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水寒》

第085章 抢崖

作者:温瑞安

殷乘风把三百多名残兵重新编整,高鸡血建议要化整为零,使官兵顾应不及。

铁手却不赞同:“若无妇孺老弱,此计可行,但如今寨中眷属安全为要,一定要集中兵力,全力护眷突围,强渡易水,如果军力分散,更易被敌人逐个击破,应救无及。”

赫连春水是将门之子,行军打仗,自有腹旬:“铁二爷所说甚是。敌众我寡,此时兵力只宜集中,以锐锋破重困,不能各觅生路、各自为政。”

高鸡血身为绿林中人,对布军对阵之事并不甚详,相比之下,赫连春水是将门虎子,对调军进退,反而甚为干练。高鸡血自然听从赫连春水的意见。

殷乘风本也舍不得跟手下弟兄、寨中老弱分散,于是遣兵调将,自与铁手、唐肯、范忠作先锋开道,以赫连春水的部属十一郎、十二妹及“虎头刀”龚翠环押左翼,南寨弟于玉冠珊和喜来锦那一组捕役衙差押右翼,赫连春水、高鸡血及其什八名部属,负责断后,各率残兵,杀出拒马沟,直奔绕影山,意图自绕影壁翻落,再渡易水,逸向八仙台。

官兵的主力不在拒马沟,反而等候青天寨的人翻越绕影山时,才在山腰团团包围,想一股将之歼灭。青天寨集中主力突围,向后山三度冲杀,官兵人多势众,几也抵不住一冲再冲。

黄金鳞原率部在前山攻打,全山包围,接到急报,忙命顾惜朝率一千精兵,增授后山的文张部队。

殷乘风心乱神清,在第四轮突围时,忽转向垭口,盘旋而下,顾惜朝增援,反把兵力堵在后山,青天寨却自山阴栈道强闯而下。

但山*道上亦有官兵把守。

李福、李慧还有游天龙,都是扼守山阴栈道的重将,他们带有五百兵力,伏弯布阵,栈道狭隘,殷乘风一众本是决渡不过去的。

“陷阵”范忠提着斩马刀,几度冲杀,第一次眼看要冲过去了,但被箭雨射退回来。第二次他是冲过去了,可是大队跟不上来。第三次再冲,中了数箭,眼看就要被伏兵所杀,铁手抢上栈道,把他救了下来。

殷乘风看得义愤填膺,拔剑上阵,咬牙道:“让我来。”

铁手拦住了他:“你是主帅。寨中兄弟,以你为寄;寨中父老,以你为托。你出事不得,让我去。”

殷乘风急道:“你是官面上的人,这一露面,可就难以翻身了。”

铁手说道:“就是因为我算是身负官职,此时若不为正义出头,那才是愧负皇恩。”

他不理殷乘风拦阻,抢上栈道,一时箭如蝗雨,铁手深呼一口气,往道上猛冲。

他的内力,己恢复了七、八成。

在他聚气全力冲刺之时,带起一道强厉的急风,所有的箭矢,全在他身前震飞跌落。

他冲上栈道口。

官兵一拥而上,包围着他。

铁手双手拔起崖边一棵枯树,横扫狂舞,当者披靡。

李福喝道:“快把此人拿下,这是要犯!”

李福不叫还好,他这样一叫,官兵本来就悉闻“四大名捕”中的铁手和无情也在叛军之中,列入追缉名单里,大家都深自惶惑,有的是出自于敬慕之情,有的是心生惧畏之意,最怕便是遇上这两大名捕;一来不知手上要不要留情的好,二来也自知决非他们之敌。铁手这一上阵,气势非凡,已伤了十六、七人,还有七、八人被震落崖下,箭矢都射他不着,正惊疑间,李福这一着紧,人人都知道来的是铁手,反而让出了一条路。

铁手奋身力敌,一面招呼殷乘风等率军抢渡栈道。

李慧叱道:“姓铁的,亏你也是御封名捕,居然纠盗杀官,还不受死?!”

