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水寒》

第022章 老人家是谁?

作者:温瑞安

唐肯这一刀,凌历非常,不过他的刀刚挥出,“呛”地一响,福慧双修各向左、右迈了半步,同时拔剑。

他们拔剑的速度一致,所以只有一声剑响,刹时间,李福左手剑自唐肯右手袖中穿入,李慧的右手剑从唐肯左手袖子穿入,可地一声,自背脊骨顶端的衣领上会师,剑尖交加后向下一压,压在唐肯后颈上。

唐肯只觉颈后一阵刺痛,只好低下头去。

李福笑咋道:“低头就算了?”

李慧道:“跪!”

唐肯道:“不跪!”

李福、李慧相视一笑,道:“我们平日最喜欢就是倔强家伙!”

李福道:“来人呀!”

后面的衙差吆喝了一声。

李慧道:“先把姓铁的绑起来,看我好好玩玩这硬骨头的小子!”

衙差们又应了一声。

李福向李慧使了一个眼色,两人腕上微一用力,唐肯的后头便割开了道口子,血涌如泉,李福笑道:“怎样:好汉名头好听,但却不好当罢:……”突厉声问:“怎么还不过去动手!”

后面的衙差只是相应,却没有动手捉拿铁手,其中一名衙差趋前恭声道:“大人一定要拿?”

李慧登时气歪了鼻子,向来只有他对属下发号施令,从没有属下对他反言相诘,他怔得一怔,怒道:“叫你抓就抓,还问什么!”

那衙差大声道:“好!”一挥手,登时有七、八柄刀,五、六把剑,三、四根木棍,一、二条铁链,一齐向李氏兄弟攻到!

李福、李慧猝然受袭,百忙中不及抽剑,飞身而退,所有的武器都打了个空。

唐肯怪吼一声,反手抓住两剑,顿时变成右手大刀,左手双剑,叫道:“别让他们夺剑,别让他们夺剑!”

李氏兄弟一身武功,主要都在剑术的修为上,现在大意失剑,胆气先萎了半截,只道:“大胆!你们这样做,是什么意思?”

那首先招呼大家出手的衙差,正是今日酒楼上的仅子,道:“也没有什么意思,铁二爷是我们这行的祖宗爷,他光明磊落,决不会知法犯法,你们要捉他,我们只好得罪一次了。”

李福怒道:“喜来锦,你们这样以下犯上,可知道是什么罪行?!”

那汉子横眉横刀道:“得罪了!”

李慧道:“铁手确是犯了法,不信,你们自己问他去!”

众人望向铁手,铁手沉重地点了点头,涩声道:“诸位仗义援手,仁至义尽,不过,在下确曾触犯了王法,请诸位带同这位不干事的唐兄弟离开,在下就心感莫已。”在他落难之时,这一班素昧平生的六扇门中朋友如此拼着丢官舍命维护他,他心里当然感动,但估量情势,知道这些人只怕非福慧双修之敌,且生恐这些忠肝义胆之士受累,所以力保他们不要插手此事。

铁手这么一说,那喜来锦脸色下沉,道:“铁二爷,您真的犯事了?”

铁手道:“是。”

喜来锦一挥刀道:“那么咱们也犯事了,跟你一样!”

他后面的衙差七嘴八舌的说:“对!咱们干上了!”

“反正现在要收手也来不及了,不如宰掉这两个小子!”

“我们思恩镇吃公门饭的,全是讲义气的,就容不得这两个狐假虎威的折磨好汉!”

铁手长叹一声,必中感激莫名,正要相劝,但想起这下子大家已插上了手,如果给福慧双修活命,只怕这些人谁都不会有好日子过,心里大急。

李福冷笑道:“好,你们不识好歹,我们就先杀掉你们,再杀铁手!”

李慧道:“一个个的杀,一条狗命都不留!”

喜来锦冷笑道:“看谁不留谁的狗命!”众人又挥舞刀剑,围杀过去。

这一干人的武功,应付一些寻常武林人士或地痞流氓,自然绰绰有余,但李福、李慧的武功都非同等闲之辈,这些人要不是仗着人多,而且李氏兄弟又大意失剑,早就给“福慧双修”杀得一个不剩了。

李氏兄弟赤手空拳,苦战一会,身上受了几道伤痕,但已打倒了四、五名差役,李福更抖搂神威,夺得一把鳞角刀,转眼间又伤二人,唐肯已匆促地用破衣包扎住颈后的伤,加入战团,跟喜来锦等五人,力敌李福,其他八人,则缠战李慧。

李慧久攻不下,心烦意躁,乍然抓起那一口紫蓝色的葫芦,狞笑道:“好,就让你们见识一下三宝葫芦——”

铁手勉力喝了一声:“快退!”

