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水寒》

第067章 枪·矛·朝

作者:温瑞安

再醒来的时候,张五发现自己身在破庙里,鼻子隐隐有点疼痛,伸手一摸,原来裹了块白布。

张五迷迷糊糊摸索间,觉得自己胸腹有一方轻物,类似纸帛,在庙里光线昏沉,正在挣扎起来点火,突然间,一物闪入,如飞蝠一般,在张五身上一掠而过。

张五神智未复,竭力闪躲,把桩不住,摔了一个大交。

那“飞幅”一晃而灭,黑暗里什么也看不清楚,但也没有再行扑击。

张五再起来的时候,那方纸帛却不见了。

他用火煤生火再找,但寻遍亦不可得。

张五生起了火,想起廖六已经丧生,六名同门中只剩下自己一人,顿觉伤情。

正值这种情绪之际,庙门突被踢开;张五以为有敌来犯,急忙抄起一根火棒,就往前搠去!

可是来者非敌!

而是刘独峰。

张五所知也仅只这些。

他甚至不明白自己是怎样会回到破庙的。

刘独峰拍拍他的肩膀,道:“能没事,那就是好,那就是好事。”

张五垂泪道:“可是六弟他……”

刘独峰大力点头,道:“我知道。我已把他埋了。”

张五禁不住落泪:“六弟他也去了,就只剩下我了。当年,记得在中条山缉拿‘显道神’李化的时候,刚刚立下大功,由兵部转奏圣上,龙颜大悦,降旨策封我们,云大就说:‘我们今日得此荣华,全是爷提拔我们的。’一个说:‘我们永远也不要忘了爷的恩典。,一个说:‘我们也永远不要分开。’我说:‘对,在一起才是力量。’大概是四哥说:‘我们要服侍爷一辈子,他待我们恩义如山,我们竭尽今生恐也难以报还。’李二哥说:。我们没有了爷,也不知如何是好;爷失去了我们,恐怕也会伤心,也有许多不便。,那次见爷有意在京城休生养息,我们六人都以为虽曾在江湖上刀头砥血,但终究可在京师告老归山……不料,才几个月下来,他们……我们……就只剩下我一人了!”说着有点泣不成声。

刘独峰银髯微颤,道:“都怪我,早该偃旗息鼓,不该再带你们出这一趟差事。云大曾劝我……”突然忍不住,老泪纷披,颤巍巍的道:“其实,你们都曾劝过我,要是我心头没那么热,要在撒手归隐,逍遥晚景之前再管一管事,亮一亮身手,你们……何至于此!”

张五垂泪道:“爷,都是我们平日疏懒,老爱沉迷旁门左道的小技,武功没有学好,才遭此劫。”

刘独峰长叹道:“瓦罐不离井上破,江湖几个好收场、我看黄泉路。路不远,你的几位兄弟,也不需久候了。”

张五听了心如刀割,只叫:“爷!”戚少商却听得心里一寒,虽然明知刘独峰待部属如亲子;平素华衣锦被,住的是画栋雕梁,这次屡遭迭变,连丧数名亲信,且心乏力疲,风尘仆仆,一直强抑悲楚,而今乍逢死里逃生的张五,反而忍悲不住,尽皆渲泄出来。可是此际刘独峰所说的话,未免不吉不祥,强敌环视,怎可斗志全消?不禁心头大急。

刘独峰哭得几声,忽道:“你仔细听,有人来了。”

戚少商一震。

刘独峰虽然在伤心中,但依然耳聪目敏,反应迅捷。

戚少商一沉肩,耳贴地上。

“四个人的脚步声。”

刘独峰嗯了一声。

“还抬着一件东西。”

刘独峰点点头。

“是件重物。”

“是个人。”刘独峰然后自问了一句,“他怎会恢复得如此之快?”

“已到门前了。”戚少商忽道。

那是因为抬东西的人脚步突然加快。

庙门仍然半掩。

外面了无动静。

张五的手执住“春秋笔”。

刘独峰横手伸去,握住他的手腕,示意要他别轻举妄动。

只听外面传来一个慈祥的语音:

“刘捕神,请借一步出来说话。”

月亮下,大道上。

四个人,抬一口棺材。

那四个人清一色状若死尸,脸色惨白,木无表情,挺身僵立,每人还斜背了口油纸大布袋,臭气薰天,不知盛着什么事物。

刘独峰。戚少商、张五,三人打开庙门,直行出去。

停在庙旁的马匹希聿聿一阵嘶鸣。

三人迎风直行。

刘独峰一面阔步而行,一面对张五低声说:“那抬棺的四人,都吃过在云南风魔岭一带的毒葯‘押不庐’,都迷失了本性,全受人奴役,不顾性命,跟他们交手,就算杀了他们,也全无意义,这点不可不知。”

他的语音已然压低,一面递给张五一弓五箭,箭身小巧玲珑,但箭链金光闪闪。

可是那慈和的声音突然转为一阵张狂的大笑:“刘捕神,你伤在三焦俞、太阳俞、肾俞,都伤得不轻!”

