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水寒》

第088章 我害了他

作者:温瑞安

息大娘站在栈道中段,脸色微微发白,风那么大,直扯着她的身子,但她的神色却是冷冷清清的。

她掏出绳镖。

搭在弯上。

瞄准。

然后发射——

这一“箭”,是射向文张!

文张正全力追赶。

他的轻功要比赫连春水高。

他又把距离拉近了尺余。

他追得极急,但绳镖迎面射到!

如果文张不是先见了息大娘以青钢剑射黄金鳞之劲道,如果文张不是有过人之能,这一记绳镖,确可要了他的命!

息大娘这一箭,使青天寨这边的人全暴喝了一声采,官兵那头全惊呼了一声!

息大娘却遥向玉冠珊叱了一声:“抓住!”又向赫连春水大呼:“抓住!”

玉冠珊一怔,但他极之聪敏,立即抓住飞掠而过的镖绳未端。

文张急俯身,身体几乎连在地面上,去势更疾,直“射”了出去,绳镖在他头上打空,他的双袖齐疾卷向赫连春水双足。

官兵禁不住大声喝采。

赫连春水枪挟腋下,右手一捉,抓住绳镖前段,正好玉冠珊抓住绳镖尾端一扯,赫连春水登时迎空而起,被抽得飞空落到栈道前段上!

这一来,文张双袖卷空。

赫连春水已落道上。

青天寨的人震天似的喊起好来。

采声未了,文张已掠近栈道口。

炸葯线只燃剩二尺许。

文张双袖挥出,要罩灭火头。

他的袖中本就有刀——韦鸭毛就是死在他的袖中刀下的。

——炸葯一旦不能引爆,官兵就会抢上栈道上来。

——虽然可以在栈道雨道上力拒官兵,但给后山官兵来个前后夹击,只怕难免要全军尽墨。

息大娘以绳镖凌空引渡赫连春水,但文张却原来志在灭掉炸葯。

息大娘在栈道中段,鞭长莫及。

玉冠珊和赫连春水在栈道前段,他们要赶上去,只怕不是文张已然得手,就是炸葯已经爆炸。

这是个重要关头,关系到一群人的成败存亡。

高鸡血人在栈道口。

他本恃着过人轻功,留在栈道口断后,以为可以在炸葯炸起来之前回到栈道中的。

赫连春水眼看就要走不成了,他为他担心;一旦赫连春水走不成了,他知道自己不一定走得成了。

可是,在这种时候,他也没有选择。

无可选择。

他扑向文张。

肥袍大袖,向文张发动了狠命的攻击。

文张志在扑灭炸葯引子。

可是高鸡血截上了他。

他不得不应战。

两人才一接触,双手已换了四招八式,两人均是抢攻,扇子和匕首同时落地,两人同在悬崖边抢位,十分凶险、

这时,黄金鳞、舒自绣、惠千紫都已抢近合攻,但高鸡血在崖边摇摇慾坠,就是不坠,双掌双袖,化作天罗地网,就是不肯让上半步。

赫连春水猛回头,眼发红了,挺枪要赶去帮高鸡血把来敌打发掉。

息大娘却一把拖住他。

不知何时,息大娘已掠了过来。

赫连春水大急,想甩开,却听文张骇然叫道:“不行了,快退——”

文张、黄金鳞、舒自绣、惠千紫一齐飞退丈余。

息大娘忽然大叫:“高老板,今生今世,我欠了你的情——”

只见高鸡血的背影一阵摇晃,显是受了伤,发出一阵尖笑,道:“大娘,你没偏心,你没让老妖独得青睐,你也关心我——”

“轰”地一声,炸葯爆炸。

石裂山崩,天摇地动。

俟尘埃稍伏时,断崖裂了一个大洞,高鸡血已然不见。

息大娘、赫连春水、玉冠珊等伏在栈道中前段,裂缝就在数尺之遥。

而对崖的文张、黄金鳞等,也打得遍身泥石,正徐徐挣动。

——他们离得这般远,尚且几受波及,高鸡血守在栈道上,焉有命活?

