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水寒》

第069章 青红双袖黑影子

作者:温瑞安

一边是峭壁千仞,屹立如削,崖下溪声急湍,隐约可闻,却不知有多深多远。

那一边是参天古松,藤萝密绕,牛腰般粗大的枝干,栲栳般粗的搓丫,挂满流苏般的藤葛。

月色溶溶,那一顶怪轿,仍静寂寂、黑漠漠的,全无动静。

马车里的三个人也静了下来。

松风阵阵。

溪水漏漏。

一二声马蹄踏地轻响。

马车,轿子,就僵在这断崖松岭上。

又隔了半晌,刘独峰才开口道:“九幽老怪,你又何必在此时此地还装神弄鬼呢!”

忽听轿子里一个年轻而负痛的声音道:“你是谁?快叫潜入松林的人止步,不然我就不客气了!”

这句话使刘独峰为之一愕。

正在自崖壁滑贴入林,再自密松上移枝渡干,准备在刘独峰吸住对方的注意力时,作首尾相应的突袭的戚少商,也为之怔住。

轿内的人已经知道他的举动。

可是听刚才那一句反问,轿内的人难道不是九幽神君?

——九幽老怪的语声千变万化,谁也不知道那一个声音才是他的真正声音,可是,刚才的语音,却恁地熟悉!

刘独峰问:“你是谁?”

轿内人语音忽显惊异:“林内的人是不是只有一条胳臂?”

戚少商一时也不知答好,还是不答的好。

刘独峰冷笑:“你这是多此一问!”

轿内人道:“我不是多此一问,我只是从他的步法中听出他上身左边虚乏,故才有此问。”

这人顿了一顿,又道:“如果他是独臂,又有此功力,那就一定是戚寨主无疑。如果他是戚兄,那么,阁下就想必是刘捕神了!”

刘独峰一震,乍想起一人,道:“无情!”

轿人语音悲酸,也喊:“刘大人!”

刘独峰禁不住道:“你不是受伤了……?”

无情忿声道:“九幽老匹夫……他使诈,我——!”

刘独峰掀开布帘,走出车外,停住遥相问道:“贤侄,你……可不可以出轿来一趟?”

无情唤了一声:“铁剑。”

只听轿后缓缓地走出一个扎辫梳髻的幼童,悲声道:“公子。”

无情说道:“把我的印鉴,交给刘大人。”

刘独峰道:“无情,你这是——”

无情截住道:“刘大人,我双腿早废,此际双手又断,生不如死,也不想让人见到……我这个样子,只求大人把我的印鉴转呈诸葛先生,就说无情已……有负他老人家厚爱……”说到这里,竟说不下去。

刘独峰戚然道:“贤侄,你切莫这样想……”

那剑僮这时已钻进轿里,不一会又闪了出来,他身形虽小,行动却有些僵滞,可能是因身上也受了伤之故。

他手上拿了一方事物,双手捧着,低首前行。

张五一撒丝缰,跃下车辔,道:“爷,让我来接。”

刘独峰点头道:“去呀!贤侄,这个仇,我一定会问九幽老怪讨个公道,这件事,你还是跟我一道返京、跟诸葛兄禀明再说,千万不要怀忧丧志,遂了九幽老怪的野心!”

无情悲愤地道:“刘大人,你想想,一个人,四肢全废,活下去还有什么乐趣?”

这时,铁剑已经把手上的印鉴,交到张五的手上。

张五接过印鉴,突觉手心凉,寒飒飒的感觉十分特异,诧道:“这是什么东西……”张开手心一看,“印鉴”竟只剩下一滩粘粘的液体!

张五大吃一惊。他原本早有防备。刘独峰那一句“去呀”,已经是提醒他“小心防范”的暗号,要不然,平常刘独峰会说“去罢”或“好”。张五有提防铁。剑倏然出手,但万未料到握在手里好好的一枚印鉴,竟成了几滴水,见热就钻,已全吸入张五的掌心里!

张五只觉全身一寒,机伶伶的打了一个冷战,再想说话,舌头与牙根已纠结在一起,半个字也说不出来。

铁剑陡然出手!

刘独峰即已警觉,怒叱一声:“你干什么?!”

铁剑双手已按在张五两肘上!

张五全身僵硬,动弹不得,铁剑一触他双肘,五指挥动,弹了几弹,又迅速向他双腿关节处按去!

刘独峰长啸一声,全身衣袂如吃饱了风的帆布,青剑凌空虚发,剑气破空而至,挟着隐隐雷声,越空锐斩“铁剑”!

