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水寒》

第104章 江畔何人初见月?

作者:温瑞安

戚少商不去理他,迳自道:“这件事本就由我而起,不能老是叫朋友为我送死。”

赫连春水冷笑道:“我不是为你送死,我是为大娘送死。”

“我知道你愿为大娘死;”戚少商几乎是要求了,“但是如果你和我及大娘全都死了,有谁替我们报仇?”

赫连春水态度强硬地道:“我不管!若不是我力主要投奔八仙台,也不致有此劫,这次可不是为你,为大娘,而是我连累了你们,我怎能不回去!”

戚少商急道:“可是大家一起战死在洞里,对谁都没有好处。”

赫连春水冷笑道:“我们已落到这种地步,还会有什么好处?”

戚少商道:“你……”遂知道赫连春水是故意跟他顶撞,便强忍怒气。

奇怪的是,铁手忽然不作声,跟在赫连春水的后面,眼中只露出伤悲的神色。

赫连春水也平了一口气,忽道:“你说应该要留下人来替我们报仇,我看倒有一个。”

戚少商会意过来,道:“谁?”

赫连春水道:“铁捕爷。”

铁手苦笑道:“两位何把我独摒在外?”

赫连春水道:“不是把你摈在外,而你在外,确是可以请救兵,再来解我们之危。”

铁手道:“我现在也是‘黑人’了,跟两位一样正受通缉,岂有救兵可请?再说,师父和三师弟、四师弟都还在京师,我现在已是朝廷重犯,只怕未到京城,早已被问斩廿九次了。”

戚少商道:“无情兄正赴京师,请奏呈上,他嘱我先行赶来这儿援急。”

铁手只道:“希望他一路平安。”

戚少商道:“不过,你绝不能跟我们一道。”

铁手道:“为什么?”

减少商指了指赫连春水背上的殷乘风道:“因为殷寨主受了重伤,他必须要治疗,怎可重返洞里送死?”

赫连春水接道:“对!他正需铁二爷为他疗伤护法。”

铁手只叹了一声,道:“只可惜殷寨主再也不需要任何人替他护法了。”

戚少商闻言一惊,再看铁手的表情,已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赫连春水只一迳的说:“铁捕头,你可不要推却,殷寨主他——”忽有所觉,放下殷乘风一看,只见他脸若紫金,微含笑,已死去好一阵子。

赫连春水一时呆住了。

铁手叹息道:“‘武林四大世家’”,‘东堡,黄天星死于姬摇花手里,‘南寨’伍刚中殁于楚相玉掌下,‘西镇,蓝元山心灰意冷,出家为僧,‘北城’周白宇自尽身亡,连‘青天寨’的少寨主殷少侠也在这八仙台撒手尘衰,江湖寥落尔安归?未入江湖想江湖,一入江湖怕江湖;如果不急流勇退,这江湖路真是一条黄泉路。”

戚少商看见殷乘风死时的表情,反而是解脱了的样子:也许他觉得如此可以更接近伍彩云罢?

——可是息大娘呢?

——她安然否?

——如果你有了意外,我也只有像殷乘风一般,除死无他。

息大娘当然不安然。

铁手、殷乘风、赫连春水赴宴后,立即有人来献上佳肴酒菜,并勤加劝饮,这一来,息大娘等更起疑心。

息大娘表面敷衍,暗里叫勇成及唐肯仔细检验,果尔发现酒里有*葯,饭内有毒,巡逡的喜来锦等,更发现大队官兵,已包围岩洞四周,忙急报息大娘。

息大娘猝然发动,拿下了这四名送菜的人,然后企图率众冲出“秘岩洞”,并着人急报赫连春水等人。

不过,大军已把秘岩洞包围得似铁桶一般,息大娘率人冲杀几次,反而折损人手,十一郎也丧命在官兵的强弩下。

息大娘情知硬闯不成,反而不如死守,秘岩洞得地势天险,一旦有了防备,反不易攻取,于是以逸待劳,与官兵作“拉锯战”。

息大娘心急如焚,但无法可施,只望铁手精警,能有所觉,不为埋伏所趁。

铁手等人杀出海府后,黄金鳞即放出信号,并飞骑截杀,更防铁手等渡易水逃离八仙台,故从四方兜截。

不料铁手、赫连春水、戚少商三人俱重义气,反扑秘岩洞,自官兵后方攻入,官兵一时大乱,当其时主将未到,惠千紫等指挥失策,只要跟息大娘等一齐发动,大可冲出重围,无奈洞中家眷委实大多,行动不便,众人又不忍骤舍老弱伤残而去,故而只是铁手、戚少商和赫连春水冲回洞内。

