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水寒》

第030章 小四大名捕

作者:温瑞安

刀光遽射,刀芒映寒了诸葛先生的脸!

他陡地向后弹出,左掌同时拍出!轿后“砰”地碎裂,诸葛先生倒飞而出!

刀尖上有一点血迹,正在滴落。

诸葛先生飞落丈外,站定,右手捂胸,脸上惊讶之色多于痛苦。

另一个人向诸葛先生相反的方面飞出!

那是雷卷!

他被诸葛先生拍中一掌,震飞丈外。

不过诸葛先生因吃唐晚词一刀在先,那一掌只有三成功力击中雷卷。

唐晚词没有追击诸葛先生。

她倒掠而出,护着雷卷。

雷卷伤得更重了。

可是他第一句便是:“你为什么要伤诸葛先生?!”

唐晚词的刀尖晃着厉芒,她反问:“诸葛先生为什么暗算你?”

那名轿夫已经自轿杆拔出兵器,掠过去护着诸葛先生。

雷卷却无法回答唐晚词的反洁。

唐晚词道:。:因为他不是诸葛先生。”

冷血和追命向他们前后包抄过来,“追命”手待一枝独脚铜人、“冷血”则抄了一柄钩镰刀,蓄势待发。

唐晚词美丽的双目发出英飒的神采,双手执刀柄,刀尖轻微颤动着,道:“他们自然也不是追命和冷血”眉清目秀的捕快道:“我当然不是冷血,他也不是追命。”

脸肉横生的捕头道:“我是郦速迟,他是舒自绣,武林中,江湖上出了‘小四大名捕’,我们就是其中之二。你们总听说过罢?”

雷卷和唐晚词当然听说过。

“小四大名捕”,也是很有名的捕头,其中“四大名捕”故事之“大阵仗”一文中,捕头郭伤熊便是其中之一。

郭伤熊外号叫做“一阵风”,这是形容他超卓的轻功,郦速迟和舒自绣也有外号,郦速迟叫做“梳子”,舒自绣就叫做“咽喉断”。

这两个外号十分奇特。

这两人也非常奇特。

“咽喉断”这个名字比较易解,因为舒自绣擅使的兵器是钩镰刀。

“梳子”是指郦速迟的办事才干。

头发乱了,用手拨不行,用任何东西去弄都不见得有效,甚至用胶水去粘,也不一定有用——只有用“梳子”,就这样扒梳几下,一切就伏伏贴贴了。

郦速迟正是这样的人物。

这两人在江湖上的名头固然不少,否则也不会被人列入“小四大名捕”榜上,但名头响并不代表这两人有的是像“四大名捕”一般的清誉。

事实上,这两人在六扇门中,无疑是丞相传宗书系的爪牙,不但没有甚么“清誉”,相反的,还有相当的“恶名”。

因为传宗书这一派系人马也需要两类人为他们执行“肃清异己”的任务。

一是以堂堂正正之名,加之以十恶不赦之罪,为“主持正义”而严办罪犯,实行逮捕——郦速迟正是这类人物。

二是要“犯人”认罪。“犯人”多半不肯认自己未“犯”之“罪”,而舒自绣却能使任何人招认自己莫须有的罪。

所以郦速迟和舒自绣一向都十分受重用。

这“四大名捕”把舒自绣和郦速迟列进去,当然不是江湖上人的意思,因为“四大名捕”持正侠义,但却是传宗书党人故意塑造这两入的英雄形象——他们肯定不愿意新起一代的“四大名捕”,又是诸葛先生派系的人物。

雷卷惨笑道:“你们来抓我?”

舒自绣道:“不只是抓你。”

雷卷道“我知道了。”

舒自绣仔细地问:“我很想知道一个人临死之前知道的事,”他怪英俊的笑道:“因为那些话通常对活着的人通常都很有用。”

雷卷道:“我还没有死。在敌人还未死之前,死的人就不一定是敌人。”

舒自绣笑道:“这句话就很有用。”

郦速迟道:“却不知道你还知道了些什么?”

