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水寒》

第004章 古道

作者:温瑞安

烈日下,他所追踪的那五个人,已经越来越近了。

这五个人,一直在逃亡着,后来发现有人正在追踪他们,他们就逃得更急了。

这五个人,都是武林中的狠辣角色,一名善于谋略,一名武功奇强,一名精于暗杀,一名擅于易容,一名满身暗器,这五个人合起来,江湖上只怕没什么人能惹得起。

只是这五个人,却给一个人追踪得狼狈不堪。

当这五人发现有人跟踪他们的时候,曾布下陷饼,意图杀掉来人,但是当他们发现来者何人后,除了一个“逃”字,再也不敢作任何事。

不过逃也没有用,他已经“追”上来了。

这五人用尽千方百计,甚至用大量的金钱,来驱使一班贫民也佯作逃亡,来分散追踪者的注意力;曾唆教另一匪帮人马,在邻村抢劫来引使追踪者转移目标;也曾暗施偷袭,买舟出海,骑马长驱,上山入林,全程共达八百里,来躲避追踪;更会利用飞沙飓风,地理天时,夤夜赶路,但一样没有发生效用——除了那一匪帮人马全被“追踪者”绳之于法之外。

这五人情知不妙,心道糟糕,这次来的人,不是那以追踪术名闻天下的“四大名捕”之追命,还会是谁?

可是这五个逃亡者没有弄清楚,制伏那一干匪徒的人,名捕虽是名捕,但用的不是一双腿,而是一双手。

追命是以一双腿名满天下的。

铁手对自己的追踪术很不满意。

他知道要是换作追命,这五个人早就逮住了。

不过,他此际已相当迫近那五个人了。

那五个人,他一个都不认得,可是,这件案子,是他一个至亲的师弟——冷血——带着伤嘱咐他一定要承办的;

“这五个人,先出卖了待我们最至诚至义的大哥,使得他性情大变,为害江湖,而这五人仍估恶不悛,作恶多端,有一次,落在我手里,但‘捕王’李玄衣要我网开一面,我还愚昧不堪,劝他们改过自新,没想到他们非但没有改过知悔,还把他们大哥的独门绝艺夺得,并加以杀害……他们的大哥便是‘白发狂人’聂千愁,对我有救命之恩,而我劝这些兔崽子回到聂千愁身边,等于是我害了他……这些不仁不义的小人,是非杀不可的——”

“二师兄,我有伤在身,不一定能追得着他们;追命三师兄可能已跟大师兄上了金印寺,我只有求你;你一向较温和仁厚,不过对这五人,你千万饶不得。”

“这五个恶贼,见着了,杀了就是了,连见官都是多余的,其中王命君也当过官,要是抓进衙里,官官相护,又给他逃脱了,那就不值了——”

冷血很少求人。

铁手有力地点头。

就算冷血不求,铁手也会答允的。

冷血所提到的王命君等五人杀害“老虎啸月”聂千愁的故事,详见“骷髅画”故事;至于大师兄无情与三师兄追命上金印寺查蓝元山削发为僧一案的源起,请见“谈亭会”一文。

铁手虽没有见过他所追捕的五人形貌,但他们的名字,他却是铭心刻记的:

“师爷”王命君。

“刺猖”张穷。

“百变”秦独。

“必死”楼大恐。

“笑杀”彭七勒。

王命君、张穷、秦独、楼大恐、彭七勒等人原本在跟随聂千愁之时,都有极好的名声,但在他们卖友求荣、率性妄为之后,江湖上的声誉,自然也就一落千丈。

所以这五个人,才投靠官府,希望能藉官家的威望,来提高自己的声势,可是冷血在“骷髅画”一案里,粉碎了他们的上司鲁问张、靠山李鳄泪,致使这五个顿失所恃的恶棍,只好亡命天涯。

他们被追得实在太急了,衣衫给汗水湿透,又饥又渴,但饥寒的不敢去打劫,好色的不敢去采花,他们只怕留下一点点的破绽,就给四大名捕逮着;这段日子虽不是很长的时间,但要这五人不敢率意婬乐,不断逃亡,狼狈一至于斯,在他们而言,已经难受透顶了。

他们聚在山林里,燃着篝火,不禁互相埋怨起来:

秦独说:“我都说了,聂大哥我们是不该杀的,杀了他,冷血不会放过我们的。”

王命君说:“冷血不放过我们,那么,四大名捕都不会放过我们的。”

秦独道:“都是彭七勒,一定要杀聂大哥,这次可糟了!”

