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水寒》

第094章 没羽箭·飞棱针

作者:温瑞安

郗舜才飞跌出去,好半晌都爬不起来。

可是梁二昌和余大民并没有过去扶持他。

这是紧急关头,谁都看得出来,不杀文张,不但洪放白白丧生,郗舜才负伤,甚且与文张对敌者谁都不能活下去。

所以他们都在拼命。

拼命想在这稍纵即逝的时机里格杀文张。

梁二昌的蜈蚣鞭早已脱手,余大民及时丢给他一柄六合钩;余大民的六合钩原有一对,但被张五、廖六扮鬼吓得他魂飞魄散,六合钩只剩下一柄,一时无及打铸另外一柄。

梁二昌手里的兵器虽不趁手,但一钩在手,奋身搏击,配合余大民的白蜡杆枪攻揉击,要把文张立致于死地。

他们俩真的是在拼命。

因为他们知道拼命才可能保住性命。

可惜。

可惜他们的武功跟文张相去太远。

文张既惊且怒,又痛又急,他瞎了一只眼睛,痛得他全身都一齐渗出了冷汗。

痛还不是他所面临的最大障碍。

血水流溅得他一脸都是,让他另一只眼睛视线模糊不清。

他看不清楚。正如戚少商失去了一条手臂,决不止是失去一条胳臂的不便,甚至连自身的平衡都颇受影响。一个人忽然失去了一只眼睛,另外一只眼睛开合间也会引发刺心的痛楚。

文张几乎是等于失去了一只半眼睛。

更可怕的是恐惧:

——无情竟能使暗器!

——他既然发射了第一枚暗器,便能发射第二件暗器!

文张虽痛,但仍不乱。

凭他的武功,要应付梁二昌与余大民的合击仍绰绰有余。

他怕的是无情的暗器。

他只怕无情的暗器!

无情一出手,就打瞎了文张一只眼睛,这无疑是粉碎了文张的信心,击毁了文张的定力,让他自知判断失误,而产生了极大的恐惧!

他恐怕无情会再向他发出暗器。

他后悔自己还是低估了无情,包括太相信了龙涉虚和英绿荷的话,太过肯定无情已失去发射暗器之力。

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事,反而不是急着要把梁二昌及余大民放倒,而是要他们活着,继续向他发动攻击。

只能有活着的人,才能够作为他的掩护。

他没有信心躲得掉无情的暗器,但他至少可以使无情不敢乱发暗器。

他既负痛,心里又十分恐惧,但他的神智在痛楚中仍十分清醒。

他甚至一面用“东海水云袖”法抗住梁二昌及余大民的扑击,一面忍痛拔出嵌在眼眶的那一小片三角尖棱。

——棱上确是无毒。

如果有毒,他就不能再拖着缠战,冒再大的险也要冲出重围,或向无情进击,活捉他逼他交出解葯,可是只要棱上确然无毒,他只愿尽一切力量远离无情。

想到他这次纵逃得掉,日后也少了一只眼珠子,而脸上有这一道永久的伤痕,只怕升官也难免受点影响,想到这里,他内心的痛苦,尤甚于肉体上的痛楚。

可是他仍镇定应敌,决不乱了阵脚。

一个人能在此情此境仍不心乱,绝对已经算得上是个人物。

文张本来就是一个人物。

他经过许多次大难,都能重振,他不相信自己在这一次就丧在这里。

他虽受了伤,但唯一畏忌的,仍是无情的暗器。

他经过一段时期的观察,才肯定了无情已没有能力放射暗器,没想到,他这个判断竟是错误的!

要命的错误!

——无情竟可以在刚才那么混乱的情况下射伤了他,还几乎要了他的命!

——无情竟仍能发放暗器!

——这年青人竟这般沉得住气!