刘独峰道:“听声辨伤,足见高明!”

遽然停步。

戚少商在他的左边,张五在他的右边,也都一齐停步。

那语音又开始有点混浊起来了:“你说得对。这些‘葯人’,都是我的奴隶,任我摆布,听我驱策,他们本身是没有性命的,他们的命是我的。”

刘独峰矍然道:“没有人的命是谁的。”

那语音顿了一顿,随即笑道:“可是他们的命全是我的。你知道他们是谁吗?他们全是我杀了他们父母或全家,害了他们师门或全族,剩下来矢志要报仇雪恨的人,我放过不杀,留了下来,设计让他们吃了‘押不庐’,男的毕生供我驱使,女的任凭我婬辱,你说痛快不痛快,过痛不过痛?”

张五脸色有点发寒。

刘独峰道:“痛快”。

戚少商道:“过瘾”。

“这就是了,”那语音道,“而且,凡是吃了我这种葯,便绝无解救之法,就算能使他们乱性,也不能使他们回复本性,你说,他们还有什么指望复仇,还有什么活下去的意义?”

语音一顿,变作认真的劝戒口吻:“与我为敌,不好玩得啊。刘捕神虽然发妻早丧,但还有一位未出阁的女儿……戚寨主则还有位息大娘,好像还在到处逃亡哩。”

刘独峰忽问了一句:“以前,也有个武林人物,专门制造葯人,驱为己用,后来怎样来着?”他这句话是问戚少商的。

戚少商即道:“这传闻我也听说过。后来,那使人失心丧魂的姬摇花,教‘四大名捕’中的无情杀了,一把火烧得连骸骨也不剩。”

刘独峰道:“真的?”

戚少商道:“真的。”

刘独峰道:“那真是恶有恶报了。”

戚少商道:“迟早都要报的。”

那语音静了半晌,才道:“你们刚才说的那个人,叫什么名字?”

刘独峰和戚少商都不知道他这一问是何用意?张五抢先道:“是无情,无情大爷!”

那语音道:“无情?成崖馀?”

突然像裂柴似的笑了起来,“砰”,棺盖飞了起来,烟雾速起,刘独峰用蚁语传言示警道:“小心,不要呼吸。”

棺内伸出两只手。

白生生、秀气的手。

手在黑夜里份外的白。

白手伸到肘部,突然间,没有了。

只剩下两团血污。

这断手握在两只枯瘦如鬼爪的掌里。

刘独峰和戚少商这才弄清楚:棺材里伸手那一双白玉般的手,不是属于棺里人的。

那一对鬼爪,才是棺里人的手。

而白手是握在鬼手上。

白手是被人硬生生砍下来的。

刘独峰脸上微微变色:“你这是什么意思?”

那鬼里鬼气的语音忽又祥和了下来:“没有意思。只不过给你看一对手臂。”

刘独峰和戚少商的样子都似被打了一拳似的。

那棺村里的声音又道:“放心,这对手臂,还不是刘大人千金刘映雪的藕臂,也不是息大娘的皓腕,这只是嘛……”语音笑道,“天下四大名捕之首,无情手臂一双!”

刘独峰、戚少商闻言都是一震。

那语言怪笑道:“若然不信,请看。”

微一抬手,一面纸帛,平平向刘、戚、张三人身前送来,就像有无形的走兽托负着潜浮而来一般。

刘独峰用极低的语音道:“提防有诈,不可用手碰触。”

一面道:“好一手‘无极含一极”老兄不但邪门武功练得多,正道内功也练得精……”

棺内一阵格格大笑:“得捕神提评贱及,胜过万人称誉。”

刘独峰截道:“不过,你伤在‘天宗’、‘隔俞’、‘身柱’三处,恐剑伤亦不为轻。”

棺内语音忽止。

棺内人露了一手玄功。

可是却教刘独峰瞧破了他的伤患。

他语音千变百幻,叫人无从捉摸,刘独峰起先也以为他并无负创,或负伤不重,但这一招以‘无极含一极’平送薄纸,却令刘独峰看出了他功力返本还元略失,凝神反虚有隙,因而断定他的伤势。

