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楚》

第12章 美丽的花

作者:温瑞安

方邪真一听,扬声问 :“他在哪里?”

顾佛影迳自往前走去:“他还未到,不过他在三个月前就一直追踪这三个人。”他边走边说,“我们公子下了道帖子,约他们三个人明天拂晓在‘小碧湖’的‘相思亭’一叙,追命想必也会未。”

方邪真只好问:“他为甚么要追踪这三个人?”顾佛影已走到楼梯口,倏然站定,回首答道:“因为他想破孟随园全家被屠杀一案。”

方邪真又问 :“这三个人是凶手?”

“我不知道,也许只有一个,也许三个都是,也许三个都不是。”顾佛影道,“不过,只要追命一出现,这三个人很可能就会同时向他出手。”

方邪真再问:“为甚么?”

“因为不管是不是凶手,被怀疑和被追踪都是件很讨厌的事情,而对付官差,一旦出手,就不能留下活口,”顾佛影似微带惋惜之意,“尤其是对追命这样的高手。”

他笑笑又道:“江湖人称:‘铁手的手,追命的腿,冷血的剑,无情的暗器’乃与武林中:‘唐仇的毒,屠晚的锥,赵好的心,燕赵的歌舞’并称于天下,此所谓天下‘四大名捕’与‘四大凶徒’,不过,断眉老么的钢叉、无名小子的古剑,七发禅师的袋子,还有你那柄深碧的剑,都可以算是江湖一绝,理应也算进去才是。”

顾佛影眯着眼睛笑道:“如果我还没有老眼昏花,阁下腰间的剑,很可能就是八大名剑中的‘灭魂剑’。”

他笑着一拱手,便下了楼,还抛下了一句话:

“像明天‘相思林’里‘相思亭’这样的盛事,游公子说,他想在下必能在那儿恭候你的大驾。”

他说完这句话,就已经走到门外。

可是声音犹在方邪真的耳边传来。

不徐不疾。

不强不弱。

方邪真暗忖:单止顾佛影显露这一手悠游绵长充沛浑宏的内功,在武林中内功高手里,绝对可以脐身于十名之内。

这一种气功,就叫做“大江南北”。

这种内力也没有什么特别,只不过是精选了大江南北二十七家重要的内功,苦练成南北二系,成为内力中的内力,内功里的内功而已。

当世能够练成这种内功的,只有四个人。

一个练成了,却死了,血脉破裂而死,听说是真气太盛,无法开泄,溢血而殁。

另一个是练到一半,走火入魔,真气源源外泄,不但成了残废,还变成了白痴。

还有一个便是“迷天七圣”里的关七,他已成为京城里足可与“六分半堂”及“金风细雨楼”相抗衡的第三势力。

最后一位便是顾佛影。

“横刀立马,醉卧山冈”的顾佛影。

方邪真回望惜惜。

惜惜依依地望着他。

灯光里,满目娇楚而柔。

方邪真心中也温柔了起来。

他说:“我明天不走了。”

她说:“我知道。”

他说:“我后天还是要走的。”

她说:“能多留一天总是好事。”

她似是哀愁,又似是惋叹似地道:“有些事,迟一些,或早一些,都会不一样了。”

他双眉一蹙:“你不高兴?”

惜惜美丽地笑开了,看去纯真、娇戆、而无邪,方邪真看得有些痴了。

他手上无酒,却有醉意。

“你能留,我还能不高兴哪。”她笑盈盈地道,“你要走,我难道去还神么!”

惜惜这样说。

可是她总觉得,不知怎的,有些过错,还是有此错过,在心头一掠而过,轻轻的掠过心头。她明明渴望方邪真能留在洛阳,却为何会生起这种想法呢?她不知道,她不明白,她也不问为甚么?

方邪真今天回得比较晚。

他本来通常在戊亥时分就会回大隐丘的法门寺去。方父就住在后山。

他今晚却在子时方回。

这时候,风平云止。月朗清天。

是不是天色阴沉的时候,总会发生不如意的事?是不是在天气清朗的时候,总有比较如意的事发生?

