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水寒》

第082章 乘风轩之风波

作者:温瑞安

惠千紫参与“青天寨”的布防,第一步便把暗卡撤后十五里。

由于她有寨主殷乘风的手令,对暗卡的调动,别人也不敢置啄。

她第二步便要把后五里地的明卡归由她的部属掌管。

这遭致薛丈一的反对。

薛丈一这样说:“没有寨主的命令,谁都不可以作这样的调度。”

惠千紫幽怨地眄了薛丈一一眼,故意挨近身子,肩膊微融薛大一的胸膛,昵声道:“你天天晚上都忙这忙那的,总没歇过,人家怕你辛苦嘛。”

薛丈一是个老粗,心中有点陶陶然,嘴里却说:“辛苦点也没办法。”

惠千紫拧他的脸:“你这人怎么那么呆板。”

薛丈一的大手搂住了她的腰:“什么板?”

惠千紫斜乜了他一眼:“你歇歇呀,我待会儿就来陪你。”

薛丈一乐不可支,张着嘴合不拢,一味的道:“好,好。待明晨换哨了就回去。”

惠千紫跺足嘟着嘴儿道:“什么换哨?这儿就留给我啦。”

薛丈一色迷迷的看着惠千紫,道:“不行,不行。”

惠千紫给他气煞:“你干什么啦!”

薛丈一的手一路摸了上去,惠千紫把他的手打开,却正色道:“什么我都可以答应你,但不能违背青天寨的规矩。”

惠千紫见他对美色兴趣盎然,但决不因私废公,恨不得一刀把他杀了,但这桩子里双方都有部属,一旦闹了开来,事情就穿了,惠千紫也不敢冒这个险,只好佯怒道:“你要是不放心我,我就不睬你。”

薛丈一扯她衣角,央她不要生气。

惠千紫又施温柔手段:“你就少管一晚事罢。”

不料薛丈一仍是道:“就这样不可以。寨主把责任交给我,我乐归乐,不能误事。”

惠千紫游说道:“你交给我,我替你盯牢着,那有误事来着!你别婆婆妈妈娘点子样儿,放点男人气概出来好不好?难怪殷寨主只瞧得起盛副寨主,没把你看在眼里!”

薛丈一恨恨的道:“寨主看重谁,我也拿他没法,谁胆小手脚软,谁不是好汉,用不着我姓薛的充!不过,有违责守的事,我老薛说什么也不干!”

惠千紫只好翻脸:“你不干,便是对我不好,我这辈子都不睬你。”

薛丈大一急得跳脚,但仍是道:“你体谅体谅。”

惠千紫没法可施,忽灵机一动,拿出盛朝光的印信,冷语道:“其实盛副寨主早已下达命令,要你撤守寨内。”

薛丈一气得干瞪眼,忿忿地道:“那姓盛的这不明争功嘛!我——”

惠千紫以为薛丈一必定不服,谁知薛丈一道:“按照寨规,我也不能不听副寨主的行军调度,唉,算了。”便依令撤军退守入寨。

惠千紫不意误打正着,正要顺水推舟,实行第三步骤:“外面的传讯,盛副寨主有令,也一概由我明、暗二卡接收,你们不得插手。”

薛丈一怒笑道:“没这样子的事!”

惠千紫以为露了马脚,暗吃一惊。

薛丈一忿忿地道:“副寨主权限只能叫我撤人,不能禁止传递急信。青天寨设在外的传讯三十六处,万一有敌掩扑,少说也有十几路信号告急,分七种门道,明卡接收五成,暗卡接收三成,我们寨防接收二成,另外三路,直接通告殷寨主,谁也更改不得。”

惠千紫听青天寨传讯系统这般严密,知道此事难以求功,心里准备一旦官兵掩近青天寨,她即率部属将忠心防守的南寨弟子除去,反扑大寨,先把薛丈一格杀再说。至于传递给殷乘风的讯息,有周笑笑在内截阻,理应无碍。当下便峻然道:“好,你先退返寨内罢。”

果然,接近二更时分,官兵急扑青天寨,由于南寨外围疏于防范,军队又有备而来,行动犹如迅雷,不少桩子猝不及防全给拔掉,其他方面未被惊动,犹是如此,仍有十三道伏桩,发出了告急暗号。

这些急讯,有用烟花作讯号,有燃火以传递,有快马传信,有飞鸽传书,但给惠千紫的明卡,截去六件,暗卡截去四件,且把传讯者诛杀。

但仍有三件传讯,成了混网之鱼,不透过旁人之手,直入青天寨,其中两项,是要直接送达殷乘风之手的。

剩下一个快讯,是经拒马沟的护寨沟道,塞在空瓶子里,流经寨前,由薛丈一亲信接获,立刻交给薛丈一。

薛丈一命人展开一看,此惊非同小可,却因未证实消息真假,立即单骑赴前卡,找上惠千紫,问个清楚。

薛丈一是一个极遵守寨规的人,古板而老实,偏偏古板而又老实的人,往往也不怎么聪明,此事颇为跷蹊,怎会前卡风声全无,而告急讯息反直达寨里呢?薛丈一却不加思索,也没命人走报寨主,逞自去察看卡桩。

他找着惠千紫,劈面就问:“你是干什么的?!敌人逼近都不知晓!”

