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骷髅画》

第四章 突围

作者:温瑞安

鸨母偕两个婢女把门推开,眼前出现鲁问张脸红耳赤的与丁裳衣对峙着,不由得错愕了一下。

只听鲁问张慧怒地道:“丁裳衣,你再不知悔悟,休怪我无情!”

蓦然之间,砰訇数响,四面窗门皆被撞开,每个出口处皆有一人,所有的出口都被封死!

丁裳衣神色不变,一扬袖,灯忽灭!

灯灭之间,挣地一声,一道剑光已闪着锐芒刺出,刺至一半,灯灭,剑光也倏地不见!

剑光虽已不见,但剑依然刺出!

忽“刷”地一声,一道光团渐亮,映出了拿火引子者的手,正是鲁问张。

鲁问张左手持火引子点烛,右手拇、食二指,挟住了丁裳衣的剑尖。

只听鲁问张道:“蓝罗刹,你还是乖乖地束手就擒吧。…

丁裳衣没有答话,她突然踢起布幔,布幔向鲁问张当头罩下,刹那之间,两人同时被罩入布幔里,唐肯望去,只见那布幔像海水一般翻蜷着,却看不见两人决战的情形!

唐肯登时为之急煞。这时整个“菊红院”上下忽然响起了一片打杀搏斗的声响。

忽见“嗤嗤嗤”数声,那布幔一下子多了一处破洞,一下子又增一条裂缝,那蓝汪汪的剑尖映着白光,惊忙一瞥的闪耀一下,立时又没了影踪。

唐肯心里松了半口气:——至少,丁裳衣的剑再也不是给鲁问张抓着的。

但他仍不明白鲁问张如何能在狭窄得无可施展的布幔笼罩下,如何闪躲腾跃来避开丁裳衣的剑法!

正在他才刚刚放了一点心之际,“呼”地一声,那布幔像一面扑旋的飞碟斜旋而起,蓝影一闪,急蹿而出,后面紧追着的是森冷的剑光!

剑原来已在鲁问张的手里。

鲁问张长髯激扬,手中剑似灵蛇一样,追噬丁裳衣。

丁裳衣身形极快,她疾掠之时,披风成一张铁片也似的激扬开来,但剑尖就往她披风之隙刺进去。

丁裳衣迅速往前掠,但门口已有三四名衙役持刀守着,那鸨母和婢女早已被砍倒在地,丁裳衣自度可以在三招内把这几人击倒,但背后的剑已逼近她的肌肤,她连半招的时间也没有。

她身形一转,转向窗根,那儿也有人把守着,她立即再斜掠出去!

剑已追到!

丁裳衣掠到了衣橱之前,蓦然转过身子,她一张冷玉似的脸在剑光下映寒!

鲁问张眼看这一剑要刺中丁裳衣,剑意未尽,剑势已收,就在这剑将刺未刺,要中未中之际,丁裳衣双手一扬,两道白光急闪,已射向鲁问张脸门!

鲁问张沉腕一掣,划了一道剑光,“可”地震飞一截“掌剑”,另一道“掌剑”却己袭至脸门,鲁问张一偏首,隐闪过剑光,头发却披散了下来。鲁问张在江湖上外号“寒夜闻霜”,他不但是进士出身,文才谋略,都有过人之处,而在同期进京考试的人中,只有他可以在比武擂台中夺魁,由于他文武双全,文章武略,皆获当朝鉴品为翘楚,引起八名来自各方应考的高手不服,在雪夜袭击他。

当时,鲁问张与三名朝廷大官司围炉小酌,谈诗论词,正在讨论。“雪暮赏梅疏见月”的下一句,鲁问张正悠然说:“寒夜间霜……”忽含笑而止,因为他已听到夜行人飞上屋顶惊落几片雪花的声音。

鲁问张笑笑道:“……我去去就回。”出去应七人围攻之战,杀三人,伤二入,退二人,回来后把句子接了下去:

雪暮赏梅疏见月

寒夜闻霜笑杀人

故此,鲁问张也得了“寒夜闻霜”的雅号,实则意指他“笑杀人。”

他险险躲过丁裳衣两记“掌剑”,吸一气,正想说几句体面话,不料丁裳衣又是一顿足。

这一顿足间,两道剑光自靴尖激射而出!

鲁问张大叫一声,叮地震剑格飞其一,另一已打入他的右胁里,他只觉一阵刺痛,怒上心头,一剑便向丁裳衣胸膛刺下去。

丁裳衣虽然以“靴剑”伤了鲁问张,但她却避不开鲁问张这一剑。

暮地哇的一声大吼,衣橱裂碎,现出一人,抓住一件衣袍,卷住了剑身,用力一扯!

