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水寒》

第073章 空劫神功

作者:温瑞安

这时,雷卷骑马在前,唐晚词策马在后,一前一后,夹护着由戚少商攒辔的这辆马车而驰。

刘独峰出神了一会儿,叹了一声。

无情道:“刘大人——”

刘独峰用手掌在无情手背上拍了拍,道:“到这个地步,已同生共死了,还什么大人不大人的,你要是不见弃,就称我一声‘大哥’罢。”

无情并不同意:“家师是诸葛先生,但他因收过一名大逆不道的徒弟,曾当天立誓,永不收徒,他视我们如同己出,跟你原是同朝命官,份属同僚,先生也尊称你为‘兄’,我岂能僭越辈份”

刘独峰摇首道:“俗礼、俗礼,可废、可废!”

无情一笑道:“我就称一声刘捕神罢。”

刘独峰道:“那也随你。”便等无情说下去。

无情道:“九幽老怪一上来时便似已受了点儿伤?”

刘独峰苦笑道:“我原先在庙里腰部已着他一击,但我也赏了他一剑。第二次在庙外接战,又趁火势劈了他一记,在崖前,他扮作是你,诱我上当,张五着了他们的毒手,但他也被我的射阳箭炸伤,本来在这场战斗里,他一直占不了上风……”

说着嗟叹道:“都怪我糊涂,三十多年的跟恶匪强敌周旋,竟还是上了老妖的圈套!第三遭在山神庙内,他遣入杀了廖六,却算不到我仍伺伏庙里,在他正在要对戚寨主下毒手时,我伤了他,但他手下人多,我也着了他一下,算是打和。接下来,他因为有了你的平乱玉佩和手迹,便处心积虑,躲在棺村里,在庙外向我挑战,但也没讨着便宜,只把我引到松林崖前,又弄了一顶与你的行辕相似的轿子,突施攻袭,然后就逃,让我乘胜追击,因而误伤了你,才遭他暗算。”他摇头冷笑道,“老妖可真能忍,我也服他!”

无情道:“要不是我大避嫌,老早跟你拜面直禀,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

刘独峰道:“若不是我执意要抓戚少商,也不会有这种事列!”他自嘲的一笑又道,“看来,现在是他在护着咱们了。”

无情双眉一剔,道:“你的伤?”

刘独峰长叹一声:“完了。”

无情道:“我那三刀……实在……”

刘独峰道:“你那三刀,是伤了我,但我也划了你一剑,而且,是伤了你的右臂筋脉,要不然,你也不至于被九幽老怪的‘空劫神掌’震脱了左腕手臼!”

无情道:“我本身并无内功,而所练的内劲又只为发射暗器用,跟一般内功大相逞庭,九幽老怪的‘空劫神功”遇强愈强,遇抗更厉,所以他是非遇上劲敌,不轻易施展‘空劫神功’,那一掌,只能使我左臂全使不上力,却不能伤我。”

刘独峰喜道:“要多久才能恢复?”

无情眉宇之间不禁愁云满布:“恐怕也要明晨,才能转动,一天一夜,才能使劲,完全恢复,怕要两天两夜。”

刘独峰幌一幌头,道:“劫数!劫数!右手又如何?”

无情忽问:“刚才在松树上交手,我发第三刀时,你大可以‘风雷剑法’断我一臂,但突改用短刃一捺,按理我这条胳臂也断保不住才是!”

刘独峰微微一笑:“九幽老怪武功再高,也断断放不出这样光明磊落的暗器,所以我已觉出来,可能是你。”

无情道:“幸好你手下留情,不然我这条膀子——”忽想起戚少商断臂,便没说下去。

刘独峰歉意地笑道:“我施的是‘秋鱼刀’,被它触及任何部分,都会麻痹无力,少说也要三天三夜,才能复原。”

无情讶然道:“‘秋鱼刀’是捕神六宝之一,我是听说过了,但怎会——”

刘独峰道:“‘秋鱼刀,其实不是刀,而是鱼。”

无情更感诧异:“鱼?”

刘独峰道:“那是天竺圣峰上天池里的一种通体透白的鱼,潜泳的人碰上了它,全身发麻,这种鱼原名‘秋骥清明”是电神的意思,简称‘秋鱼’,是在秋天里出现,产量极稀,据闻已经绝种。这鱼上的骨骼,是透明的,在水里可以看到鱼的脊骼。这种鱼极不好抓,当地又当是神物,而它寿命又短,仅三个月就不活了,一旦死后,其使人麻痹之力量全消,成为其他鱼类所争的食物,独是我手上这一尾‘秋鱼’,据悉已活了三百个秋天,最后在湖里吞噬了一柄神刃,因而致死。它的背脊竟与神刃混化为一体,成为这一柄‘秋鱼刀”我也是几番机缘巧合,才能获得的。世问所谓利刃,无非是杀人如何快利,如何吹毛断发、削铁如泥,我手上这柄,却是能制人不会杀人,我认为这才是宝刀!”