“铁剑”双目尽碧!

本来好好的一个小孩子,突然间,双目尽碧,暴射妖光,而全身骨骼也陡然长了起来,他口中呼啸有声,双手已按住张五的膝部。

在这紧急的关头,“铁剑”的举动无疑十分不合常理!

刘独峰的剑锋已当头斩至!

“铁剑”身形暴长,双目绿芒一如剑光般寒厉!

刘独峰从“铁剑”的瞳仁中乍见一道红色的布帛,已向自己的后颈迅速无声地伸掩而至!

刘独峰半空换气,陡地拔起,铁鹞翻身,月影横斜,剑光回切红布,但就在他整个姿势在半空中作极大变化之际,右足同时踢出,凌空飞蹴“铁剑”额顶!

刘独峰身形陡变之际,红帛一折,已把“铁剑”拦腰卷起,迅速至极地抽回轿车中。

红布虽收得甚快,到了半途,白影一闪,戚少商已一剑斩下!

突听到刘独峰怒叱道:“小心!”他已仗剑拦在张五身前,原来在他鹞起兔落的刹间,左手已跟“铁剑”过了三招,把“铁剑”本已到手的“春秋笔”夺了回来,那剑光回斩,是抵御红布突袭,飞足蹴踢,其实是对“铁剑”作扭转乾坤之一击:他算准轿中人会救“铁剑”,他便可以护住张五。

红布果然卷走“铁剑”,但“春秋笔”已被他夺回!

他喝得一声,戚少商乍然发现,一条绿巾,已像寒蟒出洞般,无声无息地掩切而至!

他要斩断红布,腰身也得被绿中切为两截!

戚少商把心一横,“一飞冲天”,往上拔起,“一意孤行”,人剑合一,“一落千丈”,陡然骤沉,“一往无前”,半空迎着绿布折射而去!

他决意以驭“青龙剑”无匹剑气,力抗那一面既似光芒似布帛的事物!

刘独峰一见,再不迟疑,弯弓搭箭,“呼”的一声,只见一道极为灿目的金火流光,自刘独峰手上疾溜而出,凡所过去,金光夺目,强胜白昼!

轿中突然飘出一条黑影!

这黑影一出,青红二帛,立即疾缩了回去,戚少商那驭剑一绞,击了个空,忙敛神落地,只见轿前一道黑影,用左半身绿色右半身红色的袖子一合,己把金光抓在绿布红袖黑袍里!

刘独峰怒叱一声:“开!”这一声真有移山动地之威!

只听“轰”的一声,万道金光竟然自红、绿、黑中炸了开来!

这一炸,轿车立即轧轧催动,急驰而去。

刘独峰已弯弓搭上另一支金箭,但这已是最后一箭了,因无法认准目标,一霎眼间,轿子已隐入松林之中。

刘独峰跺足道:“又给他逃去了!”

戚少商疾道:“为何不迫?”眼睛瞥处,只见张五目光呆滞,神志迷惚!

戚少商道:“他——”

刘独峰道:“抱他先上马车,老怪已一伤再伤,此时不诛,留着祸患!”

说着,一手抄起张五,如鹰隼搏兔,飞掠上车;一策绳缰,策马追去。

戚少商知道自己可施展轻功,追蹑轿子,但张五情形不妥,而刘独峰甚惧污物,九幽老怪的弟子又擅放秽物,是以决不便弃车!

追得一阵,只见松林渐密,松荫所盖,风入林间,高吟低哦,各种巨松,不同形态,有的如苍龙攫海,有的如独钓寒江,有的如群魔伸爪、穿云拿月,有的如丹风朝阳。岸然独立;而路径至此,则分作左右中三道。

戚少商风驰电掣,打马过去,选择了右边有轿痕的一道追去!

忽听背后车内的刘独峰道:“你佯作未见,继续前驶。”:

刘独峰这样一说,戚少商仍然控辔前驶,但不禁多加留意,蓦然发现,一棵数人尚不能合抱的巨松枝权上,有一顶黑忽忽的事物!

如果不留意细看,这挂在树权上的事物,很容易便被忽略过去了。

戚少商浑足目力看去,虽树影沉沉,但依稀仍能分辨得出,那是一顶轿子。

轿影正随松风飘幌,跟松影恍惚交揉在一起。

戚少商心道好险,若果自己一时不察,策马掠过,轿子里的人从上狙袭,只怕难以防范!

说时迟,那时快,马车已在那株巨松下驰过!