那八人中有的正要疾退,有的不知何事,李慧已拔开了葫芦的活塞!

葫芦塞子打开,却什么都没有。

李慧一怔,原本他在“骷髅画”一案中就已经听说过,“白发狂人”聂千愁施用“三宝葫芦”时最后一只“梦幻天罗”的威力。

可是这葫芦打开连一滴酒都没有,更休说其他的事物了。

李慧一怔,正要边退守边还击那八人的攻势,忽然发觉,那八人全部呆立当堂,连手中的动作,脸部的表情,全都给人用重手法制住了似的,整个人就“定”在那里,连眼睛也不多眨一下。

李慧心中一喜,没想到手中这口葫芦竟有这种无形的威力,正要出手将那八人杀害,忽觉自己手脚似给无形的缠丝绑着,丝毫动弹不得!

这一惊非同小可,连忙运力挣扎,但不挣扎还好,越挣扎越像被因在茧里,外面的丝越缠越密,然而这些丝网又是完全无形的,剪不断,理还乱,李慧才不过挣扎几下,便全身发麻,不过总比那八人好一点,勉强还能一些许的移动,眼睛还能眨,嘴巴还可以说话。

不过他此时除了惊恐,也没有甚么话可以说的了。

铁手见到这种情形,知道李慧因为不懂“三宝葫芦”的用法,胡乱拔开塞子,结果天下闻名的“梦幻天罗,六戊潜形丝”同样也把他罩住,不能自拔。

可是那边李福和唐肯。喜来锦的战团,正旗鼓相当,难分难舍,忽听此起彼落的一阵胡哨,三个人闪入了房屋。

这三人落地无声,但是神情都十分剽悍。

冷静稳重的剽悍。

浮躁威猛的剽悍。

豪勇机智的剽悍。

铁手一见他们三人,心里就几乎要发出一声浩叹:天亡我也!

这三人正是顾惜朝的三名亲信:剽悍中极有定力的霍乱步,剽悍中胆气过人的宋乱水,剽悍中反应奇快的冯乱虎!

这三人一到,唐肯、喜来锦等人就决不是他们的敌手。

冯乱虎、霍乱步、宋乱水一到,三人打了眼色,不去解李慧之困,不去相帮李福、反而向铁手逼了过去。

李福边战边怒道:“喂,你们快过来——”下面的话给喜来锦的刀风逼了回去。

霍乱步佯作问道:“你说甚么啊?”

李福刷刷刷一连几刀,逼开喜来锦,但因运刀不趁手,唐肯全力一刀砍下,李福用刀一格,刀被震飞,急得他大叫道:“快来收拾掉这些王八!”

霍乱步却道:“李家二兄弟,今日可立大功呀,差些没给我们撇后头去了。”

冯乱虎道:“幸好我们回转得快。”

宋乱水气呼呼地道:“帮你,不如去抓这天字第一号钦犯!”上前要拿铁手,唐肯怪叫一声,提刀赶了过来,李福少去唐肯这号拼死不要命的敌手,登时又可以勉强支持。

霍乱步向宋乱水道:“这人你打发掉吧。”宋乱水金瓜锤一提,拦住唐肯,斗了起来。

冯乱虎上前一步,慾抓铁手,霍乱步道:“夜长梦多,不如杀了省事!”

冯乱虎想了一想,道:“正合我意。”正要动手,忽然房门伊呀一声,被推了开来。

其实那片“房门”,早已不能算是甚么房门,实在是因为早已被王命君撞烂,任何人随时都可以一步跨了进来,但那人依然用手推开房门,这才走进来,好似生恐用力太大,会使房门受损一般。

这人对这一片烂房门,就像在抚慰自己豢养的一只宠物一样。

这人竟是那名老掌柜。

他提着一盏油灯,老眼昏花似的照了照,道:“都不要打了。”他这句话说的有气无力。可是,他说完这句话之后,场中局势大变。

床底下、屋顶上。窗口外,楼板底,一时间,至少涌现了三十来人,这些人的身手武功,只怕每人都不在唐肯之下,而且动作迅速,配合无间。

这些人陡然涌现,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夹击,那不过片刻间,喜来锦和那五名衙差,全给制住。

李福大喜过望,以为帮手到来,讵料这三十多人中有一半一拥而上,擒住了他,余下十来人,团团围住冯乱虎、宋乱水和霍乱步。

“三乱”此惊非同小可,冯乱虎迎空连击三掌,老掌柜悠然道:“没有用的,我外面还有十几人,你们带来的官兵,全给制住了。”忽扬声叫道:“小盛子!”