彭七勒冷哼道:“你以为我们不杀聂大哥,四大名捕就会放过咱们么?”

张穷道:“杀了聂大哥,咱们至少还有三宝葫芦!”

王命君道:“得了三宝葫芦又有什么用,以咱们的功力,使来可不够火候!”

张穷道:“那总好过没有。”

王命君道:“只是为了三宝葫芦,咱们值得吗——?”

楼大恐道:“王师爷足智多谋,多计的人总是胆小,这句话一点也不错。”

王命君苦笑道:“错与不错,已不重要,重要的是,咱们这样逃,也不是办法!”

突然树林子里扑扑几声轻响,楼大恐和张穷一个出掌一个捞起一把沙子,扑火了火焰。

王命君身子一伏,缩在黯影里。彭七勒飞掠上树。秦独抓着十六枚暗器,随时准备发射。

彭七勒跳到地面上,众人都舒了一口气。

“不是办法”,张穷懊恼地道,“这样子的确不是办法!”

秦独道:“不是办法又怎样?难道我们能去把他干掉不成?”

“为什么不可以?”楼大恐道,“他一个人,咱们五个人。”

只听“呱呱”地叫了两声,一只不知是什么的大鸟,扑动大翅,越过树梢,飞空而去。

张穷兴致勃勃地问:“怎么下手?”

大家望身蹲在黑暗里沉思的王命君。

古道上。

铁手大步踏着,胸吸迎面的烈风,顶上烈阳猛照,这两种烈在一起,变成人像浮着似的,既不觉日烈,也不觉风大。

万山苍翠。

道上尘埃微扬。

山拗道上,有一对夫妇,正扶持走来。男的苍朴老实,女的已腹大便便,走动时抚腹有痛楚之色。

铁手忽觉得古道上一对相伴相依的走过,是一件非常“个中有真意,慾变已忘言”的事。

铁手想起自己到如今仍是孓然一身,又念及小珍,心头上如饮醇酒,不觉嘴角微微笑了开来。

那对夫妇见四周无人,以为是向他们招呼,便也向他微笑一下。

铁手推了推头上的马连坡大草帽,笑道:“热呵?”

那男的正待要应,忽听那女的抚腹呻吟了起来,满脸痛苦之色。

那男的慌忙扶持,既焦急又仓皇,关切地问:“怎么了?你……?”

女的只是呻吟作不得声。

铁手忙趋前俯视道:“要临盆了罢?”

男的跺足急煞:“糟啦,这地方离市镇还远,倒回去也来不及了,怎么偏选上……真是!”

铁手笑道:“这事怎估计得着?让我背她下山找产婆再说。”

男的感激地道:“这位大哥,真是好心……”

铁手道:“别说这些了,”一面背起那女人,另外那手牵住男的臂膀,道:“咱们这就赶去吧。”

那女人骑在铁手的背上,突然之间,做了一件甚是奇特的事。

她用手往自己腹上一掀,衣裙掀起,露出来的不是肚皮,而是一只类似筲箕的铁筛。

筲箕弹开,里面有上百个小孔。

在同一刹间,至少射出八百件小型暗器。

如果这些暗器全打在铁手的背上,铁手的背部必定成了“刺猬”。

同时间,那男的腾出一只空手,掌里已多了一柄蓝光闪闪的利刃,往铁手肋下就刺。

这两个变化都十分突兀,铁手根本没有办法避躲。

可是铁手就在这生死一发间做了一件事。

他突然身子一长。

他这身子一长也没什么,只是像一个本来躬着背的人忽然站直了身子而已。

但他这个动作,使得他背上的女人,钳骑不稳,蓬地摔跌下地,那些暗器,登时打了个空,有如射上半天空,再急坠下来;有的发射时受了震荡,倒射回筲箕里去。

铁手在身形一长之际,顺便把手一提,这一提即是把那男子一抛,往后面抛去。

这时,铁手的背后全是射空的暗器。

那男子惨嚎一声,跌下去时刚好压在那女子的身上。

那女子跌地时,裙子刚好盖住了脸孔,以致对有些坠落下来的暗器、扑下来的男子,都无法闪避,更不用说装在肚子上筲箕里的暗器回射了。

那男子的一刀,在趴落地面时正好在她手臂戳了一下。

那女子宛似未觉。

这一刀之毒,连痛的感觉都失去了。

而那男子此时也被射成了“刺猖”。

男的立即毙命,女的却未马上死去。

她挣扎、呻吟道:“铁手……你……怎知……?”