突见一道青光,自马车里疾掠而出,飞射向松顶,直取挂在树上的轿子,剑风夹着闷雷之声,刹那间掩没了一切山岚杂响。

戚少商心中喝了一声采!

刘独峰是以其人之道反治其身,在对方以为自己方才中计落入陷阱之时,攻他个措手不及!

这一剑,显见刘独峰是全力施为,只许成功,不可败!

剑过苍穹!

剑气掠空!

剑意振出了杀气!

杀气逼止了疾奔中的马车。

马长嘶。

人怒叱!

一声惨呼!

一人自半空摔落下来!

白影在树上一闪,一时间,好像下雨一般的声音,细、碎、而急、疾!

那瘦小的身形,已然落下,刚好掉在马车的蓬盖上,“砰”的一响,再弹落到马前来。

戚少商一手接住,默运“一元神功”,凝神看去,只见一名垂髫小童,胸前一大滩鲜血。

戚少商手所触处,心神一震:

——这是个小童!

——小孩子的骨胳!

——没有经过易容化妆!

——九幽老怪的九名徒弟中,只有“土行孙”孙不恭是个侏儒,但孙不恭是个中年人,只是骨骼奇小而已,“泡泡”虽精干易容,形象难以捉摸,甚至通晓“缩骨法”,但肯定不会是个小孩子!

——然则这中剑落下的人确是个小童!

戚少商心中一阵茫然,这只不过是瞬眼间的事,再抬头望去,只见那白色影子和刘独峰已三分三合,两条身影,均摇摇幌幌的,慾坠不坠!

戚少商觉得情形不对劲,正想大喝住手,只见头上人影倏合又分,刘独峰啊声道:“怎么——”那白影也喘息道:“是你

正在此时,两股巨飚排山倒海从松林深处而至!

一袭青袖,如流云般穿枝越干,飞卷而来,罩向白影!

一袭红袖,如长蛇般回旋起伏,疾横切扫向刘独峰!

拍勒勒一阵连响,那一株巨松,转眼枝断叶落,成为一株疏秃秃的松树!

戚少商策马急移。

“轰”的一声,那轿子骤然跌落下来!

戚少商勒住马缰,树枝和轿子全打落在原来马车停着之处。

那轿子凌空摔下来,竟然未碎,但也变了形状。

这时,月光已有一方之地可以照见。

红袖已卷住白影。

青袖罩住刘独峰。

奇怪的是,青红二袖全部拉得崩直,似发出这双长袖的人正与刘独峰和白影子全力对抗,相峙不下一般。

青袖子不住颤动着,像有无数的青蛇在里中蠕动;红袖子不停的在翻动着,像千浪万涛在里面滚涌不已。

戚少商知道情形不妙,百忙中先把张五往车篷内一放,拔去他腰间的“春秋笔”,抽出青龙剑,剑作龙吟,一拔而起,连人带剑,射向青袖!

这里,红、绿两袖,陡地收了回去!

一条人影,半空跃起,迎面向戚少商打出一件东西。

泡泡!

戚少商是“连云寨”寨主,他未入连云寨前,早就以文会友,以武结交,对江湖上各门各派的武功秘技,了如指掌。

而今他虽然寨毁子弟亡、断臂人负伤,但他的识见反应,仍是在武林中年轻一代好手里足以睥睨群伦的!

敌人这一手兵器——或是暗器——竟是一个似透明又似无形,既胶粘又轻盈的“泡泡”,实令他无法应付!

他第一个意念就是把这一招人剑合一的“一泻千里”,往“泡泡”攻去,以剑气大力攻破这无足轻重的事物!

这刹间,戚少商心念电转,他想起张五以“后羿射阳箭”射去,但金箭却被“泡泡”裹住,丝毫发挥不了威力。

——以“后羿射阳箭”尚且攻破不了“泡泡”,自己连人带剑射去,岂不自投罗网?!

这时,泡泡经月色一映,竟漾出千万道眩人心魄的幻彩来。

仿佛每一个幻彩里,都有憧憬,都有梦幻。

谁愿意亲手去刺破自己的梦境?

谁忍心去终止自己的憧憬?

这一迷惚,泡泡已迫了过来。

“青龙剑”已刺入泡泡里。

泡泡立即裂开,但迅速有一种奇异复合的魔力,裂开处自动缝合,裹住了“青龙剑”。

——人剑合一于一击的戚少商呢?

——会不会也被吞噬在泡泡里?

**********************************

黄金书屋 youth 扫描并校对

**********************************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逆水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