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水寒》

第083章 害人反害己

作者:温瑞安

原来铁手在厢房已然歇着,忽听暗器划空之声,紧接着一物落在瓦上。铁手的伤势只好了几成,但他内功深厚,一旦调息得多,恢复极快,而且一向机警精细,乍听有异响,即纵上房去巡视。

及后见是谢三胜,本已消疑,但谢三胜掩饰其辞,铁手眼尖,看他藏掩手中所拾的,原是信鸽而非夜枭,心中疑念又起,便不动声色,跃下厢房,唐肯仍然呼呼大睡,铁手把他推醒,唐肯惺松着眼问:“有事吗?”

铁手凑近低声疾道:“我见谢三胜行动有异,他的身后还跟了个人,黑里瞧不清楚,身形却似尤知味。”

唐肯奇道:“尤知味?怎么放出来了么!”

铁手道:“我也不知道。我且去捎住他们,你去寨前寨后走一趟,看有何异动,若发现不对路,马上通知大娘他们,聚拢防范,再到‘乘风轩’报急。”

唐肯即打起精神,道:“是。”他一向服膺铁手,经这次出生入死后,两人更是肝胆相照,相惜相重。唐肯对铁手的吩咐,更是精神抖擞,全力以赴。

唐肯连长衫也不披就冲了出去,铁手则穿檐越脊,四下一望,见“乘风轩”那儿人影疾闪,铁手便提气赶去,却迟了一步,遥见守在“乘风轩”的两名弟子似遭了毒手,谢三胜和另一人不让那两名守卫软萎于地,便扶住背起,置于暗处,再摸入“乘风轩”。

铁手好生歉疚,不及制止谢三胜骤下毒手,救不回两名守卫,于是更下决心,要弄清楚谢三胜究竟搞的是什么鬼。

及至见轩内玉冠珊告急,殷乘风猝受暗袭,铁手破窗而入,连起两拳,把谢三胜与尤知味逼退。在房内朝相一看,这会可看清楚了真的是尤知味。

殷乘风戟指叱道:“姓谢的,你这是什么意思?”

饶是周笑笑一向狡桧,但行藏一旦被对方撞破,也不免心慌,铁手双拳打到,一股极强的劲气,将二人逼近墙边!

周笑笑忙叫道:“误会,殷寨主,误会……”

殷乘风“刷”地抓起悬在床前的无鞘利剑,厉声道:“你放走尤知味,暗算于我,还是误会不成!”

周笑笑与尤知味左冲右突,就是没有办法冲得过铁手的一双铁拳笼罩之下。铁手出招不多,只是无论周笑笑与尤知味用何种招式和方式以图突破防线,他仅在要紧关头在要紧之处,加上一掌或一拳,伸手一拦或一拨,就把对方的去路截死,把两人的攻势消解,一面向殷乘风说道:“殷寨主,他们至少已杀了你轩前的两名子弟,我自会留下他们,寨中防守,还需你主持大局,这儿的事,就交给我。”

殷乘风一听大怒,即叱:“好贼子!”“啸”地一剑,划出一道银光,急叮周笑笑的咽喉!

周笑笑本来已是惊弓之鸟。他见事机败露,青天寨一众高手必不肯放过他,只图全力夺路而逃;偏是尤知味,曾为阶下之囚,这次说什么也不愿再失手被擒,只拼命脱险,两人本就不同心,现各为活命,只顾逃亡,动手间亦未为照应,殷乘风这一剑,含忿出手,直夺周笑笑,还喝了一声:“看剑!”

要不是殷乘风这一声叱,周笑笑可能真接不来这一剑。

周笑笑翻腕一架,剑身回护咽喉,“铮”地一声,殷乘风那柄窄细利剑,剑尖刺在周笑笑的剑身上。

殷乘风冷笑一声,身形一挫,左膝一弓,右脚一挺,剑尖转刺周笑笑肋下!

周笑笑剑往上回,格开殷乘风第一剑,腋下却露了一个小小的破绽,这空隙不过霎间,但殷乘风的剑已似银蛇般攒到!

周笑笑大叫一声,全身一抽!

他这种抽退法,像整个人突然被抽掉了气,整个人干瘪了也似的,突然从原来的位置缩退了三步,使身与剑之间争取一个空间,殷乘风的剑尖还待往前递,周笑笑的剑锋已及时拍了下来,压住了殷乘风的剑,正待借势回刺,殷乘风扬眉叱道:“难怪!原来你是‘独臂毒剑,!”突然间,剑到了左手,剑光一闪,又是一刺!

他在交手第二招里,已从对方剑法中判断出这便是“独臂剑”周笑笑。殷乘风精好剑法,所以对江湖上一般用剑名手、以及剑法招式,十分详熟,若是伍彩云仍在青天寨内,以她对武林各家各派武术的了如指掌,周笑笑更加不可能以“谢三胜”的名义瞒骗了这好一段时间!

周笑笑以缩身奇法来争取刹间,以剑反压对方之剑,正待反攻,不料殷乘风只做了一件事:右手剑突交左手。

周笑笑的剑骤压了一个空,身子往下一沉!