惠千紫察看他身边没带手下,便道:“那有此事。”

薛丈一粗声道:“赶快传七路分卡的头目来见我!”

惠千紫忽嘘声道:“其实我早有了线报,作乱的贼子是盛副寨主!”

薛丈一一听就立刻不信:“胡说!”。

惠千紫掏出一张纸,道:“不信你看这封血书!”

薛丈一伸手就要夺来看,不料一阵风来,信纸飘落地下,薛丈一俯身去捡,惠千紫自后拔刀,一刀斫落,把薛丈一由脊至股,直劈了进去!

薛一丈惨嚎一声,惠千紫再把刀尖往前一送,自内直搠入心脏,然后沉腕稳住刀势,抬足把薛丈一的尸首踢飞。

她把刀锋上的血迹抹在布慢上,喃喃自语:“快二更了。”嘴角仍带一丝销魂的笑意。

“快二更了。”周笑笑说。

他和尤知味又合作杀了一名“四大家仆”,正要截杀最后一名家仆,免生祸患,忽有惠千紫派遣的人来报,可能会有告急讯号入寨,要周笑笑留意拦截。

周笑笑略沉思片刻,便道:“以此为重。”只要殷乘风一旦接到讯息,立即加紧防范,官兵要攻入青天寨,那就事倍功半了。他又知其中一种通讯管道,是从地底通道直入殷乘风寝室内,通道口设在寨外远处,除了寨主和负责传讯的人外,谁也不知设在何处。要截阻此事,除非得要在寨主卧室里。

周笑笑道:“殷寨主对我倒有情义,我本不想杀他,但事到头来,想不杀他也不可以。尤大师,你想不想立一个大功?”

尤知味失手遭擒,当然想将功赎过。他倒不怕殷乘风,觉得他年轻识薄,不见得是自己之敌,可虑的只是他自己受伤不轻,只怕万一制之不住,但既是施加暗算,谅殷乘风也没多大能耐,能躲开自己的杀着。当下便道:“我这条命是你救的,当然听你调度。

周笑笑道:“不敢当。我们合作做事,到殷乘风寝室去,来个永绝后患。”

尤知味正要答好,忽有一阵轻微的振翅越空之声,周笑笑一抬拳,射出一道白光,暴没入苍穹,一物落了下来,正落在“烟云厢”的屋瓦上。

周笑笑冷眺低声道:“是信鸽,已给我射了下来,告急的信息,又给我截了一路。”

尤知味道:“这信鸽必须取回。”

周笑笑道:“对。你小心着,跟在我后面,当是我部属,别让人发现了。”

尤知味早已换上四大家仆之一的服饰,点首道:“是。”

周笑笑到“烟云厢”廊前,四顾无人,一纵身到了屋顶,拾得那只染血的健鸽,细看鸽爪上系着告急密札,才放了心,正要下去,忽听有人和气地道:“谢兄,还未休息?”

周笑笑暗目一栗,知道是铁手已上了屋顶,就在近处。铁手恐怕是这干敌人中最难缠的角色,纵受伤未愈,却也不可轻视,又怕在屋下的尤知味被发现了,那就更是不妙。他暗自惊栗,脸上却镇定如常,微微笑道:“二爷,快二更天了,上来凉快着?”

铁手踩在瓦拢上,负手笑道:“谢兄好手劲,我听到暗器破空之声,生怕出了岔子,便上来瞧瞧。”

周笑笑心中更惊,自己不过发出一片飞蝗石,打落健鸽,立即就使铁手生警觉,上来巡察,如有一个应对不妥,恐有麻烦,便道:“我奉寨主之命,坐夜守更,见有异鸟掠过,一时手痒,打下一头,没想到騒扰了铁二爷。”

铁手笑道:“那有騒扰,我反正是还没睡着,本道谁的手劲这么好,出得房来就见一物自天而落,暗佩眼尖忒准,果是谢兄,佩服佩服!”