崖上已不见了高鸡血。

赫连春水却发现一把扇子,正落在他身边,他捡起来,赫然看见泥尘中的扇面,有:“高处不胜寒”五个字。

隔崖的官兵尽是吆喝、着急,但毫无用处。

他们过不了来。

栈道断裂至少有七、八丈之宽。

他们的箭矢也射不过来——纵射得过来,也失去了杀伤力。

他们只有把兵力往前山打个大转,翻过岩壁,才能在后山汇集。

赫连春水一手用枪强撑着,一手扶息大娘起身。

息大娘的脸更白了。

她只低低的说了一句话。

“我害了他。”

——不是为了息大娘,一向在绿林中任畅自如、自私善变的高鸡血,决不会逃亡千里,然后命送这里。

他们三人互相扶持,走过栈道,回到后山。

就在进入栈道最后几步时,一条人影忽一闪,似撞向息大娘来。

这人穿着青天寨弟子的装束,似想过来禀报什么,又似脚步一个跄啷,往息大娘处倾了一倾。

息大娘正在伤心。

赫连春水正在难过。

他们一时都没有防着。

幸亏他们身边还有个玉冠珊。

——但这却成了玉冠珊的不幸。

玉冠珊一向有个长处。

他机警、办事有效率、记忆力奇强。

他的机警,使息大娘的飞绳营救赫连春水,得以成功。

他精明强干,所以成为殷乘风一手擢升的亲信,以致官兵来犯,只有他这一路告急能直接通报殷乘风。

他的记忆力之佳,可记得青天寨每一位弟兄的姓名、面貌和特征。

所以他立时发现:

——寨里没有这个人!

——这是谁?

——假如是连云寨、高鸡血、赫连春水的人,干吗要打扮成南寨子弟的模样?

玉冠珊见此人来得跷蹊,想起这岂不就是刚才自栈道口掠过的陌生人,立时挺身挡了一挡。

这一挡,就挡在息大娘身前。

那人原本在那一倾之时,要把一柄短刀,刺入息大娘胸中。

玉冠珊这一拦,刀便刺入他的心窝里。

玉冠珊本来只生疑窦,想拦身叱疑,不料却着了一刺,他手中无剑,无法反击,只能大叫一声,踢出一脚,那人撒手一闪,息大娘扶着玉冠珊,赫连春水挺枪迎战!

那人急退,连闯三道拦阻,越入了后山官兵的阵营中。

那人出手前,已算好退路。

那人一退入官兵阵中,官兵正要拦截,那使锁骨鞭的老头即喝止道:“别动手,是顾公子!”

这人正是顾惜朝!

他假扮作南寨子弟,随大队自栈道中退了下来,匆忙里,高鸡血、赫连春水、玉冠珊都不曾查觉。顾惜朝本想夺回栈道,但因惧自己身入虎穴,一旦被人从后兜截,尤其像铁手这样的对手,自己决计斗不过,所以迟迟不敢出手。

后见栈道已被炸断,知此战难以一举残灭青天寨,便慾刺杀一名宿敌,然后再退入军中,谅匪军也奈何不了他。

他要杀的对象是息大娘。

因为他知道,只要息大娘能活着,有朝一日,必不会放过他的,无论是戚少商或息大娘,跟自己的仇恨,关系到千百人的性命,八辈子也化解不了。

没想到他这一刀,仍是要不了息大娘的命。

息大娘扶着玉冠珊,只见他本来年轻俊朗的生命力,正在迅速萎谢,原本充满血色的薄chún,也变得紫白:“他……他不是南寨的……他不是……”

息大娘忍悲道:“我知道,我知道。”

玉冠珊吃力地想要睁眼,无奈眼皮如千钩重,抬不起来,只说:“他伤了我……他是谁……他刺中了我……”

息大娘道:“我知道,我知道他是谁。我会替你报仇的,我一定会替你报仇。”

