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水寒》

第021章 三宝葫芦

作者:温瑞安

这屋顶“喀”的一响,十分轻微,但铁手还是听到了,沉声道:“上面是那位朋友,何不进来叙叙?”

唐肯在睡梦中听到铁手说话,摹然而醒,抓住刀柄,惺松着间:“什么事?”

铁手盘膝而坐,脸色凝重,看了看屋顶,唐肯跟着仰首看去,哗啦啦一阵碎瓦纷落,一条人影落了下来,一个人乱发虬须,目露极凶异彩,手持一枝臂粗熟铜棍,在瓦石碎坠中落地,正是楼大恐。

楼大恐杰杰笑道:“怎样?铁二爷,咱们是老相识了!你找得咱们好苦,这次,终于叫大家给碰上了!白天人多,碍着咱们叙旧,今个儿晚上,正好给咱们痛快个够!”

铁手淡淡地道:“楼大恐,你最胆小,总不会你独自个儿来,你的老朋友呢?”

“蓬”地一声,窗子被拆开,一个人双手“拿”着窗子,跨入屋来,正是凶狠阴隙的彭七勒:“他来了,自然也少不了我。我特地赶来替你送丧的。”

铁手道:“王命君呢?”

只听一人道:“王命君在。”他回答的时候人还在门外,回答之后人已走了进来,但木门并没有开——只是木板上多了个人形的大洞,他是直“穿”了进来的。

铁手笑道:“王兄果然好威风,连走进来的气派都跟人不一样。”

王命君好像听不懂铁手语言中的讥刺之意,大刺刺地坐下来,唐肯一跃而起,提刀护在铁手身前,王命君只看了他一眼,笑道,“说也奇怪,铁二爷这身上一挂了彩,咱们几个,连走路都神采起来。”

铁手笑道:“这叫此消彼长。”眼光落到王命君腰间的葫芦,忽道:“我真佩服你们。”

楼大恐狰狞地道:“现在才来说讨好的话,不嫌太迟么!?”

王命君却笑着阻止道:“尽说不妨,尽说不妨,凡是好话,我最爱听,所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这样子好听的话,自铁二爷口中说出来,人生难得几回闻,焉能不听:自然要听!”

铁手道:“我佩服的是你的兄弟们,怎么这般信任,把三宝葫芦挂你腰畔,要是打不过人,你拍拍屁股先走,凭了腰间的葫芦,也足以立于不败之境!”

他这么一说,王命君、大恐、彭七勒三人一齐变了脸色。

王命君怒道:“住口——”

楼大恐忽道:“王老二,你腰间的葫芦,说来应该交给大伙儿,每人轮着保存一天,这才像话。”

彭七勒道:“对!”

王命君急道:“哎呀,你们怎么听这兔崽子挑拔!你们不大会使这宝贝儿,便暂由我收着,难道我会吞了么!”

彭七勒冷笑,道:“就是伯你吞了!”上前一步,伸出手掌,道:“你给是不给?”

王命君不自觉地用手抓住腰畔的葫芦,愤怒地道:“你这算什么?我是你们二哥呀!”

楼大恐冷冷地接了一句:“聂千愁就够是我们的老大了!”

王命君眼珠一转,忽然笑道:“好,我一定给,不过,咱们先宰了这挑拔离间的,咱们三个人,就把葫芦的三只都分了,一人一份,岂不是好!”

彭七勒瞪了他一眼,道:“你说话可要算数!”

王命君道,“我说话从没有不算数的。”

铁手道:“当日他答应冷血,向聂千愁认错,痛改前非,结果,聂千愁就死在他手上!”

王命君刷地拔出铁扇,铁尖钉地弹出一支尺来长的银针,直刺铁手!

唐肯早有准备,抡刀一格!

“叮”地一声,银针刺在刀上!

唐肯反攻一刀,王命君退了一步,但怕背门卖给左边的楼大恐,连忙一扭,闪至右边,又恐彭七勒出手暗算,只好身形一闪,这下一退三挫,变得左继右支,极为吃力,原本他以智谋好狡见长,武功并不太高,跟唐肯不相伯仲,但唐肯胜于豪勇有力,这一下直把王命君逼得狼狈不堪。

唐肯刷刷刷一连几刀,把王命君几乎迫出门外。

只听楼大恐冷冷地道:“不管怎样,你有意使我们窝囊反,以求自保,可惜就算我们要反,也得先杀了你才反。”

铁手好整以暇,道:“这也无妨,不过,我那番话,你们的老二已起了戒心,待我死后,在阴间还不知等你们哪一位先上路呢!”