赫连春水当然仍背着殷乘风的尸首。

青天寨的人一见殷乘风毙命,人人义愤填膺,要与官兵决一死战,并要杀尽不仁不义的“天弃四叟”,铁手忙力加劝阻,说明妄动只有平添无谓牺牲。

这一来,官兵见铁手等人又回到秘岩洞,惊疑不定之下,也正中下怀,因为他们一入洞内,除非是变成尸首,否则谁都再也出不来。

至于洞内戚少商与息大娘乍逢,宛若隔世。

赫连春水却避过一旁,神情是忧伤而失落的。

铁手忙暗里着勇成和唐肯,跟赫连春水多作交谈,赫连春水只心不在焉,怔怔不语。

原来戚少商赶去“拒马沟”,见官兵聚集,情知不妙,打听之下,才知道“青天寨”已为官兵所攻陷,戚少商一听之下,万念俱灰,本想把性命拼掉算了,但复一观察,只见官兵依然联营结阵,如临大敌,再作仔细勘探,才弄清楚原来南寨大队得脱,已渡易水,其中包括几个“主凶”、“匪首”,都能逃脱。

戚少商即渡易水,想到“连云寨”与“天弃四叟”素有深交,便往海府打听,却正好遇上霍乱步和两名“连云寨”旧部,正在“处理”巴三奇的尸首。

戚少商以前见过巴三奇,巴三奇虽然死了,他还是能认得出来。

戚少商亦认得出那两人是顾惜朝的部下,“连云寨”的叛徒。

戚少商更认出霍乱步。

这一下,霍乱步也发现了戚少商。

他反应奇快,立即叱令两名手下围攻戚少商。

这两名旧部一见是戚少商,毕竟是当家的,余威尚在,两人都吓愣了,但又不敢抗令,一个照面便被戚少商制伏了。

霍乱步却想趁此逃之夭夭。

戚少商挺剑直追,霍乱步撤腿就逃,不过他跑得再快,也快不过戚少商的“鸟尽弓藏”身法。

戚少商截住了他。

霍乱步怎敢跟戚少商单对单的交手?为了求生,居然给他想出了个办法:

“只要你不杀我,我告诉你一个大秘密。”

“什么秘密?”

“这秘密关系到铁手、赫连春水、殷乘风、息大娘还有每一个人生死存亡,你只要放过我,我便决不相瞒。”

戚少商为之动容。

他本来就知道,像“连云四乱”等只是小角色,他真正的巨仇大敌是顾惜朝、黄金鳞。

他也无意要马上杀死霍乱步,但却急于知道息大娘等的消息。

所以他同意。

他同意放过霍乱步。

霍乱步知道戚少商言出必行,向不失信,而且,就算不信任对方,他也无活路可走。

他为了讨饶,把顾、黄二人在海府的一切布置,一五一十的全告诉了戚少商。

戚少商一听,知道大事不妙,忙点倒了霍乱步,赶去海府,依霍乱步所提供西墙跨院伏兵较少处,先截断炸葯引子,再来个从后突击,把敌方布局冲乱,呼叫铁手等往此方向冲杀,果尔得脱。要不这一下子里应外合,官兵乱了手脚,铁手等趁此全力往大门冲杀,恐怕就难有性命重返“秘岩洞”了。

他们现在虽已留在“秘岩洞”里,可是,却冲不出“秘岩洞”。

“秘岩洞”通风口极多,而且洞深连绵,迂回曲折,如要用火攻,决无可燃之物,若要用烟蕉,则官兵一近洞口,亦遭洞内群雄射杀,而且地近江边,水流入某几个窖洞里,风劲且急,无论火攻烟薰,俱奈何不得,食水也不成问题。

这样一来,双方对峙了超过十日。

最大的危机,是官兵倍增,而且更头痛的是粮食问题。

就算是再省着吃,粮食都快吃光了。

——该怎么办?