张五拔出春秋笔。

他以春秋笔平托住信函。

春秋笔没有变色。

纸上无毒。

正在这时,张五只觉那薄薄的一张纸上,骤然涌来大力,他禁不住往后退了一步,但才退了一步,力道更如万涛决堤,崩裂而至,但戚少商一只手及时在他肩上一搭。

这一搭,使他生起大力,塞住功力的决口,稳住了脚步。

戚少商缩手。

缩手之前,在他肩膊上五指一挥。

这一挥手,使张五胸口烦恶尽去。

刘独峰忽道:“看来,你的‘无极含一极’的亢阳之力未足,当然决不会是阁下有欠功候,而是‘脾俞’也有伤未愈……看来,你化身幔廉卷住我腰际,我那兜身一剑,毕竟也奏了功效。”

九幽神君冷哼道:“戚寨主身上所受的伤,可也是琳琅满目、应有尽有啊。”

这时,刘独峰与戚少商已借月色,看清楚了那纸上的符印。

戚少商对官场印鉴还不十分了然,刘独峰可脸色大变。

“这是无情的符印!诸葛先生亲传的‘平乱玉佩’!”

棺里的鬼手拿着一颗印章,在月下一扬:“他的印信都在我这里,人还能活么?”

刘独峰想起无情的才情和他在擒获戚少商时所给予的援手,怒道:“九幽老鬼,你杀了无情,我和诸葛先生,都不会放过你的!”

九幽神君怪笑道:“我正是要你不放过我。”

刘独峰道:“说得好!”话一说完,钻天鹞子般腾空而起,只听半空宛似响了几道焦雷,而焦雷又连着一起响,山雨慾来,郁闷迫人。

青光一闪,刘独峰的“碧苔剑”已然出手!

棺谆里突然伸出了一柄长枪!

长枪红缨飘飞,金镰速震,刹那间,不知向半空腾身的刘独峰攻出了多少枪,下了多少记杀手。

长枪由来最古,能取远敌,可格近敌,攻如潜龙出水,守如猛虎奔山。

——当年,在四大名捕“会京师”之役,十三杀手中的“人在千里,枪在眼前”的独孤威,便是九幽神君九名弟子之一,九幽神君更是精于枪法。

刘独峰在半空搏战,不管长枪怎样刺攒,来势如何猛烈,都被他在空中纵横游行,挥剑格开。

但刘独峰也攻不进棺材里。

两人一在棺里,一在半空,交战六十七招;刘独峰藉剑架长枪之力,仍在半空浮移腾挪,并不落下来。

风雷之声愈来愈盛!

红光一闪,绿芒大盛。

长枪枪尖已被斩落!

刘独峰双手双剑,直压棺椁!

突然间,棺里又挺出一矛一戟,怒刺刘独峰!

矛为兵器至长,矛头怡尽,形扁平,双刃弯曲如蛇形,架荡攻刺,如虎入平原。

戟近于矛,秘端有刃,冲铲横刺,回砍截割,以主力破万敌,势不可挡。

——“神鸦将军”冷呼儿本就擅使矛、戟的,而冷呼儿也正是九幽神君门徒之一。

矛、戟本来都是重门长兵器,耗力甚钜,但像九幽神君矛、戟并使,施展得大开大合,飞砂走石,金风飞腾,每一出击所带起的厉风,连刘独峰的风卷雷行都为之减色。

戚少商与张五立即发动了攻势。

他们要制住那四名“葯人”,如此不愁不把棺里的人逼出来。

他们也要见见这个令人闻风丧胆、横行江湖五十年的大魔头,是个何等人物?

他们身形一动,暗处立即跃出四人。

张五怒吼道:“就是他们杀死六弟!”

来人正是孤震碑与“铁蒺藜”。

他们两人的服饰装扮,依然一个是“洪放”,一个是“张五”。

洪放当然就是“铁蒺藜”,“张五”则是狐震碑。

另外两人,一个就像一座铁塔山神。

他的确是“山神”,雄武威猛,凛凛生风,但目光有些痴呆。

还有一个却是女子。

这女子就像个粉琢的囡囡。

女子笑起来的时候,便吹皱一池春水。可是春水是净洁无暇的,但这女子却姣艳如花,騒媚入骨。

这两人正是龙涉虚与英绿荷。

正是九幽神君的四大弟子。

狐震碑、龙涉虚、英绿荷、铁蒺藜都来齐了。

——泡泡呢?

**********************************

黄金书屋 youth 扫描并校对

**********************************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逆水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