雷卷道:“除了抓我之外,你们还要捉拿戚少商。”

舒自绣有些失望地道:“这倒想当然耳,不足为奇。”

雷卷道:“不过你们最想抓的人,还不是我和戚少商。”舒自绣笑道:“难道是息大娘?”

雷卷立即摇头:“铁游夏。”

舒自绣向郦速迟相顾而笑:“不见得我们如此痛恨铁手吧。我们还是老同行哩。”

“就是因为老同行;”雷卷道:“你们谁拿下他,便可以取而代之。”

舒自绣喷声赞叹道:“好聪明,果知我心,就像我肠里的蛔虫。”

郦速迟淡淡地道:“实际上,上头的意思便是:谁把铁手或死或活的解回京师,谁便是‘新铁手’。”

雷卷道:“可惜。”

舒自绣问:“可惜什么?”

雷卷道:“凭两位这般心肠,如此身手,永远只配做毒手、辣手、就是没资格当铁手。”

舒自绣不怒反笑:“好评语。看来,今日,咱们不让雷老哥你尝尝咱们的毒手、辣手,便算是有在此行!”

雷卷扬眉道:“就凭你们两位?”

舒自绣变了脸色,郦速迟却仍然笑道:“就凭我俩的确未必奈何得了二位,但有文大人在,阁下插翅难飞。”

雷卷目光缓缓回归,正向那轿中的人目光撞在一起,轿中人只觉雷卷目光极厉。雷卷却觉心中一寒。

雷卷道:“文张?”

文张道:“雷大侠。”

雷卷道:“久仰大名。”

文张微微笑道:“恶名昭彰。”

雷卷道:“阁下冒充诸葛先生,似模似样,敢情算准我们就躲在草丛里,才演出这一出戏给我们看?”

文张道:“却不知道唐女侠如何察觉?”

唐晚词道:“我也没有见过诸葛先生。”

舒自绣道:“这个我们早已打探清楚了。”

唐晚词道:“不过,诸葛先生既未送过我们青骢宝马,也没赠予一文半分的银两。况且,四大名捕向称诸葛君世叔,而非师父。”

文张笑道:“哦,原来二娘在试探下官。”

雷卷道:“以三位的武功,要杀我们并不难,却还要出动暗袭,实在叫人好生失望。”心中却暗自惊栗:文张谦虚寡言,淡定神闲,这才是个最难应付的人物。

文张只微微一笑道:“所以反而是在下着了唐二娘的暗算,可以说是现眼报。”

雷卷道:“文大入实在是太客气了。”

文张道:“好说好说。”

雷卷道:“哪里哪里,我要走了。”他接着又道:“我要上路了。”

舒自绣道:“你上路,我打发。”

雷卷道:“谢了。”突然吐气扬声,霹雳一声,一拳打向轿子。

轿子四分五裂,碎片迸射向文张。

他仍是断定数人中最难惹的是文张。

文张双袖飞卷,把激喷的碎片尽皆扫落。

唐晚词也出手了,她一刀就往舒自绣砍去,舒自绣刷地还了她一刀,两人都是抢攻,两人各抢攻这一招,身上都有一道血口。

郦速迟的独脚铜人呼地一声,急砸雷卷!

雷卷掠起,一拳往舒自绣的脸门打去。

舒自绣乍然问背腹受敌,心中惊惧,忙退跃丈外!

这时郦速迟的独脚铜人已攻到雷卷背门!

唐晚同刷地出刀,后发先至,逼退郦速迟五步。两入各替彼此击退了敌人的攻势。

雷卷一挽唐晚词臂膀,两人急掠而去。

两人身形刚起,两股袖风已然攻到。

雷卷与唐晚词如果要避开,势所难免会再被郦速迟和舒自绣缠住,若回身应战,则会与文张缠战,但两人却知道,再打下去,必败无疑。

所以两入宁硬捱这一记袖风,藉力飞掠三丈之外,顿也未顿,急掠而去。

郦速迟和舒自绣各自长啸一声,急纵而去,拿住雷卷和唐晚词,是他们必争之功。

斜坡十分陆险,雷卷和唐晚同连跌带滚的急掠而去,郦速迟和舒自绣也急起直追,突然间,草丛间冒出一根长矛,在这电光火石问,刺入郦速迟肚里,在背脊里冒出了矛尖。

郦速迟惨叫一声,万未料到这突如其来的一击,收势不住,几乎给开了膛,他毕竟也是极有经验的武林好手,独脚铜人急劈而下,碰地击在那人背上!