周笑笑用手把健鸽握着,笑道:“二爷见笑了。”

铁手往屋下望了一望,扬眉笑问:“下面那位兄台是谁?”

周笑笑俯瞰一望,只见一个人影,把毡帽压得低低的,站在树影暗处,面孔谁也不易看清,知道尤知味机警,知道不对劲,尽量遮掩着,便道:“那是赫连公子的近身,今晚与在下一道司防。”

铁手忙道:“谢兄辛苦了。”

周笑笑道:“那里,应该的。”

铁手道:“既然没啥事,我也不干扰谢兄的公事。”

周笑笑道:“二爷伤未痊愈,早些歇歇好呢。”

铁手笑着拱手:“有劳费心。”也不显轻功,逐步下得屋檐,落下围墙,再推门入房。

周笑笑下得屋椽来,跟尤知味道:“好险,差点给他瞧破。”

尤知味道:“这人十分难缠,还是让大军来收拾他才好。”

周笑笑道:“他周身是伤,合我们二人之力倒不怕他,只不过他机警过人,一旦收拾不下,惊动寨内,那就前功尽废了。”

尤知味巴不得能不惹此人,忙道:“是啊。”

周笑笑道:“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先去把姓殷的翦除,好教他们群龙无首。”

两人趋近殷乘风的“乘风轩”。南寨内对粮仓、银库、眷房、要道,把守倒十分严密,但对寨主寝居之地,防卫却不森严,主要是因为殷乘风自觉俯仰无愧,光明磊落,不怕敌人攻陷青天寨,他又自恃艺高胆大,不怕自己人暗算他,所以根本不加重防。其余一般设防,见是周笑笑,对了暗语,也不加怀疑。

故此,周笑笑与尤知味二人,毫无阻碍的便到了“乘风轩”门前。

“乘风轩”本有四名精悍卫士把守,可是殷乘风却认为:“我在睡觉,他们却为我熬夜,这算什么?再说,要是有人杀得了我,他们又焉能救得了我?”于是撤消四人职守,另派要务。不过,盛朝光一向审慎,又派了四名手下侍候,殷乘风仍然不允,撤了二人,只留二人守夜,算是“聊备一格”。

周笑笑和尤知味手辣心狠,一上来,应对了几句,两名青天寨子弟正要入禀,已给一人一个,下重手格杀当场。

周笑笑与尤知味蹑手蹑脚,进入“乘风轩”。

殷乘风正和衣睡在床上。

周笑笑正要动手,忽闻帐上一阵清脆的铃响,两人大惊失色:都以为自己误踏机关,触动了警报,这时殷乘风眼皮一翻,正要坐起,周笑笑和尤知味行动何等之快,一个像一股烟似的钻入了床帘子下,一个闪电似的躲进了挂衣镜后。

殷乘风乍醒,感觉到似乎有什么事物闪了两闪,但警号更扰乱他的心思。他马上打开床前的一道活板,地底下立即冒出一个身着深色夜行装的汉子,向殷乘风拜倒在地。

殷乘风忙问:“玉冠珊,什么事,这般急?”

那汉子满头大汗,神色惶急,但神态间依然十分恭敬:“弟子玉冠珊,拜见寨主,前方告急,有大队官兵,左右包抄,离大寨已不及五里!”

殷乘风此惊非同小可:“什么?!”

玉冠珊道:“请寨主立即下谕。”

殷乘风为之震怒:“敌人迫得如此之近,你们现在才来报告?!”

玉冠珊惶然道:“我们至少已派出十七路走报,我是最后一起,却不知……”

殷乘风变了脸色,喃喃道:“有姦细,有姦细………

正待发令,攸地,两道人影飞扑而出!

一自镜后,一自床底,一剑双爪,急攻殷乘风!

这下猝不及防,殷乘风外号“急电”,但剑不在手,闪躲无及,招架不能,眼看要伤在狙击者之手,蓦地,一人破窗而入,双拳左右齐发,“砰砰”二声,把两个暗算者逼得拔步后退,脱身不得。

殷乘风定睛一看,来人原来便是铁手。

铁手一面发拳,牵制二人,一面扬声叱道:“殷寨主,赶快下令防守,这两人由我料理便得!”

殷乘风见铁手及时到援,自是大喜;这时又一大汉闯将进来,正是唐肯,一见他就报道:“殷寨主,我已将息大娘、赫连公子、高老板等唤醒,正候你调度。”

殷乘风又感动又惊佩,但又见一人驰入报告:“寨主,不好了,卅里明暗卡惠舵主引路回攻,已攻下寨门,西路寨防为防守者打开,敌兵已攻入寨内!”

**********************************

黄金书屋 youth 扫描并校对

**********************************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逆水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