外面闪进一人,正是那名小伙计“小盛子”,只见他向老掌柜恭恭敬敬的躬身道:“师父,三十四人,不多不少,全解决了。”

老掌柜银眉一蹙,似颇有隐忧:“没我下令之前,可不得杀伤人命。”

小盛子恭声道:“是。”

霍乱步眼见情形不妙,想向床上的铁手潜去,但老掌柜已点着烟杆,悠然立在铁手的床前。

霍乱步又惊又怒,实在想不出这儿个米斗大的小地方,竟会出来这号人物,历声道:“阁下何人?!”

老掌柜没去应他,问小盛子道:“他老人家真的要来了?”

小盛子答:“马上就到了。”

老掌柜道:“这地方……?”

小盛子道:“马上要用。”小盛子只有在回答这两个问题时,跟先前恭谨的神态全然不同,反而有点像他在主持大局一般。

老掌柜用手指捏了捏花灰灰的胡梢,下了重大决心似的:“一并擒了!”

小盛子道:“是!”左拳右掌,急攻冯乱虎与霍乱步。

霍乱步和冯乱虎两人一个出拳,一个出掌,硬接小盛子这一拳一掌,其实是两人都不约而同,要试出这批人的门派来历。

霍乱步接的是拳,他是以拳对拳,两拳一撞,突然间,只觉右脚一麻;同时间,冯乱虎以掌接掌,只觉得掌心像给一只手指戳了一下似的,两人大吃一惊,同时想起江湖上一个极难缠的人——“韦鸭毛?!”

两人才叫出声,那三千余名武林高手,一齐出手,二十招后,寡不敌众,两人一齐被擒。

而宋乱水早已给老掌柜手上的烟杆封住了穴道。

霍乱步惊惶莫已,问;“你……韦鸭毛……?”

小盛子笑道:“我叫禹全盛,外号只有两个字,叫做‘冲锋’,我刚才那一套在武学上完全反其道而行之的武功:打敌人之手而伤敌人之腿,击敌人的掌实伤敌人以指的武功,全是我师父教的。”

他向老掌柜一引,道:“我的师父当然就是他。”

老掌柜又吸一口烟,道:“我就是韦鸭毛。”对禹全盛道:“还不快收拾,老人家就要来了!”这人说完,转身对铁手道:“对不起,铁二爷,连你也要委屈一下。”说着出手点了铁手的穴道。

铁手没有避开,也不想闪躲。

他非常清楚他此际的体力,要躲开普通人一击都不容易,何况这人是韦鸭毛。

韦鸭毛在三十年前就很有名,是出了名的义盗,不独做贼,这人七十二行行行都做过,从拾粪作肥料到街市卖花,他都沾过,到最后还当过官,据说给十七名著名的贪官一齐告他“贪赃在法”,他便弃官不做,当贼去了,近四、五年来,原本已销声匿迹,但他那一手“指东打西、出手打脚,打自己伤别人”的怪招,倒是称绝江湖,传诵一时。

而这三十几名武林人物,看他们的出手服装,有的是名门正派的弟子,有的是绿林道上的好汉,有的是邪魔外道里的好手,没有几个是好惹的,然而都聚在这里,像正要而且正在合作完成一件重大的任务:

——等老人家来。

老人家是谁?

铁手从未见过,一个已经搅得一塌糊涂的场面,竞在三十几人的同心协力之下,全收拾得如此之快,在片刻间便把破洞铺上,地上扫干净。坏了的地方全修好了,一间房间回到原来的模样。

“不可以有破绽,”韦鸭毛这样吩咐道:“一点漏洞都不可以有。”

铁手不明白韦鸭毛究竟是站在哪一方?——为什么既要制住“三乱”及李氏兄弟,同样也制住自己、唐肯和喜来锦等人?

不过铁手知道韦鸭毛对自己应无恶意:至少,落在他手里,肯定会比落在“福慧双修”那一干人好多了,至少,韦鸭毛在点他穴道的时候,下手非常之轻,落穴十分次要,让他可以在穴道受制后,依然可以把握时间,运气调息。

最后这些武林豪客把他们一一搬走,搬到房间底层的一个地窖去——他们最迟扶走的是铁手一一韦鸭毛还这样地问铁手:“我们要移走这几个人,可是又不想被“梦幻天罗”缠着,铁二爷是明眼人,也是明理人,可以告诉我个方法吗?”

铁手想也不想,即道:“只要拿着葫芦本身,人就会被扯动,跟着走。”

韦鸭毛笑了:“你有什么要求?”

铁手道:“不管这儿将发生什么事,我想留在这里。”

韦鸭毛双眉一皱,随后一扬,笑道:“不介意我先封了你的哑穴?”

铁手点点头。

韦鸭毛出手,就在这时,外面一声低呼:“老人家来了。”

**********************************

黄金书屋 youth 扫描并校对

**********************************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逆水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