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水寒》

第034章 沼泽中的男女

作者:温瑞安

在沉浮污浊的沼泽地带,戚少商与息大娘匿伏到天色全黯,然后戚少商轻轻的道:“我们去罢。”

息大娘一直贴近他的身边,此刻忽然用手搭住他的手背,紧了一紧。

戚少商转头过去,但见息大娘藏在乌发里的侧脸,月亮映照在她尖巧的鼻梁上,十分柔和。

戚少商顿觉以前跟这眼前人儿的种种情份,幕幕涌上心头,心中无限感慨,只道:“大娘,但愿人长久,千里共蝉娟,如果这番得以不死,我宁愿息隐江湖,跟你长相厮守,那么多好!”

息大娘的睫毛在月色闪映下微微一颤,道:“你说真的?”

戚少商认真地道:“大娘,我从不骗你。”

息大娘忽嫣然一笑,道:“这样好听的话纵是骗我又何妨?”

戚少商急道:“可是,我说的是真心话。”

息大娘道:“就算是真的,可是你以前胸怀大志,没听入耳,始终入世营扰,而今你身负深仇,要你陪我逍遥过世,也决不会快快活活的过一辈子的。”

戚少商长叹道:“也许上天给予我这些灾劫,反而教我看开了,勘破了,待教我出得去,活下来,还有什么争持不休的。”

息大娘笑道:“纵教你给看化了,咱们能不能逃得过刘独峰的手上,还是个问题。”

戚少商沉重了起来:“刘独峰的武功极高,我们决不是他的敌手。”

息大娘道:“他最后飞剑本可取我们的命,但他志在生擒我们,不想杀人,所以才故意将剑投空。”

戚少商只觉混身伤口一齐作痛,苦笑道:“如果他要伤我,此刻我早已成了无臂人了。”

息大娘道:“可是若为他所擒,迟早落到傅宗书那狗官手里,那真比死还不如!”

她忽然用手搭在戚少商的手背上,道:“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戚少商觉得一个这样绝世佳人为自己牺牲了那么大的幸福,心里一阵强烈的感动,忽然哽咽起来:“大娘。”

息大娘把头依靠在他的右肩上,轻轻的揩拂,让戚少商感到一阵阵的温馨,真想一生一世就如此,那就是莫大的幸福了。

息大娘柔声道:“假如我给他抓住了,答应我,把我杀了。”

戚少商听得一震。心中实在害怕息大娘萌了死志,一股热血上冲,觉得纵把自己剐上千万刀,也决不能教她再受伤害,当下便道:“你一定要活下去,决不可以死。”

息大娘柔美的双眸坚定地望着他,道:“要是我落在他们手上,决不如死了的好,我是个女子,你当然明白我的意思。”

戚少商道:“好,假如你死了,我也决不苟活。”

息大娘叹道:“你又何必如此,要是你一个逃,或许还可以逃得出去。”

戚少商立刻道:“你伤得比我轻,我在这儿跟你断后,你必定能够活出去。”

息大娘道:“你何苦如此。”

戚少商道:“你也不必如此。”

他坚决地道:“大娘,我们生一块儿生,死一道儿死。”

息大娘道:“你的兄弟朋友,全教人害死,你活着还可以指望替他们报仇。”

戚少商长叹一口气,道:“你也不是一样?毁诺城里的姐妹,全教我给连累了,你也一样要报仇。”

息大娘蹙着秀眉,沉思了好一会儿,道:“所以我是没有办法说服你独个儿逃走了?”

戚少商道:“可以。”

息大娘倒出乎意料之外。

戚少商接着道:“你逃,我留在这里断后。”

息大娘道:“可是,要是我们两人一齐逃,很难逃得过刘独峰的追捕。”

戚少商道:“逃不过就逃不过,那又怎样?死在他手里,总比死在顾惜朝、黄金麟那干人的手上的好!”