若在平时,唐肯不但卷不住鲁问张的剑,也不可能扯得动鲁问张,只是此刻鲁问张全没料到衣橱里有人,而且受伤在先,一时把桩不住,直跌入衣橱里。

在这瞬息间,鲁问张只觉胸部剧痛,他只来得及护着头和胸,其他身上不知中了多少拳,挨了多少脚。

唐肯一下子把鲁问张打入衣橱里,借衣服缠卷痛打一轮,全出乎他自己意料之外,这时,那些衙役已全涌了过来。

那些衙役一见唐肯自衣橱冲了出来,都吃了一惊,有几个衙役戟指大叫:“杀人犯!杀人犯!”

唐肯听得一愣,他想,自己可没有杀死那姓鲁的官儿呀!

那些衙差也怔了一怔,即刻提刀喊杀冲了过来。

瞧这些人冲过来的神态,倒不是着紧为救鲁问张,而仿似只要抓到唐肯或杀了唐肯,也会有重大赏赐一般。

丁裳衣劈手夺回长剑,剑光闪动,已刺倒当先一人,一拉唐肯衣袖疾道:“走!”

唐肯突然发了狠,叫道:“等一等!”居然不退反进,拳打脚踢,击退四五人的围攻,还劈手抓住一个衙役的衣拎,揪了上来,那衙役吓得脸无人色,手中刀也当琅落地,摇手叫道:“不关我事,不要杀了,不要杀我……!”

唐肯喝问:“什么杀人凶手?!”

那衙役愕了一愕:“什么?”

这时两名衙差潜近,一名给丁裳衣刺倒。另一名在唐肯臂上砍了一刀,唐肯可拼出了狠劲,一起脚把那人踹飞出去,仍喝道:“为什么叫我做杀人凶手?!”他原本给栽陷的罪名是“监守自盗,打劫官饷”,几时又多了一条杀人罪?心中更是耿耿。

那衙役吓得牙齿打架似的抖哆:“我……我……不……不关我事……上面说你……逃狱……杀了李少爷——”

唐肯虎吼一声,双手一撑,把偌大一个人直甩了出去,咆哮道:“好,好!杀人是我!盗饷是我!你们高兴判我什么罪就什么罪,你们喜欢用什么刑就什么刑!”

唐肯身形魁梧膘悍,这一番逼虎跳墙的神威,吓得包围者一时不敢抢进,其中一名六扇门捕快似的人沉声道:“唐肯,你既然知罪,还不快快束手就擒!真要挨到‘捕神’李大人亲自出马来降服你才知悔么?!”

唐肯其实心里也极害怕,尤其自狱中一旦得释,何其不希望能不再陷牢里的非人生活里!如今又听闻名震八表的“捕神”李玄衣也参与围捕行动,明知已难望活命,心中更是惊惧莫名!

唐肯嘶吼一声,正要豁出了性命冲杀上前,忽然之间,听得房外不远处有人惨叫一声。

这一声惨呼,异常凄厉,使人不寒而栗。

这一声惨呼过后,外面兵器交击之声依然不绝于耳,有人叱道:“吠,贼子,还不就缚,这就是你们的下场!”又有人喝道:“不必多说,拒捕者格杀毋论!”

唐肯却认得那一声惨号。

那是万老六的声音。

从那一声惨叫听来,万老六已身遭毒手了。

由于那一声惨呼,反而激起唐肯求生的斗志,只觉冤屈缠身,步步杀机,但他越要留一条命,来雪冤洗耻。

这时,丁裳衣已第二次向他叱道:“走!”剑光耀耀,已冲破一道血路。

唐肯跟在她后面杀出房门。

本来两人打算自窗口掠出去,但窗外、檐上、楼下、栏杆处埋伏无疑大多,他们刚冲到栏前,只见漆黑夜里有几处都起了火。火光中映出了窜伏交手的人影、那火也像玩具火一般,有不像是真的,离得太远的感觉。

丁裳衣却知道关飞渡和她所联络的一于忠肝义胆的兄弟,全要给这场火毁了。

她掠到栏前,只见苍穹星光寂寂,然而四面八方的衣袂之声带着杀气刀光向她逼近。

所以她反而不从寂寞跃下。

她一扯唐肯衣襟,反自房内杀了回去。

房里的衙役不虞丁裳衣和唐肯竟反扑回去,一时措手不及。

两人一杀出房间,就看见龟奴、艺妓有的死,有的伤,有的倒在血泊中呻吟,余下嵇老三和刚才乔装轿夫二名,分别与衙役搏战着,另外两名“轿夫”,一个横尸就地,另一个已被擒住,伤得奄奄一息。

唐肯一面挥舞双拳,夺得一柄虎头刀,瞥见有一个在向伤倒在地呻吟的女子用脚力踹,唐肯看得按捺不住,一刀就斫过去,那衙役没想这四个要突围而出已万难的亡命之徒,居然有一个倒回头来砍自己一刀。

衙差忙中一刀反搠。

这一刀刺在唐肯右胸,但唐肯来势汹猛,丝毫不减,一刀斫下。

衙差空手去挡,五只手指被砍掉。

衙差过度恐慌,已忘了疼痛,嚷道:“饶了我,饶了我——”

唐肯本想再砍一刀,终改起脚把他踹飞,骂道:“你们这样见人就杀,比强盗还不如!”