玉冠珊这才安静了下来。

彻底的安静了下来。

永远的安静了下来。

青天寨的人终于全部撤走,除了战死者之外,他们扶伤助弱,杀出重围,在江水寒、风雪卷之际,强渡易水,沉舟登岸。

那使锁骨鞭的老人,领着一组不著戎装的大汉,苦守要道,却遇上了铁手。

铁手维护南寨主队,直冲下山,只见他双手连挥,遇着他的官兵,几乎全被他抛起、掷出、抓住、甩开,纷纷跌了开去,所向披靡。

不过,这些被铁手扔飞的兵士,最多只跌个狗吃屎,或受一点轻伤、折了臼骨,决没有重伤或身亡的。

铁手决不想杀人。

其实,官兵也不想拦挡铁手的去路。

他们也没这个胆量。

所以官兵很快的便让出一条路来。

铁手以破竹之势直抢下山,而使锁骨鞭的老者却迎上了铁手,凛然不退。

铁手见老者矍然而立,知有来历,忙凝神收势,拱手道:“请教前辈尊姓大名,可否借让一条路,在下感激不尽。”

老者冷哼道:“咱们是敌非友,不必客气。”

铁手道:“我们素不相识,何敌之有?”

老者仍拿鼻子作声道:“我是受人之命,忠人干事,没得说的!”一语既毕,锁骨鞭连攻七式,人已逼进十六步,进一步,指掌时足间又下了十来度杀手。

铁手知道事宜速战速决,见老者来势凶猛,一面避让来势,一面观察敌招。

老者连攻五十七招,铁手都没有还手。

到了第五十八招,铁手遥空一掌。

跟着是第二掌。

然后是第三掌。

老者却没有反击的余地。

铁手的第一道掌风,使老者的一切攻势全化解于无形。

第二道掌劲,逼住了老者的身形。

第三道掌力,却只催动了老者的银发扬了一扬,却又自消解不见。

老者知道这第三掌是铁手暗中留了一手。

老者脸色突然胀红,忿忿地道:“好,好!我打不过你,可杀得了别人!”扭身就扑向殷乘风!

殷乘风正为主队冲锋开路,宋乱水、霍乱步、冯乱虎三人正缠斗着他。

铁手自然不愿那老者过去烦缠殷乘风,拔步便追,一面叫道:“前辈,前辈何必苦……”

话未说完,忽觉足下一陷,一大片砂泥跟着坍落,原来那是一个丈余大坑,下面插着数十柄尖刃向上,正是一个挖好的陷阱!

老者见铁手中伏,即停步叱道:“快射、罩网!”

二十名精悍汉子分开两队,一队搭箭往洞口就射,一队张网就要封住穴口!

铁手脚下一虚,人往下落,眼前一黑,但坑底却映漾一片刺亮,知有利刃伏于坑中,遇危不乱,俟将近地面时,双掌吐力,遥击地上,人借力往上一冲,直扑坑口!

刚好坑前十人,一齐放箭!

铁手的掌力击在坑底,劲力回冲,速度加快,双掌再遥击发力,那十名箭手的箭,全被狂飓掌劲迫得往天反射,箭手亦往后而跌!

铁手却夹着势不可当的锐劲,冲出坑外。

老者惊见铁手再现,趁他脚未立定,一鞭挥击,这一鞭乃集他毕生功力所聚,声势非同小可。

但他才发鞭,铁手人已不见。老者一鞭击空,势子往前一倾。

铁手已到了他的背后,肘部回撞!

老者怪叫一声,收势不住,正要扎手扎脚落入坑里。

他可没有铁手的掌功,无法藉掌力冲回坑口,坑里遍布淬毒利刃,这一下去,焉有命上得了来?