殷乘风的左手剑已向他左胸刺到。

这一下,攻其无备,而殷乘风外号“急电”,剑势何等之疾!

周笑笑本已避不开去,危急间突一拧身,侧身一让,以左臂掩挡,殷乘风那一剑,正刺在他的左肘上!

“啼”的一声,周笑笑回剑飞刺,直夺殷乘风咽喉。

殷乘风马上省悟:周笑笑是有名的“独臂剑”,他的左膀子当然是假的。

他想到立即拔剑,一面拔剑一边身退,不料他那一柄剑,却嵌在那假臂里,拔也拔不出来!

这稍慢得一慢,周笑笑的剑已近眼前!

殷乘风应变奇急,不抽反递,大喝一声,运劲于臂,剑自肘部穿出,直取周笑笑左肋!

周笑笑的假臂是用豫鄂边界的一种叫无歇木精制,一般兵器刺入其中,只要将肩部耸起,木纹软革,便易入难出,不少武功犹在周笑笑之上的武林高手,都毁在周笑笑这一招令人防不胜防的机关里,轻则丢了兵器,重则为他所杀。

殷乘风却在心念电转的刹间,不退反进,剑锋破臂而出,直取其要害。

周笑笑此惊非同小可,忙一闪身,但殷乘风冲步再刺,剑粘于肘间,扔也扔不掉,甩也甩不去,成了一个大破绽,处处受刺于人。

周笑笑怎顾得再作攻击,忙回剑自守,殷乘风攻得三、四剑,把周笑笑逼得手忙脚乱,忽听铁手在旁沉声道:“殷寨主,还是大事为重。”

殷乘风冷哼一声,力注于腕,沉腕一捺,剑锋生生把那木制假手震裂,周笑笑不惊反喜,以为脱困,殷乘风将剑一收,插回腰间,向铁手一拱手道:“这厮非杀不可,交给二爷了。”便与来报的青天寨头目疾行了出去。

周笑笑反身慾逃,却见铁手冷森森的瞧着他,尤知味早已倒在地上,左手腕像被人卸了臼,一双腿子似也站不起来。

周笑笑大吃一惊,殷乘风和他交手不过数招,惊险互见,尤知味却一声未响,已被受伤未愈的铁手放倒,看来这在“四大名捕”里坐第二把交椅的好手,当真是非同小可。

周笑笑心中虽惊,但反而不敢莽撞,他瞧得出铁手的气势与方位,自己若贸然硬闯,只有输得更惨,所以反而笑道:“铁二爷,咱们河水不犯井水,我没伤着你老手下的人,青天寨与你又非亲非故,你老高抬贵手,放我一马又如何?”

铁手道:“就是因为你伤的是青天寨的人,我才不好自作主张,任由你走,更何况,大师兄好像也正千里迢迢,追查你的下落,所以你更不能走。”

周笑笑打量情势,强笑道:“大家都是江湖人,二爷何不留点面子。”

铁手道:“似乎也曾有过不少武林前辈给你留面子,可是,到头来,他们好像一个都没能逃得过你复仇剑下。”

周笑笑道:“那是有人在恶意低毁我,我一向感恩必报,决无贰心。”

铁手道:“青天寨也有恩予你,你现下的所作所为,便算是报答?”

周笑笑忙道:“我只是受了好人挑拨,一时糊涂,又受命于黄金鳞与文张,想将功赎罪,才干下这种汗颜愧煞的事!”

尤知味人虽受伤,无法再战,但一听周笑笑这种说法,便知对方实暗中把罪行推诿于他,忙撞天屈似的叫道:“是你自己逼我逃出来,还杀了赫连春水的手下,不是我唆教的,我是冤枉的,二爷明鉴,我是冤枉的!”

铁手寒起了脸:“周笑笑,你干得好事!”

周笑笑挥手道:“我……”突然暗芒一闪,一物已射向铁手面门。

铁手一扬手,已抓住那件暗器。

周笑笑一闪身,并不冲出去,一剑急刺唐肯!

唐肯猝不及防,挥刀一格,周笑笑藉刀势之力,急旋一圈,骤然下坐,刀尖扬刺唐肯的咽喉。

他的目的不是杀死唐肯,他只是要制住唐肯。

他明知今番难以逃出青天寨,除非能先制住寨里一名要将,或能挟持交换自己一条性命,或延宕时间,让救兵攻进寨来再说。

这一剑蓄势已久,唐肯慌忙间避不开去!