彭七勒道:“跟他唠叨什么,杀了再说!”手上的凤翅挡一振,往铁手“天灵盖”打落!

唐肯一心把王命君逼退,但全心全意,在留意背后铁手之安危,彭七勒一动,他顾不得身前大敌,人未回身,已然疾退,及时一刀架住凤翅挡!

唐肯横刀硬挡,但王命君如蛆附髓,嗖地又贴身跟了近来,一针就往唐肯后脑刺到!

正在这时,唐肯左右胁下倏地伸出两只手掌,迅疾无伦地拍中了王命君的左右胁间!

与其说拍中,不如说王命君没料到那儿陡地多了一对手掌,所以整个人撞了上去!

这当然是铁手的手掌。

王命君捱了两掌,心道:“我命休矣!不料这两掌击在要害,只使他一阵血气翻腾,全身酥麻,在片刻间便已复原大半,心头一喜,叫道:“铁手没有功力,他的手下不中用了!”

同时间,唐肯左肩已吃一棍,跌跌撞撞了几步,彭七勒持凤翅铛追击,唐肯半身微侧,勉力招架。

楼大恐挺棍逼近铁手。

王命君虽未完全恢复,但心知己无大碍,扇针一伸,直刺铁手眉心穴!

铁手身急向后仰,闪过一刺,但全身真力难聚,砰地跌在床上,王命君狞笑上前,又一针刺下,务要把铁手致死方才甘休!

就在这时,砰地一声,楼大恐一棍全力打在王命君的背上!

王命君的背脊骨立时断了。

不但断了,还碎裂成好几截。

他也立时飞了出去,飞出窗外。

在他还没在飞出去之前,楼大恐已一手摘了他腰畔的葫芦。

铁手忽然喊了一声:“楼大恐抢了三宝葫芦!”

那边的唐肯,因为负伤,手中钢刀已被彭七勒打掉,正在千钧一发之际,铁手这样一叫,彭七勒骤然放弃唐肯,掠了过来,凤翅铛直撅楼大恐。

楼大恐本要一棍把铁手打死,但彭七勒的功势已到,他回身一架,拦住凤翅铛,怒道:“你要替王老二报仇!?”

彭七勒冷笑一声,盯着他手里的葫芦:“你想独吞!?”

楼大恐忽然收棍,道:“好,给你一只又如何?”

他突然用右手一拍第一只枣红云卷着黛绿色的葫芦!

“飕”地一声,一道白光,尖啸急射而出!

彭七勒怪叫一声,忙用凤翅铛一格,但喉咙已多了一道孔。

对穿的孔。

血孔。

他明明已经挡了白光,但白光仍是射穿了他的咽喉。

他仰天倒下,来不及半声惨叫。

发出惨叫的是楼大恐。

楼大恐发出第一只葫芦,但因不谙三宝葫芦的施法,葫芦拍地炸开,他的右手尾指,无名指及中指,一齐炸断!

王命君之所以不敢胡乱启用三宝葫芦,便是因为掌握不住施法,很可能会反伤已身,况且,他知道纵用三宝葫芦,也未必能制得住铁手——当铁手负伤之后,他已不必动用到这三只他视为珍宝的葫芦了。

十指痛归心,楼大恐惶怖地,看着自己被炸烂掉的手指,铁手突然弹起,双手扣住楼大恐左手的熟铜棍,叫了一声:“快!”

唐肯已抄起地上的刀,一刀砍去!

楼大恐虽然受伤,但反应仍是极快,危急中遽然放弃熟铜棍,往窗外掠去——他决定只求身退!

唐肯豪勇过人,但应变不够快,来不及拦阻。

铁手则有心无力,也拦不住。

楼大恐刚飞出窗口,忽听,“嗖”地一声,铁手只见他平掠的身形,胸向地而背向天,倏地,一道银芒,自腹中没入,背脊射出,再消失于黑暗中。

楼大恐怪叫一声,脚落地时,看见王命君全身倚在窗下,惨笑看着他。

王命君手中仍执着铁扇。

扇上的银针,经已不见。

楼大恐突然想起,王命君的“扇上银针,历尽苦辛”的传说时,只觉腹中一阵剧痛,他想上前把王命君碎尸万段,但已寸步难移。

王命君惨笑道:“你……暗算……我,我暗……算你……大……家……”

