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水寒》

第096章 背后育人

作者:温瑞安

这一来,变成无情以双手控辔,文张以双腿夹马,往猫耳镇的市场驰去。

无情愈追近市肆,愈感不安。此时文张已是被逼急了,为了活命,他什么事都干得出来,而自己又无制他之力,旁杂人俞多,愈易殃及无辜。

文张见猫耳乡近,愈发抖擞精神,待驰近市场,又犹疑起来,因为自己混身染血,又挟持了个幼童,别人必定生疑。如果过来拦阻,自己倒是不怕,怕的是无情逼近,自己就难逃毒手了!

他心中一急,果见途人对他指指点点,诧目以视;文张因受伤奇重,上身东幌西摆,竭力在马上维持平衡,这一来,更加怵目。

这只是市场外缘,已引起注意,而市肆间人群扰攘,见此情景,岂不惊愕更甚!文张惶急之下,默运玄功,右手仍挟着铜剑置于身后,以作护身符。

这时,文张的坐骑正掠驰过一家彩绸布店,因店子西斜,生怕阳光大热,便在外棚撑出了半幕帆布,来遮挡烈阳直射。

棚子外只摆了几正不怎么值钱的粗布,比较好的布料都摆在店里,这时候也无人在棚外看管。

文张在急掠过之际,左手忍痛递出,五指一合,已抓住布篷,“嗤”地撕下一大片,这一来,布棚已支撑不住,轰然而倒,但文张已把一丈来宽的灰布扯在手里,在脸上一抹,再甩手一张,披裹在他和铜剑身上。

这样,虽披着奇形怪状的斗篷大白天里赶路,极不相衬,但毕竟只是使人诧异,还不似原先披血挟童而驰的令人骇目。

不过,文张那匆匆一抹,并没有完全抹去脸上的鲜血,反而使他受伤的左目更感到阵阵刺痛,鲜血更不断的渗淌出来。

市集上人来人往,相当密集,文张一个控制不住,马前撞倒了几人,便传来阵阵怒骂声,甚至有人要围绕过来喝打。

文张见无情更加逼近,情急中忽想起一事:

——此地人多,策马奔驰反而受阻。

——他有马,无情也有马,纵再驰二、三十里,也不见得就能摆脱无情!

——不如弃马而行,趁此地人挤物杂,只要自己以剑僮为盾,穿梁越脊,未必不能逃脱。

——何况,无情双腿俱废,纵伏窜行,无情再快、也赶不上他。

文张一想到这点,立即弃马飞掠,尽往人丛里钻:

——在人群里,无情断不敢乱发暗器!

文张却不知道:如果无情不是功力未复,他这下弃马飞掠是大错特错的选择!

因为无情除了暗器之外,轻功亦是一绝!

无情天生残疾,不能练武,只能练暗器与轻功,他把这两项特长发挥无遗,文张轻功也算不错,但若跟无情相比,就直如山猫与豹!

文张几个巧闪快窜,已自人潮拥挤的街道转入另一条巷子,也就因为他不敢纵高飞跃,生怕成了无情暗器的靶子,所以才不致瞬间就把无情完全抛离。

文张挟在人群里,无情自不能策马冲入人丛里,他知道只要文张一摆脱他的追踪,定会把人质杀死,他不能任由文张对铜剑下毒手,所以只能追下去。

他只有下马。

他几乎是摔下马来的!

这一摔,痛得他骨节慾裂,但他强忍痛楚,用手代足,勉力缀行。

缺少了代步的轿子或车子,而又无法运劲,无情每行一步,都艰苦无比。

可是为了紧缀文张,无情只好硬挺。

他在人丛中双手按地,勉力疾行,只见人潮里的腿脚往旁闪开,语言里充满了惊异或同情:

“这个人在于什么?!”

“真可怜,年纪轻轻,就已残废!”

“他这般急作啥?你过去看看嘛!”

“你看你看,这个人……”

无情以手撑地疾行,由于腿不能立,只及平常人的膝部,只不过“走”了一阵,就大汗淋漓,湿透重衫。

文张跟他相隔一条街,在对面迅行。

无情眼看再追下去,一定追不着他,但也不敢呼求途人出手相助。

——有谁能助?

——不过让文张多造杀戮而已!

无情又气又急,既累既喘,忽然,三名衙差、一名地保,拦在他身前,不让他越过去。

其中一名疏须掩chún的捕役,显然是个班头,向他叱道:“你叫什么名字,从那里来?来干什么?”

