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骷髅画》

第五章 疱丁刀法

作者:温瑞安

那人实在搞不懂唐肯,恨恨地一斜身用头撞飞了一名扑来的衙差,问身边的老者:“他干什么?”

老者摇摇首,比刚才还要六神无主。

唐肯挤了命杀回去。

那些衙差见他形同疯虎,不去反回,都不敢阻拦,反而让他杀至丁裳衣身边。

唐肯气喘呐淋,伤口流血,满身是汗,“丁姊……”

丁裳衣叱道:“滚!”

唐肯道:“我不滚!”

丁裳衣气白了脸:“你——!”

只听一人冷笑道:“你不滚他不走,正好擒成一对!”

唐肯一看,见是鲁问张,鲁问张白脸长须,本来一脸儒雅温文,现在都变成凶狠恶煞。

唐肯“虎”地一刀当头砍去,边叫道:“丁姊先滚——!”他本来是想说“走”字,但因接丁裳衣先前的话语,说成“滚”字,自己亦未觉察。

丁裳衣听唐肯居然这样喝她,不觉怔了一怔,睐了唐肯一眼,唐肯却不知道。

鲁问张的身子突然跃起。

唐肯的刀自上往下砍,鲁问张却迎面从下迎上、

唐肯眼看这一刀得手,不想杀人,只觉用力太猛,正想收回大刀,不料手上一紧,接着一空,大刀已被鲁问张劈手套去。

鲁问张冷笑道:“狗男女、你们还有什么法宝,都使出来吧!”

丁裳衣道:“什么狗男女!”

鲁问张气得长须激扬:“你和他,孤勇寡女,同处一室,不是狗男女是什么?!”

丁裳衣道:“那么说,我和你才是狗男女!”

鲁问张见丁裳衣在众多部属面前这样说话,更气:“你……你这妖女,在我对你……”

丁裳衣道:“我知道你对我好,但别人对我好就是狗男女了么!”

鲁问张怒道:“狗男女!狗男女!”他自己因太愤恨而长髯摆动,他生怕胡须乱了,一面骂着一面掏出梳子来梳括着。

丁裳衣一剑又刺了出去。

鲁问张粹放本来托着长髯的手,凭空一抓,又抓住了丁裳衣的剑。

鲁问张道:“你和他,是狗男女!你和关飞渡,也是狗——”

丁裳衣凄呼一声,摇首一偏,竟以脖子抹向剑锋。

鲁问张一楞,已不及阻止,唐肯也没料丁裳衣性子恁地烈,也不及相救。

突听一人喝道:“放手!”一刀砍下!

鲁问张见那一刀声势浩大,不及捉拿,放剑疾退。

他的手一松,剑尖一落,丁裳衣这一抹首,迎了个空。

蒙面大汉一拍丁裳衣肩膊,道:“姑娘,不到最后关头,勿随意轻生,否则追悔莫及!”

丁裳衣无奈地一笑,甩扬散披在颊眉上的一嘛谮发:“死了那还会后悔!”

那出刀逼退鲁问张的人正是那蒙面壮汉。

鲁问张神色凝重:“阁下是谁?这一刀分量好重,为何藏头缩尾,不敢见人?”

那人默不作声,横刀当空,巍然而立。

这时,十余名包围的衙差争功心切,想要在上司面前讨功,正要一拥而上。

鲁问张作势一拦,道:“退下。”

衙差从未见过这位从来谈笑间杀人的鲁大人神色会如此凝肃,纷纷退后,有的窜到别处战团里,有的在外形成包围网,他们虽知道这三人武功都非同小可,但也知晓这三个正是要犯,为保头上翎帽身上官服,怎样也不能让他们脱逃。

那人向唐肯沉声道:“我缠住他,你们先冲出去。”

唐肯道:“我要跟你——”

那人喝道:“看不出你堂堂男子汉,竞如此婆妈!”

丁裳衣一看情势,即道:“我们在这里只碍了前辈出手。”

唐肯犹迟疑了一下,问;“许吉呢?许兄弟他不知逃出来了没有?”