他握住息大娘的手,深情地道:“大娘,你别再劝我了,这个时候,我们是在一起的,不管生死,谁都不能把我们分开。”

两人静了下来。

息大娘偎依在戚少商的怀里。

他们处身在罩气浓烈的沼泽地带,但星空明净,月华遍照,两人颜脸一片安祥。

息大娘笑了:“你知道吗?我饿了。”

他们在一起逃亡,身上的痛楚,危机的杀气,已使他们浑忘了饥饿,可是,他们现在依偎一起,那种生死相依的感情已融不尽,销不掉了,倒是没有了畏惧,反而轻松了起来,因而感到饥饿。

戚少商笑道:“我也是。”

息大娘道:“可惜这儿是沼泽地区,没有甚么野獐山猪之类,否则,真该吃一顿饱的。”

戚少商望望漆黑的周围,道:“蛇吃不吃?蜈蚣吃不吃?要是你敢吃,倒不愁没有。”

息大娘白了他一眼:“还有心情说笑,我都快饿死了。”

戚少商说:“不说笑又怎样?对了,我们心怀大志冲出重围去吃东西!”

息大娘眼睛亮了,稚气地笑了起来:“哈!”

戚少商站起来,拉着她的手道:“怎样?来吧!”

息大娘却不起身,柔媚道:“不,我们要在这儿,尽可能多待一些时间,让刘独峰在外面,急急也好。”

戚少商也眨眨眼,道:“好,那我先去生一堆火,或许,还可以顺便烤熟两只飞蛾。”他笑着问息大娘:“飞蛾你吃不吃?”

息大娘闭着眼睛,呻吟地道:“我吃人肉,你的肉。”

戚少商看见她娇俏和祥的脸庞和颔颈匀和的曲线,竟似痴了。

当戚少商望着息大娘的时候,有人同时在黑暗里注视他。

那是在远处。

一在浮沙里。

一在朽木中。

云大。

李二。

这两个本就是‘五遁术’高手,他们在半途就捎上戚少商与息大娘,一直在找寻出手的机会。

“一定要把他们拿下,”这是李二的意见,“这两个家伙耗了我们很多时间,而且让爷弄污了衣服,实在可恶,必要时,杀掉也在所不惜,反正把他们押回京师,他们也决活不了。”

“只怕我们两人,未必是他们的对手。”这是云大的顾虑。“其实这两人并无大恶,现在把他们逼得走投无路,我们也身不由己。”

“我们出奇不意,以五行术制住他们,谅他们也逃不了。”李二坚持行动。

“逼虎跳墙,是件险事,咱们还是谋而后动。”云大仍是犹豫。

忽然间,有人扯住了李二的后脚,同时一双手已搭住云大的膀子。

云大、李二大吃一惊,正要动手,才看清楚来人,原来是蓝三和周四。

云大喜道:“你们也来了。”他虽高兴,但语气低得就似泥沼里冒了一个空气的泡。

周四板着脸孔,看看远处正在生火的戚少商:“怎么,还没得手?”

李二冷冷地道:“不是还没得手,而是还没有动手。”

周四道:“为什么?”

李二道:+老大思前想后的,尽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云大分辩道:“我想,爷没有下令我们动手,只要我们把人逼出沼泽来,这样冒然下重手,只怕不大妥当。”

周四拧头看着,戚少商已飞剑刺中一只夜宿于枝上的秃鸟,与息大娘正兴高采烈的,拔除鸟羽,准备大嚼一番。

“你看,他们哪里是准备要出去?”周四道,“我们可以耗,可是在外面的爷怎么办?你难道要劳动他老人家进来这脏地抓人么?”

云大垂下了头。

李二道:+爷待我们恩重如山,纵是不敌,我们也得试试。”

周四道:“怎会不敌,咱们四个人,还对付不了两个身负重伤的人吗!”

蓝三道:“这个两可恶的人,伤了老五,我们也该为五弟报仇。”

李二道:“说得是!”

蓝三道:“要是老大顾虑太多,不如尽是坐着,我们动手好了,万一有个差池,你先回去报爷,这也是万全之策。”

云大听到热血贲腾,道:“说什么万全之策,咱们一起动手,生死胜败,都在一起便是了!”

李二、蓝三齐声道:“好!”

