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水寒》

第050章 拒马沟、青天寨

作者:温瑞安

息大娘、赫连春水、铁手、高鸡血、唐肯、喜来锦这一行人,终于逃到了易水南支,拒马沟的青天寨内。

息大娘是因以碎云渊的力量护戚少商,以致毁诺城被攻破,从此不断逃亡的,她一心全系在戚少商身上,而今只身得到暂时的安全,心情也不见得快乐。

赫连春水与高鸡血则因助息大娘而遭连累,引发这一场逃亡的,其中赫连春水带了七名部属,高鸡血领了韦鸭毛的三十一名弟子,投奔青天寨。这一路来的逃亡,自然也遇到了截杀,赫连春水方面,十二郎身亡,高鸡血的部下,也死了三人,可谓损失惨重。

铁手是因救戚少商,而身受重创,他的内功一直未完全恢复,便无法发挥他那惊世骇俗的武功;唐肯本因神威镖局为势所迫不得已投向官府,要助官兵剿匪,牵涉其中,后因出手相救铁手,相偕逃亡,而今与息大娘一伙,汇合一起,索性成为这浩浩荡荡大逃亡的一份子。

可是促成他们逃亡的关键人物:戚少商,到头来还是教刘独峰逮捕了去,不能跟他们一齐逃入青天寨。

青天寨的子弟初见这一干人物前来,以为是敌,后来才弄清楚,急急走报寨主殷乘风。殷乘凤正在寺中借酒消愁,一听是息大娘等人前来,也稍现喜色;息大娘原本与伍彩云是手帕交,而他本身跟戚少商意气相投,两寨之间守望相顾,连云寨出事之后,他一直很是担心,换作以往,他必然发兵去助,但此际他已意气消沉,再不慾插手江湖恩怨,是故未有行动。未几又闻毁诺城被攻破,连霹雳堂分堂,也被牵连,心中大急,找到寨主“三眼怪”薛丈一商议,要不要发兵营救戚少商、息大娘、雷卷等。

“三眼怪”薛丈一原是“黑煞神”薛丈二的兄长,与“黑煞神”薛丈二和“地趟刀”原混天,还有“上方剑”盛朝光合起来是南寨中的四大高手,但薛丈二,原混天全在“毒手”一役中壮烈牺牲了,于是薛丈一升为副寨主,盛朝光则为寨中的总头目。

“三眼怪”薛丈一好胜尚义,力主调兵下山,但盛朝光比较稳重任事,大力否诀,认为此际东堡已倾,北城亦毁,西镇慾振无力,南寨人手缺乏,不宜招摇树敌,再结强仇。两人争持不下。殷乘风本人却始终念念不忘伍彩云,心灰意懒,而前几天寨里又来两位稀客,对这件事,虽心念繁忙,但一直未作出决定,更迟迟未出兵救援,没料息大娘一行人却已经到了。

更没料到的是,连四大名捕中的铁手,竟也在逃亡之行列之中。盛朝光之所以力阻青天寨下山救援,主要理由之一是不想与四大名捕为敌:四大名捕与诸葛先生,跟“武林四大家”关系一向甚佳,互为奥援,盛朝光为恐追捕戚少商一案,是在四大名捕手中办理,为此与四大名捕为敌,殊为不值,亦为不智,却未料到铁手居然也跟息大娘等一道,投来青天寨!

殷乘风忙命盛朝光迎众人寨,自己匆匆洗脸更衣,与近日入寨的两位贵宾,到青天寨“朝霞堂”中迎客。

息大娘、高鸡血、铁手乍见殷乘风,都吃了一惊。殷乘风本来爽朗英挺,而今却满脸于思,形枯骨销,这样看上一眼,便可以想见他对伍彩云,是何等念念不忘,伤心痛苦了。

众人见过之后,殷乘风和息大娘异口同声都在问对方:“为何弄成这般田地?”话才出口,知道所问的心中已知答案,无疑形同问了一句废话,都没有再说话。

铁手道:“我们逃来贵寨,如果不便,尽说无妨,我们实在是不想再牵累别人。”

殷乘风猛抬头,拱手道:“铁二哥这是什么话!各位在江湖上为义舍身,不借冒险犯难,辗转逃亡,在下却在这里饮酒伤心,实在惭愧已极,若在此时不再为诸位一尽己力,那还是个人么!”

高鸡血听铁手这等说法,自是光明磊落,但他一向做惯生意,虚实不予人说,当真生怕就此让青天寨有借口推拒不答,忙道:“殷乘风寨主不必担心。我们此番入寨,早已撇开官府眼线,暗渡陈仓,谅他们也不得知我们已入贵寨。”

铁手却道:“他们虽没看见,但黄金麟、顾惜朝非泛泛之辈,这儿方圆百里,论势力、讲义气,除南寨之外焉有他处?他们亦必定怀疑。”

高鸡血急得向铁手猛使眼色:“唉呀,他们就算起疑,也无证据,难道贸贸然挥军入侵青天寨不成?”