丁裳衣瞪了他一眼。

人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难免都只顾自己逃命要紧,眼前这个鲁男子跟一般人的确有些不同,这个时候,居然还牢牢不忘萍水之交。

鲁问张掏出梳子,梳下颔胡子。

他的手出奇的稳定。

那人目光炯炯,盯着他的一双手。

鲁问张道:“谁也走不了。”

那人道:“你不要逼我出手。”

鲁问张的长髯梳得又烫又贴,又黑又亮,然后笑道:“你再不出手,恐怕就不必再出手了。”

只见菊红院杀入了一个手持巨斧的书生,斧光焰熠。瞬间已把那叫“牛蛋”的大汉砍个身首异处。

那人一顶,双手执刀。

鲁问张目光一闪:“‘五鬼开山刀’?”

那人执刀柄的一对拇指,忽张弛开来,仅以八指扣住大刀。

鲁问张一震道:“‘八方风雨留人刀’!

那人发出沉浊的一记闷哼,双手举刀,空门大露,刀在上方旋转得只剩一片光影。

鲁问张如临大敌:“‘龙卷风刀法’?!”

那人吐气开声,一刀劈下!

这一刀声势之烈,掩盖菊红院一切叱喝与兵器碰击之声。

鲁问张五络长髯,一起激扬。

他在电光火石间,双手一拍,夹住大刀。

这一刀力以万钩,鲁问张白脸巽血,但依然给他双手合住刀锋。

那人蓦地松手,反手拔帽上翎毛。

翊毛如刀砍落。

一道血泉,自鲁问右手激溅而出。

鲁间张怒吼,疾退,掌中挟的大刀落下。

那人一扳腰抄起大刀。

不料鲁问张掌中梳子,激射而出,那人闪躲无及,梳子嵌入胸中。

那人闷哼一声,吼道:“走!”

丁裳衣披风卷涌,剑光迸闪,四五名衙差伤倒,唐肯扶持那人向门外杀出去。

门口突然漾起一片斧光。

这斧光带起的威力,像雷霆一样,谁闯了进去,都得被震碎。

丁裳衣蓝衣紧贴身上,发尾激扬于头后,眯眼抿嘴,剑齐眉峰,显然要力闯此关。

突然之间,“嗤”的一声,一物自楼上激射而至!

“巨斧书生”易映溪扬斧一格,只觉脉门如着锤击,一套之下,斧脱手飞出,劈入巨柱内,几及断柱。

另外,“笃”地一响,那事物也钉入柱内,竟是一截蜡烛!

易映溪一怔,丁裳衣已化作一道剑光,抢出门外,当者披靡。

唐肯也护着那人闯出门槛。

外面伏击的衙役,因惧于那蒙面人以一根翎毛杀伤鲁问张之声势,一时未敢动手,只拿着火把,吃喝围住丁裳衣等人。

忽然,鞭影马鸣,一辆驷马大车风驰电掣而至,车上扬鞭的正是那始终不肯独自逃生的老者。

老者策马冲散火把队伍,扬鞭卷飞八人,唐肯揽那人跃上马身,丁裳衣蓝衣旋卷,片刻已刺倒了逼近的几人,“刷”地倒飞入马车,老者吆喝一声,策马长驱!

马车硬闯出了一条路!

衙差们提刀追赶,把火把扔到马车上。

黑夜里,衙差们呐喊呼吆,提着火把晃扬,但追赶不上。

只见马车沾满了熊熊烈火,一蓬光地飞驰而去,夜色中,沿路也染了星点火光,远远看去,反而有寂静的感觉。

这时,易映溪扶持鲁问张走出门口,眺望远去的火光。

只听蹄声忽起,原先准备停妥的马队,有十数人成两组,打马急追而去。

黑漆里的火光是显眼的目标,仿佛命里注定燃烧是接近寂灭的标志。这马队就是要使这标志彻底毁灭。

鲁问张望着远去的火光,跟着如雷动般的马队,叹道:“他们逃不了的。”他心中在感叹最终不能保住丁裳衣,这一别,就是生死两茫茫了。

易映溪禁不住要问:“究竟……是什么人?”