那人“哇”地一声,摇摇慾坠。

舒自绣这时已猛然止步,回手一钩,嵌入那人胸骨里,那人惨叫一声,双目一瞪,舒自绣被他这一瞪,吓得放下镰刀,疾退七尺开外,那人巍巍颤颤,乾指走上前来。

忽然双袖一舒,一罩住那名大汉脸门,一卷住猛汉颈项,这威武的汉子挣动了几下,终于噎了气,软倒在地。

文张收了长袖,看了看地上的郦速迟,已活不成了,叹了一口气道:“看来你们还是不能当四大名捕,实在太大意了。”

舒自绣看着那天神般的壮汉,犹有馀悸,道:“这人……”

文张道:“穆鸠平。”

舒自绣吃一惊,道:“连云寨的四当家?”

文张道:“他也是逃亡的要犯之一,想不到伏在这儿,要了郦速迟的命,促成雷卷、唐二娘得以逃脱。”

舒自绣顿足道:“可恨!这厮杀了郦兄,令我好生悲痛!我一定要为他报仇!”

文张微微笑道:“报仇是假,立功是真;悲痛在口,高兴在心。”他停了一停,接道:“舒老弟,我们是同一阵线的人,所谓真人面前不打诳语,郦捕头死了,少一个竞争,足下大可当令。”

舒自绣胀红了脸,想发作,但又不敢,终于道:“文大人明察,我实在……”忽又改了口气,道:“还望大人日后多多提携。”

文张道:“提携则不敢当,眼下还是追捕逃犯要紧。”

舒自绣惋惜地道:“这下布好天罗地网,却让那对狗男女逃了,实在——”

文张笑道:“他们逃不掉的。”

舒自绣道:“大人明示。”

文张道:“黄大人和顾公子已布下十面埋伏,瓮中捉鳖,他们最多只能逃到五重溪,决逃不出去。”

他接着又道:“刚才那两击,我本可要了他们两条性命,但雷卷只宜活捉,所以只好……”

舒自绣道:“活捉?”

文张道:“傅丞相要对付的是整个‘江南霹雳堂’,不单只是雷卷一人。你这还不明白吗?”

舒自绣恍然道:“我明白了。”

文张又道:“不过,雷卷和唐晚词着了我这一击,只怕再也无作战之力了,这两人,已不足为患。”

舒自绣喜道:“那么我们这就到五重溪去。”

文张忽然向他一伸手,道:“你的刀。”

舒自绣一呆,不知文张此举是甚么用意。心里有些惶悚,却不敢不把刀双手递交过去。

文张拿着刀,刀光映着寒脸,阴阴的笑着,端详着刀口弯锋,舒自绣也不知怎的,心里有些发毛。

忽然,文张用刀在穆鸠平尸首背部,砍了几下,然后把刀递回给舒自绣,道:“行了。”舒自绣惊疑不定,接过了刀,文张又道:“这样,穆鸠平便完全是你所杀,不必让死人分功。”

舒自绣大喜过望,忙不迭的道:“多谢大人成全,多谢文大人成全。”心中对这个上司既畏惧又服贴。

文张喃喃自语地道:“我却不明白一件事……”

舒自绣想问,却又不敢。

文张自己却说了出来:“按照道理,雷卷这等自命为侠义中人,实在没有什么理由任由穆鸠平出来牺牲性命,而他不但不回头相救,甚至连脚步停也不停……”

他笑了笑,道:“这倒是跟我们的作风,较为近似。”

**********************************

黄金书屋 youth 扫描并校对

**********************************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逆水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