这时丁裳衣已冲至楼下,蓝衣映着刀光闪伏,唐肯退留回楼上,七八个衙役已包围着他,丁裳衣一仰首,似乎正决定要不要去救唐肯,忽见房口“砰”地一声碎裂,一人激射而至!

这人到得何等之快,自房里直掠楼下,右手已搭在丁裳衣左肩上,丁裳衣回剑反刺,那人一缩手,左手又搭在她右肩上。

丁裳衣向后一卸,连退三尺,但那人身形一晃,又在她身前。

丁裳衣知不能困守,在这等仓皇的情势之下,依然反刺一剑,直套那人咽喉。

那人冷笑一声,伸手一捉,竟把剑身捉往,丁裳衣一看,见那人五络长髯,巍然而立,正是鲁问张,知道今晚要逃出这干人的魔掌,已然无望。

这时,楼上刚斗中的唐肯,被一名捕快踹了一脚,背脊撞断栏杆,丈八高的直摔下来!

唐肯往后跌下的时候,只觉耳际呼呼作响,旁边的断木,兵器一齐打落,还有三四名衙差跟着跃落追击,就像夜叉恶鬼一般,他心里呼喊着:这次完了,这样死去,实在冤枉,实在是大冤枉了……!

忽然间,他觉得背部触着了事物。

他以为已经着地,心里正等待那一下震荡与剧痛。

不料他就像跌在云端里似的,一点也不觉得痛。

唐肯的反应也相当之快,他一弹即起,却见身旁倒了三名衙差,不是手腕被刺就是脚踝受伤,这三个原本正追杀他的衙差,全在刹那间受了伤而失去战斗的能力。

唐肯吃了一惊,回头望去,只见一个人,衙差打扮,帽插官翎,但以布覆脸,手里提着一柄沉甸甸的大刀,他拿着却轻蕊谵物。

唐肯想到那在刹那间失去战斗力的三名衙差,所受的伤俱是极轻但又恰可使人失去力量作战,原来竟是这蒙面人手中足能一击断大树的巨刀造成的,心中震讶实不下于那几名正冲上来的衙差之下。

那人沉声道:“杀出去!”只见他大刀挥舞起来,变作雪也亮的一旋刀光,冲入衙役之中,但去没有用刀伤人,只在指时肩膝间把敌人撞倒或震跌出去。

唐肯只觉那人出手,似曾相识,大叫道:“好汉,你是——?”

那人身形十分高大,刀亦甚为沉重,他每以无可匹御的声势,抢入敌手近处,刀扬处竟以刀愕把对方击倒,这样子的刀法非要艺高胆大而且又宅心仁厚的人不能使。

那人向唐肯喝了一声:“蠢材!”唐肯这才醒悟,这么多在三扇门吃饭的好手正在围剿他们,他居然当众问那人是何方神圣,可谓蠢钝至极!

那入打出一条血路,让唐肯退了开去。

唐肯退到了大门口,只见有一人挥舞长鞭,像一条长龙的影子,把衙差逼得走不近去,唐肯一见大喜忙过,原来便是那驾车的老者,长鞭快速迅疾,但已喘气呼呼,后劲不继了。唐肯叫了一声:“我来助你!”

那人嘴里咕噜了一声:“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还说助人!”却连人带刀舞旋过来,把围攻老者的衙差也击倒震飞。

那人又喝一声:“此时不走,还待何时?!,’

唐肯看到老者,想到许吉和嵇老八的安危,便问:“许吉他们呢?”

老者脸上血泪纵横,“都死了……大家都死了……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那人喝道:“别多问,快走!’卜

唐肯和老者已掠出门口,唐肯这时回首,只见人群中一点蓝衣,仍夹在数十黑衣红边的衙役里,正跟对面一个白衣长须人苦苦力抗,唐肯于心不忍,觉得自己不能剩下她不理,当下浑忘生死之险,叫道:“我不走!”

这时门口包抄过来的衙役很多,四面八方都涌了过来,那人又急又怒:“你于什么?!”

唐肯往内就冲,吼道:“你们先走,我跟丁姊一起走!

------------------

一鸣扫描,雪儿校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骷髅画》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