒是驾轻就熟。

他们想到每日诚惶诚恐的乡民以为限期将到,方知是免缴,那种惊喜之情,李玄衣和冷血看在眼里心中都有了安慰。

到半夜他们才回到“神威镖局”,李玄衣、冷血二人受伤都重,互相扶持,俟近镖局,就听到高风亮喜气洋溢的声音:

“来呀,快快把招牌换上,咱们这里,是皇上赐封的镖局啦。”

“勇师弟,快把这一带里里外外的江湖朋友,乡绅父老的名册拿来,咱们明天就发帖子,大大铺张一番。”

“皇上真是圣明,皇天有眼,我终于没辱没了先父留下来这当家业!”

李玄衣和冷血见高风亮浑忘了伤势与疲惫,在指挥吩咐家人在张灯结彩,心中都不免有所感触。

冷血道:“这么多条人命,这么大的冤屈,这么久的亡命,一个圣旨下来,追封补过,便什么都不记在怀里了。……无怪乎人说:平民百姓的生死还敌不上达官贵人的一个喷嚏。”

李玄衣劝解道:“高局主不记仇,不记恨,感恩不记怨,那是他君子之风,海量包涵。”

两人步近大门,忽听唐肯问高风亮:“局主,吴胜……吴镖头还在狱里,不知……”

只听高风亮不悦地道:“这就别管他了!皇上自会派人查明,迟早定必放他出来,急也没用啊!”

唐肯蹑嚅道:“可是……吴镖头跟我们是同案的,照理应该也一并获赦才是……我们要不要派人去查查?”

高风亮没好气地道:“查?皇上已说过要查,咱们还多事,万一激怒了皇上,大家可没好日子过!”他这段期间过了好一大段坏日子,可想起来都心惊。

冷血向唐肯招了招手,高风亮因忙着指挥张灯结彩,没注意到冷血等来了;唐肯引冷血和李玄衣上了楼,斟了杯热茶,笑得傻乎乎地说:“我去请局主上来。”

冷血忙道:“不必了。他……也正在忙嘛。”

这时,忽跳出一名女子,清丽可喜,正是高晓心,唐肯为她介绍过了,高晓心拿出一块微微泛黄的白布说:“这是那些官差一直要找的东西,却不知有什么用途?”

李玄衣哦了一声,道:“是老大爷的殓布罢?”

冷血苦笑道:“我们也不知……”心中一动,掏出了聂千愁临行时塞给他的卷轴,张开来一看,只见这张人皮上绣着大大小小十来个白骨骷髅,正赴一个豪华酒宴,但见山石亭谢,都未绣得齐全。

高晓心微呼一声:“好恐怖……”

冷血知道手里拿的是几个无辜汉子凑在一起的人皮,又不知有什么用途,心里难过,把手往桌子一放。

不料,“骷髅画”和殓布叠贴在一起之后,竟发出了磷光,冷血忙把两张画皮对角扬起,往灯下一映,只见折边大小完全吻合,而且在骷髅上出现了很多磷光记号,周布于画上。

李玄衣赞叹道:‘“暗花大师不愧为刺青名师,人已埋葬多时,但殓布紧裹,只要据记忆织画于人皮上,叠合后暗记仍可出现,实在是鬼斧神工!”

这幅“骷髅画”是傅宗书凭记忆要李惘中织就的,当然与刺在高处石胸膛的画大同小异,而今殓布一旦贴上,竟有了一种奇异的作用,那些表示着皇宫防卫的暗记全都隐现出来了。

冷血喜道:“我把它送回给诸葛先生……”忽把殓布和画塞到高晓心手里,侧耳细听。

只听楼下传来一阵缓慢的马蹄声,到了“神威镖局”附近的巷子里,“噗”地一声,似一人自马上摔下。

冷血和李玄衣都掠起,撑开向南的窗子望下去,只见巷子里有一匹马,马背上沾着血,有一个人,扑倒在雪地里,雪地染红,怵自惊心。

那人披着一大把黑发。

李玄衣和冷血对望一眼,翻身下去,扶起那人,惊道:“聂千愁!”