铁手怒笑不答,赤手空拳,追击李福、李慧。

李氏兄弟明知决非铁手之敌,当日又曾乘铁手伤重,尽情凌辱过他,更怕铁手报复,一见铁手冲了上来,立刻急退。

他们一退,官兵自然心无战志,殷乘风等一众人已有小半抢登栈道,反守住栈口,让后人跟上。

其实铁手之意,也旨在吓唬李氏兄弟,他们一退,官兵必减战意,趁此使青天寨的人能渡此天险。

——栈道下面是百丈深渊,栈道狭隘,最多可容二人,按照情理,青天寨扶弱携老,决无可能从此间突围。

铁手、殷乘风、赫连春水等人商量的结果:便是故意声东击西,让敌人集中火力攻前寨,而拨兵增援后山,他们却调头过来渡天然栈道,为的是攻其不备,而敌方认定青天寨不会舍近求远、不顾安全取此险道,因而屯军要据,此地只派兵略守。

只要能夺取栈口,就不怕埋伏了。

铁手已占据栈口,但青天寨数百人之众,要全安然渡过栈道,少说也要个把时辰的工夫,争取时间,拖延敌军是最吃紧的关键。

铁手与已渡过栈道的殷乘风、唐肯等人,奋身守住栈口;息大娘则在栈道上,促眷队疾行。

这一来,埋伏的官兵便向抢过栈道的青天寨高手发动攻击。

青天寨的人只守不退、只进不退。

——一退,栈道上便被切断,便过不去。加上前后一旦合击,便死无葬身之地了。

这回是实战,无法再作游击,也不能取巧。

官兵飞报主队,文张和黄金鳞惊疑不定,虑是疑兵,一面将兵力布防,唯恐又遭南寨声东击西之计,一面派军援急,又放出旗火,召令近于垭口的部队,迅速抢援。

高风亮的支队伍,正在“将相台”附近,见讯调兵堵住垭口,与铁手等人正好碰上了照面!

李福、李慧早已绕在后头,力促部下抢登栈口,扼杀南寨的退路。游天龙领连云寨众,一攻三退,未尽全力,这才使铁手等人能勉强守住。时间一久,南寨抢过栈道上来的弟子愈来愈多,但官兵也愈来愈众,战斗也愈来愈惨烈。

唐肯几度冲杀,却被高风亮一柄大刀留住,不管他人闪到那里,高风亮的刀就拦到那里。

唐肯见范忠已被掀翻在地,被李福一剑刺死,一股怒愤冲入脑门,怒道:“老镖头!”

高风亮的样子本来甚为俊伟,其实并不见老,只是他这段日子来,反而整个人显得苍老了下来。唐肯这一喊,在喊杀冲天里,他蓦然一怔,这时,身上、手上、衫上,都有“敌人”的血迹。

唐肯提刀大声道:“你平日教我们要持正卫道,行侠仗义,不可凌辱了‘神威镖局’的门风,而今你助纣为虐,残害忠良,这算什么?!”

高风亮怒道:“你胡说八道!”

唐肯挺胸道:“我有那一点胡说?你说!”

高风亮喘气道:“你去帮这一群盗匪叛乱,害得官家以这一点相威胁,要查封镖局,强征平匪,这都是你一人闯出来的祸!”

唐肯痛心地道:“老局主,高镖头,我知道你苦心要保存‘神威镖局’,咬牙挺过这许多折辱,可是,镖局这样子狐假虎威的胡混下去,还有什么神威可言?苟活不如痛快死,当年你单刀救丁姊,独斗聂千愁,何等英雄气概川何必为一个虚名,受人指唤,成了窝囊废!”

高风亮掀胡子气得发抖:“你,你这叛贼!我,我就算我能任意行事,扣在衙里的一家大小又该怎么办?要不是你加入贼党,我还可以推说我们是平民,叛匪与我等无关,偏你又……”

唐肯一惊,道:“夫人和小心都被收押了?!”

