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水寒》

第076章 九幽神君一捕神

作者:温瑞安

刘独峰背部着地,正跌得星移斗转,葯人已包拢上来,半顷也不容他喘息。

刘独峰一箭射出,身上已着了几下拳脚,连金弓也被夺去,他一面招架,一面图冲出重围,但觉一阵天旋地转,气促神虚,又着了两三记攻击,有两名腐臭溃烂的“葯人”,还揉身跟刘独峰扭打在一起,几乎跟他面贴面缠战。

刘独峰这时已不顾得肮脏污秽,他发力把几个人摔开,一口气已按不上来,体内更觉如万虫噬咬,万箭穿心。

九幽神君的身上仍沾着火,黑袍连着火光往地上一抄,已抄起那面三角形的鼓,用力一擂,咯的一声,张五徐徐开眼,盯住戚少商!

再咚的一声,张五已向戚少商迈步踏来。

又咚的一声,张五扬掌,往戚少商额顶拍落。

这三声鼓响,正是无情问唐晚词有没有听到鼓响,唐晚词侧耳细聆,隐约听到的鼓声。

无情的心何尝不急?

他千里迢迢的赶来,帮不了刘独峰。救不了戚少商,却中了九幽神君的圈套,跟刘独峰斗得两败俱伤,反而授敌予机!

可是他右臂因着了“秋鱼刀”,一天之内不能转动,左臂被“空劫神功”所侵,浑不着力,急又有何用?

他估量时间,就算雷卷赶得上,只怕恶斗已有了结果。

——结果如何?

——强逼住内外重创的刘独峰,决战中了三枚“顺逆神针”的九幽老妖,谁胜谁败?谁生谁死?

张五掌击戚少商。

九幽神君整个火团似的人扑入黑穴里。

泥土罩下,填入了坑穴。

他是要用上来灭火。

刘独峰猛喝了一声:“咄!”

他手上的“秋鱼刀”猝然碎了!

每根“骨刺”化成银色的碎片,在银色的月光下,分别射中六名“葯人”。

“葯人”一挨着“秋鱼刀”,立即变成泥塑一般,直挺挺的躺了下去。

剩下两名“葯人”,刘独峰身形涉地一沉,环腿一扫,两人脚骨齐折,踣地不起,刘独峰双掌在他们背上一按,这两名“葯人”便没有了声息。

刘独锋也借这双掌一按之力,扑到张五身前,一脚把戚少商踢了出去,顺手拔出了戚少商腰畔的“春秋笔”!

张五一掌击空,反手向刘独峰攻来!

刘独峰叱道:“张五!”一手刁住他的掌势,不料,地上突然噗地突出一截红色的剑尖,已穿透刘独峰的左足踝。

刘独峰痛心入肺,闷哼一声,张五趁此一掌,把刘独峰胸前的一枝匕首,直按没柄而入!

刘独峰闷哼变成了惨哼。

他俯身削笔,这一下是拼尽毕生之力,一笔削落,红剑剑尖切断,他才拔足,一反肘把张五撞飞出去!

哄的一声,一条黑袍影子破土而出。左手持矛、右手仗敦:“刘独峰,你完了。”

刘独峰只觉眼前一黑,金星直冒,他突然做了一件事。

把胸上另两把短刀,疾拔了出来。

血涌如泉。

九幽神君退了一步。

刘独峰已肢着腿窜了过去。

他把最后一分的生命力都逼了出来。

他手中的“春秋笔”,与一矛一戟战在一起,只见银光忽东忽西,忽聚忽散、紫电飞空、旋光遍体,两人一合又分,九幽神君手上的矛、戟全已断折,只剩下半尺不到的一端,握在手里。

九幽神君发出一声怒啸,拔出一管鸭嘴形尖牙钢锥,尚未出手,忽全身一震,双手紧抓头部,全身发颤,痛苦不堪。

刘独峰见他拔出“阴阳三才夺”,知道凭自己几近油尽灯枯的体力,只怕难以抵挡,但九幽老怪却痛苦得全身抽搐,黑袍籁籁而动,虽瞧不见他的脸孔,但知要这等高手突然因病而脑袋痛得如同被人刀斫爷劈,那自是罕见的事!

刘独峰猛然省起,扬声戟指道:“老怪,你的顺逆神针,已钻入脑里去了!”

九幽神君惨哼一声,全身抖得越发厉害。

刘独峰正要持笔上前出手,但脚下一阵跄踉,竟给人拦腰抱住。

抱住他的人是张五。

九幽神君突然尖啸了三声。

啸声使得远处林木撼摆,慾穿耳膜,一声比一声凄厉,只见他啸了之后,持“阴阳三才夺”,往刘独峰身上就搠。

刘独峰一时挣脱不得,怒喝道:“张五,放手!”

张五已失心丧魂,只抱住刘独峰不放,怎会听他号令?

