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水寒》

第087章 刘老板与赫连公子

作者:温瑞安

差些儿遭殃的是惠千紫。

“天姚一凤”正与高鸡血恶斗。

她使的是短锋锯齿刀,这把刀,她在一天之内就已让它喂了“青天寨”两大重将:盛朝光和薛丈一身上的血。

没有她的卧底倒戈,南寨未必会给官兵一攻而破。

她引领官兵攻下来来固若金汤的“青天寨”,正得意之际,却发现周笑笑不曾来作应合,心中诧疑,结果发现周笑笑全身紫胀,倒毙于“乘风轩”前。

——周笑笑死了!

———切的胜利都变得毫无意义了。

惠千紫把满腔的悲愤化作仇恨,她矢志要杀死殷乘风,杀光“青天寨”的人,至少,能杀一个就是一个,杀得一个,便算是为周笑笑报了一点仇!

赫连春水和高鸡血护着“青天寨”的人作断后,惠千紫恨极,偏是高鸡血一见着她,涎着笑脸叫了一声:“喂,守新寡的!”

惠千紫一听,错以为周笑笑之死,这高鸡血必有份下手,恸怒之中,骂得一声:“我呸!胖王八!”揉身上前,刀刀往高鸡血身上招呼!

高鸡血的人虽肥胖,但他的轻功极高。他明知这一个人身裁臃肿,行动上便不够灵捷,所以痛下苦功,练好轻功,别看他肥得像口葫芦,轻身翻跃功夫,还在英悍敏捷的赫连春水之上。

高鸡血的轻功,就叫做“玉树临风”。

他以“玉树临风”,与惠千紫游斗,以“鸡犬不留万佛手”,反攻惠千紫。

惠千紫的刀刺不进高鸡血那肥袖宽袍里,但高鸡血的大手却始终把她紧紧裹住,使她攻不成、退不得、闪不掉、躲不开。

不过,高鸡血想要在短时间内击垮惠千紫,却也不是容易的事;惠千紫的刀法快、狠、绝、准、毒,刀刀都似拼命,不让自己有后顾的余地,其实,她每一刀都是先置自己于万全之地,要是她每一刀都是在拼命,早在十三年前她就已经送了命。

惠千紫是个女子,女孩儿家的气力自比不上男子,惠千紫为了避免这个弱点,便一力抢攻,看似拼命一般,把敌人逼得手忙脚乱,乱了阵脚,只望她不来狠攻已属庆幸,更休说生欺压她之念头。

一个人有弱点,其实并不十分重要。高鸡血的优点是把自己的弱点变作长处:别人以为他动作迟钝缓慢,他痛下苦功,化缺点为优点,若敌人还以为那是他的弱点,就反为他所趁。惠千紫则把她刁辣、狠劲发挥无遗,不但掩饰了她的弱点,还加强了她的长处。

一个人能不能成功,就看他是不是善于利用自己的长处,善于纠正自己的弱点。

惠千紫擅于掩饰自己的弱点,高鸡血则擅于化弱为强。

他们两人对在一起,这一战,一时间旗鼓相当。

但是论到长力,惠千紫则远不及高鸡血。

不过,如果那一群官兵在此时围攻上来,合战高鸡血,高鸡血也确难以占到上风。

不过,此际是高鸡血、赫连春水跟惠千紫、黄金鳞的对决,官兵并没有上来帮手。

俟黄金鳞一退回阵中,喝了一声“放箭”,百数十支箭,一齐放射,惠千紫已不及退回,乍听弩矢破空之声,忙回身挡箭。

官兵总共是三排弓箭,前排蹲下,中排躬身,后排则挺立,全弯弓搭箭,一排放,另一排瞄准,还有一排则搭箭,一放一瞄一搭,如此更替回环,不愁不把敌手射杀。

第一排箭一轮放完,惠千紫玉臂上着了一箭,咬牙拔箭,哀呼道:“黄大人,你怎么连我也射了!”