铁手摇首道:“你们大小心了,也太大意了。普通人家见着陌生人,就算微笑招呼,男的虽有可能,女的还在腹痛,怎么可以跟外人随便攀谈呢?另外,我要背你下山,秦独居然完全放心,任由他的妻子给陌生人来背,而又不问我脚程快慢,分明是把我当作有武功的人……”

那女的眼睛已开始转蓝,就跟刚才“百变”秦独所握的匕首一般的蓝。

铁手叹道:“张穷,我本来只想把你们逮捕,不想杀死你们,无奈你们下手太毒了,结果自己杀死自己……你别看那两个疏忽并不重要,但只要有疏失,就会叫人生疑,一旦生疑,就会加以防范注意,这一来,你们的出手,尽在我眼中,我便可以轻易地制敌机先了。”

张穷惨笑,笑容难分哭笑,然后脸上的肌肉也完全僵化了,她吃力地道:“你别……得意……我们的……人……”就再也发不出声音了。

铁手望着她,沉重的道:“我知道还有王命君,楼大恐和彭七勒,不过,他们既然只遣你们两人来送死,根本就不会有为你们报仇的意思。可是,那三人,逃不了的。”

说到这里,张穷的眼睛已完全变蓝,连眼白、chún色也完全呈现一片蓝色,人也失去了生命。

铁手哺哺自语道:“王命君派两个人来送死,分薄了自己的实力,却是为何呢?难道:……”他一笑道:“要是追命在,只要他用鼻子一嗅,什么疑难都不解自开了。”

他埋掉了两人的尸体走下山来,一路上密林间闪烁着隐约

的灯火,已经开始暮晚了。

铁手下到平地的时候,天色已晚,远处苍宏的塔影,映着几只归鸟盘旋,天边残霞乱红,很有一种凄凉的况味。

他心里浮现了几句前人的诗词,心中更加有一种凄落的感觉,想起从前自少年的时候,总爱写诗填词,日落西山的时候上荒漠的山头,残月晓风之时到舟上听钟,那时候简直是一种享受,就算连伤感也是佯作或强作出来的。

而今,人仅中年,却已怕见残景。

只有念着清美秀丽的小珍,才能驱除心里那种来自风景凋零的悲哀。

铁手摇首自嘲地道:“老了么?……?”蓦地,树丛里,霍地一响。

接着下去,是数下连响,响得很轻,但很快,一下子,已沿着石塔的方向去了。

铁手心中暗忖:来了,而且这次不只一人。他冷然拔开灌木丛,以一座山似的气概,向前移动。

跟着他听到有一些虫豸的叫声,以及蛙鸣,铁手江湖经验极为丰足,他马上判别出来,那是道上的人联络的讯号。

看来,来的人还不少呢!铁手刚想及此点,倏地,背后一声春雷般的怒吼,“王八羔子,看大爷收拾你!”

铁手霍然回身,一看,只看见那人的胸膛!

其实铁手身形已算高大,但跟这暗里的人一比,简直如同枝干之别,这人是高逾七尺。黑暗中,只见他黑头黑脸,黑盔黑甲,下颔一大蓬黑草似的东西,大概是黑髭,这雷霆般的一喝后,手中持一枝丈八长矛,已当头砸落!

换作常人,这一矛早已将对手打得脑浆迸溅,命丧当堂,但铁手临危不乱,双手一合,已抓住长矛,只觉脚下一沉,双足已陷地三寸,心中惊然一惊:那来一个天生神力的汉子!忽觉眼前这一幕非熟悉,不知何时曾经发生过,心中不禁闪过一阵疑云。

**********************************

黄金书屋 youth 扫描并校对

**********************************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逆水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