高风亮悲愤的点了点头。

唐肯忽然下了决心似的道:“假如我死了,你是不是可以和勇叔叔回去,不再参与此事?”

高风亮忽道:“你想死?”

唐肯惨笑道:“我不想死,但我更不想夫人和小心她们为我所累。”

高风亮道:“好主意,但你死了,他们还不一定放人,除非被我擒回去报功,他们才会相信我的赤胆忠心。”

唐肯本来想横刀自刎,听高风亮这么说法,长叹一声,掷刀于地,道:“老镖头,只要能不使夫人和小心受罪,你教我怎着就怎着罢!”

高风亮盯着唐肯,看了半晌,才吐出一个字:“好!”

忽然收刀就走。

唐肯愕然。

勇成正好冲了过来,大脚喘倒一名高鸡血的手下,高风亮刚好走过,道:“放了罢。”

勇成抬脚,诧道:“局主……”

高风亮挥挥手道:“死就死,与其受辱,不如一死,宁可立而死,不愿跪求生。”他向勇成说道,“人待我以义,我们不能不义。我们回去,收拾镖局的烂摊子罢。”

勇成喜道:“好。”打出号令,要“神威镖局”的人停止攻击。

李福和李慧都包抄了过来,李福问:“高大局主,你这是临阵退缩,是什么意思?”

高风亮道:“没什么意思,只是不想再打这种不义之仗了。”

李慧道:“我知道了,老镖头是不把我们两兄弟瞧在眼里,不受号令?”

高风亮淡淡地道:“也没这样的事,只不过,我宁愿回去领罪,也不要在这里打糊涂仗。”

李福笑咪咪的侧身一让,伸手请道:“好。老镖头,既然你去意已决,我们也不敢强留,你老请。”

这态度反而使高风亮大奇,拱手道:“两位放老夫一马,感激不尽,但我不是孤身前来,局子里的朋友,素来是共同进退,不知两位可否高抬贵手,网开一面,大恩永记心中!”

李慧也一改前态,笑道:“这又有何不可?黄大人早已料到你们是留不住的了,一再叮嘱,要是各位要走,决不勉强,只不过……”

高风亮早已猜测接下来会有难题,便捋髯气平道:“请吩咐。”

李福接道:“现正在阵战中,高局主不愿打,可以走,但若放明着走,人人都见您老这么一甩身就不打了,难免影响军心,这可教我们为难了。”

高风亮还道是什么难题,原来是这件事,心里一宽,即道:“两位放心。既蒙两位放行,我们局子里的人,一定悄悄的难开,决不影响大局。”

李福笑道:“如此最好不过。”

李慧道:“这样大家都好做事。”

李福接道:“留待日后好相见嘛。”

高风亮道:“正是正是,感激不尽。”

李慧又道:“往这来路退走,难免有惊动,还是从山拗底下的捷径撤走,较不显眼。”

高风亮来时看到山拗有条兽道,就在布军之下,尖石鳞峋,下临绝崖,虽不好走,但也难不倒他们,何况这是临阵逃脱,人家好意放行,难道还求走个大摇大摆不成?当下便道:“好,我们就从这儿取道。”

高风亮便率数十名镖局的人,悄悄的抄山坳下的兽径撤走。

唐肯被几名官员兵团攻,心下大急,想过去跟高风亮说话,但又被隔断。

高风亮押在最后,临下山拗时远远的望了唐肯一眼。

唐肯仍在恶斗,冲不过去,口里叫道:“老局主……”

高风亮站在那里,显得像一株落净的叶子的孤树一般,远远的喊了一句:“自己保重!”便疾行而去。

唐肯挥刀力冲,但缠着他的七、八名官兵手底很有两下子,就在这时,忽有两名官兵被斫倒,一人跟他背贴着背,挥舞双斧,对抗官兵!