黄金鳞心里一软。他本来是一个脸慈心狠的人物,射杀那么几个“同路人”,只要能伤得了敌,不有甚么大不了的事,但他对惠千紫很有点非非之想,见她痛得银牙咬碎的样子,又念及周笑笑已死,放着个美人把她活活射死,不太可惜一些了吗?一迟疑间,便没下令放箭。

世上有些事往往是难以预料的,黄金鳞一向老谋深算,心狠手辣,他做事一向不择手段,不讲情面,而县也不如何好渔色,而今不知怎的,忽对惠千紫动了怜香惜玉之心,这一念间,箭放得慢了一慢,惠千紫已跃回官兵的阵仗里。

这一缓之间,青天寨已滚地窜出二十四名铜牌手,各以铜盾护身,也把高鸡血及赫连春水包括其中。

官兵放箭连射,铜牌手边挡边退,任箭雨如蝗,都伤不了他们。

高鸡血和赫连春水方才喘得一口气,高鸡血就把长舌一吐,道:“好险好险,我以为这次死定了。”

赫连春水仍是没好气的道:“鸟鸦嘴,没好话!”

高鸡血故意斜着眼打量着他,嬉皮笑脸的道:”没想到你年纪轻轻,又是世胄子弟,却比我还要信邪。”

赫连春水吭声道:“谁信邪了?!”

高鸡血道:“你以为嘴里不说死字,就可以不死吗?我跟你说,好汉也是怕死的,只不过到了这种地步,只有置之死地而后生,才无视生死。我高某人就是这样子的好汉,不像你硬充英雄!”

赫连春水边用眼睛搜寻铜牌手的防线有无漏洞,一旦发现破绽,即用枪锋挑补,以防敌人趁虚而入,一面道:“你要怕死,就不要冒出来混世!”

高鸡血仍笑嘻嘻的道:“说真的,要是我死了,大娘那儿,就是你的天下了。”

赫连春水怒道:“大娘心里只有戚少商,你我今天是甚么时候?还来说这些鸟话!”

高鸡血道:“这就不对了,谁知道戚少商死了没有?他一旦是死了,或被押上了京,我你之间,不一定全无希望。”

赫连春水一振臂,扎死一名入侵的兵带,一边不耐烦的叱道:“你有完没有?大敌当前,尽说这些闲话作甚!”

高鸡血喃喃地道:“你说这是闲话,但眼看在这里死守,只怕非要守死不可!万一你我间有一人有个甚么,现在不谈,何时再谈?想你我和尤大师三人对大娘有意思,现在老尤死了,只剩下高某和你老妖,谁知道谁先向阎王报到?”

赫连春水见官兵又再增多,显然连顾惜朝的属下也赶援合击,眼看要抵挡不住,心头火起,叱道:“姓高的,你要死就去死,别拦着本少爷杀敌!”

这时,一人自退路处疾掠而至,正是青天寨头目玉冠珊。

玉冠珊一见赫连春水与高鸡血,即禀道:“高老板、赫连公子,大队已越过栈道,寨主和大娘请你们两位随即跟上。”

高鸡血、赫连春水及一众留守的子弟,皆脸露喜色,抖擞精神,再来把敌人抗住。

赫连春水略一思索,即问:“若我们都往栈道上撤,他们紧蹑而来,该怎么办?”

玉冠珊道:“大娘说,只要把敌兵拒于一小段距离之外便行了,我们已在栈道上埋好了炸葯,只要我们的人全撤清,立即点燃,栈道一断,这干官兵跟后山的敌兵凑合不上,便挡不住我们了。”

赫连春水沉吟道:“这,好是好,不过……”正想着撤退并非难事,但这干官兵必定穷追,要把他们拒远,可不是容易办的事。

高鸡血忽道:“不行,不行,留在后面断后,自己岂不也断了后,这不要命的事我可担不上。”

赫连春水一听,反而激发了豪情,心中有了计议,高声下令:“伙计收摊,绕着招呼顺着流!”