那伤者已奄奄一息,正是“白发狂人”聂千愁!

聂千愁的口里、鼻里、耳里,都不住地渗出黑血来,吃力地睁开双眼,艰辛地道:“……我的……兄弟们……王命君他们……骗去了我重新炼制的‘三宝葫芦’……就下毒……我……好恨啊

陡发出一声孤独的厉啸,声至此绝,溘然而逝,满头乌发又逐渐变白。

冷血紧紧握住聂千愁渐渐冷凉的手,大声道:“我一定为你报仇!”他深深内疚:觉得聂千愁之死,皆因自己一心替他叛离的弟兄撮合,结果,王命君等人死性不悟,害死了聂千愁,还获得了新炼造的“三宝葫芦”

这时,唐肯也跳了下来,见聂千愁血染雪地,一时呆住了。

李玄衣向冷血道:“我跟你一起去追捕王命君……你去取回骷髅画和殓布,我和唐兄弟把聂千愁埋好再说。”

冷血心中既寂然又愤然,道:“好!”飞身上瓦,正要穿入楼阁,忽想到李玄衣腹部被一剑洞伤,伤势极重,不宜受寒太久,不该要他掘土埋尸,就算要掘,也该和他一起同掘才是。

想到此处,便掠回原地,却见李玄衣跟唐肯说了几句话后,手腕一掣,抽出李鳄泪的翡翠长剑,急刺唐肯!

唐肯的武功远不及李玄衣,才躲了一剑,便挂了彩,一跤跌在雪地上,李玄衣嘴里念念有词,便要一剑扎下去。

冷血高叫:“剑下留人!”及时贴地掠至,架开一剑。

李玄衣收剑,剑遥指冷血,道:“不关你的事!”

冷血从未想到向不杀人的李玄衣竟会向唐肯下毒手,怖然道:“你这是为什么?!”

只见李玄衣脸上,现出一种极凄酸的表情。唐肯在地上大声道:”他说李惘中是他儿子!他说李惘中是他的儿子!”

冷血讶然道:“你说一定要杀一个人,便是为了替儿子报仇?”

李玄衣惨笑道:“我只有惘中一个孩子,因不想他步入我的死路,跟我挨贫抵饿,所以交给傅大人物色一个富贵之家培育,傅丞相把惘中交给了李鳄泪抚养,可是,没想到却给这小子所杀——我知道我那孩子百般不是,但我只有一个孩子,我非得替他报仇不可!”

冷血挺身拦在唐肯身前:“你的孩子被杀,全因李鳄泪宠坏了他,你应该找李鳄泪是问,唐肯是无辜的。”

李玄衣沉痛地道:“我知道他是无辜的,但我孩子的命一定要拿他的命来抵偿……李鳄泪已经死了,他也得死!”

冷血冷笑道:”“我还以为你处事公正严明,原来一旦牵涉私情,便如此是非不分,滥杀好人!”

李玄衣扬剑叱道:“那是因为你还没有儿子!我跟他决战,是武林中的比武决斗,与国法无涉!”

冷血长叹道:“我不能让你们决斗,因他决不是你的对手!”

李玄衣苦笑道:“我己咳得肺穿胃烂,而且还给一剑断肠,他要杀我,也很容易!”

冷血也惨笑道:“我也身负重伤,咱们正好天残地废,你要与他决战,不如先决胜于我!”

李玄衣长叹道:“我不想杀你。”

冷血即道:“那就饶了唐肯罢。”

李玄衣一阵剧烈的咳嗽,咳得他寸肠断裂似的,半晌才道:“不!我非杀他不可!”

举剑往唐肯刺去!

冷血将剑一拦,架开一剑。

李玄衣在咳嗽声中飞跃跳步,越过冷血,追刺唐肯!

冷血滚地出剑,又架住一剑。

黎明前的雪下得更密,寒气凌人。

李玄衣不住地咳嗽着,仿佛受不住剑上的杀气和雪意的凄寒。

“你何必苦苦阻拦?”

“你又何必杀一个不相干的人?”