刘独峰慌忙以春秋笔回捺过去,虽然双臂被抱,但笔法依然错落飞旋,笔法如山,笔意似练,封住九幽神君的攻势。

“阴阳三才夺”,落到九幽神君手里,决不似握在狐震碑手上所施;而“春秋笔”执在刘独峰手里,也决不似张五手中所使;可是,刘独峰的身子,却被紧紧搂住,施展不开来。

“嗒”的一声,“阴阳三才夺”的钢刺暗扣,已挟住了“春秋笔”。

刘独峰还待力拔,但三才夺连声嗒嗒作响,至少有十六七道活扣暗卡,都钳住了春秋笔。

九幽神君疯狂似的尖笑起来。

他全身绕着三才夺,在半空旋动。

春秋笔变形、扭曲、虽不致断裂,但已弯折得不成样子。

刘独峰猛喝一声,如同半空雷震,双手涉地一扬,张五便翻跌出去。

刘独峰震开张五,趁九幽神君尖笑起落之际,一手抓住了三才夺,就要抢夺过来。

可是,三才夺尖,突然射出一道细细的白芒。

白芒正中刘独峰脸上。

刘独峰捂脸倒下。

九幽神君桀桀狂笑。

冷月如钩,大地如罩上一层冰屑。

这样一轮冷月,唐晚词却有万千的愁绪。

——戚少商被擒。

——雷卷追敌。

唐晚词在担心着两人安危,自然其中惦念的是雷卷。

息大娘力主要救戚少商于水火之中之时,唐晚词曾大力反对过,果然,毁诺城因此而城毁人亡,唐晚词亦曾在心里埋怨过。

——可是,换作如今,遇难的是雷卷,她愿不愿意舍身破家相援?

愿意!

答案绝对毋庸置疑。

她终于明白息大娘的心意。

唐晚词现刻不能相随雷卷赴救戚少商,只因为这儿需要人守护。

可是她的一颗心,仍无法安静得下来。

也因为这样,她对一切都较不留意。

蓦闻一声惊呼,唐晚词霍然回首,刷地拔刀,刀光比月色更冷。

只见一道薄雾轻纱般轻颤的绿色微芒,飞旋而没入林中。

银剑拔出小剑,一面忿然不甘的样子。

唐晚词问:“什么事?”

无情慨叹道:“也罢,这女娃子命不该绝,且望她能痛改前非,好自为之。”

原来泡泡倒在地上,额上着了无情一片飞梭,晕了一阵,却未毙命,主要是因为无情双手无力,运力不畅,而见泡泡是个女孩子,也不忍心猛下杀手,所以未尽全力。

银剑正要过来擒住泡泡封其穴道的时候,泡泡却醒了过来。

她入虽醒,额角还流着血,神志却乱成一团。

无情的暗器,使她脑门受到极大的震汤,一下子变成连一点记忆也没有了。

她本能的觉得惊惶,飞身而起,一拍命门,全身化成一道“碧毯”,往林内掠去;其实碧芒只是障眼法,她的人是藉着诡奇的光芒护身而遁走。

银剑未曾见识过九幽门下“身幻光影”的奇技,一怔之下,只觉好玩,而唐晚词又心不在焉,终给泡泡逃跑。

这一逃,日后江湖上便多了一个失去记忆、额上有一道艳疤、手段很辣、武功怪异、脸目甜美的小女孩子,人称“无梦女”,干出了不少惊人的大事,这是题外,在此不提。

无情本来也无杀她之心,但见她太过狠毒,不能放过,但泡泡这一逃,无情要追也有心无力,这对泡泡而言,反而等于重新以另一个面目,再活了一次。

唐晚词觉得自己一时不察,以致跑掉了一个劲敌,有点不好意思,只说:“没想到这小娃儿流了一脸的血,行动还如此迅捷。”

无情不答她,却转向银剑道:“银儿,你去把道上的竹子全削断拔去吧,免伤了路人。”于是便授银剑拔竹之法,唐晚词在旁听了,也讪讪然地帮银剑削竹清道。不久,连那两匹马,都牵了出来。

唐晚词看见马,又想到人。

——雷卷啊雷卷,这一路上,我跟你共历患难,你都没有丧命,决不可一个人的时候,而遇到不幸……

任何人都有幸与不幸。

刘独峰身上有严重的内伤,是他的不幸,所以他明知“阴阳三才夺”里有杀着,也躲不开去。

九幽神君被“顺逆神针”射中,同样是不幸,因为他强瞥住一口气跟刘独峰动手,不意三枚针中其中一枚,已逆走入脑,一枚顺刺人心,只有一枚,仍逼在尾指甲问。

九幽神君的痛楚,自不堪言。

其实,九幽神君和刘独峰对上了,是彼此的不幸。

刘独峰中了白芒,倒下之后,再也没有起来。

任何人跌倒,都得爬起来。

也有人认为,在那里跌倒,就必须在那里爬起来。

甚至有人说,跌倒就是为了再爬起来,而且永远不跌倒两次。

刘独峰却不能再起来。

他已失去了再起来的能力。

九幽神君见刘独峰倒下,“三才夺”哧的一声,又射出一道黄雾似的东西,钉中了张五。

张五怪叫一声,全身慢慢融化,表情痛苦至极!