无情的确是沉得住气。

无情真的无法发射暗器。

刚才他只是按发了萧管上纤巧的机簧,一点寒星,飞袭文张的印堂。

但文张避得绝快,所以他才不过瞎了一只眼睛。

他一直在苦苦等待时机,可是文张反应极快,而他又要急着救郗舜才,毕竟不能把文张一击格杀。

——这就麻烦了。

——文张必定更加警惕。

——这只虎牙狮爪的老狐狸,任何猎人要杀他都不易,何况,“猎人”本身已失去了捕猎的能力。

他这管萧里有七十八片精巧细微的机括,而且不影响吹奏时的音调,但也就是因为太精致、太精巧了,所以只能发射三件暗器。

他已经发射了一件暗器。

第一件暗器最易命中,因为文张有防备。

第一件暗器杀不了他,接下来的暗器便不容易伤得了他。

幸好,文张毕竟也受了伤。

而且还伤得不轻。

他只剩下两件暗器,而敌人有四个,他不允许自己再失手。

他自己虽没有发射暗器的能力,但一个暗器好手,手劲内力,还在其次,速度与技巧还可以用机括补足,更重要的是准确性和时机的把握,要在刹那间把敌人在一定的距离内命中,这就非得要有快而精确的判断力不可。

无情在八岁的时候,就已经训练自己在完全黑暗的大房子里,隔了数十重纸墙,上面只开了一个发丝般的小孔,远处放了一柱点燃的香,就凭这一点金红,他便能射出飞针,穿过数十重纸孔,击灭香蒂。十一岁的时候,他可以在三丈外发暗器,射下浓密的繁叶丛花里的一条幼虫,而不惊落一瓣花叶;也可以飞刀削去迎空飞旋的绳翅,苍蝇落地时,除了双翼被削去之外,还活生生的。

很多人不敢接近使暗器的人,以为使暗器的人心肠也必歹毒,其实这是说不通的,用刀的人亦会有好人坏人,正如做官也有好人坏人一样。

无情的暗器,只用于正途;所以武林中的人都认为他是继唐

门之后,第一位把暗器推入“明器”的高手。

凡学任何事物,要成为宗师,都必须要有天份,下苦功而无天份者最多只能成事,但未必能成功。

无情对暗器极有天份。

如果这一片三角飞棱,如果是从他手上发出去而不是从萧管里的卡簧里射出去的话,文张现在就必定是个死人。

文张现在仍能活着,就是因为无情还不能亲手发出暗器。

这点文张却不知道。

他若知道,就不会这般恐惧,而梁二昌与余大民,只怕立即就要死在他的“大韦陀杵”下。

文张顾忌无情的暗器。

无情的萧管里只剩下两件暗器,他自己却不能发暗器。

这两人一个防着对方的暗器,一个却不敢轻发暗器,但还有一人的心理也在这顷刻间产生极大的变化,不过这点谁也不知。谁也不晓。

那就是梁二昌。

梁二昌也是人。

凡是人总贪图富贵,而且大都怕死。

他投靠“将军府”,为的便是要活得更好一些,而今他为郗舜才拼命,也是为了以功劳换重用,以重用取富贵。

可是他一早就知道,文张的官阶要比郗舜才高,而且在他那儿,升迁机会较大,而他又刚刚发现,文张的武功要比他们加起来都高出许多。

梁二昌跟一般平常人一样,他怕死,而他又可以说是特别怕死。

他有四个老婆,十一个儿女,有的已嫁人娶媳,加上有两栋大楼,三处田庄,这几年来他很是积蓄了些钱,谁有了这些东西,难免都更贪生,同时也更怕死。

刚才要是文张那一份话是向他叱喝的,他早已倒戈相向,一鞭子把郗舜才打翻了。

可是文张眼里并没有他。

他只好拼死。

拼死才能求活。

他还要维护郗舜才,因为郗舜才仍是他的雇主、他的老板、他的寄望。

故此,洪放一向郗舜才动手,他就立即对洪放出手——只有他心里对一事再清楚不过:文张用袖子借力,把他的蜈蚣鞭刺入洪放的腰脊里,看来他是被迫的,并且是不可避免的。

其实不是。

他仍可以运功力抗,不过,一只膀子则非折不可。

他不愿折臂,尤其是在这正需要靠自己实力拼命的时候。

所以他宁可“误”杀了洪放。

洪放一死,郗舜才负伤,在这一刹里,他甚至想在后掩杀了余大民,然后向文张跪下来求饶,只要文张肯放过他,他不借去替文张杀掉三剑僮、活抓唐二娘,任凭文张处置。

不过,在他还没来得及行动之前,一缕暗器,呼啸而过,击中了文张。

文张血流披脸。

——原来无情仍能发暗器!