李玄衣长叹出剑,冷血仍然拦截,李玄衣回剑反刺,冷血身上掠起一抹血痕!

李玄衣刺伤冷血,是想把他挫一挫,好让他杀死唐肯,不料这却逼出了冷血的拼命性情,如虹士气,他挥剑急攻李玄衣!

李玄衣咳嗽着,反击。

雪花飘落着。

长街积雪厚。

雪花沾到他们身上,都变成了血花,他们身上的伤口,因为战斗而迸裂,渗出了血。

唐肯见冷血一直拦在他身前,护着他,只听剑光疾闪,不住有铮然交击之声,唐肯呼道:“让他杀我吧,冷四爷——”

可是冷血匡护不退。

李玄衣的咳嗽之声更频更烈了,像一具残破了的风箱,随时要挤出最后的一点精气,便毁坍下去。

李玄衣几次要越过冷血,击杀唐肯。

但他冲不破冷血的防线。

要杀唐肯,就得先把冷血击倒不可。

可是冷血是击不倒的。

要击倒冷血,唯一的办法,就是杀了他。

只是战得越久,冷血的生命力、韧力和耐力也全被激发了起来,冷血是越战越勇,尽管他伤口上的血越流越多。

李玄衣的武功博大精深,变化万千,功力远胜冷血,所以越打下去,他武功的高妙就越能发挥。

不过,冷血的拼命打法,就算武功高过他两三倍的人,也一样穷以应付。

他们在长巷中交手苦斗。

雪花纷飞。

天将破晓。

这时,唐肯被逼到楼墙上,冷血拦护着唐肯,背向琼楼,李玄衣的面却向着“神威镖局”的楼阁。

李玄衣忽长啸一声,冲天而起。

这一招的攻势,沛莫能御,居高临下,势不可当,冷血没料李玄衣竟施用这种必杀打法,心中闪电般掠过他一惯的狠:你杀了我,我也杀你,决不让你杀死唐肯!

冷血怒叱一声,连人带剑,飞刺而起!

“噗”地剑自上刺入,穿李玄衣胸膛而出!

李玄衣扑势不止,掠上阁楼,然而却没有向冷血发出那一剑。

李玄衣的剑是往阁楼里掠刺而去!

冷血在惊震间一瞥;只见阁楼上,关小趣正用一把匕首刺入丁裳衣的背心里,而李玄衣那一剑也刺入了关小趣的背脊。

一刹那间,丁裳衣倒下,关小趣也倒下,李玄衣也松剑倒下,阁楼里响起了高晓心的一声尖叫。

所不同的是:李玄衣人还在窗外,所以他是往窗下直挺挺的跌落下去的。

冷血带着悲痛跌奔而去,抱往李玄衣。

李玄衣胸前露出一截剑尖,望着冷血,眼里似有千言万语,但说不出,终于咳了起来。这一咳,血水不断涌出,李玄衣也咽了气。

冷血抱着李玄衣,恨死了自己!

他知道李玄衣想说什么:他不是要杀冷血,因为瞥见阁楼上关小趣正向丁裳衣下毒手,不及扬声,想掠过去制止,但冷血以为他要全力施为,便杀了他。

李玄衣始终未杀过一人,今天第一次杀人,却也身死。

冷血抱着李玄衣的尸首,跪在雪地里,看着曙色,整个人都呆住了,雪花很快的铺得他眉鬓皆白。

高晓心这时在阁楼上哭着向掠进来的唐肯说:“小弹弓他……他要趁你们在楼下交手,抢去殓衣和骷髅画……丁姊不允,他便佯装放弃……忽然出手,刺了丁姊一刀……”

唐肯枕起丁裳衣的后颈,触手仍是那么柔滑,但这样一个活色生香的美人,鲜红的血自在胸前汩汩淌流着,不一会,血就要流干,人也要香消玉殒了。

唐肯知道她是为什么而失去生命的。

不是因为关小趣。

而是因为关飞渡。

------------------

一鸣扫描,雪儿校对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骷髅画》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温瑞安的作品集,继续阅读温瑞安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