鲁问张看着手臂上的伤痕,他实在做梦都没有想到那人以一根羽毛使出刀法,几乎砍下他一条胳臂。

“疱丁刀法……这人的刀法,已经落花伤人、片叶割体、炉火纯青到了化腐朽为神奇的地步——这数百里内,能使出这种举重若轻,变钝为利的刀法者只怕不出三人,这人——”

易映溪眼神一亮,“是他?”

鲁问张肃容抚髯,点点头道:“是他。”

易映溪喃喃地道,“是他……”其实他开始问那一句“究竟是什么人”的时候,他问的是什么人用一根蜡烛隔空击落他的巨斧;如果说那蒙面大汉以一根翎羽伤了鲁问张令人膛目,那这发出一根蜡烛的神秘人简直是神乎其技了。

易映溪到现在还觉虎口隐隐作痛。

老者策马狂驰,驰向郊外。

唐肯、丁裳衣正在窜起伏落的将火把扔出车外,把火焰扑灭。

两人好不容易才把火势扑熄,回头看那大汉、只见那一对精光炯炯的眼睛,已变得黯淡无光,大手捂着胸前,胸襟不住的有血水渗出来。

唐肯叫道:“好汉……你……觉得怎样?!”

那人勉强提气问:“我们……驶去哪儿?”

这时风啸马嘶,老者听不清楚那人的问话,唐肯扬声替那人问了一遍。

老者没有回首,他在全心全意的打马,驾御这辆马车变成了他聚精会神的事情。“闯出城去!”

那蒙面人叫道:“不行!捕王刚刚入城,撞上了他……可什么都没得玩了!”

老者的车并没有因此而缓下来,在风中嘶声道:“那该去哪里?!”

蒙面人也大声道:“往城西折回去,那儿有一大片乡郊,到那儿再谋脱身之法!”

马车突然一颠,四马长嘶,蓬车一个转折,几乎贴地而驰,已然转向城西。

唐肯哗然道:“老哥,你这一手,要得!”

蒙面汉道:“你迟生了几年,不知道当年‘飞骑’袁飞的威名。”

唐肯皱眉道:“猿飞?”

那老者被人提起名字,似大为振奋,往内大声道:“我姓袁,叫飞。”

唐肯也探首出去吼道:“我姓唐,叫肯。”

这时马车疾驰,在暗夜里东奔西窜,时过高岗险峻,断木残柳,高低跌荡,但马车依然在极速下前进。

马蹄与风砂交织里,唐肯和袁飞互道了姓名。

这时丁裳衣自车后探首进来:“后面有数十骑追上来了。”

唐肯道:“不怕,有袁飞在。”

蒙面汉摇首道:“也不行,马拉着车,总跑不过单骑。”

唐肯急道:“那该怎么办?”

丁裳衣咬了咬chún,“前头必定还有兜截的高手,这马车目标太大。”

蒙面汉接道:“只有弃车步行,反而易于藏匿。”

唐肯道:“可是你的伤……”

蒙面汉强笑道:“你也不一样有伤么?却来管我的伤!”

丁裳衣道:“那好,我叫袁飞打个隐藏处停车——”

马车辄然而止!

马车本来在极速的情形下奔驰,骤然而止,足可令车内的人全都倾跌出去。

丁裳衣双足悬空,但她双手却抓住车沿,人已借力翻到车顶之上。

蒙面人吐气扬声,像磁铁一样吸住车蓬,落地生根,居然分毫不动。

只有唐肯被倒了出来。

唐肯一跌到外面,一滚跃起,只见四马人立长嘶,袁飞的人仍贴在马背上,没有被甩下来。

马车是怎么猝停的呢?

唐肯立即发觉,马车的左右前轮全都不见,以致车蓬前首斜插入地里,无法再拖动。

谁能把急旋中的巨轮拆掉?

唐肯这才发现,星月下,一左一右,站了两个人,他们一个左手,一个右手,都提了一只大木轮。

这两人竟是在急驰中用手臂硬硬把车轮拔了出来的。

这两个人,在冷月寒星下,跟鬼魅僵尸没什么两样。

唐肯认识这两个人。

这两人是他一生一世都不愿再见的人,但现在正是穷途末路亡命逃逸之际,又教他撞上了:

言有信、言有义。

------------------

一鸣扫描,雪儿校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骷髅画》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