无情道:“看来你的六件实物,都各有来历。”

“我还有六把宝剑呢!”刘独峰正得意处,忽看见全失了神的张五便痛心的道,“但本来拿这六件宝物的人,现在,不是死了,就是伤成这样子!”

无情赶忙道:“也就因为是‘秋鱼刀’,所以我这条臂膀还能保住。”

刘独峰道::‘但现在重大关头,你的双手仍不能发力,而我……”说到这里,心下已有了决定,急笑一声道,“没想到这条命要赔给九幽老怪!”

无情知他伤重,但仍估计不出伤得究竟有多重,只关切地道:“‘空劫神功,越是遇上高深的内力,反挫力越大,我看见你背上被印了一掌。”

刘独峰截断道:“我伤得自是不轻。不过,凭我苦熬三十五年的‘雷厉风行大法’,遇上越重的伤,也越能压抑得住。”他哈哈一笑,又道,“刚才我说完了,实在灰心丧志之至,待九幽老怪逼出老弟的‘顺逆神针’,我们的伤,说不定已好了七八成!”

无情眼光闪动,道:“但愿如此。”

其实刘独峰是强颜作笑。九幽老怪处心积虑。千方百计,不惜三度以身作饵,为的只是废了无情一条臂膀,在自己的背上印上一掌,那一掌,自然非同小可!

那一掌用的是“空劫神功”,但与袖风力拚时,指掌间也迸伏了“落风掌”和“卧龙爪”的内劲,这两种内功,一是夺取女子元阴而练得的,一是吸取童子元阳而修成的,练法都不堪已极,令人发指,但这两种功力,是专破内家护体罡气,任是绝世高手,一旦沾上,如果有幸及时护住经脉,不立时丧命,也非要三个月以上运功苦修,静坐行功,也可以将阴劲阳煞清除。

可是,此时此境,教刘独峰有什么时机可以行功运气?

刘独峰怕给无情瞧破,便反问道:“你看以九幽老怪的功力,如果要逼出三口‘顺逆神针’,要多少时间?”

无情道:“快则一天,慢则三天。”

刘独峰摇摇头唱然道:“这样说来,我、你、九幽老怪,三人暂时都失去了战斗能力。”

无情双眉微扬,道:“可惜我轿子都摔坏了,连机关都生不了效用。”

刘独峰长吁一口气:“九幽老怪还有五名弟子。”

无情道:“铁蒺藜着了雷老大一指,纵保得了命也保不了元气,剩下只有泡泡、狐震碑、龙涉虚和英绿荷。”

刘独峰道:“泡泡难缠,身份莫辨。”

无情道:“不过她的独门兵器已给戚寨主破了,人也受了伤,倒是狐震碑,他也练得‘落风掌’、‘卧龙爪’之类的阴毒功夫,不可不防。”

刘独峰道:“英绿荷身上系的‘姹女摄阳镜’,能吸收任何光亮成锐劲,不过,已给雷堡主戮破了一面。”

他们二人说话时都故意放响了一些,目的是让戚少商也能听到。

听到就会注意。

注意才能防范。

现在这一场战斗,倒不在九幽神君,无情、刘独峰的身上,而是靠戚少商、雷卷、唐晚词和九幽神君四名弟子的胜负而定——至少在这一两天内的局势看来如此。

无情伤怀于金剑僮子之死,但见张五神志呆滞,忍不住道:“他中了毒?”

刘独峰看了张五,忧伤地摇摇头,道:“中毒还可葯救,他现在只怕是神志受制,解铃还需系铃人,除非把九幽老怪或泡泡擒住,否则……”

无情正待说话,突听戚少商大喝一声,马车轧然而止。

马车陡止,张五和金剑的尸首,几被弹出车外,刘独峰双手一抬,抓住两人。

无情伸头出车帘,问:“什么事?”

戚少商神色凝重,扬了扬下颔,道:“卷哥进去了。”

无情一看,只见道上插了数百很大大小小被削过的竹子,大小不一,一望无尽,每间隔数十根,就有一盏如萤灯火,粘在竹尖上,发出幽幽的光芒,远黯处还不知有多少根这样的竹子,但当中倒有一条路,可供马匹驰入。

无情失声道:“雷堡主走入阵中去了?”

戚少商双眼往断竹林中不住逡巡,道:“卷哥一看,就抛了一句话:‘可能有诈,我去看看!,便策马驰了进去。”

唐晚词这时已打马拢了上来,皱眉道:“这是啥劳什子玩意?”

刘独峰喃喃地道:“是阵势。”

无情也脸色冷沉地道:“这阵非九幽老娇摆不出来!”

刘独峰变色道:“难道九幽已逼出了‘顺逆神针,?”