青天寨总头目盛朝光一向稳重小心,道:“这也难说,我看朝廷发军歼灭连云寨,再拨军攻打毁诺城,是一串连锁行动,他们只要抓到些微把柄,即可寻衅,另生战端,不可不防。”

副寨主薛丈一却颇不耐烦,一拍桌子道:“我管他们发不发兵的!他们要是敢来,来一个,杀单的,来一对,宰一双,要是来十个百个,干了不必计算!”

盛朝光不服,冷笑道:“咱们青天寨现在经得起官兵鏖战吗?!”

薛丈一铜铃般的双眼一瞪,道:“舍事经不起?!想老寨主在生的时候,什么天大的仗儿不一概掮了?现在时势变了,但要青天寨的好汉贪生怕死,当缩头乌龟,我姓薛的第一个不干!”

在殷乘风身边的男子忽道:“在下倒有一个计议,不知便不便说。”

殷乘风忙道:“谢兄尽说无妨。”

那男子道:“青天寨有的是不怕死的兄弟,息大娘等一行人,不过四十来人,殷寨主不妨用金蝉脱壳,暗渡陈仓之计,引开官兵的追索。”说到这里,微笑不语。

殷乘风即问:“如何金蝉脱壳,暗渡陈仓,尚请谢兄明示。”

那姓谢的男子一笑,道:“先遣派八十余人,分成两批,假扮成息大娘一行人的样貌,一批往翼东山路走,一批乘舟赴江南,把追兵引开,顾惜朝他们自然不会疑心铁二爷、赫连公子等已投入青天寨。”

众人往那青年男子望去,只见他眉字清朗,目带异彩,满脸笑容,谈吐温雅,仪表端的不凡。殷乘风会意,向众人引介道:“这位是九九峰连目上人的入室弟子谢三胜谢兄。连目上人早年是家父创立山寨的老兄弟,后来金盆洗手,退出江湖,归隐九九峰上,潜修佛理、武功,这位便是他的高足谢兄。同行的是他师妹姚女侠——”

那女子抱拳颔首道:“我叫姚小雯。”

众人也抱拳答礼。谢三胜接道:“家师每年都来拒马沟拜会青天寨,与伍老寨主聚旧,可是,这两年来,伍老寨主已然过世,家师不想触景伤情,故遣在下与师妹来拜会殷少寨主,专程讨教。”

殷乘风道:“谢兄客气了,你来了敝寨,给予我们不少指点,使青天寨得益匪浅。”

谢三胜谦道:“殷寨主言重,在下叨扰多日,不胜惭愧。”

高鸡血道:“刚才谢兄所提的意见,甚有见地,不过,一口气派出八十余人,不是个少数目,这样对南寨,恐怕不大好……”

殷乘风道:“这是义所当为的事。这几年来青天寨虽慾振乏力,但派出近百人手,却还只是稀松平常。”

盛朝光沉吟道:“不过,寨中的兄弟,要是装扮成铁二爷等的模样,万一给黄金麟等人逮着,难保不招出实情,岂不是弄巧反拙?”

薛丈一不耐烦地道:“老盛,你以为咱们青天寨的兄弟,是贪生怕死、吃里扒外之辈?你放心,他们忠心一片,决不致连累大伙儿的!”

盛朝光心里有气,道:“要真给那干官兵拿着,严刑迫供,你敢保证他们不说?就算他们不说,这些兄弟们,有的家眷是在寨中,有的却住在寨外,只要给官府锁了起来,要挟利诱,你能担保没有人供出一言半句?!”

薛丈一一时反驳不出,只冷笑道:“老盛,你顾虑恁多!就算那些狗官们知道是咱们青天寨干的,又能怎样?咱们南寨好久没大干一番了,正好拿他们祭刀!你这几年没动家伙,可胆小手软了么?”

盛朝光这回抑不住怒火了,忿然道:“薛老大,我这番思虑,纯粹是为了南寨。南寨跟官府直接起冲突,兵祸连延,对谁会有好处?息大娘、铁二爷等驾临咱们青天寨,咱们就得处处保他们平安,咱们若明着跟官兵对垒,这算什么?!真要拿兵器流血拼命,你一哥跑第一位,我老盛决不站第二位,你这番话,以为我姓盛的是怕事之徒么?!薛老二,原老弟去了,青天寨就仗寨主和咱几人撑着,要是逞个人之勇,我老盛早就快意恩仇去了,用不着你来唠叨!”