无情一口气喘不过来,只见远处文张又要转入另一条街巷,再稍迟延就要失去影踪,只急道:“让路!”

一名削脸官差怪笑道:“哎呀,这残废公子儿更可比咱们凶哩!”

另外一名年岁较长的公差却调解道:“小哥儿赶得忒急,敢情必有事儿,可不可以告诉我们?”

无情眼看文张就要走脱,恚然道:“那儿走的是杀人凶徒,他正要加害一个无辜幼童!”

那留须衙役一怔间:“在那里?”他见无情残废,心中倒不疑他作恶,听他这一说,倒信了几分。

无情用手隔街一指道:“就是他!他还挟着小孩子!”

三人引颈一看,人来人往,人头汹涌,竟找不到目标,眼看文张就要转入街道,忽然,有一个人,向他拦了一拦。

文张凝步一看,连须落腮密胡接颔的,穿着身便服,青子官靴,白净面皮,年约五旬上下,只听那人喝问道:“你是谁,怎么身上有血,挟着个小孩子干啥?这小童是你什么人?!”

文张一听,便知道来人打的是官腔,决非寻常百姓,他更不想生事,只想避了开去。

他才一扭身,又给另外三名仆徒打扮的人拦手截住,其中一名几乎要一巴掌掴过来,道:“我们宾老爷问你的话,你聋了不成?!”

文张这才发现自己身上披的斗蓬,也渗出血来,而臂弯内挟着的铜剑,也在疾行时露了出来,这一来,自知大概是瞒不过去了,登时恶向胆边生,叱道:“滚开!”

他这一喝,那三名作威作福惯了的仆役也顿时走火,挥拳踢脚,要把文张打倒制住。

文张那边一动手,那围住无情的三名公差,全瞧见了,其中那名年纪最大的喊道:“那岂不是邻镇的乡绅、驿丞宾老爷?!你们看,那个人的确挟着一个小孩,正跟何小七、邓老二、赵铁勤他们打起来了呢!”

那留胡子的衙差抽出铁尺,向无情叱道:“你留在这儿,那人犯了什么事,待会儿还要你到公堂指证,”转向两名同伴道,“咱们过去拿人!”

两人贬喝了一声“是”,一齐横过街心,赶了过去。

原来那名看出文张大有可疑的人,正是那位燕南镇主事宾东成,宾东成曾接待过刘独峰和戚少商,而郗舜才被拒于门外,关于这一点,宾东成以为是平生快意,不意又听闻郗舜才竟迎待了“四大名捕”中的无情,无形中好像扯低了他的荣耀,心中很有点不快,这天带着三、四名管事、仆从,往猫耳镇的市集逛逛,合当遇事,竟遇着了挟持幼童、闹市逃窜的文张!

至于那三名衙差,恰好在市肆巡行,听到前面騒动,横出来看个究竟,恰遇上无情,本要审问,却发现宾东成那儿已跟人动起手来,宾东成是这一带的地方官,这几个官差连忙过去护驾,暂不细察无情。

那三名捕役横抢过街心,奔扑向弄角,文张已陡地丢下铜剑,右手一拳,击倒了一名仆役,咬牙反手拔出了左肩上的匕首!

文张刀一在手,虽受伤颇为不轻,但那两名仆役又焉可拦得住他?三五招间,两名仆役身上都挂了彩。

以文张的武功,要杀死眼前四人,易如反掌,但他既知来人很可能是官面上的人物,若在此闹市公然杀人,日后不易洗脱罪名,只怕要断送前程,所以总算不敢猛下杀手,只想吓退这几人。

文张拔刀动手,路上行人皆哗然走避,一时局面十分混乱。

宾东成见此人形同疯虎,武功非常,见势不妙,便要喝令手下撤走再说,犯不着把性命赔在这里,却正好在此时,那三名捕差又拢了上来,一时人手骤增,胆气便豪,宾东成于是叱道:“来啊,先拿下这个凶徒!”