不是。

天气是天气。

事是事。

人是人。

正如一个人在极寒冷的天气里。他的心热得像一团火,也可以在夏日如炎里,一颗心却冷似结了冰。

颜夕的心还未成冰,但纤纤十指已快比冰还冰。

本来,颜夕与洪三热跟八名手下就候在大隐丘法门寺前的三百六十五级石阶旁、牌楼下,想等那个竟不接受礼聘的年轻人经过,好好的试一试他、吓一吓他。

不料却吓着自己。

颜夕眼看时间己近亥尾,凉风飒飒,心中很不是滋味:莫非是剑夫子在时间上推测错误?正是那么想的时候,洪三热已满是不耐烦了。

洪三热怒道:“他娘的!我去依依楼把那小子扯回来,在这儿死等活赖的,他却在那儿风流快活!”

他这一番气语,不意把颜夕也骂了进去。

颜夕不以为忤。

她掀开轿帘,看看天色,却望见月色。

月色照在她的脸上,她的玉颊就似月光一般柔和,她的眼波就像月色一般幽怨,她的手指就跟月亮一般优美。

她整个人就像是人间的月亮。

月亮不知令她想起甚么。

她悠悠出神。

也幽幽失神。

然后忧忧一叹。

洪三热却以为是大夫人等得不耐烦,跳着脚道:“我去。”

颜夕奇道:“你去哪里?”

洪三热道:“我去把那小子从依依楼的火热被窝里揪出来,带他来见大夫人!”

颜夕忍笑道:“可是这样一来,三哥是够神勇了,但方公子岂不是威风尽失?这样一来,就算他想加入我们兰亭池家,恐怕也没这个颜面了。”

洪三热怔了怔,摸摸下巴苦思道:“这……个……”

颜夕道:“三哥看来,是不是有些为难呢?”

洪三热大力的搓摸着下颔:“是有为些难……何况,我出手一向都太重了些。”

颜夕道:“再说,我们现在是礼聘人家来为咱们效力,这把人家从热被窝里一掀,老鹰抓小鸡似的拿了过来,再来敦请召聘,未免有点……似乎有一点点不对劲,三哥可以为然否?”

洪三热深谋远虑地道:“我早也想到了,似乎确有一点点不大对劲。”

颜夕拊掌笑道:“三哥跟我真是所见略同。”

洪三热也笑得一张大口合不拢,一双大手,搔腮抓勃,很是高兴。

颜夕亮着眼笑道:“所以……”

洪三热怔道:“所以?”

颜夕道:“所以为了大局,三哥就不必劳驾这一趟了。”

洪三热想了想道:“对,我就不必劳驾这一趟。”

忽听一个声音道:“不过,大夫人却还是要劳驾走一趟。”