忽闻“铮”的一声,一件暗器,疾射在周笑笑的剑尖上,剑尖震得一歪,险些脱手飞出,唐肯趁此一个大仰身,往后翻去,喘了几口气,才定过神来,暗器却落到墙边。

撞歪周笑笑剑尖的暗器,正是刚才他发出去的那枚。

周笑笑反而笑了。

那枚暗器,叫做“刺猬”,那一颗如铁莲子的物体上,足有三百八十四枚长短尖刺,且淬有奇毒,任何人沾上了,被刺破一小块表皮,毒便入侵,就算是放射的人,不预先戴上手套,也得遭殃。

周笑笑故意向铁手求情,便是藉此暗中戴上手套,他因只有一条臂膀,另一只假手已被殷乘风削毁,戴手套花费工夫,一旦戴上,他便发动攻击发出“刺猖”。

这种毒辣的暗器,是他杀害了一名唐门暗器高手唐春雨身上所得的,只有两枚,连他自己本身都没有解葯,非到万不得已时不敢乱用,一旦施用,也必千方百计取回再用。这种暗器毒性极具持久力,一枚大概可用上十次,毒性依然不减,据翻是昔年唐门掌刑唐铁书亲手所制。

周笑笑先见铁手空手接下暗器,又把暗器发了回来,想必难免遭到刺戮破掌心手指,心下大定,但仍不敢直接对付铁手,只虚幌一剑,翻身破窗而出,一面抛下一句话:“姓铁的,小心你的手掌罢,周某可不奉陪了!”

他人一到屋外,夜凉如水,深吸了一口气,忽见月色一暗,后颈已教人拿住。

周笑笑还待挣扎,但这一揪拿之间,几乎令他窒息,四肢百骸,一点气力都施不上来,心中又惊又惧。

但那手掌一抓又放,只听铁手沉声道:“你以为我中毒了?我的手是百毒不侵的,你没听说过吗?好,你这下是大意不算,小心着了,下一招可不再饶了。”

周笑笑知道对方并不占这个便宜,越是这样,越是心慌。

这时外面火光四起,喊杀连天。

铁手眉头一皱,道:“姓周的,南寨待你不薄,你做的好事!”

周笑笑立即跪了下来,恳道:“二爷,人谁无过,请予活路。”

铁手趋前道:“快制止你的部属作那里应外合的事,或能将功抵过。”

周笑笑神色惨然地道:“二爷,他们一旦发动,我……我也无能为力啊。”

铁手略一犹豫,伸手扶挽道:“你且先起来再说。”

周笑笑抬头。

铁手挽着他的肩膊。

周笑笑伸手。

铁手正想把他拉起,攸地,周笑笑的腕间疾射出一枚物体,直夺铁手咽喉!

这一下,相距既近,出手又毒,铁手想用双手遮拨已迟,闪躲亦已无及,百忙中吐气扬声,喝了一声:“咄!”

一股气流,迸喷而出,激在暗器上!

铁手的内力,全化作一股劲气,那暗器登时折射,倒射向周笑笑胸膛。

周笑笑正要提剑疾刺,忽见暗器倒射回来,顿时唬得魂飞魄散,回剑便格,但已慢了一步,引臂一封,暗器虽没打在胸膛上,却嵌入手背中。

周笑笑怪叫一声,立即什么都不顾了,大敌当前也不理,只见他以指挟剑,设法想将剑近柄处利刃回割手背上的暗器;他只有一只手,目赤嘴张,十分狼狈,仍无法把手背上的暗器扫落下来。

铁手见周笑笑两次暗算自己,心下提防,一时不敢再上前去,只静观其变。

只见周笑笑低低地嘶吼了两声,竟用牙齿咬着剑柄,稳定住剑势,以剑尖一挑,把嵌在手背上的暗器抛了出来,伤势只淡淡现了几个细小的孔,手背上便流出瘀色的血。

周笑笑眼中满是惊惧,仿佛手背中的暗器仍未抛去,含剑将自己手背上划了三四道血口,但伤口里流出的血,仍是褐色的。

周笑笑的喉咙嗬嗬地叫着,全身颤抖了起来。他的手一面抖着,一面淌着血,伸入到襟内,挖出了几个盒子,他把盒子一个个的打开,往嘴里塞了六七颗葯九,又想把葯未敷在手背上,但因独臂,而又因心头太过恐惧,竟连极简单的动作也无法完成。

铁手见他真的慌惶,便想过去替他裹伤敷葯,周笑笑神色怪异,双目无神,时又赤火逼人,铁手一搭手上去,只觉他的手腕肌肉似热铁一般,硬胀火烫。

铁手吃了一惊,暗忖,那暗器竟是这般毒!若捱着的是我,岂不……

这时,周笑笑手背上流的血,越流越少,越流越浓,颜色也越深褐,隐有一股腥味。周笑笑忽发狂似的甩开铁手的掌握,以铁手双手之力,竟也拿他不住;周笑笑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不住往身上挖,摸出一个锦盒,盒子里有三颗晶莹剔透的丹丸,铁手瞧得仔细,记得周笑笑原先已服了一颗,但听他“唉”了一声,把三颗葯丸全一股脑儿吞入腹中,双眼一阵翻白,铁手忙道:“我去端水给你。”

唐肯道:“我去。”

周笑笑惨然道:“完了,这是唐门的淬毒暗器,叫做‘刺猖’。

铁手见势头不妙,周笑笑声近嘶哑,牙关紧咬,牙龈已渗出血来,chún呈青紫,chún吻沁血,两颗充血的眸子直似要弯出眶来,知道须清除此毒,可能要壮士断臂,但周笑笑只有一臂,这话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

却见周笑笑胸肌一阵抽搐,忽哑声道:“快……快替我砍掉这条膀子!”

**********************************

黄金书屋 youth 扫描并校对

**********************************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逆水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