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水寒》

第059章 人知道得太多便不会快乐

作者:温瑞安

绝食到了第三大,刘独峰便过来和戚少商开始了谈判。

刘独峰道:“你这样是什么意思?”

戚少商道:“你这样做是什么意思?”

刘独峰眯起了眼睛。

戚少商道:“你抓我,既不回京,又不启程,不如痛痛快快的杀了我!”

刘独峰笑道:“我为什么要杀你?”

戚少商道:“你不杀,又不押,也不放,所以应该是我问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没别的意思。”刘独峰道,“是维护你,也是在保护你。”

戚少商道:“保护我?”

刘独峰抚髯笑道:“你不明白?”

戚少商愤然笑道:“铲平区区一个连云寨,京城各路人马尽数出动,未免太瞧得起我戚某了。我从头到尾都不明白!”

“单凭连云寨,还不成气候,不足为大患,的确犯不着动用那么多的人来抓你。”刘独峰道,“不幸的,是你所知道的事情着实大多了一些,你所认识的朋友也未免大杂了一些。”

戚少商冷哼道:“不错,认识到像顾惜朝这种人,是我自己瞎了眼睛,连累了大家。”

刘独峰淡淡地道:“也不只是顾惜朝,还有楚相玉。”

戚少商微微一震,失声道:“楚相玉?”

刘独峰点头:“绝灭王。”

戚少商瞠目道:“这跟他有什么关系?”

刘独峰道:“当然有关系,因为楚相玉知道皇上的一些重要的秘密,而他在被铁手杀死之前,曾上过连云寨,而且,楚相玉一向极为赏识你,器重你,这些秘密,很可能会向你提过。”

他有条不紊地道:“有人不希望你把这些秘密说出去,所以便下令全力剿灭连云寨,傅宗书派了顾惜朝来卧底,结果真的从你口中得悉,楚相玉的确曾告诉了你一些事情,傅宗书本已派出文将黄金麟和武将鲜于仇。冷呼儿围剿你,因要探知这个秘密,再派出心腹文张来暗中主理此事,打算从你口中探得一切之后,必要时就地灭口,至于当今天子也知道你得悉秘密一事,便命我来抓你回京。”

戚少商道:“原来真的有……嘿,嘿,嘿!”

刘独峰不愠不火的望向他,道:“你这三声‘嘿’算啥意思?”

戚少商恍然道:“我本来根本不知道那真的是个秘密……这昏君这么一搅,倒让我明白了事情的真相!”

刘独峰道:“那秘密你原本并不相信?”

戚少商道:“我可以告诉你这件事情。”

刘独峰忙道:“谢了免了,如果是那桩秘密,我可不要听,我不想惹来杀身之祸,同时也并不好奇,更不想知道大多,知道大多的人便不会快活。”

戚少商苦笑道:“说的是,我便是因为知道大多……”

刘独峰接道:“还有交友不慎……”

戚少商道:“便落得如此下场!”

刘独峰微笑望着他,道:“谁要知道真相,都要付出代价。谁有太多朋友,定必带来许多麻烦。”

戚少商道:“不过,我不是要告诉你什么秘密,而只想告诉你,楚相玉虽然是我的朋友,但我对他的心狠手辣。不择手段、务求夺位掌权的做法,一向并不以为然。”

刘独峰道:“哦?”

戚少商道:“不错,他是义军的领袖,也是我们的前辈,不过,大家行事的方式不同,他跟连云寨也并无太密切的关系。”

刘独峰道:“但他在遇难逃亡的时候,你们连云寨还是庇护他?”

戚少商道:“那是义所当为,理所当然的事。不过,我们也仅只阻了追兵一阵,并没有全力护他。他后来被杀,我也自觉歉疚,但为了大局着想,我不想把连云寨全为他赔了出去。”

刘独峰道:“你没有想到结果连云寨还是为他赔掉了。”

戚少商道:“是没想到。”

刘独峰目光发亮,道:“可是,当日楚相玉逃入连云寨的时候,告诉了你一些话,你姑且听之,并不相信,现在,却不由得你不信了。”

戚少商道:“怒动天颜,劳师动众,要他说的不是事实,何用这般阵仗?我敢不信么!”

刘独峰叹道:“所以,皇上要我抓你回去,是有道理的。”

戚少商但然道:“既已抓到,定立大功,还不回京,流连此地作甚?”

刘独峰道:“那么我也无妨告诉你,现在若回去,不是不回去,而是回不去。”

戚少商讶然道:“回不去?”

