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水寒》

第075章 黑穴黄土

作者:温瑞安

荒坟。

冷月。

一件黑袍,罩在一块残碑上。

这坟冢已废修多年。多年前,这儿有过村落,也有过战争。但战争终于吞噬了村落。加上一场洪水,把剩下的村民全都逐走,这儿已成了无主孤魂的荒冢,野狼掘尸嗥月的所在地。

没有人再来这个地方。

周围都是泥泞、瘴气、尸骸枯骨,不是被浸得霉烂,便是被野兽噬得七零八落。

到处流窜着鬼火一般的绿芒。

低畦处积存着污秽的死水。

不知是什么事物在发出惊人的低鸣,是人?是兽?还是鬼?

这是人间地狱。

九幽神君选在这里。

因为他知道,刘独峰不会来这里,同时,也不敢来到这里。

他中了三枚“顺逆神针”,在未把针逼出来前,他也不想力拼刘独峰或无情。

九幽老怪在轻轻的敲打着一面黑色的小鼓。

一声、一声、一声…………

单调的回响。

像死人的心跳。

然后,远处的狼嗥忽止。

接着,近处的虫鸣又静了下来。

远处狼嚎再起,这荒冢间已多了两个人。

一个直挺挺的人,抱住一个不能动弹的人,缓缓放下,然后,呆呆的站在那罩着黑袍的墓碑前。

直挺挺的人是张五。

那不能动弹的人当然就是戚少商。

戚少商穴道被制,神智却仍清醒。

张五虽可活动,但已丧神失志。

戚少商知道自己已难幸免。

他知道自己已落在九幽老怪手里,这不比落在无情或刘独峰手中,甚至连手段残毒的顾惜朝、黄金鳞都不能比。

落在九幽老怪的手上连死都不如。

戚少商也想自绝,但他连自绝的力量都没有。

而且,他已从这一连串的失意和失败中学得:忍到最后一刻、挺到最后一刻、活到最后一刻!

能活下去,再厚颜、丢脸,再痛苦、绝望,也是要活,活下去,才会有变化,才能有转机!

为了要活下去,戚少商已经吃了不少苦头、熬了不少屈辱,而且,还不知有多少更苦楚的更屈愤的事情在等着他。

他现在已全不能动弹。

可是面对的是一个绝世魔王。

——无情、刘独峰,加上自己……跟他数次遇战,居然连这老妖的样子也未曾瞥见!

戚少商倒要看看:九幽老怪是啥模样?

没有模样。

碑上是黑袍。

碑下是深穴。

穴里黑漆不见物。

穴旁是一具残缺不全、血肉模糊的死尸。

这乱葬岗上,至少有二、三十具缺头缺肢、腐烂腐臭的尸体。

穴前有一面鼓。

三角形的鼓,黑而亮,不知是什么皮革制成的。

鼓一声一声的响,像死亡的节拍,冗慢而沉重。

却不见敲鼓的人。

——难道是一只无形的手?

——九幽老怪是没有影子的鬼魂?

戚少商猜测这鼓是被隔空的内力敲响的。

不过却不见发内力的人。

却突然听到一个阴侧恻的声音:“你来了。”声音响自耳边。

戚少商并不吃惊。

他在山神庙里已经领略过九幽老怪的“夺魄回音”,知道九幽神君的声音,可以无所不在,早有了防范。

只是那声音那么近,就像跟他面对面说话一般,还可以感受到对方嘴里的一股寒气。

——难道九幽老妖真的能隐身?

戚少商的眼光不禁往前面的黑穴看去。

黑穴黑。

黄土黄。

冷月冷。

那声音又道:“你看不见我,我却看得见你。”

戚少商不言。

声音道:“我只叫人制住你的穴道,不给你动,但却没有不给你说话。”

戚少商冷笑。

“你不必冷笑。你到现在还不死,只是因为我要问你一句话。”

戚少商还是不说话。

那声音只好说下去:“我要问的是:当今天子的把柄是不是落在你的手里?”

戚少商道:“原来也是为了此事。”

九幽神君道:“还有什么人也为此事而来?”

戚少商冷笑道:“朝延派出这么多大官猛将,传相爷出动这么多左道邪门的高人好手,不都是为了这桩事情吗?”

九幽神君道:“那是什么事情?”

戚少商道:“傅丞相不是管叫你杀、没叫你问吗?”

九幽神君道:“现在你落在我的手上,要杀要问,随我高兴,说不定,我心里一欢喜,就放了你。”

戚少商嘿了一声。

九幽神君道:“你不说?我倒有法子要你说出来!”

戚少商道:“你刚才在破庙里用‘夺魄回音’,又施‘勾魂鬼火’,为的便是把我逼得失心丧魂,把这天大的秘密供出来,但不是一样徒劳无功!”

九幽神君说:“你的‘一元神功’,火候不错,但我只是顾惜你,要不然,你大概也听说过‘押不卢’罢,我把‘押不卢’的葯性和‘三十三天九十九极乐神冰’掺和在一起,往你掌心一钻,且看这位刘独峰身旁的爱将,现在不是成了我的忠仆么?”