云大道:“不过,我听说这两人也是江湖上的好汉和奇女子,我们能抓就抓,最好不要杀人。”

蓝三决然道:“好。”

李二、周四交换了一个眼色。

戚少商和息大娘也交换了一个眼色。

他们的眼神却是温馨的、甜蜜的。

他们正在吃肉。

烤鸟肉。

月亮的清辉圈亮头上。

火光炽热的在脚边。

两人的脸色,也有清淡详和,也有艳烈不安。

“好吃。”息大娘说:“原来沼泽中的鸟肉,这么好味道。”

“其实这种鸟是骨多肉少,皮太老,并不太好味道。”戚少商说。

“我知道了,你一定跟鸟争功,说是你烤得好吃。”息大娘在舐舐chún上的肉屑,笑嘻嘻的道:“其实只要人饿了,吃什么东西都好味道。”

“不是,我是说,你的香料和盐,调味得恰到好处。”戚少商悠然道:“我真服了你,怎么在逃难的还带着调味香料?”

息大娘笑道:“逃难的人不用吃饭吗?”

戚少商马上摇头。

“相反的,逃亡的人,特别希望吃顿好饭;”息大娘道:“所以我们就应该准备点好味的东西来逃难。”

戚少商奇道:“你是什么时候已有了准备的?”

息大娘道:“我一知道连云寨被攻破的时候,香料都准备好了。”

戚少商忍不住感动,喀的一声,咬碎了鸟肋的骨头。息大娘一旦得知他连云寨覆没,即料定他会来毁诺城求助,明知毁诺城亦将受连累,定被攻破,但仍挺身相护,半生心血于是被毁,戚少商心中更是难过不安。

他这样惴然的时候,不觉把目光转移向火焰。

由于柴薪多是湿湿,而且柴枝不多,所以生起火来并不旺盛,只是幽幽蓝蓝的一团火,在沼泽之地更有一种英雄解马的古意。

然而,突然间,火焰大盛。

小势往息红泪掠去。

火焰里有人影。

戚少商大吃一惊,还未来得及叫出声,便已出剑。

但软泥里伸出一双手。

双手闪电般抓住了他双足足踝。

戚少商顾不得这许多,剑破空飞出。

火焰里的两人,本来一左一右,扑向息大娘,然而长剑划至,两人身形稍顿,去势稍挫,息大娘手中的烤肉飞出,右手一掣,一柄小剑,已刺入火焰之中。

火势大盛。

火光中的人影已奇迹般消失。

息大娘伯给火势的及颜面,遮而急退!

她身形甫退,背后的那半株“朽木”,突然“动”了起来。

那原是周四的计策。

——只要先擒住息大娘,戚少商定必投降。

所以他们主力是先拿下息大娘。

息大娘一退,那“棵树”的双手便已箍住息大娘。

但息大娘的短剑也自时下疾刺出去。

那人怪叫一声,松手,急退。

火光中的两人,便是周四和云大,见李二受伤,两人身法急闪,已抓住息大娘双肩。

息大娘的双脚,跃空双飞,分成一字,急踢而出,鞋尖上的利刃,已到了两人额角!

这时候,突然有一声大叫。

一个人破土而出,满身泥沼,口中喷出一大口鲜血!

原来蓝三紧扣戚少商双踝,戚少商情知已然受制,难以挣脱,手中长剑又以绽出,急中生智,不挣反沉,双脚直没入泥中。

蓝三正用力把戚少商拉住,以为他要往上力冲,不料对方借力踏下,蓝三双肩同时被踏中,格格两声,蓝三知道自己负伤非轻,怪叫一声,连忙松手,破土掠出!

戚少商虽然伤了蓝三,但半身也陷于泥沼之中。

这时息大娘那两脚踢出,明明踢到了两人的脸门,但突然间,脚上的力道击空,云大和周四的头,像平空消失似的。

在这刹那间,双人四手,己扣住息大娘双腿,而两人的头,又神奇地在衣袄里“弹”了出来。

息大娘情知不妙,而李二也立刻急攻而至。

她以短剑急划,逼退李二要封她穴道的企图。

周四见她顽抗,知道时机稍纵即逝,叱道:“杀了!”

李二的攻势更加猛烈起来!

就在这时,只听一声长啸!

李二知道戚少商已经赶到!

他向息大娘的攻势更加狠毒!

他知道自己若攻不下息大娘,制住息大娘双腿的两位兄弟处境必定危殆。

所以他忘了对方是个女子,只顾全力发动攻势!

**********************************

黄金书屋 youth 扫描并校对

**********************************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逆水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