刘独峰道:“现在,傅宗书想先一步知道这秘密,文张已然赶到,传达了密令,一定先要逮住你,逼你说出机密,必要时杀人灭口,免得皇上追查,傅丞相则可以此秘密相胁皇上。”

戚少商恍然道:“你怕文张、黄金麟、顾惜朝等兜截到我,抢了你的大功——没想到我这条命倒还值钱!”

刘独峰摇首道:“随你怎么说。我既受命来抓你,就决不能让你半途落于他人之手,也不可以让你死得不明不白。而且,我倒不是怕这几个人……”

戚少商怪有趣的问道:“还有更厉害的脚色来了不成?”

刘独峰点头。

戚少商发现刘独峰神色凝重,禁不住问:“谁?”

刘独峰道:“当年,要不是诸葛先生仅以一招之胜,恐怕早在二十年前就要天下大乱。”

戚少商动容道:“常山——”

刘独峰沉重的道:“九幽神君。”

戚少商道:“这倒是个魔君。可是,你是奉旨抓我,九幽神君虽然暴戾凶残,但一向听从皇命,不致公然抗旨罢?”

刘独峰摇首苦笑道:“其实皇上有没有命九幽神君出动,我也不知晓,到目前为止,都只是揣测而已。不过,九幽神君表面听命于皇上,但实则俯从于傅相,故此,九幽神君是奉皇上之命而行傅相之意,如果皇上派九幽神君来抓你,无疑是正合了傅宗书之意,你落在他的手上,比死都不如。”

戚少商道:“我知道,九幽神君不是人,他当人更不是人。”

刘独峰道:“坏就坏在他手上可能有圣旨,见着了他,我只有避一避,不能硬碰。”

戚少商道:“你这是为我着想?”

刘独峰忽然静了下来,半晌才道:“你不怕?”

戚少商惨笑了起来:“我有什么好怕?我是一只飞不上天躲不进河的跛足兔子,给谁抓着我的下场都是一样,只不过,你可以给我死得舒服一些,他们要我死得百般痛楚——不过这也不算什么,我见风势不对,自戕在先就得了。你们之间争这只兔子,我横坚不过一死,见有机会就逃,还耽心什么?”

刘独峰盯住他一会儿,才道:“说的也是。”

戚少商道:“不过,我奇怪的是,既然你知道九幽神君为非作歹,助纣为虐,攀附傅宗书的权势,为何不跟皇帝禀明,由他敌我不分的胡混下去呢?”

刘独峰道:“你要我廷前谏君,胪举失政么?”

戚少商道:“难道不应该么?”

刘独峰叹了一口气,道:“有四件事,你有所不知。你不知道皇上多宠信于傅承相,此其一。我曾欠傅相之情,不想作违背他的事,此其二。皇上不是个可以接纳忠言的人,我不想因此牵连亲友,此其三。皇上其实也有意让九幽神君保持实力,以制衡诸葛先生与我。此其四。”

戚少商大笑。

刘独峰瞪住他。

戚少商一面笑一面道:“便是这样……便是这样……你怕死,所以不敢直谏。你顾全情面,不想得罪小人。你怕别人说你争宠,清高自重。你眼见昏君自以为是。自作聪明,将你们势力划分,互相对峙,但又不图阻止,不敢力挽狂澜,便由错误继续下去……像你这等独善其身,贪生怕死的人,我倒是高估了你!”

刘独峰脸色一沉,道:“你自命不凡么?你与众不同么?如果你在官场,浸得久了,只要还活着,只怕比我更滑不溜丢,比我更没有作为!”

他冷笑:“你们这些自以为侠义之士,为民请命,不惜发动叛变,以为万民之福祉而启战祸,结果,流了多少血,牺牲了多少人命,换得来什么?就算给你们当上了皇帝,一朝得了大权,身在高位之后,不也一样残民以虐,草菅人命,那有将百姓放在心上?说的好听,满怀理想,不一定就能成大事,能担大任!”

戚少商道:“你说的对。我就是这样,领导了一群兄弟,看来是使到他们团结在一起,过的热闹快乐的生活,以百姓福利为己任,结果,只是害苦了他们,害死了他们!”

刘独峰心里一怔。他没想到戚少商如此但然地承认他们领导组织“连云寨”所带来破坏的一面;随即他也省悟:在这般逃亡受辱的日子里,戚少商身边兄弟几乎伤亡殆尽,而且连累了不少英雄好汉,这些残酷事实在在都逼使他早已作出深刻的反省。

刘独峰有点懊悔自己用语过重,便在话题上转了个弯回来:“便是为了这些煞星,我们一动不如一静,免得给他们截着,拼上数场,都不是好事。”

戚少商道:“我明白了。”

刘独峰道:“那你还绝食不?”