幸好那日官兵送来为“饵”的菜肴,除了饭、酒不能吃用之外,却是无毒,前数日倒是靠这些“菜肴”渡过了几餐。

但却再也撑不下去了。

几日来,赫连春水的脸色都是沉灰灰的,没有多说话,只冷着脸,磨着枪。

枪愈磨愈利。

不管是他的二截三驳红缨枪、或那杆白缨素杆三棱瓦面枪,他都常磨,常看。

戚少商和息大娘经过多次的生离死别,依旧言笑晏晏。

有时候他们也会谈到雷卷和唐二娘,笑说希望他们好,他们快乐,他们永远也不要回来。

因为他们心里知道,这儿已是全无希望。

全无活命的希望。

到了第十二天的晚上,赫连春水开始谈笑,居然还以水代酒,祝息大娘和戚少商白首偕老,就在二人微微错愕之下,赫连春水一仰脖已干了杯。

他真把水当酒了。

后来他又交代“虎头刀”袭翠环一些话,大抵上是一些如果出得“秘岩洞”,要向赫连老将军转禀的话。

他们还曾聚在一起,在洞孔观察敌情。

官兵显然没有全力抢攻,只作全面监视。

他们显然都在等。

等他们的敌人粮尽力殆的一天。

其中在高地上,竖有几个大帐蓬,其中最大的一顶,顾惜朝和黄金鳞常在彼出入,张扬猖狂,似料定“猎物”决逃不出他们手中一般。

戚少商等人的确逃不出去。

就以戚少商而言,曾经几次都逃了出去,但一样仍落在他们掌握之下。

他们已布下天罗地网,胸有成竹,且看何时才把网收紧。

息大娘看见顾惜朝和黄金鳞张狂拔扈的神态,忍不住哼了一声道:“你知道我有多恨这些人?”

她依俟着戚少商说:“只要有人杀了这两人,我宁愿嫁给他。”

“为什么这世上总是小人得势。”息大娘叹息着道,“小人本就可恶,一旦得势,看他们的嘴脸,就更加可恨。”

这几面帐蓬当然是主帅的行营。

除了顾惜朝与黄金鳞,当然还有一些将官、兵带、武林人物,还有吴双烛、惠千紫、“连云三乱”等。

赫连春水遥遥望见吴双烛,眼都红了。

他因为信任“天弃四叟”,所以才害得大伙全困在这里,虽然没有人直接责备他,但他也清楚洞里有多少双眼睛是在埋怨他、怨恨他的。

就算没有人责斥他,他心里仍在责斥自己。

他就是因为信任吴双烛,所以才去赴宴。

因为赴宴,殷乘风才会死。

殷乘风的尸体还在洞里发臭,青天寨的部下没有人会原谅他的。

赫连春水也不会原谅自己。

况且,他不止于不能原谅,还不能忍受。

他不能再忍受下去。

这应该是第十三日的凌晨。

他悄悄的爬起身,绑扎好了腕袖、裤管,带好了两杆枪,望了望灰黑沉沉的天色:

他本来很想再到上层洞里,去看看息大娘。

再看最后一眼。

息大娘是跟连云寨的女眷一起睡的,他本慾悄悄溜进去,但终于止步。

他怕再多看一眼,自己便会失去了勇气,再也走不成。

死不成。

他决定死。

只不过在死前,要手刃吴双烛,最好还能杀死顾惜朝,甚至也能把黄金鳞杀掉,那就更死而无憾了。

——他年,也许大娘会活得下来,跟她的孩子说:就是这样,赫连公子替我们出了一口冤气,要不是他……

想到这里,赫连春水的眼睛就湿润起来了。他心里暗骂自己:哭什么哭!大不了是死,身为将军之子,还怕死么!?只不过,伤心的却不是死那么简单……

——可是,大娘已跟戚少商会上了面,自己还留在这儿干什么!?这儿,已没有自己这个“局外人”可留恋处了。

“方留恋处,兰舟催发”,赫连春水忽然想到这两句诗,外面夜深如水,月明如镜,今夕何夕?这样的一夕明月!这样一横大江!江水滔滔,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赫连春水凝望着月色,不禁痴了。

**********************************

黄金书屋 youth 扫描并校对

**********************************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逆水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