陡然间,一阵大量的烟雾,像会走动黑色的魔手一般,全罩在王命君脸上、身上。

王命君一阵*挛,没声没息的倒下。

烟雾来自楼大恐腰畔第二只葫芦。

他已拍碎了第二只葫芦。

但葫芦中的毒烟,同样也缠住了他,这使得他迅速地失去了性命,而不必再受王命君那一记淬毒银针的折磨。

烟雾虽然繁密,但并不消散,过得一会,竟自王命君、楼大恐两人鼻孔,耳孔。眼孔钻入,全消失不见。

窗外一轮清月。

唐肯长嘘了一口气,道,“好险。”

铁手问:“你的伤?”

唐肯按了按左肩,苦笑道:“不碍事的。”他勇猛好斗,负伤反而是经常的事。“这班瘟神自相残杀,倒省了事。”

铁手长叹道:“可惜,今晚的确大多事了一些。”

唐肯奇道:“怎么说?”

铁手道:“因为生事的人刚刚才到。”

“正是。”窗外有人拍手笑道:“风好月残,如此良辰,我们不来惹事,谁来惹事?”

另一个声音接道:“我们正是要来滋事,生好大的一桩事!”

两人一起在窗口突然出现,竟是两个一模一样的俊秀青年:“铁手,你逃不了的!”

这两人当然就是当年李鳄泪的两大弟子:“福慧双修”——李福和李慧。

铁手在一路上可谓受尽了他们的折磨,而今看来又落在他们的手上。

只听李福道:“奇怪,你们都说搜过此处,却怎么放着一个大钦犯没有瞧见?!”

李慧道:“幸好,我们没跟着那三头乱冲乱撞的瞎苍蝇到城郊盲目搜捕,看来,这个大功我们立定了。”

两人说着笑着,已幌身进入屋里,完全没把负伤的铁手及唐肯看在眼里。

铁手仿佛暗暗叹息:——要是功力尚在,普天之下,谁敢对“四大名捕”中的铁手如此不敬?!虎落平阳被犬欺,龙游浅水遭虾戏,英雄落难,比常人更孤独哀伤;落井下石,雪上加霜,此时此境,铁铮铮的汉子也只好打落牙齿和血吞。

李福笑道:“我们运气可真不坏。”

李慧扬扬手中的葫芦,道:“还意外得到了这只东西!”他拿的正是楼大恐手中一直未启用的第三只葫芦。

这两兄弟原属文张的麾下,跟顾惜朝的亲信冯乱虎、霍乱步、宋乱水口和心不和,黄金磷下令“福慧双修”带三十四名精兵,但又恐攻城时人手不足不能抢功,暗下拉去的是“连云寨”中的叛将,这些“叛将”原本就是顾惜朝的手下,自然不甘听命于李氏兄弟,“福慧双修”偏又崖岸自高,“三乱”也没把他们瞧在眼里,李氏兄弟自讨没趣,碰了一鼻子灰,难免在搜捕行动中就有点格格不入。

所以当“连云三乱”要到处搜捕铁手,顺此“打家劫舍”,搜掠点金钱财物之时,李氏兄弟坚持并不同往。

这两兄弟正在醉花楼闹酒狎妓之时,忽闻“安顺栈”有打斗声,他们二人知有蹊跷,立即率了十来名衙差赶至,正好看见王命君、楼大恐、彭七勒被铁手语言间挑起隐伏于心底的恶意,互相残杀而亡。

李福、李慧深知铁手功力未复,唐肯远非他们之敌,心想这次功从天降,自是欣喜莫名。

唐肯拦刀昂然道:“两位大人。”

李福笑道:“哦?称呼起大人来了!”

李慧道:“敢是要求饶吧?”

唐肯道:“不错,我求。”

李福道:“求?求什么?”

唐肯道:“求你抓我。”

李慧道:“不求也抓。”

唐肯道:“也求你放了铁二爷。”

李福道:“你是什么东西?抓你一个啥都不是,凭什么来换姓铁的!”

李慧道:“我们高兴整治姓铁的,就一定要整治个高高兴兴,你还有什么可求的?”

唐肯道:“有。”

李慧道:“说。”

唐肯挥刀叱道:“求你妈个头!”一刀横砍李福、李慧两人的脖于!

**********************************

黄金书屋 youth 扫描并校对

**********************************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逆水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