洪三热霍然回首。

他回首的同时,拳头握紧,拳骨也同时发出裂革似的响声。

可是就在他回头的刹间,带来的八名随从,已倒了四人。

他们不声不响的就倒了下去。

月亮下,只有一个人,自数百级石阶上拾步而下,衣袂沾风。

这人满脸笑容。

颜夕一看见他,心就往下沉。

因为这个笑态可掬的人,要比一千个绷着脸的人加起来都难以应付得多了。

他就是“小碧湖”游家的大总管简迅。

颜夕一看就知道,这人如果是没有极大的把握,是不会出动的,一旦出动,就不易空回。

何况,他今天看来已空回了一趟。

——依依楼上跟方邪真一会,简迅虽脸露笑容而去,但总不似大获全胜而返的样子。

——既然已“失手”过一次,就不会作第二次的自讨没趣。

尤其是简迅这种人。

像这样子的人只要来了一个,就已经十分的不好对付。

而这人还没有下来,八指轻弹下,自己这边的八个部属,已倒了四名。

其余四名,是轿夫。

他们一共抬了两顶轿子来。

洪三热坐的是马,两顶轿子,一是颜夕乘坐的,一是准备要畀方邪真回兰亭的。

这四名轿夫当然也会两下子,但要比起武林中的一流高手,当然就不止差上七八下子。

也就是说,这简迅一上来,就把自己这边还能一战的人点倒了,只剩下自己和洪三热。

颜夕还没有想到对方是用甚么手法隔空点倒这几人,但确知这四人虽不能动弹,但却没有毙命。

简迅似并不想杀死他们。

——“四公子”中,除了“妙手堂”敢下毒手之外,其他多想留一点余地,让对方有一丝退路,以便他日自己也有个转圜的机会。

——“四公子”之争,毕竟不同于一般的江湖仇杀。

想到这里,颜夕似略为安心了一些些。

不过这安心也仅止是一些些而已。

因为她现在的处境,一点也不安全,一点也不安稳。

她只希望简迅只是一个人来。

这样的话,她和洪三热协力,也许还对抗得了这头“豹

子”。

这头会笑的“豹子”。

豹子多是愤怒的。

武林中多的是“怒豹”、“黑豹”、“飞豹子”。“金钱豹”的称讳,有这些外号的高手,多是出手迅疾、力沉势猛,而性子暴烈,就像豹子一般。

简迅却不是。

如果说他是“豹子”,他是一头“会笑的豹子”。

他甚至彬彬有礼、还谦逊得体,看去像一个交际人材,还多于像一个武林人物。

“我当然不是一个人来的。”简迅第一句就封杀了颜夕的希望,“我还有两顶轿子,候在山后,等两位过去乘坐的。”

他笑了一笑又道,“不过,要是两位不喜欢,要坐回自己的轿子也行,所以,我把这四位小兄弟留下了,如果你们要自己人抬轿,也无不便处。”

他这般说法,似已兼顾周到,给了颜夕和洪三热极大的方便。

洪三热一听就要发作,颜夕却笑道:“不知简管事要我们到甚么地方去?”

简迅已走近离阶下约莫十五级,便停步,笑道:“不远不远,只到小碧湖去一趟而已。”

颜夕道:“到小碧湖去么?我可没有备礼,而且,这段路也有七八里远,要去也应该有些准备,再说,夤夜造访游公子,我是妇道人家,总是有些不便。”

简迅道:“相请不如偶遇。我们都是江湖中人,大夫人尤其是女中豪杰,何必拘这种俗礼!”却巧妙的把此去是不是见游公子的话题避去不谈。

颜夕却仍是要问:“如果贵府有意要请我们过去会叙,何不报帖敝庄,这般突儿相请,岂不有些冒昧?”

简迅笑道:“我们算定大夫人多会在此地等候方少侠,不过,看来方少侠今晚要迟些才回来,池公子跟敝府的主人情同手足,这些儿礼数欠周之处,大夫人英睿侠骨,定不计较。”

颜夕眉毛一剔,单刀直入地问:“哦?这么说,今晚你是奉游公子之命,来强邀我们去小碧湖的了?”

简迅仍是不直接答复,只说:“大夫人言重了。”

颜夕知道再问下去,也不会有结果,因为这简迅绰号“豹子”,但比泥鳅还滑,他既不肯说出是游玉遮的意思,万一失手,游家的人也可以矢口否认,与他们无关,宣称这只是简迅的私下行动。”

洪三热再也忍耐不住,大吼一声,手掌、腕、指间几下干净利落的动作,已砌出一把丈二长枪,他把枪一划、山风中,天神也似的威风凛凛,陡地一声大喝道:“我去!”

简迅神色不变,笑道:“很好,大夫人想必也一道上路?”

“可以!”洪三热雷霆似的咆哮道,“不过要先得问过我手上的枪!”

他这句话一说完,手上的枪就变成了一技花。

一杆枪当然不可能变成一枝花。

枪在挥使的时候,才会划出“枪花”。

那是枪花,枪花不是花,正如天花不是花,烟花也不是花一样。

可是枪本来在洪三热手里,现在真的变成了一朵花。

那是因为洪三热一说完了那句话,有十七八件“暗器”向他攻了过来!

这些“暗器”全不带半丝厉烈的风声,所以当洪三热发现时,“暗器”已然攻到脸门。

“暗器”不止攻向他的面前,他身前身后、上中下盘至少有十处要害都在“暗器”的攻袭范围之内。

洪三热手上的枪太长,难以招架,“暗器”又来得太快,不及闪躲,只有用空着的一只手来接、

当他把“暗器”尽皆接完时,发觉手上的枪被夺,他手指忙紧了一紧,却握住了一枝花。

莲花。

然后他发现他所接所架的“暗器”,全是花。不同的花。

唯一相同的是:

花都美丽。

美丽的花。

------------------

一鸣扫描,雪儿校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杀楚》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