戚少商心中自然惊惧,但他神色不变:“你对我下了葯,只多了一名‘葯人’,而我心中的秘密,却水远套不出来了。你杀了我,秘密也永远是秘密。我要是说了,不就等于逼你马上杀我么?”

九幽神君道:“你说了,自有你的好处,你不说,我不下葯,也不杀你,一次割你一块肉,挖了你的眼睛,割了你的舌头砍了你的四肢,把你腌在尸堆里,古时候吕后对付当年皇帝宠妃的故事,你不是没听说过罢?”

戚少商知道这次当真比死还惨,只图激怒九幽老怪,让他一怒之下格杀了自己:“傅相爷叫你杀我,你却光问不杀,莫不是要探得秘密,好威胁他?还是傅相爷要你向我逼供,以便挟天子以令天下?今回我活得出去,把这事一传扬,你、傅相爷,当今圣上,无一不有祸患,看你又怎么承担得起!”

九幽神君怪笑道:“你只不过想激我杀你,让你有个痛快!我今日若叫你死得容易,便不叫九幽——”

戚少商截道:“叫八幽,王八的八!”

九幽神君阴笑道:“骂得好!越骂,我就越清楚你不怕死,但怕痛苦,怕难受,怕道破真相!”

他桀桀地笑道:“我就越要你痛苦、难过、说出真相。”

突然语音一变:“你不该来的。”

戚少商警觉这句话不是对他说的。

这句话语音里有惊惧之意,甚至也不似是九幽老怪说的。

就在这时,风雷之声大作。

一道惊虹闪起,矫若神龙。

极强烈的剑光已笼罩了来人。

只见剑,不见人。

戚少商却认出了那柄剑。

“红花剑”。

——刘独峰的宝剑“留情”!

剑来了!人到了!

戚少商喜出望外!

这一剑,以锐不可当之势,直刺黑穴!

朱红色的剑光直荡入穴中!

万未料到地上那具残缺腐烂的死尸,一挺而起,黑袍已铺罩在他的身上。

红色剑芒自穴中一沉既升!

九幽神君的黑袍一展,青袖已卷住红剑。

刘独峰大喝一声,黄剑拔鞘而出!

黄芒暴射!

红袖却又卷住黄剑。

两人各往后一扯,只听一种令人牙酸的声响,黄红二剑,竟似面条似的越拉越长,而那青红双袖,却似钢板也似的越来越硬。

铁剑如绵。

软袖成铁。

戚少商不知道两人胜负如何,但却知道刘独峰和九幽神君,正在比拼内力,作殊死斗。

刘独峰原先受了伤,而且左手也伤了一指,更要命的是,他着了“空劫神功”,而且吃了“落凤掌”和“卧龙爪”的阴毒暗劲。

按照他受伤如许之重,静息调气尚恐不及,本是决不能再动武的。

刘独峰这一鼓作气的追赶,越过不少脏乱之地,但他全然不理,因为这是个垂死关头,他不能让自己苦心培养出来的部下张五,被人控制了心志,致而害死了自己所押解的是钦犯也是朋友戚少商!

他用“雷厉风行大法”强振元气,再以“一雷天下响”的内力,力拼九幽神君。

九幽神君也没有料到刘独峰竟然全不顾借自己的元气,而追到这里来。

——这头号劲敌既然来了,除了力拼,也无他法!

九幽神君使的是“空劫神功”。

对方功力越高,劫力越大。

刘独峰施的是“一雷天下响”。

以万钧之力,其中摧坚挫锐的劲气,攻破对方的防守。

戚少商感觉到自己好似突然置身于雷电交轰、杀气撕裂着空气之中。

任何决斗,都会有对峙。

只看对峙的长短。

任何决战,都会有结果。

不管是两败俱亡,或是一战功成万骨枯,还是会有结果。

人岂不就是为了这些“结果”而战?

两片袖子,锵然落地。

黄剑粉碎。

红剑落入黑穴中。

九幽神君急退。

黑袍飞旋如巨幅。

刘独峰正要追击,蓦地,旷野里有十七八具腐臭自的尸首,都向刘独峰掩扑过来。

尸虫、腐肉、臭气、秽液……一齐向刘独峰攫近!

这些都是九幽神君的葯人。

生前是他的宿敌、失去知觉后仍被他驱役的可怜人!

刘独峰闪躲、回避,身上已沾了不少尸虫、尸臭,有的还扑抓到他的身上,而且在一跄踉间掉进了一个坟穴里。

里面伸出一双腐烂见骨的手,抓住他的双肩。

刘独峰长啸。

他拔出“秋鱼刀”。

刀过处,“葯人”纷纷软倒。

“秋鱼刀”只制人,不杀人。

在这急乱之中,刘独峰背后砰地中了一掌

这一掌,足把刘独峰身上仅聚的内力打散。

刘独峰飞跌出去的同时,剩下七八具腐尸葯入仍向他追去。

刘独峰在半空中张弓搭箭!

金芒迸现,穿过两名葯人胸背,射中黑袍!

黑袍立即着火。

九幽神君痛嚎,纵上窜下,火星子仍爆焚在黑袍上。

刘独峰发出的是“后弄射阳箭”。

那是最后一支箭。

**********************************

黄金书屋 youth 扫描并校对

**********************************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逆水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