这是青天寨的暗号,表示马上撤走,一面抗贼一面往后山抢道,众下一听,知道主队经已安然越过栈道,这儿苦守任务经已完成,大为振奋,冲杀一阵,才骤然急退。

这下退得极快,但仍由高鸡血和赫连春水及玉冠珊三人留作断后。

三人断后,一舞枪,一挥剑,加上一双神出鬼没的肉掌,竟把追兵硬生生拒住。

赫连春水换上一根白缨素杆三棱瓦面枪,展开“七十二路飞猿枪法”,招疾势沉,力猛枪雄,把敌人拒于十步之外。

玉冠珊手中青钢剑上下飞腾、青光进递,攻虚捣隙,如蛟龙出海,令对方不及张弓搭箭。

高鸡血则忽东忽西、倏起倏落,手中扇指东打西,时以掌力遥劈,把敌人逼退,一面嚷叫:“风紧,风紧,窝点儿劲,要起风了!”意思是敌人太强,催促玉冠珊和赫连春水快走。

赫连春水心中看不起高鸡血,觉得他在敌人前忒没胆识,玉冠珊也觉得这位高老板也未免并不怎么高明。

他和赫连春水都一味拼命,先让一众弟子撤清再说。

高鸡血急了,满头是汗,不住的用他那细长的红舌尖敌在鼻尖上的汗渍,但一张大脸,都沾了汗。胖子行动不便,他克服了,但肥人易流汗,他却无法改善。眼看友军已撤走,敌兵愈渐增多,急了起来,连暗号都忘了打,只叫道:“撤啦,撒啦,再不撤,可走不了!”

赫连春水和玉冠珊也知道不能再拖延,拖剑回剑,返身就走。”忽见一人在身前掠过,玉冠珊以为是赫连春水的部下,赫连春水当是高鸡血的手足,高鸡血见那人是南寨子弟装束,以为是青天寨的弟兄,三人都迅目四顾,看有没有撇下了自己的人。

黄金鳞早看出三人要溜,立刻掠身奋追;惠千紫左臂中了一箭,吃了亏,倒追不快了。

三人里要算高鸡血跑得最快,他肥宽大影,一起一落间,已领先七八丈,往栈道上奔去。

黄金鳞一面喝令弓箭手搭箭,但敌人去得太快,就算要射,也射不及,黄金鳞一马当先,紧追上玉冠珊的身后。

玉冠珊轻功不如赫连春水,也不及黄金鳞,眼看尚离栈道口三十余丈,就要给截上。

赫连春水故意慢走一些,忽回抢攒刺黄金鳞,向玉冠珊叱道:“你先走,点炸葯,我就到!”

黄金鳞不料赫连春水逃跑之余,居然还敢绰枪回搠,差点被刺个窝心捣,连忙展开六六三十六路飞金遂波伤鱼刀法,一刀六招,一招六式,要把赫连春水缠住。

就在这时,敌军一阵哄闹,原来文张大袍袅动,正要抢上栈道来。

文张一到,追兵更加增多,声势如虹,高鸡血已跃近栈道,回头见赫连春水被黄金鳞缠住,不禁变了脸色。

由于他轻功奇高,虽迟走但已赶上了一众留守弟子的后面,那群弟子见赫连春水无法退走,都回过头来,为赫连春水高喊助威。

铁手、唐肯、勇成正在后山拒敌,殷乘风等引家眷及主队奔往易水,息大娘已把炸葯伏引栈道人口,只等断后的子弟越过栈道,便点燃炸葯,截断追兵。

赫连春水为黄金鳞所缠,文张已越众而出,息大娘知道此人的武功,只怕都在自己和高鸡血及赫连春水之上,除非是三人合击,或铁手上阵,或能制得住他。

铁手正和那使锁骨钢鞭、大头润口的老人力战,并抗住一群敌兵的包抄,此时炸葯再不引爆,敌军一旦越过栈道,只怕很难敌得过对方主力的追击,伤亡必巨!