九幽神君的三才夺一沉,往地上的刘独峰当头砸下!

这时候,青光疾递,戚少商已挺剑攻来!

九幽神君回夺一架,两人走了几招,进退几步,戚少商攻不进九幽神君的防守,九幽神君也逼不退戚少商!

——只要逼退戚长商,他矢志要先杀了刘独峰、亲眼看见他断气才甘心。

戚少商之所以能拔剑再战,完全是因为刘独峰在他背门踢了一脚。

那一脚是端在气海俞穴上,刘独峰藉着这一脚,把内力传到戚少商的身上,他踢了这一脚之后,更加神竭力衰,加速败亡。

戚少商却贮聚那一踢之力,默运玄功,经过一阵冲激,终于冲破被制之穴道,抄起青龙剑,立即赶援,但刘独峰已倒了下去。

戚少商连忙护在刘独峰身前,一味抢攻,但他穴道被制刚才解除,运气仍有阻塞,要不是九幽神君心痛头疼,只怕早就被“阴阳三才夺”分了尸!

戚少商咬牙苦战,但只能进,或苦苦撑持,坚持不退,九幽神君神乱志昏,但他手上的三才夺,机关精密,自动卡地扣住了青龙剑!

戚少商发力一拉,不曾把剑扯得过来,九幽神君负痛发蛮,大力回扯,戚少商聚力相抗,“拍”的一声,剑锷突然松脱,掉下一张织帛来!

锦帛在月下一照,血渍斑斑的遍写了字,九幽神君喜道:“在这里了!”他要逼戚少商道出的秘密,显然在这布帛上!

九幽神君飞快地弯身俯拾。

戚少商单手抢入三才夺里。

九幽神君回夺一绞,立意要把戚少商的手臂绞断。

戚少商的用意,却不是要抢三才夺。

他的手指极迅急的在三才夺柄上一个绝难看得出来的活扣上一按,“啼”的一声,一股淡而迅疾的黄雾,反射在九幽神君黑袍内的头部!

九幽神君半声惨呼,顿住。

戚少商急缩手,袖子被扯裂,他一抄手拖起刘独峰,急略三丈,才敢回身。

只见在冷月下,那黑袍筛糠般的抖动。

白烟自黑袍里冒出,里面的事物,似越缩越小,越来越瘪,到后来,白烟越来越浓,连黑袍都逐渐腐蚀。

“三才夺”噗地落在地上。

刚才射在九幽神君脸上的,正是他用来射杀张五的。‘大化酞醪”,那是一种厉害无比的毒液,稍加沾醮,立即要化成一滩尸水。

戚少商曾在山神庙附近,得刘独峰指点过,他记性好、悟心高,已记住三才夺机括的运作法,在刚才危急关头,要决心一搏,按下一个机括,果然使九幽神君作法自毙。

九幽神君终于变成了一滩尸水。

不过,还是谁都没有看过他的真面目。

戚少商怔怔出神半晌,突然间,有两条人影,向他飞扑而至!

他手上还抱着奄奄一息的刘独峰,这两人攸地出现,寒光照面,一根三尖刃齐眉棍,已向他当头打到,那女的却疾掠向地上的织帛!

同一刹那,忽听一人沉声叱道:“看打!”

在这两人攻击未及戚少商前,双手的拇指,已按在两人的背上!那女子背上“兵”的一声,像有什么碎裂了的声音,那男子往前一冲,哗地吐了一口鲜血!

两人不敢恋战,只没命的往前就跑。

那后面的人也不迫赶,身子像没四两的棉花,轻飘飘的落下地来,但身上穿着极厚的毛裘,月亮照出他一张瘦削深沉的脸。

这人当然就是雷卷。

他赶到的时候,英绿荷与龙涉虚正向戚少商暗算,他不动声色,先发制人,又弹破了英绿荷背上的一面晶镜,而龙涉虚仗着,“金钟罩”护体,居然伤而不死,但两人发现既被人“黄雀在后”,师父九幽神君又己惨死,那敢恋战,当下不要命似的飞逃。

雷卷一到,知道织锦里必有重要秘密,当下看也不看,就把织锦塞回青龙剑剑锣内,把剑愕重新旋上,交回给戚少商。

戚少商正全神贯注,在刘独峰的身上。

**********************************

黄金书屋 youth 扫描并校对

**********************************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逆水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