薛丈一给盛朝光一轮数落,一时说不出话来。铁手忙道:“盛兄所言甚是。”

姚小受忽道:“其实那也不是什么难事。只要贵寨兄弟引开官兵一段路程,然后暂到市集或城里卸去化装,回复本来形貌,化整为零,黄金麟等再怎么查,也查不出个所以然来,寨中兄弟也不必冒被捕之险了。”

高鸡血拊掌笑道:“是也!此计甚妙!”

息大娘向姚小受看去,只见她鹅蛋脸儿,纤瘦清秀,便笑着握她的手道:“好妹妹,如果毁诺城还在,真要请你多来谈心哩。”忽觉她的手甚是冰凉。

殷乘风道:“既然如此,事不宜迟。”便立即召八十余名寨中兄弟进来,分别按照众人形貌化装,相偕出寨,依计行事。

待此事料理妥当之后,殷乘风嘱寨中大夫,为受伤众人疗伤,略作休息,共用晚膳,并暂将尤知味扣押起来,次日傍晚,忽闻头目来报:“四大名捕之成崖余的两名剑僮求见寨主。”

殷乘风道:“快请。”

铁手等乍闻无情的四名近身剑僮中两名折返,却不见无情,自是十分担心。

两剑僮来到“朝霞堂”上,分别向诸人见礼之后,铁手便问:“情形如何?”

铁剑僮子道:“公子把那一干恶人蒙面赶跑,那些官兵乱放暗器,伤了八、九人,逃了一段路,连云寨的游天龙、神威镖局的勇成等率众伏击,一轮冲锋又杀了七、八人,才弄清楚是那三个大捣乱和姓李的那对活宝,真是笑死人了。”

铜剑僮子道:“是啊,笑死人了。黄金麟、顾惜朝等人追到,跟“连云三乱”、“福慧双修”等一朝相,哈,那个模样儿,知道是自己人杀自己人,更气了个吹胡子直瞪眼!”

唐肯知道:“冯乱虎、霍乱步、宋乱水、李氏兄弟,这五人没死,也算他们命大!”

铁手却问:“金剑和银剑到哪儿去了?你们公子呢?”

铁剑僮子道:“公子要我们先回南寨,禀报情况,以免诸位担心。”

息大娘皱眉道:“他自己却去哪儿了?”

铜剑僮子道:“公子交待我们向大娘您交代一声:他要和金剑、银剑去追刘独峰要人。”

息大娘一震,道:“什么!”

铁手长叹一声,道:“我就知道大师兄对此事耿耿于怀,决不会袖手旁观的。”

谢三胜问:“那么,你们公子会不会回来这儿?”

铁剑、铜剑相顾一眼,眼中都有委屈、悬念的神色,先后道:“公子说过,救不回戚寨主,他便无脸目以对诸位英雄,誓与刘捕神周旋到底。”

“如果人救得了,自然回转;我们本也要跟金剑、银剑师兄去,公子就是不准,命我们回来这里,向诸位禀报实情……二爷,我们该怎么办呀?”

这未了的一句,是向铁手问的。铁手伸出一双大手,轻轻在二剑僮肩上拍了拍道:“你们的公子,要办一件事的时候,无论多大的困难,无论多少阻扰,他都会去克服完成的;以前,有很多不可能解决的事,都给他解决了,现在,事情虽然很棘手,但他也一定能够解决的,你们不用担心。”

两名剑僮两对清灵的眼睛眨动一下,听话的点了点头。

然而在铁手的心里,却十分的迷惘:刘独峰是六扇门的第一把好手,当年捕快群中的名宿,无情则是四大名捕里的大师兄,当今青年高手中的杰出人物;而今要无情在刘独峰的掌握中救人,那会是个怎么样的局面?

——谁胜?谁输?

铁手心里也不怎么明白:无情为何如此参与这件事?以无情一向冷静得接近冷酷的作风,应该不会只为了自己促成戚少商被捕,而要跟刘独峰为敌;何况,皇上的确曾下密旨,要刘独峰拿人,无情这等做法,岂不是违抗圣旨?

而在息大娘的心中,又是另外一个想法。

她本来恨死了无情,恨透了四大名捕,因为她觉得,戚少商也是给什么捕神抓去的,而无情也曾出手,阻拦了自己那么一下子,以致自己不及抢救戚少商。

她对一切的官兵、捕衙,全都心恶痛绝。

她就是一个这样的女子,敌友分明,爱恨分明;她可以为她所爱的人不惜死,也可以不惜一切的对她所憎恨的人报复。

可是她没有想到,那个在月光下,残废、冷傲、清俊的白衣青年,突然真的履行他的诺言,去营救戚少商!

她不禁深深的回忆了一下,那白衣青年的样貌神情,然后这样想:

——要是他真的能救回戚少商,我愿意牺牲一切来报答他。

只要戚少商真的能无恙回来。

戚少商真的能无恙回来,与息大娘共聚吗?

**********************************

黄金书屋 youth 扫描并校对

**********************************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逆水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