三名官差,挥铁尺围袭,文张因惧无情掩至,知道不能再拖,性命要紧,把心一横,抢身揉进,长袖一挥,卷飞二人,一刀把削脸公差剔下半边脸来,登时血流如注,掩脸掼倒,惨呼不绝。

这一下,可把几名衙差、仆役及宾东成全皆震住。

文张狞笑道:“谁敢上来,我就一刀宰了他。”他此时满脸血污,凶狠暴戾,平日温文威仪已全消失不见。

忽听一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文张狰狞的神情倏然变了。

变得很惶急、非常恐惧。

他骤然俯身,要伏窜向倒在地上的铜剑。

他身形甫动,那人就说话了。

话并不特别,只说了一句:“别动。”

文张本来要掠起的身子陡然顿住。

宾东成等望了过去,只见一个白衣青年,以单手挂地,全身汗湿重衣,发散袂掀,但双目有如锐电,冷若刀芒。

他盯住文张的咽喉。

文张就觉得自己的喉咙正被两把刀子抵着。刀锋冷,比冰还冷。他感到头部一阵僵硬。

“你最好不要动。”

文张不敢动。

他知道只要自己一动,眼前这个看来弱不禁风的无情,立即就会发出暗器。

他既不能扑向铜剑,也不能掠身而去。

他开始后悔为何要放弃手中的人质,去跟这几个什么小丑纠缠。

无情全身都在轻微的抖动着。

而且呼息十分不调匀。

他知道自己快要崩溃了。

因为他功力未复,而且又实在太累了。

可是他不能倒。

他已吓住文张,但却制他不住,因为他已失去发暗器的能力。

所以他只有强撑下去。

——能撑到几时?

只听一声失声低呼:“莫非你就是……”说话的人是宾东成,“你就是大名鼎鼎的神捕无情?!”

无情要保留一口元气,只点头,尽量不多说话。

那班头一听,高兴得跳了起来:“有无情大爷在,你这凶徒还能飞到天上去?还不束手就擒?!”说着就要过去擒拿文张。

文张脸上闪过一丝喜悦之色。

无情叱道:“你也不许动!”他知道那名班头只要一走过去,文张就会借他为盾,或扣到他来作人质。

班头一怔,马上停步。

无情用一种寒怖的语音说:“我的暗器是不会认人的。”

文张剩下的一只眼睛,一直盯着无情的手,似在估计情势、又似在观察摇摇慾堕、脸色苍白的无情,是否能一击格杀自己?

两人隔了半箭之地,对峙着。

两人的中间,便是宾东成和两个仆役、两名捕役,另外还有一捕一仆,倒在地上。

街上的行人,早已走避一空。

文张正在估量着无情。

无情正在设法禁制文张。

一个是不敢冒然发动。

一个是不能发动。

不能发动的似乎暂时占了上风,但能发动的一旦发动,在场无人能挡。

“放我一马,日后好相见。”

“你杀人大多,罪不可恕!”

“如果你杀了我,只会惹怒傅相爷还有蔡大人,决不会放过你。”

“你现在抬出谁的名头,也吓不倒人。”

“好,你只要让我离开,我以后退隐林泉,既不从仕,也不重现江湖。”

“你既不出仕,也不出江湖,何不在牢里偿债还孽?”

“无情,你不要逼人太甚。”

“我没有迫你,是你迫我来逼你。”

“那你要我怎么办?你说!”

“束手就擒。”

“逼急了,你未必杀得了我!”

“你不妨试试看。”无情淡淡地道。

然后他就不准备说下去了。

——文张敢不敢真的一试?

无情忽然眼神一亮。

“文张,我给你一个机会。”

他居然转过身去,把背部对着文张。

“你从后面攻袭我,我一样能够射杀你。”

文张手中出汗,全身颤震:

——这个年轻人,竟然会这般看不起他!

——这个残废者,居然没把他瞧在眼里!

他盯着无情的后颈,望望自己手上的匕首,已有决心一试

可是却无信心。

——无情要是无必胜的把握,怎么敢背对向他,这般狂妄自大?!

如果他不把握这个机会,就更加不没有机会了。

——要不要试?

——能不能试?

——试了是生还是死?

文张一生人决定事情,都未遇到这样子的傍惶。

他最后决定了出手。

但却不是向无情出手。

他的目标仍是地上的铜剑。

——无情既敢背对向他,就定有制胜的把握!

——他不向无情下手,只要仍能抓住铜剑为人质,至少可保不败。

——万一无情出手抢救,他也大可缩手,以逃走为第一要策!

他大吼一声,向无情扑去,半空一折,折射向铜剑,同时抓住本披在身上的斗蓬一旋,成了个最好的护身网!

只要他先掠出一步,他就听不到那一句话。

听不到那一句话,局面就不会起那么大的变化。

“你是谁?!快走开,这儿危险!”

这句是宾东成说的。

宾东成望着文张的背后急叱的。

——也就是说,文张背后有人!

是谁?!

**********************************

黄金书屋 youth 扫描并校对

**********************************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逆水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