他双手挥舞,想维持平衡,连鞭都扔了,但仍止不住下坠之势。

他总算没有掉下去。

因为一双手抓住了他的后领。

他回首一看。

抓住他的是铁手。

铁手已松了手。

而他身边的十名箭手、十名网手,全都穴道被封、倒在地上、动弹不得。

老者长叹一声。

他已无话可说。

他总算已尽了力度,不过仍留不住铁手。

如果再要蛮缠下去,只有自讨没趣。

所以他也让出了一条路。

“连云三乱”可不想让路给殷乘风。

他们分三面飞袭殷乘风。

剑、刀、金瓜糙,将三条去路封死,且一齐兜截,殷乘风除死之外,只有退却。

——“连云三乱”甚至还认为,如果张乱法不死,殷乘风就连个退路都没有,只有死路。

如果张乱法未死,合“连云四乱”之力,是不是可以制得住殷乘风?这答案宋乱水、霍乱步、冯乱虎都不知道。

可是凭他们三人联手,是不是可以敌得住殷乘风?这答案他们几乎是马上了解。

因为他们分三个人合击,都觉眼前剑光一闪,三人同时后退,殷乘风已闯了过去。

宋乱水怒道:“他只向我发了一剑,你们怎么不拦住他?!”

冯乱虎也忿然道:“他是向我发剑,我不得不退,你们又为啥不拦住他?!”

霍乱步气得鼻子都歪了:“他也有向我出剑啊,怎么你们都没看见!”

三人都只觉得殷乘风只向他个人发剑,顾着闪躲,已来不及拦路。

三人彼此不忿了一下子,都不甘地道:“我们再去截下他!”

殷乘风正如疯虎出押,连伤十数名官兵,正与两名统带、一名将官厮战中。

冯乱虎、宋乱水、霍乱步又悄悄地包抄上去。

然后三人一齐动手。

仍是剑、刀、金瓜槌。

——动手的结果如何?

霍乱步跳开。

宋乱水滚避。

冯乱虎跃退。

前面的两名统带,一死一伤,那军官也早就弃戟而逃了。

宋乱水怪叫道:“好险!好险!”

冯乱虎道:“我看见了,好快的剑!”

霍乱步也叫道:“他刺的好像只有一剑,但我们三人都几乎中剑!”

冯乱虎恨恨的道:“不行,不能教他逃去!”

宋乱水道:“那该怎么办?”

霍乱步道:“我们三人要祸福与共,无论他的剑攻向谁,都要三人齐心:挡,一齐挡;进,一齐进;生,生齐生;退,一齐退……”

宋乱水心慌意乱,只附和说:“对!死,一齐死——”

冯乱虎啐道:“我呸!只有他死,没我们死!”

宋乱水忙改口道:“正是,正是,他死他死。”

霍乱步道:“我们还等什么,再等,可截不住了!”

三人又掩了上去。

殷乘风正招呼主队护着家眷夺路,三人又向他痛下辣手1

这次,他们都同在一路,集中往殷乘风背后下手。

——这一次结果又如何?

三人一齐滚下山坡。

宋乱水痛得呱呱的叫了起来,摸着额上的一道血痕:“好厉害,好厉害!”

霍乱步手背上也有一抹血口子,悻悻然道:“好快的剑法,我替你挡那一剑,才受了伤!”

宋乱水撞天屈地叫道:“我是替他架那一剑,所以才挂彩。”

冯乱虎忙道:“我是替你拦住那一剑,才滚下来的!”

霍乱步并不友善地道:“可是你总算不曾受伤。”

冯乱虎分辩道:“不错,我没见红,但手上的剑,给他砸飞到不知那儿去了。”

霍乱步一见果尔,只能叹道:“殷乘风好快的剑,不愧为‘电剑’。”

宋乱水仍气急败坏的道:“这次糟了,截不住姓殷的,大当家一定又怪罪的了。”

霍乱步白了他一眼,道:“这又怎么!难道你想学李福、李慧那两个呆子一般送了命不成?!”

宋乱水忙不迭啐道:“不是不是,才不是,他们送死,我们没死的事!”

冯乱虎也插口道:“这也没得怨……我们三人,都已尽了力;螳臂挡车,在送性命而已。我们还要协助顾公子大计呢!”

他们索性在山坡上赖着,等上面的战局不那么凶险才敢再上崖去。

**********************************

黄金书屋 youth 扫描并校对

**********************************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逆水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