梁二昌立即精神抖擞,狠命抢攻文张,一方面他知道有无情的暗器照应着,自是什么都不怕;另一方面也正庆幸自己并没有一时糊涂,干出杀主投敌的事来,否则,无情的暗器一定会要了他的命。

可是他跟文张一样,都忘了一个要点:

——要是无情的暗器真能发放自如,又怎么忍心让三剑僮频遇凶险,又如何眼见洪放身亡,仍沉得住气?

不过刚才的事对于梁二昌而言,无疑是在全忠尽义与卖友求生间打了一个转回来。

他决定还是要“为主杀敌”。

其实人生有很多时候,都会在良善与邪恶间徘徊,在正义与罪恶间作抉择,一切细微的变化,刹那间的决定,都有可能会改变了这个人和这局面的一切。一个人的变化,往往是不由自主的;一个人的不变,可能也身不由己。

文张不求取胜,只求不败,只要仍在缠战,无情的暗器就绝不容易伤得着他。

虽是有这种想法,文张心里仍觉恐惧。因为刚才无情发暗器射中他一只眼睛时,也是在人影交错、倏分倏合的剧烈交战中。

无情仍然准确地伤了他。

他这次虽有防备,但却无信心。

就在这时候,战局上有了一个突然的变化:

唐晚词手上的短刀,被舒自绣的钩镰刀砸飞。

唐晚词却极快的击中了英绿荷一掌。

原本唐晚词手中刀被震飞,应是尽落下风、更增凶险才是,但英绿荷反而遭了她一击,那是因为唐晚同早已准备自己的兵刃保不住了,甚至自度难逃毒手,所以早已蓄意拼着兵器脱手、敌人得意之际,发出一道杀手,伤了英绿荷。

英绿荷伤退。

唐晚词退了三步,忽也摇摇慾坠。

英绿荷显然已作出反击,唐晚词也着了道儿,看来还伤得不轻。

舒自绣已掩扑过去。

他一向都是文张的亲信,也是好帮手;像文张这么一个一向都懂得把握时机的人,他的得力手下也决不会任由良机错失的。

舒自绣也觉得唐晚词好美。

所以他的镰刀是挥了出去,但并不是要一刀杀了唐二娘,唐晚词如果着了他这一刀,肯定不会死,只是一对脚就成了废腿,舒自绣就是喜欢这样子。

他喜欢把不听凭他摆布的女子,废了筋脉后任凭他婬辱,唐晚词毕竟不是元凶,文张很可能会把她分配给他,他自觉自己为文大人立了不少汗马功。

何况唐晚词又那么美艳;他在第一次遇到她之后,念念不忘的不是同伴郦速其之死,而是这艳辣女子的音容。

舒自绣镰刀挥出。

他眼前已可想像得出这女子哀婉倒地的情形。

没料倒地的不是唐晚词。

而是他自己。

舒自绣倒地而殁。

他的眉心被一箭穿过,没羽箭长七寸三分,刚好自他后脑穿了出去。

无情不得不发出第二件暗器。

然而他的暗器只剩下最后一件了。

这最后一件暗器,己绝对不能失手,而且,要是这暗器还不能把局面扳过来,恐怕局面就要永远扳不过来了。

无情神色依然镇定冷漠,但他鼻尖已渗出了汗珠。

——这些人的性命,还有他自己的存亡,全寄望于萧孔里最后一枚暗器上。

偏偏他知道第三枚暗器是份量最轻的一件。

那是一口针。

这细细的一管萧,定不能藏得住大多或太重的暗器。

萧管一共只有三件暗器:飞棱、没翎箭和针。

针长两寸三分。

针的份量最轻。

针至多只能伤人,不易杀人。

除非那针上染有剧毒,或射入血脉,顺血攻心,才能致人于死命。

无情的暗器从不沾毒,这口细针也不例外。

就在这时候,文张突然发动了最狠烈的攻势。

无情一分心射杀舒自绣之际,梁二昌的头颅忽然裂了。

文张的“大韦陀杵”震退了余大民,“大力金刚拳”击杀了梁二昌,揉身扑击郗舜才。

他决定要把郗舜才作人质,让他可以有所挟持而求退走。

——郗舜才好歹是个将军。

——无情决不能不有所顾忌。

文张不知道无情手上萧管里的暗器,只剩下了一件,他只知道这是个活命的好机会。

他决意要一试。

**********************************

黄金书屋 youth 扫描并校对

**********************************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逆水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