只见那人短小精悍,一身黑布长衫,短打裹腿,重眉毛,抡着双斧,正杀得性起,唐肯喜叫:“二叔!”

勇成只一颔首,沉声道:“我们来拼它个痛快,这些日子来,好久不曾痛快!”

两人抖擞神威,又斫倒了两名官兵,忽见李氏兄弟纠合了百余名官兵,伏在崖边,另一指挥便在枯叶遮掩的土中抽出一条火葯线,正用火招子点燃,唐肯骇然叫道:“不可!”

勇成也马上省觉,狂呼道:“大师兄,小心——”

这时,爆炸声已起,原来山斫下的兽道,已布下了炸葯和易燃之物,火线一及,立时爆炸,并即燃烧起来。

官兵这一道埋伏,是黄金鳞的设计,以防万一青天寨的人真的越过栈道,觅路而逃,只要官兵封锁主道,对手必抄兽道逃亡,这时即可引爆点火,至少可消灭一部分匪军。

没料这一着,却给李氏兄弟用来对付“神威镖局”的人。

李福、李慧经过“骷髅画”之后,对高风亮等一直记恨在心,神威镖局的人还留在军伍里,他们还不便公报私仇,而今高风亮一旦离军,他们便藉对方阵前倒戈之罪,实行赶尽杀绝!

这一阵子爆炸,炸伤了十来人,都滚下悬崖,尸骨无存。

而火势蔓延开来,至少有七、八人,丧身火海,或带着火光坠下万丈深渊。

剩下的高手,退路已被火墙隔断,一力想越过拗口,抢回崖上,但李氏兄弟一声令下,箭矢齐飞,在狭窄的兽道无闪躲之地,这十余人都中箭身亡,加上一轮沙石,滚滚而下,剩下三、四人,莫不被撞落山崖和辗毙撞死,只有高风亮和两名镖师,抢上崖来。

一名镖师才一露面,已被暗器射着,掉下绝崖。

另一名镖师抢上拗口,已被七八名官兵,居高临下刺杀于崖边。

高风亮遍身浴血,人却如天神一般,飞跃了上来,李福、李慧双剑齐杀了上去。

唐肯和勇成三度猛冲,但官兵又增上三人,唐、勇二人仍给缠住,勇成怒叱道:“让我来。”双斧挟着风雷之声,飞旋回劈,把缠住唐肯的对手也全拢在身上。

唐肯不管一切,抱刀就俯冲过去!

有七、八名官兵兜截唐肯,但不是教他撞倒,便是被他砍倒。

唐肯本身也添了三道血口子。

这一来,李氏兄弟在指挥手下对付“神威镖局”的人,偏又不能全遮瞒下来,高风亮等在崖前浴血现身,使得参战的武林人物全知道官家要残害武林同道,纵不敢公然倒戈,但再也无心赴战,游天龙更不肯出力,连云寨众虚应几招,吃喝数声,再加上唐肯和勇成这一冲锋,李氏兄弟的亲信忙着护主,反而让青天寨的人可以全力越险,占据了垭口,组成了强而有力的防线,应接后翼的过来的人。

高风亮一上得崖来,大力一展,斫向李福。

李福闪身一避,身子在绝崖边滴溜溜一转,间不容发的躲过,却急刺高风亮左肋!

李慧剑花一抖,扣制高风亮的刀势,人亦欺近,回刺高风亮的右肋!

他们并不打算把高风亮刺杀于剑下。

因为他们知道高风亮的武功。

他的“厄丁刀法”,以无厚入有间,实难以破解。

何况高风亮通晓的刀法,至少有二十种,每一种俱是刀法中之极品,刀法的精华。

可是高风亮已身受重伤。

他们虽来不及细看,但也知道高风亮身上有炸伤、箭伤和灼伤。

他们只要在高风亮尚未抢登上崖前把他逼退。

只要高风亮一退,下面就是悬崖。

天险自然会替他们杀了高风亮。

**********************************

黄金书屋 youth 扫描并校对

**********************************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逆水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