戚少商道:“说来,你是一个人,他们是全部?”

刘独峰道:“也不是全部,他们之间,彼此也不和。”

戚少商道:“看来,在这些抓我的人当中,落在你手上,是我的最好收场。”

刘独峰道:“这点倒没有说错。”

戚少商道:“你知道我活下去是为了什么?”

刘独峰在等他说下去。

戚少商道:“报仇。”他说这两个字时不见得有如何激动,仿佛这两个字已根深蒂固得与生俱来一般。

刘独峰微叹了一口气,道:“其实,冤冤相报何时了?你实在不必为了——”

戚少商断然截道:“你没有亲身经历这些祸害,当然不知其苦!就算我不报仇、我那些被害得家破人亡的兄弟朋友又何辜?你身置事外,要说什么话都可以,但我深受其害,活着不报仇,就不是人!”

刘独峰不跟他争辨,只说:“好,也许你便是凭着这样一股意志力,才能活下去的。”

戚少商道:“既然你们之间会为了我自相残杀,我便乐意继续活下去,所以,现在我饿了。”

刘独峰笑道:“这是句好话。”

于是他们结束了这次友善的谈话。

刘独峰吩咐张五去弄一点好吃的回来,廖六则继续看守戚少商。

可是,张五去了好一段时间都没有回来。

刘独峰深知张五的办事能力。

张五干练、精警、胆大而心细,反应奇快,虽略冲动。暴躁一些,但遇大事亦能忍耐,在这小县镇里,武功肯定是无对无匹的。

除非有特殊的意外,否则张五不可能会出事。

刘独峰觉得奇怪的时候,廖六便进来要求去接应张五。

刘独峰同意。

他亲自过去“监视”戚少商。

这一等,又是等了个把时辰。

戚少商忽道:“这次我恐怕想吃也不一定有得吃了。”

刘独峰似乎没有什么表情,只坐在窗旁借下午的阳光看书。

戚少商喃喃自语道:“你那两位弟子一去这般之久,只怕难免遇到了事故。……你不耽心么?”

刘独峰缓缓放下了书,道:“我不耽心,因为……”

他接着道:“他们已经回来了。”

张五、廖六等跟随了刘独峰多年,刘独峰自然分辨得出他们的步伐:张五在膘悍迅捷中略嫌轻浮,但遇大事时极能忍辱负重,廖六在沉稳中略为迟钝,但在遇变时甚能镇定,刘独峰都了如指掌。

他常常感叹:人生的际遇,可以有不同的变化,但人的性情,却说什么都难以改变。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每个人的天性,再怎么掩饰,最多只不过是埋藏在内心深处,骨子里还是没有变更,有日一旦引发,反而变本加厉,一发不可收拾。

他因人施教,所以他的六名部属,都有不同的武功和特长。

就这一点上,他觉得人是非常公平的。张五聪敏性急,所以武功上手得快,但功夫底子就扎得不够深,他能忍,但不堪激;廖六功夫学得慢,练成的更少,。但根基却扎得极好,他为人淡泊,但胆气较弱。

自从云大、李二、蓝三、周四死后,刘独峰更加痛惜剩下的两名部属。云大平实敦厚,李二勇悍急进,蓝三以柔制刚,周四手辣心狠,加上张五反应快捷,负重坚忍,廖六步步为营,本来这是最好的配搭,可是,没想到在这一场追捕里,六去其四,想到这里,刘独峰直恨不得一剑杀了戚少商。

其实张五、廖六也痛恨戚少商。

没有他,云大李二蓝三周四就不会丧命。

刘独峰曾用了颇大的心力,来压制自己不能因私怨而杀人的冲动,同时也抑制住张五、廖六的报仇之念。

他心里有时候也闪过,自己不杀亦无妨,只要让戚少商给顾惜朝等逮着,不是什么仇都报了……

他又立刻制止自己想下去。

故此,当他听到戚少商口口声声要报仇的时候,他心里也呐喊着一个声音:

——如果我也要替四名部下报仇呢?!

但他并没有喊出来,也没有做出任何复仇的行动。因为他知道,戚少商是被迫抵抗,他没有别条路可走,同时他也没有亲手杀死自己的部属,真正杀人的凶手是这个“案件”。从一开始,直至现在,在这件事里就牺牲了不少人。

而且好像还要牺牲下去。

他想到这里,就看见张五、廖六两张大异常态的脸孔。

**********************************

黄金书屋 youth 扫描并校对

**********************************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逆水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