这边青天寨的子弟一齐呐喊,为赫连春水打气,对方也高呼为黄金鳞助威,文张已然抢上,息大娘叫道:“快,炔过栈道!”

一众子弟往栈上猛抢。

息大娘向玉冠珊招道:“你来点火葯,我叫‘见光’,你就不必理会,立即点燃!”

玉冠珊知道情势紧急,道:“是!”立即自怀中找出火引子,幌然了火头。

息大娘拔出挂在肩上的七色小弓,却找不到箭矢,向王冠珊道:“剑来。”

玉冠珊一愕,即道:“是。”马上递上青钢剑。

息大娘把剑搭在弩上,“呼”的一声,如神龙乍现,飞剑破空,射向黄金鳞。

息大娘一面疾呼道:“公子,快跑,过来!”关切之情,溢于脸上。

高鸡血一面挥拨射来的箭矢,在后赶羊似的护着青天寨子弟们快跑,乍听到息大娘这样呼唤,身形一顿,百忙中遥看了息大娘一眼。

然后再回望赫连春水那儿,息大娘以“灭魔弹月弩”,射出青钢剑,如蛟龙掠空,直投黄金鳞!

“灭魔弹月弩”自不属息大娘所有,原本是刘独峰的“六宝六剑”之一宝,为息大娘从云大那儿夺过来的。“灭摩弹月弩”不比“后异射阳箭”,本身就弓矢齐备,“灭魔弹月弩”原本应和“一丸神泥”配合运用,更见灭敌之效。

息大娘手中有弓无丸,只有以青钢剑作矢,“灭魔弹月弩”本来就有惊人的威力,黄金鳞百忙中挥刀一格,打被震飞,虎口震裂,要不是赫连春水忙着要撤退,只怕搠枪便能扎死这名劲敌。

赫连春水原还要战,但听息大娘这一唤,顿生全身之志,便回头急奔。

他逃得快。

文张追得更快。

黄金鳞缓一缓气,大呼道:“他们要炸毁栈道,快阻止!”

他是喊给文张听的。

这一句喊出,惠千紫和舒自绣一齐掠出,要抢登栈口。

黄金鳞一手夺回官兵拾起递上的鱼鳞紫金刀,发现刀刃缺了一个指粗的崩口,心中暗惊:一个女流之辈,竟能绰手射出这样的锐力来!心中自是怀疑不定,但唯恐失功,急起直追。

息大娘低声喝道:“见光。”

玉冠珊立即点燃炸葯引子。

葯引子约有五尺许长。

火头像闪蛇一般的灿着婉蜒燃去。

这时,青天寨弟子已全过了栈道。

息大娘扼守着栈道中途。

玉冠珊在栈道前端点火线。

高鸡血在栈道口,其时风大,他肥袖飘飞,回头望见:

赫连春水绰枪急掠!

文张在他背后不过两尺之遥!

他们后面不到十尺,便是惠千紫和舒自绣,以及后来赶上的黄金鳞。

这三人的后面,便是一拥而上,壮大浩荡的官兵,至少有干余人,一齐冲杀过来!

——决不能给这群官兵踏上栈道!

——这队官兵一旦赶上主队,只怕青天寨元气难保。

高鸡血想到这一点的时候,息大娘也同时在想着这一点。

玉冠珊已站了起来。

炸葯快要爆炸。

栈道一毁,敌人过不来,但自己人也一样过不来。

——赫连春水来得及过栈道吗?!

玉冠珊看见赫连春水飞扑栈道口,文张寸步不离的紧追,玉冠珊急得回望,只见后面十余丈外的息大娘,脸也白了,纤瘦的身子,像在悬崖上的一朵飞花。

青天寨弟子,更是心悬于口,大声呼噪,期盼赫连春水能够拒敌过得栈道这头来。

——赫连春水过不过得及呢?

**********************************

黄金书屋 youth 扫描并校对

**********************************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逆水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