无情略一思虑,即断然道:“这阵确是九幽布的。唯其是他布下的,便足以证实他已无出力之手,但此人思虑周密,行动快捷,能够先发制人,预先设伏,或是指使徒弟布此‘竹篱九限阵’,切断我们的去路!”

唐晚词秀眉一蹩,英气大现,扬鞭叱道:“这是什么阵?!我也要闯一闯!”

刘独峰和无情一齐道:“使不得!”

就在这时,一阵怪异的声音传了过来。

戚少商听到的是息大娘的一声哀呼。

无情听到的是铁手的一声怒吼。

银剑听到的是金剑的一声惨叫。

刘独峰听到的是廖六的一声厉嗥。

唐晚词听到的是雷卷的一声求救。

这一声传入人人的耳中,但感受人人不一。

张五这时脸肌一搐,但没有人注意到。

人人都因那一种幻异的叫声而震住。

银剑功力较弱,但他知道金剑已经死了,不可能发出这种呼声。

呼声每人听来不一,但都传自于那断竹丛中。

只见那一条迤通的竹灯路,在黑暗里有说不出的诡异。

唐晚词叱了一声,扬刀一挥,打马就往竹路里闯:“喝!我看这是什么鬼阵!”

无情急叫道:“拦住她!”

说时迟,那时快,戚少商在唐晚词策骑飞掠过他的马车之际,已一手勒住了她马上的缰绳!

马长嘶,作人立。

唐晚词怒道:“干什么?!”

无情道:“里面凶险,不能进去!”

唐晚词情急,一刀反砍戚少商手腕。

戚少商只有缩手。

他只有一只手。

他不防此着,唯有缩手,唐晚词便纵骑入了断竹丛中,她的后发还高高的扬晃了起来,露出玉雪一般的后颈。

刘独峰顿足道:“她进去又有何用!”

戚少商道:“二娘进去,说不定能助卷哥一臂之力。”

无情立刻摇首:“没有用,这阵势,多少人进去,都如孤身一般,除非把这阵毁了,否则就算是一人能出阵,其他人也难保安全。”

戚少商呛地拔出“青龙剑”,剑作龙吟,“我们一路把竹削去,看这阵怎还发挥效能!”

无情即阻止道:“斩不得!这竹上涂有毒葯,竹下有炸葯,一旦引发,就算阵外人安然,阵内人也要遭殃!”

戚少商急道:“这……”

无情望向刘独峰:“依你之见?”

刘独峰沉默半晌,开口即道:“九幽老怪目的是要困杀我们一二人,他想必还有更厉害的后着,来对付未入阵的人!”

无情道:“所以事不宜迟,得立刻破阵!”

刘独峰目中神光暴长,但旋即黯淡,他全副精神都在思虑当中:“鬼神不测之机,天地造化之妙。一限九变,九限八十一变,这应该是八重门户,休。生、伤、杜、景、死、惊、开的变化和生克,怎会有第九道门?!”

无情经这一提点,豁然而通道:“对,这不是生克奇门,而是迎神役鬼拘魂摄物的左道邪门,最后一门,才是万端法门,随魔生障!”

刘独峰目光又是一亮,喜道:“对!”

无情即向银剑吩咐,说道:“按四时,化五行,合三才,布九宫,你可都还记得?”

银剑晶莹的目光一闪,道:“记得。”

无情道:“按照六丁遁甲,参用奇门八卦,逢三一拔,见六一劈,遇九灭灯,或可破之。”

银剑拔剑长身道:“是。”

无情道:“记住,此阵巧侔造化,易生幻象,破阵时必须无私无视无思无事,不能生畏怖之心,记住,手不可触火,足不能沾竹!”

银剑又道:“是。”

无情挥手道:“速去速回!”

银剑闪身即入阵中。

戚少商吃了一惊,担心的道:“此阵凶险,不如我去!”

无情道:“破此阵要兼修颠倒遁甲和太极玄门法,银儿去较适妥。”

戚少商仍然不放心:“我……”

刘独峰道:“这儿必有更不易渡过的奇艰,还仗你——”

话未说完,戚少商突然大喝一声,一剑下刺,插入土中。

土里刚伸出的十只又粗又短的手指攸又收回土里去了。

戚少商再拔剑时,剑上沾血。

只见一人闷哼一声,破土而出,捂胸跄踉了儿步,一双眼珠子怨毒地盯着戚少商,正是狐震碑。

戚少商却霍然回身。

一个脸圆圆,一个甜甜的女孩子。

青春得连她的丰腴都充满了弹性和软嫩。

戚少商一见到她,像一个经验老道的猎人突然遇上了一头老虎一般。

那少女唉了一声,蹙眉哀怨的说:“你弄环了我的泡泡,还弄伤了我。”

**********************************

黄金书屋 youth 扫描并校对

**********************************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逆水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